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穿越公元2870年 > 251、红色和深红色的不同

威尼斯网上平台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但一下一下的力量推在秋千上,让她知道他就在身后。

  一时间,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只余两人浅浅的呼吸声和秋千摇摆的声音。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两人一个安静的坐着,一个安静的立着,一起欣赏着这迷人的夜色,这壮观的蔷薇花海。

  微风拂过,吹起了两人的发丝。

  这时,一只宽厚的手掌附上了夏惜禾的眼睛。

  “别怕,闭上眼睛。”身后的络卿倾身在她耳畔低声说道。

  “你……要做什么?”夏惜禾闭上眼睛的睫毛颤了颤。

  “等下你就知道了。”络卿偏过头看向她的侧颜,月牙湾的眼睛拉成了一条直线。

  此刻,他褪去了温润儒雅的外表,敛去了挂在脸上的笑意,换成了淡淡的苦涩和深沉的爱意。

  他的双眸静静的注视着她,仿佛要将她牢牢的记在心里。

  半晌,他慢慢直起身子,慢慢松开附在她眼睛的手,“睁开吧。”

  就在夏惜禾睁开眼睛的刹那,一望无际的蔷薇花中飞起无数的萤火虫……

  她想,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

  那满天黄绿色的光亮,如一盏盏飞上天空的水灯,又如一颗颗天上洒下的繁星,将这夜幕点缀成人间仙境!

  美得不可思议!

  可就在下一刻,她脑子忽然出现一阵刺痛,紧接着整个人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就在夏惜禾失去意识的时候,她身后的络卿双眸中泛着盈盈的紫光,那是他的异能:混乱意识。

  他倾身而下,一吻轻轻落在她的脸颊。

  “红色和深红色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深红色蔷薇的花语是……只想和你在一起。”络卿指尖细细的抚过她的眉间,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不想看你为难,所以……原谅我先走了。”

  拿过她手上的餐盘,一颗手掌大的水晶球凭空出现,轻轻放在她的手上。

  做完这一切,他直起腰杆,转身大步离去。

  他不知道,就在他离去那刻,夏惜禾紧闭的眼帘中落下两行泪水。

  她听见了……

  那一刻,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快喊他,快喊他!

  夏惜禾豁然睁开眼睛,就在她要转身去喊络卿时,她袖口里有什么东西咬了她一口,不轻不重,却足够耽误她一瞬的时间,最后错失挽留他的机会。

  秋千来回摇摆着,最后慢慢停止。

  络卿离开了……

  眼前满天的萤火虫依旧摇曳着,闪烁着荧光,纷飞在这夜空中……

  瞬间,夏惜禾感觉眼前的氤氲迷蒙了前方的光亮,大滴大滴的晶莹从眼眶滑落。

  “对不起,对不起……”夏惜禾一遍一遍低声重复着。

  就在她要抬手去擦拭脸上的泪水,却恍然发现她手上捧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那并不是盘子。

  她托起手上的东西,那是一个手掌大的水晶球,透过水晶球可以看到里面横切着一个平面,那平面竟然是一片蔷薇花海!

  等等!那湖泊,那满天的萤火虫,那秋千,还有那秋千上的人……

  再细细一感受这水晶球。

  这是?!这片空间竟然就在这个水晶球里,而她也就在这水晶球里!

  什么白玉宫的花园都是假的!这里是一片虚空世界!这些花……

  怪不得他分得清这蔷薇是红色还是深红色,原来这就是他的啊!

  握着水晶球,她仿佛变成了这个小小世界的掌控者,她可以清晰的了解到这蔷薇花的真实性,这些花不是虚幻的模拟,而是真正存在的!

  水晶球的底部有一块不明显的凸起,那是一个开关。

  夏惜禾轻轻摁了一下。

  那一刻眼前的一切全部散去,身下的秋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当她奇怪时,络卿的身影出现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挽着裤腿,背着一个锄头,一点一点耕耘着这里的一寸寸土地……

  接着更多的络卿一个个出现,又一个个淡去。

  他手里捧着一株株蔷薇,将它们一个个栽种到土地里,一共整整十万株,他的手指被蔷薇上的荆棘不知刺伤了多少回,他甘之如饴……

  他为这些蔷薇浇水、施肥,精心看护……

  后来,他觉得光有蔷薇太过单一,他亲手凿出了一片池塘,灌上了水,铺上了一块块鹅软石,养了一些鱼……

  再然后,他学着光表上的视频,一点点学着做秋千,失败了好几次,也成功了好几次,只是他不满意,又重做了好几次……

  他将这里一点一滴布置成现在的模样……

  完成后,他徘徊在秋千架旁,时而垂眸思索,时而傻笑不止,时而苦涩叹息……

  最后,他带着一个人来到这里。

  他嘱咐她空腹不要喝酒,他蒙上她的眼睛做了个赌约,他给她讲蔷薇花的故事,他告诉她红色和深红色是不同的,他……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扰乱我的心呢!

