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糜贞的汤

威尼斯网上平台

  贾诩一点也不怕暴露,也不怕陶商记恨。

  他现在所执掌的鹰蛇府,属于曹操麾下最隐秘的部门,平日里替曹操办的,也都是些见不过得光的腌臜事,曹操对贾诩以及这个部门的保护措施非常严密。

  别看是老毒物设计与陶商斗法,但是对外,所有的政令和计谋,基本上都是由曹操的嘴亲口说出。

  军令皆有曹操所出,贾诩只是替他做了前置的通知工作而已。

  所以贾诩不怕别人知道是他设下的计谋,因为也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内中详情。

  他们只会以为与陶商斗法的是曹操本人。

  贾诩很喜欢这种躲在别人身后与人较量的感觉……既安全又可以满足自己的争抢好胜之心。

  这世界上不存任何一个无欲无求的人,特别是那些能力极高的人。

  贾诩也是一样的,他有一个天底下最聪明的脑袋瓜,胸中更是学富五车,如今群雄逐鹿,各方智谋之士比拼斗艳,百花争鸣,贾诩身为天下顶尖的智谋之士,其心中也早已是安耐不住,蠢蠢欲动。

  他胸中的百变计谋不是用来藏着掖着的,只是时局逼迫他不得不如此而已。

  大部分人都像他这样,但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贾诩能忍。

  他强烈的按耐住心中那股与人斗智的欲望,死死的克制住自己。

  其实这样憋着挺伤身的,而且当忍者神龟的感觉并不好受。

  直到现在,曹操却在暗中组建了鹰蛇府这样一个隐秘的机构,彻底打消了贾诩的顾虑,供给他一个可以展示自己智谋与毒计的平台。

  贾诩在摸清了鹰蛇府的行事脉络之后,差点没乐出屁来。

  他终于不用继续当忍者神龟了……只需要当一个正常的神龟,即可!

  ……

  陶商分别在汝南郡和泰山安插了钉子,预备了后手之后,然后便开始细细的捋顺徐州各郡的政要。

  陶谦在彭城的近郊修葺了一座道观,他跟着于吉去那里练习丹道了,并严厉的叮嘱陶商,没有要事,千万不要去打扰他养生。

  老头这回是彻底的下定了决心,要跟凡尘俗世说“撒油那拉”,当甩手掌柜。

  虽然陶商也有了五六年的治政经验,但他这些年发展的根基毕竟都是在金陵城以及江东,如今突然接手了整个徐州,当中的有些细节实在是令他颇为措不及防。

  就算是熟悉,也得熟悉一阵时间吧?

  连续好几天了,陶商都熬夜到子时之后。

  虽然尚还年轻,但他还是感觉有些疲惫了。

  往昔在金陵城,陶商一旦是熬夜了,貂蝉都会为他做一些“羹汤”用以宵夜,补气养神。

  但是现在的貂蝉正在金陵城安胎,恐怕就不会有人能想的这么周到了,而且陶商也不是一个会主动去麻烦别人的人,让侍女们大半夜的给他做点宵夜倒也不是不行,问题是……他没这个往死里使唤人的习惯。

  又抖落开一卷简牍,里面记载的是各地士族的欠收。

  陶商刚想仔细的看上面的内容,做一个,却突然闻道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怎么有点像是糊巴味?

  顺着味道抬头看去,却见糜贞端着一个食盒,怯生生的站在厅堂门口,羞怯的向他这边张望。

  陶商见状顿时一愣,道:“糜姑娘?你是怎么进来的?”

  糜贞怯生生的一笑,低声道:“太傅……那个,小女子听说家兄说,太傅近日操劳过甚,每日都是熬到子时不睡,故特意准备了一些鸡汤,给太傅送了来。”

  陶商闻言恍然的点了点头,突然又道:“是许褚放你进来的?”

  糜贞红着脸,点了点头,道:“许将军检查过小女子的食盒之后,小女子请他代为通禀,但许将军却说小女子和太傅也算是一家人,就无需他来禀过了,让我自行来见太傅便可……”

  陶商:“……”

  许褚这家伙,学的越来越油腔滑调,什么时候变的和郭嘉一样?楞是没憋一丁点的好屁。

  他让糜贞进来的原因,陶商心中跟明镜似的。

  许大胖子看自己没有夫人在旁,这是想帮自己解决一下那啥啥的问题。

  不过如果抛出这些小心思不谈的话,许褚其实也是一片好心。

  在后世,这种人也算是难得的僚机了,挺够意思的。

  算了,回头就不拾掇他了。

  “有劳糜姑娘了,那个……你怎么知道我爱喝鸡汤?”陶商站起身,对糜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糜贞面色羞红的将食盒放在了陶商的桌案上,低声道:“在金陵城的时候……是貂蝉姐姐对我说的……他说太傅在金陵城,熬夜处置政务之时,最爱喝汤,而其中又以貂蝉姐姐亲手做的鸡汤为最……”

