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四方的情报(二合一章节)

威尼斯网上平台

  龌龊的想法被人看穿了,陶商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被古人鄙视了,着实是跌了穿越人士的份。

  看着陶商有些发白的脸色,王允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你也不用跟老夫斡旋争执,老夫最多就能等你一年!”

  “一年?”陶商闻言似是有些惊诧,摸着光滑的下巴道:“这时间是不是有点太急了些?”

  王允的面色沉了一沉,认真思考了一会,却是果断摇头道:“不能再拖了!这对老夫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你若是肯答应,那老夫现在便可以收你的弟弟为学生,如何?”

  陶商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他暗道不管怎么样,权且先让陶应拜在王允的门墙之下,至于自己一年之内到底能不能办得到除掉董卓,那就是另说了。

  真有意思,谁玩不过谁呀。

  王允似是看出来了陶商的小心思,嘿然一笑,道:“你也不用算计老夫,老夫好歹也是在朝堂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还不至于中了你的道!一年之后,咱俩说好的事你若是办不到,老夫便将这个学生逐出门墙,并广为天下告知,然后老夫便和貂蝉回返长安,自行去解决董卓之事,太平公子看老夫的这个提议如何啊?”

  陶商恨不能扑上去一巴掌将这老头子了结。

  老而不死是为贼!

  说的就是他吧。

  这不是逼我发飙么?

  算了,这师还是不拜了。

  也不知是不是看出陶商想要反悔,王允突然哈哈一笑,也不管陶商答不答应,直接就对陶应言道:“孩子,愣着干什么?叫老师啊?”

  陶应傻乎乎的叫了一声:“老师。”

  得了,这回这事算是彻底坐成了。

  ……

  ……

  王允留在府内没有出来,装大尾巴狼目送他们离家,貂蝉则是代表义父送陶氏两兄弟出了宅院。

  貂蝉的表情颇有些忧虑,很显然,姑娘对于陶商能否除掉董卓的事,有些摸不准成。

  也是因为她对陶商有着莫名的期待,

  她忧虑的看着陶商,刚要开口询问,却见陶商冲着她微微一笑,安慰道:“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事,就肯定能办的到,只是今天让义父提前给我摆到了台面上而已,看来我确实得抽手开始处置此事了。”

  貂蝉听陶商说的如此自信,心中不由得开始安定了下来。

  她低头揪了揪自己的裙摆,迟疑了片刻方才自责的言道:“都是我的错,又害你得想办法做这么难做的事情……”

  陶商随意的挥了挥手,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董卓遗祸天下,天下诸人皆欲除之,就算是没有你和你义父,我身为汉臣,也得想办法对付,他回去告诉你义父,让他一年之后,就等着拿董卓的人头鉴赏把玩吧。”

  听陶商说的这般笃定,貂蝉自责的表情方才有些舒缓,她使劲的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待貂蝉送完二人回府去了之后,陶商的脸就一下子垮下来了。

  陶应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陶商,轻声询问道:“大哥,这事……是不是不像是你说的那么容易啊?”

  小伙子也不是全傻,多少还能看明白点轻重缓急。

  陶商长叹口气,摇头道:“二弟啊,全天下的诸侯联合,在酸枣汇集了二三十万兵马,都没把那老匹夫怎么样,王允这老不死的一张嘴就让你哥我去弄死他,你觉得这事真那么容易吗?”

  陶应闻言显得很是惊诧。

  “那你还答应他?这岂不是画地为牢。”

  陶商欣慰的拍了拍陶应的肩膀,道:“毕竟是为了你给他当学生的事,算是给你争得了一个好的名声,大哥我说什么也得把这事办了……还有,你刚才的那个成语用的很有水平……画地为牢,事前没有人教你吧?”

  陶应重重的摇了摇头。

  “很好,孺子可教也。”

  “大哥,你对我真好。”

  “你知道就行。”

  ……

  ……

  回了丹阳郡守府,陶商便命裴钱去把郭嘉找来。

  要对付董卓,陶商并不是完全没有计划,但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百胜,他需要一些董卓的情报。

  少时,郭嘉来了,陶商也不跟他多说废话,直接向他垂询道:“我有点事需要向你咨询。”

  郭嘉闻言一愣,沉默了一会,方才幽幽道:“郭某也有点事,需要向你禀明。”

  陶商伸手道:“那你先说吧。”

  郭嘉摆了摆手,忙道:“你是主,我乃属,还是你先问吧。”

  陶商见状不由的一愣。

  这小子,怎么今天和自己如此客气起来了?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需要校事府,帮我打探一些关于董卓的讯息。”

  郭嘉似乎是没有想到陶商居然问他这个,有些奇怪的道:“若是换成了别人,听了你的问题,一定会感到惊慌,可惜郭某当初在建立校事府之时,便已经将人手派到长安去了,如今却是有了一些事关董卓的消息,就是不知道你想问什么?”

  陶商闻言,顿时大感惊奇。

  “你这么快就派人去了长安?为何?”

