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父子双雄

威尼斯网上平台

  学术大会结束了,徐州诸文士学子带着一身的伤痛,充满悲凉的回到了各自的居所。

  这次的辩论会着实是太失败了,陈登走关系通路子,四处搜刮的一州之顶尖学子,居然被祢衡一个人骂了个灰头土脸,连抡王八拳都抡不过人家,着实是让人不胜唏嘘。

  徐州士子的脸这一次可是丢大了。

  陶商也不着急,他回府先去看望坐月子的媳妇和儿子,安顿好他们之后,方才又转回议事厅去见陈登。

  陈登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具体的颜色说不太上来,有点发红白,亦是有点发青发紫,总之不是好颜色。

  他也是着实是让祢衡给气着了。

  “太傅,这事交给在下,在下一定想办法杀灭姓祢的锐气……说什么也得将他的气焰打压下去,让他知道何为山外有巅之道。”

  陶商很是心疼的看着愤怒的陈登,咨询道:“元龙打算用什么办法治祢衡?”

  “继续搜罗奇才巧辩之士!我就不信天下就他一个人会骂!总有嘴皮子在他之上的,对了!还得抡拳头能打的过他才行。”

  陶商长叹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这办法不行,祢衡的性子,骂人水平,还有打架技巧,都属于当世翘楚之流,说句不中听的话,你除非是到市井中找些善挠的泼妇,否则只是从文人圈中找人对付他……太难了。”

  陈登憋的脸色通红,但却无法出言反驳陶商,但通过今天的谈话,他能够看的明白,想要抓住祢衡的小辫子或是对付他,用常规的手段确实是行不通的。

  “太傅有何高见?”

  陶商转头问郭嘉道:“祢衡是出身青州的士族吗?”

  郭嘉淡淡道:“不是高门,但却是平原郡的书香之弟,听闻其家风极严,从其祖辈开始,便非贤良淑德之才女而不娶,将自家门槛视的极高,因此祢家人丁单薄,家中目下只有一个严厉的老父,一个贤良发妻,和一个两岁的幼子。”

  “祢衡这些年一直守在家里么?”陶商问道。

  郭嘉摇了摇头,道:“也不完全是,四方游历之时较多。”

  青州距离徐州地缘较近,以校事府的能力,将青州的知名人物调查个底朝天,完全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祢衡最近来到了徐州,郭嘉对于他的个人信息自然更是上心的收录。

  听了郭嘉的话,陶商心中有了谱,他轻轻的敲打着桌案,道:“书香门第、贤良妻子、家风严谨、老父颇严厉……是吗?”

  “是!”

  “好!”陶商伸手一拍桌案,道:“传令校事府,暗中前往其祖籍,派人将他老父亲和妻子孩子带到彭城来,另外,派人给我仔细查探祢衡的底细,包括他这些年游历过哪些名山大川,做过什么事,一点微末细节都不要放过。”

  一听陶商这么唠嗑,郭嘉心中多少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他替祢衡感到不是滋味。

  姓陶的一般有这种表现的时候,那肯定就是要狠整他了,一点也不会手下留情。

  ……

  祢衡在驿馆被闲置了一段时间,但他似乎也并不着急,陶商每日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他也不拒绝。

  倨傲风骨人之,自当稳如泰山,不惧强权。

  又过了几日,陶商派人送来了书信,告诉祢衡,自己要在徐州召开宴席,邀请境内的士族之长、知名学子、各郡名流参加,以庆贺徐,扬之地今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自打上一次徐州学子与自己对战一场的事情过后,祢衡就对陶商心中产生了意见,此番对他的邀请亦是嗤之以鼻。

  不过祢衡却怡然不惧。

  吃饭就吃饭,我还怕你使出什么花招来不成?

  虽千万人,吾往矣!

  五日之后,在州牧府的前厅正院,陶商大摆宴席,邀请徐州诸文武名流,并允许名流士子携带家眷,只不过女眷需要至于后席。

  祢衡把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州牧府的大院。

  刚一进州牧府邸,就听见一个熟悉且严厉的声音道:“衡儿!”

  祢衡少有的露出惊愕表情,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却看到了久违的父亲那熟悉的严厉面孔。

  甚至还有他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小儿子。

  “父亲,您、您怎么在这?”

  说句不客气的话,祢老翁在气质上跟祢衡完全就是一副死德行,爷俩往哪一站,都是鼻孔望天,俯瞰苍芎,牛逼哄哄的混蛋样。

  目无余子啊!

  “是太傅陶商派人请我们过来的,说是你在这里高就了,接我们同来徐州享受荫顾……可有此事?”祢老翁的语气严厉,一看就知道也不是个善茬子。

  别看祢衡平日里吊炸了天,在他老子面前,完全就是收敛了锋芒,拱手道:“此事说来话长,唉!陶商对我并未委以重任。”

  祢老翁浓眉一挑:“我儿乃是不世出的英才,足可平定乱世!他焉能不授以权柄?”

  祢衡清了清嗓子,以他自己偏激的角度,添油加醋的将自己来徐州之后的事向祢老翁叙述了一遍。

  祢老翁气的吹胡子瞪眼,胸中一口恶气郁闷难出。

  “我儿如此有本领!姓陶的居然这般薄待我儿!还撺掇徐州诸学子一起攻击我儿?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不行!这理儿回头说什么也得跟他掰扯清楚!实在不行,一会咱们父子联手,一同骂他!”

  一听有父亲给自己撑腰,祢衡顿时底气更足,腰板更硬了。

  “对,大不了咱父子骂他个狗血喷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若是杀了咱们父子,咱父子也足矣流芳百世了。”

  宴席开始之后,众人推杯换盏,往来相庆,其乐融融,一片祥和之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陶商乘着酒性,突然一指祢衡。

  “久闻祢公风雅,不但是不世出的文学奇才,还是音律高手,今大厅中有新造乐鼓,公何不挝之,以娱宾朋。”

  祢衡冷笑一下,也不推辞,随即站起身来,直奔着那面大鼓而去。

  祢老翁见陶商把自己这么高雅有节操的儿子不当盘菜,顿时气的浑身发抖。

  祢衡来到大鼓旁边,有鼓吏对他道:“挝鼓需换新衣。”

  祢衡却是一点都不惯着,随即将身上的上衣脱了,光着膀子,裸身而立,拿起鼓锤,便开始击打乐曲《渔阳三挝》。

  看着祢衡裸身击鼓,祢老翁一脸愤怒。

  陶商的嘴角则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是祢家父子在憋大招,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节奏啊。

  对手戏开始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5245667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