  陶商静静的看着糜贞……。

  这姑娘越来越成熟了。

  “貂蝉连这个都跟你说,看来你们这闺中情发展的很是到位呀……如此,我便先谢谢糜姑娘了。”陶商笑呵呵的伸手,打开食盒,一看里边的东西,不由的一愣。

  那被糜贞称之为“鸡汤”的东西……怎么说呢,当中的鸡并没有被切碎,而是整只的被放在大觞中,上面隐隐的还有毛好似没弄干净,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些部位显然还没有被炖烂。

  汤倒是像汤,不过是有那一大团半生不熟的鸡肉在里面,陶商实在是不好意思张嘴去喝。

  二人之见一下子就沉默了。

  “那个……太傅不妨尝尝?”糜贞低声对陶商道。

  陶商的嘴角不为人察觉的暗中抽动了几下。

  这小娘们是故意来整蛊自己的么?

  “那个,糜姑娘,其实我也不是很饿。”

  “太傅不肯动尝,莫不是觉得小女子烹制手艺不及貂蝉姐姐?”

  这话倒是说到根上去了。

  岂止是不如啊!

  简直就是差了八条街!

  但这么说的话,会不会伤了人家姑娘的自尊心?

  陶商无奈之下,只得拿起汤勺,侩了一小口汤放入嘴中……

  果然是跟自己想象的一样。

  咸的不要不要的,简直打死卖盐的。

  因为淮浦盐矿的关系,徐州虽然不缺盐巴,但要不要这么浪费?

  陶商又轻轻的喝了几口之后,才缓缓的放下了汤勺,勉强笑道:“姑娘好手艺,多谢姑娘如此厚谊,陶某不胜感激。”

  “真的好喝?”糜贞顿时喜笑开颜,又把陶商给陶商端了起来:“好喝的话,太傅就请多喝一些,勿要跟贞儿客气。”

  陶商:“……”

  真不是客气啊。

  身为一个君子,当着人家一个既热枕又漂亮的姑娘的面批评人家手艺不好,未免落了下乘,而且人家对自己也是一片好心,陶商着实是不好意思落人家姑娘的面子。

  不能落人家姑娘的面子,那后果就只有一个。

  自己遭罪呗。

  陶商一口一口的喝着所谓的‘’鸡汤‘’,而糜贞则是在他的对面,拄着下巴幸福的看着。

  眼看着大半盆见底,陶商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太傅,郭主事求见!”

  许褚的声音在厅堂外响起,让陶商顿时精神一震。

  救星来也!

  “姑娘稍候,陶某去去便回。”

  说罢,也不等糜贞反应,陶商便起身飞快的离开了厅堂。

  走出厅堂,路过笑的一脸猥琐的许褚身旁,陶商也来不及骂他,只是说了一句:“给我取一壶水来,要快!明儿个我再拾掇死你!”

  郭嘉此刻正在外宅的院落中等候召见,算了算时间,许褚差不多也汇报完了,陶商应该是让自己进去了吧?

  这种事一般差不多也就是走个过场,他们彼此之间心照不宣。

  郭嘉刚想迈步往里面去,却见陶商端着一个水壶,从内宅的院落中走了出来。

  郭嘉见状顿时一奇。

  “你怎么出来了?”

  “在院子里说!”陶商一边端着水壶使劲灌,一边对郭嘉道。

  郭嘉抬头看了看已经挂到半空中的月牙,奇道:“大半夜的,你不觉得在院落中接见一个臣子,连门都不让人家进,水都不给人家喝一口……自己端着个水壶在这灌,有点不是那么回事么?你是不是有点太不拿我当外人了?”

  陶商喝完水,嘿嘿一笑,拍了拍郭嘉的肩膀:“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不挑这个!”

  郭嘉:“……”

  少时,却见浪子兄一叹,道:“好吧,这事以后我再跟你掰扯……郭某连夜过来找您,是青州那边传来了消息。”

  “什么事?”

  郭嘉沉着脸道:“一直屯兵在平原县的袁谭,突然出兵,奇袭了北海郡的治所,孔融不能胜袁军,已经是被夺了地盘,连夜奔逃至青州刺史田楷处,如今袁谭的兵峰直指临淄城,田楷派使者向我方请求援军。”

  陶商闻言顿时沉默了。

  半晌之后,方见陶商长叹口气,道:“奉孝兄,依你之见,此番去救青州,是陶某亲自去,还是派遣麾下的将领们去?”

  郭嘉摇了摇头道:“徐州刚刚被太傅接手,眼下还需巩固自身,虽然对他们有些不公,但田楷的势力远不及袁绍,即使去救了,只怕也无甚大用,特别是青州与我们中间,还隔着一众泰山贼众,一旦他们有所动作,我们便得不偿失了。”

  “你的意思是……不救?”

  “不救!”

  “那陶某应该怎么对田楷的使者解释?毕竟当初徐州要被曹操进攻的时候,人家可是添了兵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恩情。”

  郭嘉长叹口气:“我也不知道,受人恩情的人,是你!不是我。”

  陶商:“……”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5299711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