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穿越公元2870年 > 236、我该拿你怎么办?

威尼斯网上平台

  没有了阻碍,夏惜禾缓缓步入房中,走向房间里躺在床上的治桑妮。

  治桑妮睡得很沉,夏惜禾仿佛都能听到她沉沉的呼吸声。

  “呵…”夏惜禾低低一笑,猩红的眼眸含着一丝冷意,扫视着下方的治桑妮。

  大概是受脑海中沉睡的夏惜禾影响,此刻的‘夏惜禾’也对治桑妮有种莫名的杀意。

  她修长的指尖不紧不慢的从治桑妮的脸颊滑过,最后慢慢落在她的脖颈处。

  睡梦中的治桑妮感受到脸颊上的冷意,微微清醒了几分,有些迷蒙的眯起眼睛,仰头看去。

  谁中,在漆黑的环境中,她对上的是一双猩红的双瞳,那眼瞳宛若来自地狱深处的凝视,带着冰冷、凶厉、死亡的气息!

  仅仅一眼,治桑妮就感觉到脊背发凉,毛骨悚然,甚至连尖叫都忘了,僵硬的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你……你是谁?!”治桑妮狼狈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去了大半。

  ‘夏惜禾’没有回答她,有些冰凉的指尖一寸一寸从她的肌肤上撩过。

  治桑妮终于看清了来人,虽然她的眼睛、气息都变了,但是她不会看错,正是中午有过口角的夏惜禾!

  “是你!”治桑妮失声道。

  为什么她能悄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她之前明明将房门锁紧了!这女人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呵…”‘夏惜禾’又是轻轻一笑,她眉间一挑,手掌一抓一握,直接将治桑妮从床上拎了下来。

  “啊,啊!”治桑妮挥舞着双臂,难受着挣扎着,可是脖颈处的那个手掌,宛若铁做得一般,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那种束缚的窒息感,让她足够难受,但是一时又要不了她的性命,让她十分的难熬。

  “留着你……还是……杀了好呢?”‘夏惜禾’猩红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治桑妮,声音沙哑低沉,。

  原本‘夏惜禾’继承了本体的意志,想要杀了治桑妮的,但是治桑妮的存在可以让本体暂时的迷失,从而让她掌握主动权。

  所以,‘夏惜禾’又决定不杀她了。

  “别……别杀我!别杀我!”但是治桑妮所感受到的是对方身上传递而来的杀意,她已经吓坏了,双手死死抓着脖颈上的手,不断求饶。

  忽然,‘夏惜禾’感觉到有一个十分强大的人在朝自己靠近,那个熟悉的气息,她几乎一秒便猜到了来人。

  “放下她。”门口骤然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他的声音清冷淡漠,但又如冰玉相击一般好听。

  “司令大人……救我。”治桑妮看到来人,热泪盈眶。

  “哼。”‘夏惜禾’冷哼一声,将治桑妮随手甩在地上,随即嘴角微勾,发出一声低沉、戏谑的笑声,“呵。”

  现在还不是和他正面交锋的时候,就让他再得意一段时间吧。

  “再……见。”‘夏惜禾’猩红的瞳孔望着来人,吐出两个字。

  下一刻,‘夏惜禾’的意识如潮水一般褪去,没了掌控身体的意识,夏惜禾的身体顿时朝地上倒去。

  因洛眉心微蹙,在夏惜禾落到地上前,一把将她拉住,随即探了探她的心脉,发现她已陷入了昏睡。

  之前那个掌控她身体的意识竟然退走了!

  “司令大人,惜夏她刚才要杀我!她刚才要……”

  治桑妮惊恐的爬到因洛的脚边,拽着他的衣裤才喊了一句,就被因洛一声冷喝吓得禁了声。

  “今晚的事,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知道吗?”因洛对着治桑妮冷冷警告道。

  治桑妮一愣,下意识的说道,“可是她……”

  “没有可是,如果你保守不了秘密,那就去死好了。”因洛面无表情的俯视着治桑妮,说话间,一股森冷的寒气从四周弥漫而来。

  治桑妮打了个寒颤,连连点头,“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记住你说的话。”因洛大手一摆,直接将夏惜禾打横抱起,离开了房间。

  直到听到隔壁传来的轻微关门声,治桑妮才呼出一口气,软瘫在地。

  “她究竟是什么人?”治桑妮眼中闪过几缕复杂的神色,想起刚才夏惜禾的神色,以及因洛的警告,她总觉得她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明明惜夏的异能等级与她相差无几,可是就在刚才,她竟然感觉到一种无能为力、任其宰杀的错觉,要是司令再晚来一步,她会不会就死在惜夏的手里了?

  还有,惜夏那诡异的红色瞳孔,她究竟有什么秘密?

