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四十五章 车轮

威尼斯网上平台

  吕布斩杀了联军的方悦,众皆骇然,陶商身后,许褚双眸一瞪,拍马就想出战。

  “你要干什么?”陶商转头瞪视着许褚。

  许褚憨声憨气的道:“打吕布啊?!”

  “咱们的约定是什么来着?没我的命令,你不许出阵!”陶商一边说,一边转头看着场间,如同不败战神一般的吕布……

  许褚闻言哼了哼,对这话极其不忿。

  陶商转过头来,对许褚道:“你给我老实儿的待在这,不许出战……我去邻居们的方阵办点事……你放心吧,有你跟吕布交手的机会!”

  说罢,陶商领着几个人,拨马奔着公孙瓒一方的方阵匆匆而去。

  这个时候,上党太守麾下大将穆顺拨马直奔着吕布杀将过去。

  吕布身经百战,浴血无数,仅看穆顺握刀的手法,就知道来人比刚才跟自己交手的将领强上一些……但也着实强的有限,他双手握戟,双腿一夹赤兔马的马腹,主动迎了上去,与穆顺一对一的鏖战起来。

  方一交手,穆顺的刀法立刻就变的杂乱无章,他本以为吕布身材魁梧,应是是走大开大阖,以力压人的招式路线,可却万万没想到吕布不但气力当世无双,戟法更是神出鬼没,招招阴险狠毒!

  看似中规中矩拿着方天画戟横打竖砍,但不经意间却总是出人意料!刁钻古怪的招式令人防不胜防。

  吕布的武艺,不偏科!

  而且最令人闹心的是赤兔马!!即使是这种短距离的挪动,赤兔的爆发力也远远胜于寻常马匹,且扭转性极强,仿如脱兔一般,穆顺的马匹在机动力方面根本就跟不上。

  最要命的是……现在即使想跑,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是将穆顺牢牢罩在其中,想跑也是跑不掉了!

  莫非自己要丧命于此处?

  穆顺不由得冒出了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之情。

  想法一出,他手中的刀就不由更是乱了方寸,没了气势!吕布何等经验,岂能看不出穆顺已是心生怯意,画戟一翻,直破中宫,如同长龙贯日,猎鹰扑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画戟扎进了穆顺的胸膛。

  两方人马还没反应过来,吕布便扬手一抬,将穆顺的尸体甩了出去……

  也不知道吕布是不是故意的,穆顺的尸体降落的位置,正好和方悦的尸体排列在了一起,横线铺开,看着分外瘆人。

  甩了一下画戟上的鲜血,吕布转头看向众诸侯的阵营……

  “下一个。”

  语气声音很低,但却异常刺耳,犹如金属低鸣,惹人心悸。

  ………………

  ………………

  就在穆顺被干掉的同时,陶商已是打马来到了公孙瓒的阵营,放眼望去,果见刘、关、张三兄弟在阵中!

  张飞握着手中的丈八蛇矛,紧紧地盯着场中的吕布,一口钢牙似是都要咬碎了,陶商觉得自己隔的老远都能听到他牙口中‘咯吱咯吱’的响声。

  “玄德公!”

  刘备闻言转过头来,见是陶商打马来到此处,不由好奇:“陶公子不在本军阵中,如何到这边来了?”

  “不放心啊,过来看看!”陶商驾马来到刘备的身边……此时诸侯阵中,北海太守孔融麾下的大将武安国已经是拎着两个大铜锤直奔着吕布冲杀而去,两只手中的大锤虎虎生风,声势极为骇人。

  刘备一边观察场中的战斗,一边问道:“陶公子有什么不放心的?”

  “玄德公麾下的两位兄弟,都是豪勇善战之人,今日见了吕布,焉能不见猎心喜,我料稍后关、张二位兄弟一定会去和吕布一战,是否?”

  刘备还没有答话,张飞已然抢声道:“这贼吕布如此嚣张,俺今日若是不会他一会,岂不是让他小觑了天下英雄?陶公子你且稍待,看俺老张取了吕布那厮的首级来!”

  “翼德兄且慢!”

  陶商伸手拦住了张飞,又转头看向刘备,道:“玄德公,令弟豪勇,实乃是吕布之敌手,可是,他有没有必胜吕布的把握?”

  刘备转头看了看和武安国斗的正酣的吕布,叹气道:“此人武艺奇高,又勇猛无匹,我两个兄弟,都未必是他的敌手!”

  陶商继续道:“稍后若是翼德兄上阵,斗不过吕布,又该如何?”

  关羽闻言,丹凤眼精光爆闪:“吾三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三弟不胜,关某和兄长焉能看他独身犯险?”

  陶商无奈一叹:“如此说来,玄德公,若是单挑不过……你们三兄弟就打算群殴了?”

  刘备的眼中露出一丝迷茫之色,道:“陶公子言下究竟何意,备不甚明了?……难不成我兄弟不能殴他?”

  陶商四下看了看,见众人都被场间的打斗所吸引,没有人注意这边,方才低声道:“以三敌一,胜之不武,恐成天下笑柄!”

  刘备闻言,不由的哑然失笑:“陶公子,你……唉,让备怎么说你呢……你可真是一个谦谦君子!这么关键的时刻,事关汉室安危、天下存亡之大事,何谈笑不笑柄的?”

  陶商皱眉道:“玄德公觉得我迂腐了?”

  刘备摇了摇头,道:“那倒也不是,只是……只是未免有些……唉,陶公子,这战场上的事,跟你平时所读孔孟之道不甚一样!断不可一概而论!”

