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刘晔的设计

威尼斯网上平台

  就在阎行和张济谋算夜袭袁耀的时候,刘勋正在大帐内和张勋,刘辟等人正面对质。

  刘勋一回来,黄巾首领刘辟便直接向袁耀谏言,说是刘勋有意叛逆,不顾袁耀的安危,不但不回兵救援主公,反倒是一个劲的跟赵云较量,诚可谓是居心不良,有大逆不道之嫌。

  刘勋也不客气,直接张嘴将刘辟一顿臭骂!

  他强词夺理,说自己若是回兵,也不过是坐守受困之局,到时候己方还是会被曹军和陶军吃下,只有在赵云那边打开一条通路,才能让袁耀等人有逃出升天的希望。

  至于刘辟,刘勋还针对他本人一顿恶意人身攻击。

  言辞大意是:刘辟不过是一介黄巾贼寇,撞大运似的与赵云打成了平手,就翘了尾巴,过来当着主公的面污蔑淮南大将,实乃是得意过甚,挑拨离间,乃卑鄙无耻的贼子小人云云。

  刘辟的口条太差,说不过他,只是气的满面通红,张口结舌。

  最终,还是袁耀亲自出面,当起了和事佬,安抚各方,才算把这件事平了。

  虽然袁耀对刘勋的行为也是多少有些不满,但眼下是非常时节,己方的处境可谓是危机四伏,而刘勋在军中的声望极高,不可得罪。

  眼下袁耀若是想跑到河北,还得是靠刘勋的帮忙才行。

  刘勋回到了自己的帅帐后,气哼哼的坐在了那里,心中却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多少有些忐忑。

  就在这个时候,刘晔走进了帐篷之内。

  “怎么样?”

  刘勋抬头看了他一眼,道:“险些就让刘辟那小子给我阴了,得亏我据理力争,主公亦是没有过多怀疑,才勉强将事情压了下去,不过只怕早晚都是问题。”

  刘晔转身走到帐篷门口,四下观望了一下,又道:“阎行派人暗中与我联系了,想和将军里应外合,在明晚子时拿下袁耀!”

  刘勋闻言浑身不由一震。

  他低头琢磨了好久,突然道:“也罢!若是再拖延之下,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乘乱接应阎行等一众入营,里应外合,诛杀袁耀,张勋,刘辟等人!尽收淮南军和黄巾贼众,在曹司空那边,以为近身之资!”

  刘晔长叹口气,摇头道:“只怕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见刘勋的目光疑惑,刘晔随即对他解释道:“阎行来信,让我们在诛杀袁耀的同时,再想办法帮他弄死张济……”

  “什么?!”

  刘勋大吃一惊,差点没从软塌上原地跳起来。

  他急忙站起身来,走到刘晔身前,定定的看着他,见他不似扯谎,方才讶异道:“张济不是曹司空帐下的将领吗?阎行如何敢密谋害他?”

  刘晔苦笑一下,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在下亦是不甚知晓,但阎行的意思,说是杀张济乃是曹公的铁令,卓我等不可违背。”

  刘勋气冲冲的道:“此事如何做得?若这不是曹司空之意呢?”

  刘晔寻思了一下,道:“我料定阎行应是没有这个胆子扯谎暗害大将的,而且他与张济都是凉州人,断无深仇大恨!值此非常时刻,阎行干冒奇险与我等陈述此事,一则是想将累赘之事推给我们,二则也是想考验一下我等归顺之诚……不过此事倒也不是不可行。”

  “不是不可行?”刘勋被刘晔的话气笑了,道:“张济麾下有一众西凉铁骑,其本人当年是董卓的几大旧部之一,想要谋算于他,谈何容易?而且还是在乱军之中,简直就是胡闹!”

  刘晔低头沉思了一下,方道:“倒也不是可能,我们可以将此事设计成一个意外。”

  “意外?”刘勋闻言奇道:“怎么个意外法?”

  刘晔淡淡的道:“还记得我上次给将军您提供的那副‘霹雳车’的设计图纸吗?”

