小说中文网 > 穿越公元2870年 > 229、血泊中的依偎

威尼斯网上平台

  夏惜禾的声音有些虚弱,黑色曜石一般剔透的眸子痴痴的望着因洛。

“止血的。”因洛看着她这番模样,瞳孔深处闪过一抹心疼,情不自禁的抬手摸了摸她额间的长发,低语道,“好好待在这里,等我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就带你回去。”

看着因洛眼里温和与笃定,夏惜禾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他们真的还能安全的回去吗?

皮奇看到因洛和夏惜禾依偎在一起的模样,想起治桑妮的死,脸色更加难看,“因特斯,你若是懂得什么叫爱,为什么还要对别人的女人下手?!桑妮她一直热情的对待你们,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杀害她?!告诉我啊!”

说着,皮奇恼怒的拽过因洛的衣领,一拳拳,力道十足的打在因洛的脸上,将他的愤怒全部发泄而出!

“阿因……”夏惜禾眼睁睁的看着因洛从身边被人拽走,一拳又一拳如狂风骤雨一般落在他的身上,心痛得无以复加。

要不是她实力不够,太过大意被人抓住,少将大人也不必为了她戴上星粹镯,如今看着他被皮奇这样的小人物打得嘴角溢血,毫无还手之力,她恨死了自己的弱小!

“没事,没担心……嗯……”因洛朝着夏惜禾微微一笑。

那英俊不凡的脸上是一丝可见的狼狈,夏惜禾不敢想象,他这样才华横溢,站在权力巅峰的男人,竟有一天也会落到这样狼狈的下场……

那模样,她相信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哦?没事?看来是我下手太轻了!”说罢,皮奇更加用力的殴打着因洛,时不时还用脚狠狠在他腹部踹上两脚。

“嘭!嘭!嘭!”一拳拳更加密集的落在他的身上。

“够了,够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他了!”夏惜禾泪水如河水决堤一般,不可遏制的流淌了出来。

夏惜禾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阻止皮奇,可是还未爬起来,又不支的倒在了地上。

反复几次之后,她干脆直接一手扒着地面朝皮奇爬去。

“别再打他了,别再打他了!”夏惜禾死死抓着皮奇的裤腿,想让他停止对因洛的殴打。

“滚开!”皮奇一脚踹在夏惜禾的腹部!

“啊!”夏惜禾原先的伤口崩裂,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同时她像个泄了气的娃娃,‘骨碌碌’的滚了老远。

“惜夏!”因洛焦急的大喊,“我不是让你原地待着吗?!你不要过来!我命令你,不要过来!”

不管皮奇怎么殴打他,将全身打得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时,他都没有喊一句疼,求一句饶!可是看到夏惜禾被皮奇踹倒,口吐鲜血时,他的脑海里是不可遏制的焦急、担忧,他开始大喊,开始命令。

也许真是他错了。

想错了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想错了自己在面对这一刻时本该有的平静,也想错了夏惜禾对自己的感情……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越来越在意她了。

“阿因……”她从远处一点点朝着自己爬来,声音飘渺轻柔,似是来自远方的呼唤。

因洛不禁有些恍惚,是在亚玲人的空间站里?她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破坏那道防线,明明他可以之身而退,却偏偏在那里等她?

不,应该还要更早一点。

“阿因。”她又朝他近了一点。

还是在她的暗元素失控,成为众人眼中的危险分子时?他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愿意为她做下担保,看似监禁实则保护的将她放在自己的别墅里?

不,还要再更早一点。

“阿因。”她朝他又爬了一步。

是在奥利维亚偷袭时,他连自己都还未反应过来,已经利用冰锥救下了她?还是更早之前在监控室,看到虚拟森林里她奄奄一息,删掉那段记录为她破例?

不……可能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开始关注她了吧!

看着她一点一点朝自己靠近,落在身上的拳头都显得那么举无轻重,他想阻止她靠近,可又期待她的靠近。

他想,他是爱上她了。

这个念头一出,他不由淡淡嗤笑自己:他也会有爱上别人的时候吗?