  ……

  另一边,因洛将夏惜禾带回房间之后,有些复杂的站在床边看着她。

  她又失控了。

  虽然这次并没有出现什么伤亡,但是很显然,只是那意识没有杀人的欲望而已,不然按照他赶来的时间,治桑妮绝对已经死了。

  同时,他也感觉到那东西更加狡猾了,一见到他,根本不与他交手,直接退去,完全不给一点试探的机会。

  长此以往,这道意识会越来越强,到时候恐怕会出事啊!

  森冷的寒冰不断在他的指尖徘徊,他几次靠近夏惜禾,又几次放下。

  “我该拿你怎么办?”

  空气中回荡着他低声的呢喃,也许现在杀了她是最安全的,可是他下的了手吗?

  因洛忽然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丝血腥味,有些紧张的上前一步,快速检查了一下夏惜禾的身体,瞬间发现她的伤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崩裂了。

  指尖徘徊的寒冰顿时散去,他心口一紧,连忙为她褪去衣服,仔细的为她上好药,又给她重新缠上新的纱布。

  做完这一切,因洛自己也是一怔,随即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明明前一刻还在纠结要不要杀了她,下一秒,见到她受伤,就立刻为她换药……

  他到底在做什么?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越来越在乎她了。

  “哎。”空气中是一声无奈的叹息,再回过神来,因洛已经不见了。

  竖日,夏惜禾从睡梦中醒来,伤口处的一丝凉意让她微微一愣,随即拎了拎衣口,发现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纱布,而伤口上的凉意应该是上了药的缘故。

  只是,昨天她都没开过门,按理说没人来过她的房间啊!会是谁帮她上的药?

  难道是少将?

  想到他,又觉得不可能,毕竟昨天他那样对她,摆明了是十分讨厌自己,怎么可能给她上药?

  但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一个人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夏惜禾决定出去探一探,而且她这么久没有进食也有点饿了。

  走出房间,去了餐厅,一进门,就有几双眼睛朝夏惜禾望来。

  “呲!”治桑妮身下的椅子突然和地面发出一声难听的摩擦声,只见她一看到夏惜禾,神色有些慌张,连手上拿得面包片都有些不稳。

  她这是在心虚什么?

  夏惜禾一眼便发现了治桑妮的异样,有些不解她的举动。

  而治桑妮见夏惜禾望向她,更加慌乱了,面包直接往嘴里一塞,狼吞虎咽一般将桌上的食物一股脑儿的吃了下去。

  “咳咳。”治桑妮噎得一阵猛咳,然后朝着众人说了一句“我吃饱了”,就立刻慌慌张张的跑出了餐厅。

  夏惜禾狐疑的望着治桑妮的背影,然后在一个空位子上坐下。

  早点很丰盛,夏惜禾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拿了几片面包和水果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吃了一会,之前强烈的饥饿感少了大半,夏惜禾这才记起自己的正事,眼睛微微一转,把目光落到了旁边的陈茜茜身上。

  见她也正在看自己,顿时微微一怔,略显尴尬。

  “这么多天你给我送饭,谢谢了。”夏惜禾微微一笑,尽量让自己显得友好一些。

  “受人所托,不必客气。”陈茜茜精致好看的俏脸没有太多的变化。

  夏惜禾干干一笑,咬了一口面包,看似随口却是有心的问道,“对了,昨天你来过我的房间吗?”

  “你忘了?昨天中午你从后舱回来就紧闭了房门。”陈茜茜眸中有些疑惑。

  “哦……”夏惜禾应了一声,心道:她这么说就一定没来过我的房间,只是除了她,其他人都不可能给他来包扎,除非……

  那人是少将!

  只是他不是不管她死活了吗?现在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怎么了?”陈茜茜见夏惜禾脸上的思索,问道。

  “没。”夏惜禾笑了笑,想起刚才治桑妮怪异的举动,转移话题道,“治桑妮怎么了?刚才她见到我怎么怪怪的?”

  “昨天没睡好吧。”陈茜茜说起这事,脸上有些怪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第二天醒来房门就不见了,问她她说是她自己拆了,可好端端的她拆自己的房门做什么?不过反正也没出什么事情,就不管她了。”

  “房门怎么会没了呢?”夏惜禾吃面包的动作一顿,忽然想到什么,不会吧……

  “发生了什么事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吧。”陈茜茜说道。

  夏惜禾又拿过一片面包,掩饰过自己脸上的不自然,同时,为了印证她自己的想法,悄悄运用暗元素,在身体里打开了她的吞噬空间。

  果然,一扇门就悬浮在他的吞噬空间中央!

  (http://www.clubplum.com/html/92/92305/32120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