  刘勋点头道:“自然记得,此物甚是了得,而且我还让麾下的兵卒多做了几架,如今就在营中。”

  刘晔闻言微微一笑,道:“如此,便好说了。”

  说罢,便见他走到刘勋的身边,低下头在刘勋的耳边详细陈述了一番。

  ……

  就在刘勋和阎行等人密谋里应外合偷营杀袁耀的时候,刘辟那边,也见到了一位偷偷来到自己面前的陶军校事。

  此人乃是诸葛亮派来的。

  刘辟悄悄的将他带到自己的行营,问他有什么事暗中潜伏过来。

  校事说的话言简意赅。

  他告诉刘辟,诸葛亮向刘辟转达消息:今明夜晚时分,如无意外,阎行当会偷袭淮南军的大营。

  刘辟闻言大吃一惊。

  “诸葛先生,莫不是在什么地方得到了秘报?”

  校事摇了摇头,道:“诸葛县尊并无得到任何消息。”

  刘辟诧然的看着那名校事,道:“那他焉能算得阎行欲夜袭我军寨?”

  校事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刘辟的疑问,随即道:“诸葛县尊说,前番交手的时候,淮南军一分为二,一半兵马见主势危而不回救,此有内乱之嫌,只怕是淮南军中,已经是有人已经暗中投靠了曹操……”

  “刘勋!”

  刘辟猛然的一拍脑瓜们,恍然道:“老子就觉得奇怪!那老小子前番为何执意与赵云交手,却不回兵救主公,原来是真的当了曹操的狗了!真是气煞人也!无耻小人!”

  龚都在后面听的直咧嘴。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刘勋若是曹操的狗……那咱们算是谁家的狗?

  校事面容平静,没有理会刘辟的分析,继续道:“诸葛先生言,彼军之将颇有勇略,非等闲之辈,见事不可为,必铤而走险,里应外合,夜袭之事,怕是就在这一两日内,还请黄巾军的兄弟们多多小心。”

  刘辟感激的冲着那校事一拱手,道:“多谢诸葛先生的提点,您回去告诉于他,某家这便去告知袁耀,让他小心严防便是。”

  校事摇头道:“诸葛县尊还说,请刘将军不要通知袁耀,只需让自己麾下的黄巾兄弟们谨慎防范,不要被他人所乘便可。”

  刘辟闻言一奇,道:“这是为何?”

  校事道:“诸葛先生言,事情总需做个了结,袁耀此人注定乃是此战的牺牲之品,无需多救,我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便是。”

  刘辟思虑了一下,方才恍然了。

  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对袁耀很感到惋惜。

  但乱世,便是如此。

  ……

  当夜子时,阎行和张济分兵而行动。

  阎行自去阻挡赵云,并派遣胡车儿去吾县埋伏拦诸葛亮的连弩军。

  这一次胡车儿学乖了,他没有率领西凉铁骑的骑兵,而且率领清一色的重甲步兵和弓弩手!

  若是诸葛亮的连弩军敢出城,胡车儿打定了主意,必让其军士卒各个死无葬身之地。

  张济则是率领自己的本部兵马去攻打袁耀的营盘,与刘勋里应外合。

  遥遥的看着远处的淮南军营盘,张济的心中略有些紧张,他紧握着枪杆的手,都有些往外冒黏汗。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远处的袁军营盘内的马厩内,突然冒出了火光,后营之中,呈现出一片骚乱之色。

  张济见状大喜过望!

  刘勋果然是依照约定动手了!

  他一转身,冲着身后的西凉铁骑发出了号令,便见一众西凉军在张济本人的率领下,发动了山呼海啸的攻势,直奔着淮南军的大营冲杀过去。

  袁耀此刻正在睡梦中,突然听到一阵犹如地震办的马蹄声,几乎将他从床榻上震下来。吓得屁股尿路,哭嚎着赤脚从帐篷中奔了出来。

  但见自己大营后方的四周,到处都是一片火海。

  袁耀正哭嚎之际,张勋狼狈的骑马跑到他的身边,焦急的冲着他道:“主公速速随末将撤离此地!快!”

  袁耀看到张勋,害怕到要死的心方才沉静了一些,他抽噎着问张勋道:“张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勋咬紧牙关,狠狠的将刀柄插在沙地上,怒声道:“主公!是刘勋那厮反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528707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