  郭嘉哈哈一笑,道:“多新鲜啊,长安乃是天子之都,一举一动都事关天下的走向,天下的明诏都出自长安,郭某不往长安派人,却是该往何处派?”

  陶商听了这话,不要的在心中对郭嘉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暗道郭嘉果然是个有真本事的。

  所谓谋定而后动,有些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提醒,郭嘉就已经有前瞻性的安排好了。

  陶商定了定心神,随即问道:“干哥哥,你可知道董卓老贼,现在在长安,每日都干些什么?”

  郭嘉闻言眨了眨眼,一边想一边道:“据长安的校事不定期传回的消息,董卓在长安,现在主要是接连西北的羌族,董卓年轻的时候,久居羌地,威望甚高,故而与羌族联合,能够大大增强他对于关中以及雍凉二州的控制力,另外,他还在着力拉拢凉州的马腾和韩遂,渴望召集他们能够入长安,增强自己的军势……”

  “不是、不是、不是!”陶商急忙摆手,打断了郭嘉的话头,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想知道董卓每日在干什么的事,不是他干的这些公事,而是他干的另外一些事。”

  郭嘉不明所以的看着陶商,奇道:“你的意思,郭某不甚解啊,这就是董卓每日在干的事啊?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陶商斟酌了一下词语,轻声道:“我要知道的是董卓的私事,就是比如董卓每日吃什么,喝什么,睡什么女人,喝多少酒,然后睡几个时辰之类的……你懂我的意思?”

  郭嘉闻言彻底无语了。

  原来这小子,是要打探董卓的私生活啊!

  这也太龌龊了!

  看见郭嘉的面色有些不愉,陶商亦是有些无奈。

  饶是陶商很不讲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些要求着实是有些难为人了。

  “没关系,你若是没派人打听这些,陶某也不怪你,毕竟嘛,这些事,一般有些涵养的人,都不会特意派人去探听。”

  郭嘉脸色不善的盯着他。

  “郭某要是跟你说,这些事我也确实是派人打听了呢?”

  陶商闻言顿时一愣。

  看来,涵养这个词,用在郭嘉身上也有些不甚适合啊!

  “快说说!你都打听到什么了?”陶商急忙把身体探向前方,八卦之相一表无遗。

  郭嘉四下看了一圈,确认无人后,方才对陶商道:“若说这董卓啊,确实是太过于嚣张了,郭某也只是好奇,打探他的生活并没有别的意思,仅仅是好奇……”

  陶商急忙摆了摆手,道:“不用解释,我能理解,你只管说重点就行。”

  郭嘉咽了一口吐沫,道:“董卓在长安,可谓是极尽奢华享受,此事在长安人皆可知,探子也只是随口报回来的,不是郭某特意打听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了!”陶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不是故意打听的,快说重点!”

  郭嘉这才低声陈述:“董卓此人,年已六旬,可却毫无长者之风,他每日夜入禁宫,留宿于龙塌之上,据说宫中的宫女以及先帝遗留下来的妃嫔,董卓各个都没有放过,而且听闻这老贼极是好色,无一夜不享床笫之欢,而且据闻他每夜都是最少夜宿三女!”

  “我去!”陶商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道:“你可以啊,连老贼夜宿三女的事你都能探查的明明白白的,这校事府主事,你真不是白做的呀。”

  郭嘉闻言连忙摆手:“郭某这也不是特意打听的……”

  “好了,好了!”陶商有些不耐烦了,又道:“除了夜宿的事,董卓平日里的吃食怎么样?”

  郭嘉长叹口气,低声道:“董卓顿顿酒肉不缺,据闻每日食肉最少三五斤,他也不怕腻死……且老贼嫉其嗜酒,其每日饮酒少说也得在三坛以上,这生活好是滋润啊!郭某二十多都没像他这么能喝,而且他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就是抓住仇人之后,抛心挖肺,食人肉喝人血,着实是畜生不如!听说那董卓现在身宽体胖,浑身的油肉,直如猪牛一般,体型很是骇人!”

  陶商闻言一皱眉,似是有所恍然,道:“董卓如此暴饮暴食,荤腥酒肉,样样不缺,且每日房事还不断,而且是夜寝数女……你是这意思吗?”

  郭嘉使劲的点了点头,口中隐隐似是有些羡慕:“真是……奢靡啊!”

  “董卓多大年纪了?有六十多吗?”

  郭嘉闻言道:“差不多了,老贼的年纪不比王司徒和皇甫中丞他们岁数小。”

  “朝会什么的,老贼都定期参加吗?”

  郭嘉一挑眉:“当然了,他是相国,一国军政,皆在其手,他不参加听政,敕令无所出啊。”

  陶商闻言重重的一拍手,道:“六十岁的年纪,顿顿暴饮暴食,浑身赘肉,又缺乏运动,每天还喝大酒,房事比年轻人弄的还要频……他这完全是作死的节奏啊,他哪来这么大的精神头呢?”