  夏惜禾再也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哭!

  就在她没形象的哭泣时,她的衣服里悄悄钻出了一只鸠虫,在夏惜禾看不见的地方,朝外飞去。

  萨月刑得到鸠虫的消息,来到这片空间。

  当他看到坐在蔷薇花海里抱膝痛哭的夏惜禾时,之前焦急担忧的心情变成淡淡的沮丧。

  她会这么难过,说明她对络卿也是有感觉的吧……

  萨月刑没有上前去安慰她,就让她在那肆意的发泄,而他选择在一旁静静陪伴。

  不知过了多久,夏惜禾的状态依旧不好,萨月刑再也看不下去,折身返回了宴会厅。

  他并没有离开,只是去了宴会厅拿了几瓶酒和两个杯子。

  萨月刑大步走向夏惜禾。

  听见响动,夏惜禾先是一僵,有些惊讶的偏头望去,待看到是萨月刑,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眼中竟有一抹失望。

  是萨月刑,并不是络卿。

  “你怎么来了?”夏惜禾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因为哭得太凶,不时还会打嗝。

  “你们华夏国的人不是常说‘借酒消愁’吗?来,喝。”萨月刑将手上的两瓶酒丢在夏惜禾面前的草坪上,正要席地而坐,就见身后凌乱的草地,顿时有些脸黑。

  实在不能忍,从空间戒指取出一个黑袍,铺在地上才坐下。

  萨月刑开了一瓶红酒,拿过一个高脚杯往里倒了一些红酒,塞进夏惜禾的手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虽然没有醒酒,不过你这样子也无所谓了,来,我陪你喝。”萨月刑碰了碰夏惜禾的酒杯,一饮而尽。

  夏惜禾一愣,红着眼睛打了嗝,“好!一起喝!”

  酸涩的味道入口,夏惜禾不自觉的皱起眉头,但还是学着萨月刑的模样一饮而尽。

  “再来。”夏惜禾豪气的大吼一声,把高脚杯递到萨月刑的面前。

  萨月刑拿过红酒又给她倒了一些。

  “干杯!”

  “呯——”

  两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不好喝,不过我心里好像真的舒服了很多!”夏惜禾两杯下肚,头脑依旧清晰,但是有空控制不住的兴奋,让她说话的分贝大了几分,动作也大开大合。

  萨月刑面色如常,一边为夏惜禾倒酒,一边问道,“为什么心里难受?”

  “你不懂啊!”夏惜禾又是一杯饮下肚,叹了一口气。

  “你的确不懂。”萨月刑敛着眸子,一仰头,将一整杯红酒饮尽。

  “什么我不懂?我说你不懂才对。”夏惜禾本就不擅长喝酒,几杯红酒之后后劲也上来了,整个俏脸开始泛红。

  她见萨月刑只顾着自己喝酒,都没给她倒酒,于是,直接上手,有些粗鲁的一把夺过他手上酒瓶,丢下高脚杯,对着酒瓶直接喝。

  “咕噜咕噜。”

  “咳咳。”夏惜禾喝酒的动作略大,喝了两大口就被呛得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萨月刑有些担心的看着夏惜禾,凑近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了顺气。

  “能有什么事?我好着呢!”夏惜禾举起酒瓶朝萨月刑晃了晃,见他酒杯中没有酒,拿起草坪上还未开封的酒瓶,丢给萨月刑,“开了开了,今天不醉不归。”

  “你要喝我就陪你喝。”萨月刑沉声说了一句,似是在对夏惜禾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两人一人一瓶红酒,一边喝一边聊。

  “萨月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猜得。”

  “我不信!”

  “凑巧就到了。”

  “你少骗我!我还没醉呢!我告诉你啊……我们在这球里,这球……这球是……”

  “是什么?”

  “是络卿的……我从来不知道,他竟然喜欢我,还为我做了这么多事……嗝。”

  ……

  酒过几巡。

  “萨月刑,你怎么就拿了两瓶酒?完全不够喝!”夏惜禾举着酒瓶,拿眼凑近酒瓶,隔着酒瓶瞅了瞅里面的酒,大声抱怨道。

  “你醉了。”萨月刑喝了大半瓶酒,好像没事人一样,连脸都没有红。

  “我才没醉!我清醒着呢!不信我喝给你看!”夏惜禾有些恼怒的反驳道,举起酒就是一顿狂饮,任由那酒顺着嘴角溢出,滑过脖颈。

  萨月刑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将见底的酒瓶丢在草地上,看着她摇晃的站起来要去找酒,看着她踉跄着要跌倒,还是不由自主的立刻起身去扶她。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夏惜禾忽然嬉笑着拉住萨月刑,神秘兮兮的凑近他。

  (http://www.clubplum.com/html/92/92305/31943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