  陶商正色道:“玄德公难道就不想为自己的清誉以及关、张二位将军日后的威名着想?”

  刘备无奈道:“那又该如何?今日我三兄弟与吕布,斗是一定是要斗的,可若是斗不过,备自也不能看两位兄弟陷入险情而不救,二位贤弟亦是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之内,场中骤然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嚎叫。

  武安国被吕布斩断了一只手腕,鲜血撒了一地,他扔了铜锤飞马奔回本阵,联军阵营中急有兵马策应。

  也幸好是吕布懒的追他,不然以赤兔马的脚力,有多少人策应,武安国今天也是必死无疑。

  “玄德公何不以轮战法试之?”陶商眼见诸侯这边,公孙瓒已经亲自持枪,骑着白马飞马去战吕布,急忙道:“可先让翼德兄上阵,与吕布拼杀二百个回合,再让云长兄上阵,与吕布再战二百个回合……”

  刘备闻言哑然地看着陶商。

  陶商解释道:“以二位将军的本领,就算是不敌吕布,但斗个一两百个回合不分胜负,肯定都是没有问题的……先让翼德公上场,无需试探,直接以硬打硬,拼尽吕布的力气;云长公再上,拼劲吕布的锐气;让其成为强弩之末!最后玄德公再上,此时吕布已经是强弩之末,可能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刘备皱了皱眉,道:“可等我上时,吕布若还是有再战之力呢?”

  陶商狠叨叨地道:“那就再轮他一遍!翼德公再上去,云长公复之!直到轮的他没脾气为止!”

  刘备擦了擦汗,道:“这种打法……不算胜之不武吗?”

  陶商急忙解释道:“如此车轮战法,虽然也有失公允,但至少比三个打一个群殴传出去要好听许多,至少是单挑!而且都不算是落败!……再说时隔多年之后,天下只知虎牢关下有人单枪匹马正面击败吕布,别的谁还管他?”

  刘备听到此处,摸着胡须开始沉思,陶商也不多说,拱手道:“话已至此,实是为玄德公声誉考虑,我先回军阵了,如何取舍,全由玄德公自行提议斟酌。”

  说罢,也不在多留,拨马返回自己徐州军所在的军阵。

  眼看公孙瓒落败在即,张飞实在是忍耐不住,大声道:“大哥!究竟该怎么战!快拿个主意吧!”

  刘备转眼看向关羽,却见关羽点头,言道:“陶家小子之言,却是颇有道理,我和三弟先行与吕布相斗,争取拼掉吕布最多的体力,大哥你最后出战,以定乾坤……此等打法,虽亦是胜之不武,却总比三个打一个要好听些。”

  关羽说完,刘备终于下定了决心:“好,那就这么办!三弟你先行出战,切记多加小心,不可与吕布恋战,若是熬将不住,速速回阵!”

  “好!!”

  张飞早已是安耐不住,此时的战场上,公孙瓒已然是败下阵来,飞马回阵。

  吕布这回可没那么好说话了,刚要打马追上去,突听一声巨雷般的怒吼:“三姓家奴!燕人张飞在此!”

  吕布眉头微皱,看向来将,却见来将浑身黑甲黑马,满面虬须,一支丈八蛇矛分外晃眼,正冲着自己飞速奔驰而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吕布一看面相,就知道来者不好对付,随即抖擞精神,持方天画戟迎身而上。

  “蹡啷——”

  方天画戟和丈八蛇矛重重一击,吕布身形不由地晃了一晃,只感觉虎口被震的生疼,身形亦是不稳。剑眉一挑,心下暗道:这黑厮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这般大的力气!……好对手!

  张飞倒是没什么异常的反应,他伸手一拉马缰,将坐下的乌骓马掉转过马头,扬起手中蛇矛,高声呵斥:“匹夫!果然了得!再来!!!”

  张飞声如洪钟,气势惊人,直接震慑关上关下两方的将士,人人不由得尽皆变色。

  吕布从适才的惊诧中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和傲慢。

  只见吕布挑嘴一笑,目中精光如电,徐徐道:“环眼贼,倒是有些手段!本将差点对你看走了眼,可惜你终究还不是本将军的对手!不过使长兵者能有你这般气力,也是难得,想不到关东诸侯中还能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说罢,二人不在多言,飞马上前以力对力,彼此开始跟对方进行狂轰滥炸!

  张飞和吕布经过第一招的交手,也不在彼此试探,两人一出手便都是杀招,一黑一红两道身影往来交错,影子快的连弓弩手也不敢放冷箭偷袭,画戟和蛇矛所能够挥舞到的地方,方圆丈之内泼水不进,锋芒跌宕。

  张飞和吕布酣战的时候,陶商已经回到了自己徐州军的方阵。

  许褚一脸惊诧地看着场间的战斗,嘴中不由发出“啧啧”声响,全是毫无保留的赞叹之意。

  “怎么样?感觉如何!”陶商问许褚道。

  许褚慨然道:“适才与吕布交手的那几都是废物,根本试不出他的真正实力,如今这黑厮上场,方才引的吕布使出了真本领,当真了得!……那黑厮我记得是刘备的结义兄弟吧?跟咱们一起打过华雄的……想不到居然这般厉害,某家也没有能必胜他的把握!”

  陶商弹了弹袖子上的灰,道:“管他胜与不胜,总之你做好准备,我让你出战,你就出战,不要有任何犹豫!今日便让你尝一尝打赢吕布的滋味。”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30304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