  郭嘉闻言哈哈一笑,指了指陶商,道:“你啊,着实是没甚见识!宫廷之中,岐黄丹药之能士极多,炼药补身乃是历代皇帝皆善喜之事,董卓虽然年纪很大,但就算是身体乏累,也自有丹药替其养生,有甚奇哉?”

  “哦~~”陶商恍然的点了点头,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有办法了。

  郭嘉疑惑的看着陶商的脸颊,不由的微一皱眉,道:“对了,郭某还好奇呢,你今天找我问这么多关于董卓的事作甚?”

  陶商闻言一笑,摆摆手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王司徒拜托了我一点小事而已。”

  “什么事啊?跟董卓有关系?”

  陶商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他让我帮他整死董卓老贼。”

  “咳、咳、咳!”

  郭嘉一口气没上来,不由得使劲咳嗽。

  “你、你管这?叫小事?”

  陶商阳光灿烂的着看郭嘉,一去适才的惆怅,道:“原先我觉得是不算小,但通过今天跟你唠嗑,我感觉这事好像确实是不算大事了。”

  郭嘉闻言皱了皱眉,仔细的思虑了一会,方才道:“郭某想听一听你的方略?”

  “丹药之事,其实不过是一时的迷惑,董卓许大年纪,平日里还如此不小心,糟害身体,其实不过是外盈内亏,只要稍稍给他加一点火,让他感觉到他自己的身体情况,则必然会有所疏漏!”

  郭嘉似是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让董卓感觉天不假年,卓速出兵关东?”

  陶商闻言笑了,竖起大拇指,道:“干哥哥知我,董卓目前所依仗者,关中之地势也,但我觉得老贼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他真正的目地,还是想称霸天下,若是能将董卓引出关中,逼迫他进兵中原,未必不剿除此獠,但眼下还却一剂良方,一个让他身体急速垮掉的良方。”

  郭嘉闻言一奇,道:“何方?”

  “这个,其实我还没有想好,还得我回头慢慢斟酌……不说这个了,你不是说有事要向我汇报吗?究竟是什么事?”

  郭嘉的面色突然间变得有些郑重了。

  “校事府打探回来的,两件事,都是足矣改变关东诸侯走向的大事。”

  陶商见郭嘉说的如此郑重,心头不由的一挑。

  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

  “哪两件大事?”

  郭嘉清了清喉咙,慢慢道:“第一件,豫州刺史孙坚,率兵攻打刘表,被刘表设伏于襄阳,刘表麾下的大将黄祖以乱箭飞矢将其射死,孙坚脑浆逆流身亡。”

  听到这里,陶商不由的浑身一颤。

  孙坚果然还是没有逃脱他的宿命……死翘翘了。

  想起去年自己和孙坚一同讨伐董卓的点点滴滴,陶商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

  江东猛虎身死,也不知该说一句可惜,还是该说一句庆幸。

  孙坚死了,这就说明刘表荆州之主的位置已经可以坐实了!

  但这也同时说明,袁术短期之内,是无法对荆州动手了!

  那他很有可能将目标转移到扬州,而丹阳郡就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第二件呢?”陶商继续问道。

  郭嘉的面色变的更加凝重。

  “青州黄巾首领司马俱,引兵百万向兖州进击,杀任城相郑遂,斩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曹操得济北相鲍信支持,进军兖州,击溃黄巾军众,司马俱身死,黄巾投降,曹操俘获降卒三十余万,男女口百余万,如今正在兖州境内安排收复与善后之事,此战鲍信身亡,兖州之地,今后怕是得由曹操在说了算了。”

  “咝~~!”

  这一下子,陶商是真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了。

  曹操果然是开始崛起了,而且一步之下,迈的步伐还是如此之大。

  另外还有鲍信,那个正直的将军,与自己颇为投缘的将军,终究还是亡故于此战。

  徐州的强邻,终于还是出现了。

  看见陶商一副吃惊的样子,郭嘉不由的又是长叹了口气。

  陶商见状一醒,道:“又怎么了?”

  “还有一件事郭某必须跟你说,郭某的一位老朋友,荀彧,也已经加入了曹操的麾下,这件事你或许觉得没有什么,但在郭某看来,只怕却是比曹操收服青州黄巾百万之众还要可怕。”

  听到这里,陶商不由的吸了吸鼻子,道:“荀彧投效曹操麾下了?”

  郭嘉见陶商的面色颇有些凝重,倒是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你对荀氏的名头多少还是了解的,颍川诸望族中,名士无数,其中最为有名的乃是荀、钟、庾几大家,其中荀氏在诸门当中独占鳌头,近三代人之中,智人荀淑天下闻名,荀氏八龙更是才惊天下,八龙当中更有荀爽官至司空,如今这一代人中,在郭某看来可为首者必荀彧也!他如今加入了曹操的麾下,日后便会给曹操带去源源不断的人才,嘿嘿,想不到当初连一块落脚之地都没有的人,如今麾下是要人有人,要兵有兵,一跃成为天下当中的风云人物了,太平公子,你的这位老友,已经成为你最可怕的威胁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14308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