“阿因……”夏惜禾爬到了因洛的身边,死死拽着他的衣襟。

眼前的夏惜禾显得狼狈不堪,泥水、眼泪、鲜血混在一起,往日秀丽可人的面容不在,宛若一个脏污的乞丐。

“对不起,我……我把自己弄脏了。”夏惜禾从他淡蓝色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连忙抬起手腕朝自己的脸抹去。

下一秒,因洛已经将她圈在了怀里,用他宽厚的脊背为夏惜禾遮挡那密密麻麻的拳头。

“不是让你安静的待在那里,不要过来吗!”因洛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你让我在远处眼睁睁的看你被别人打死吗?”夏惜禾揽住他的腰际,想要翻身为因洛抵挡那皮奇的拳头,但奇怪的是因洛的力量很大,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会有事的么?”因洛一手撑着地,一手为夏惜禾细细抹去脸上的脏污。

他的手冰凉中带着一丝温柔,慢慢从她的脸上扶过,一下又一下。

感受到他难得的温柔,夏惜禾的眼泪一下子全部冲了出来,“我只看到了眼前的你,因为我戴上了星粹镯,被人打得遍体凌伤……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夏惜禾的脸颊腾起二朵红晕。

“你这般厚脸皮的人,竟然也会害羞?”因洛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知道开玩笑?”夏惜禾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往日从没见过这样会打趣她的少将,如今见到他不一样的一面,却是这个时候。

“嘭——”皮奇又是重重一下。

“噗!”因洛控制不住吐出一口血,为了不再弄脏夏惜禾的脸,他在一瞬间已经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夏惜禾眼睛陡然瞪大,看着他指缝间蜿蜒流淌而出的鲜血,心狠狠一痛。

“噗通——”

因洛无力的躺在了夏惜禾的身下。

“阿因!阿因——”夏惜禾不可置信的透过他的肩膀,看向上方灰蒙蒙的天空,声嘶力竭的大叫。

皮奇得意的看着因洛被自己打倒的模样,握了握拳正想要给他来最后一击时——

“再打下去,人就要死了,反正他已经戴上了星粹镯,跑不到哪里去,不如带回去拷问一番。”陈茜茜之所以一直容忍皮奇疯狂的殴打因洛,那是因为皮奇并没有使用体术,而是以普通人的打法在打他。

但是,对方此刻也成了普通人,而且已经被打得昏了过去,那就没必要再去夺他的性命。

“也好,让你死得太痛快就便宜你了!”闻言,皮奇收了拳头。

“你啊也太不知轻重了,都把人打成了这样。”阿布兹一脸不忍的瞥了夏惜禾和因洛一眼,顿了顿,又道,“不过看这里的景象,应该有星粹吧?皮奇星粹你拿到了没有?”

“应该在他们两人身上。”皮奇说道。

“那就难办了啊……”阿布兹扫向因洛和夏惜禾手上的空间戒指。

“在我这。我给你。”夏惜禾几乎一眼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立刻咬牙将星粹从空间戒指里取了出来,丢在草地上。

阿布兹原本还想找个借口直接收了这两人的空间戒指,但见夏惜禾这么主动的交了出来,他也只能作罢,反正这些东西很快就是他的了。

阿布兹扫了一眼众人,最担心的因特斯已经除掉,惜夏和皮奇的实力接近于零,可以忽略不计,剩下的尔文、陈茜茜和格纳吉吉虽然实力不错,可是面对他们亚玲的异甲兵根本不算什么。

星粹他已经拿到手了,刚在跟因洛打斗时,也收到了异甲兵抵达的讯号,现在是时候了!

他已经等不及除掉这些人,想看看他们得知真相后那后悔的嘴脸,那一定很精彩!

将星粹施施然的收入囊中,阿布兹冷冷一笑,朝着四周高喊一声,“异甲军,出来吧!”

“嚯”的一声,一群身着白色紧身连衣裤的人一瞬间将众人团团包围,这些人包得严丝合缝、密不透风,除了可以从外形上分辨出这些人的高矮胖瘦、是男是女外,其他一概无法洞悉。

这是亚玲人的异甲兵!

阿布兹他才是奸细!?

众人顿时将目光都聚集向阿布兹,然而阿布兹趁着刚才众人出神之际,已经退到了异甲兵的身后,咧着得意的笑容望着众人。

那模样已经不言而喻!

“阿布兹,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奸细!”尔文原本留在脸上的笑意慢慢凝固,一直摇晃着红酒杯的手也僵硬的停留在远处。

“如果说你才是那个奸细,那么这位……难道真是异能军的上尉?”陈茜茜蹙起眉,漂亮的丹凤眼望向因洛。

“哈哈哈,或许他真是异能军的上尉吧!不过可惜,你们自己的人已经被你们打得半死不活了!你们现在就是想让他救你们也不可能了!虽然异甲兵对付你们绰绰有余,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先除掉他了!”

事到如今,阿布兹也不需要再隐瞒,张狂的大笑。

  (http://www.clubplum.com/html/92/92305/321657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