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陶氏十三行(六千字二合一章节)

威尼斯网上平台

  就这样,扬州刺史刘繇还没等上任,便被陶商软禁在了金陵城。

  刘刺史的日子也算是自在,陶商每日供给他好吃好喝,还找了莺莺燕燕缠绕其旁,让刘刺史在金陵城里过着神仙一般的幸福日子。

  这是多少男人毕生的梦想啊,可问题是,刘繇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觉得憋屈。

  而那块扬州刺史的关防大印,则成了陶商随时借用的施令符,时不时的就从刘繇那拿来盖几个耍耍。

  陶商这人很地道,每次也不是白使——最少也是给刘繇拎两兜子水果,算作借用费,而且,一旦盖完,立刻奉还,绝不隔夜。

  正应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话。

  君子办事,还是非常讲究的。

  整个扬州的所有政令,自这个时期起,便都出自陶商之手,向着各郡县散发而去。

  最先的政令,便是除了甘宁、周泰、蒋钦三人外,其余二十多名水寇率领着旧部入驻吴郡下的各处县城,于当地驻扎。

  吴郡太守盛宪,对此事虽然是极为恼怒,但一则恐惧陶商击败了袁术的实力,二则陶商所办的事情,每一件都有扬州刺史刘繇的印绶盖章,可谓是名正言顺。

  盛宪哪面都不占理,敢怒不敢言,只能是忍了。

  接下来,陶商又以扬州刺史的名义给袁术发了一封声讨信函,斥责袁术占据九江郡和庐江郡意图不轨,并又给会稽郡的王朗,豫章郡的诸葛玄,吴郡的盛宪等人发了刺史敕命,责令他们整军备战,与袁术划清敌我界限,并随时准备讨伐袁术。

  这一下子,可是把诸郡的郡守们弄了个焦头烂额。

  表面上又得是应承郡守的公文,暗地里又不敢做的太过,以免得罪袁术。

  就连王朗都在心中暗骂陶商:这小子,实在是太能作妖了。

  而就在陶商挟持了刘繇,将整个扬州弄的风起云涌时候,一南一北的两个人终于抵达了金陵城。

  从北面来的人,是糜贞。

  从南面来的人,是张仲景。

  其实二人早就进入了丹阳郡的地域,只因为陶商正在和袁术进行大规模的鏖战,为了不被战事所波及,二人只能在丹阳郡的周围徘徊,聊作观望,等待战事结束。

  直到袁术撤离了丹阳郡的边界,扬州腹地又恢复了安宁之后,二人才又开始向着金陵城行进。

  糜贞率先抵达了金陵城内。

  姑娘此次来金陵城,身上的担子极为沉重。

  一则是她被糜竺任命为了代表,与陶商商议如何对西方州郡营售食盐。

  生意的盈利与否只是糜贞要办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糜竺私下里很严肃的找糜贞谈过话,要她借着与陶商合作的机会,想办法接近陶商,最好是能够自荐枕席,将姓陶的拿下。

  这两件事若是办不成,糜贞也不用回糜家的老宅了。

  糜贞对此事感觉很憋闷。

  第一件事倒还好说,毕竟是家中生意上的事情,而且听说这里面有陈登牵线。

  只要糜贞努力经营,凭金陵城的盐矿之丰腴,再加上糜氏多年来在汉境内积攒的诸多销路,想要挣钱,不算什么难事。

  关键就在于第二件事。

  自己娇滴滴的一个大姑娘,大哥非得逼迫自己把一个大男人拿下……

  这种不要脸的举动,糜贞实在是做不出来

  她自幼颇为知礼,别说什么自荐枕席了,就是跟男人多说几句话,她都容易脸红。

  ……

  糜贞抵达金陵郡守府的时候,陶商和貂蝉二人,正陪着诸葛亮、司马懿、小莺儿三个孩子研究新事物。

  今天的诸葛亮又鼓弄出了一种新型的玩具,正拿出来给几个人显摆一下。

  新玩具有一个轴心,并二十六个小正方体组成,可以沿着当中的轴心来回旋转,诸葛亮将正方体的六面分别书写于“甲、乙、丙、丁、戊、己”,来回旋转拨弄打乱,并让人重新归排列旋转组合归位。

  陶商一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竟是有些诧异了。

  这尼玛不是魔方吗?

  这玩意应该是西方人发明的吧?怎么蝴蝶的翅膀一扇风,竟然是让诸葛亮把这个玩意提前给鼓捣出来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但是骤然之间有了魔方玩,陶商倒也感觉挺有意思,司马懿和小莺儿对此物也极感兴趣,两个大人三个孩子,大白天的在郡守府里拼起了魔方。

  “只拼出了两面……”陶商在前世对魔方就不是很擅长,拧巴了半天,只把两面凑齐出来。

  小莺儿嘟着嘴,干巴巴的举起了手中的魔方。

  这傻孩子更惨,只拼出了一面。

  小司马懿满头大汗,一边挥舞着自己的专属蒲葵扇,一边舔着嘴唇拧的热火朝天。

  瞅那模样,已经越来越有传中说的济公架势。

  “老师快看!”小司马懿一边使劲的摇摆着蒲葵扇,一边将手中的玩具抬起来,眉飞色舞道:“哈哈,我拼出了四面,怎么样?”

  话音落时,却见诸葛亮风轻云淡的将手中的魔方举了起来——六面皆齐。

  小司马懿的笑脸一下子就僵硬住了。

  他一双萌眼静静的瞅着诸葛亮手中的魔方,突然将头一抬,不屑道:“除了二师弟,就属我最强……”

  话还没说完,貂蝉却是笑盈盈的将手中的魔方举起,也是六面皆齐。

  司马懿彻底蔫吧了。

  诸葛亮也就算了,想不到连貂蝉都比自己玩的溜。

  孩子的自尊心颇为受挫……

  小司马懿心情憋闷之下,又眼巴巴的看了诸葛亮手中的白羽扇一眼,眸中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虽然不是很懂,但专属加点真的是好神奇……倘若是我也能拿到这样的一把扇子,想拼出六面估计也不是难事。

  诸葛亮没理会他,笑着问陶商道:“老师,您觉得此物如何?”

  陶商上下摆弄着手中的魔方,赞赏的点了点头:“独具匠心,才华横溢,此物当可大行,小亮,这东西有名字吗?”

  诸葛亮轻轻的摇了摇头,笑道:“暂时还没,请老师替学生赋予其名。”

  陶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若有所思的司马懿:“懿儿,你觉得这东西应该叫个什么名字好?”

  司马懿的小脸一垮,显然是有些不太高兴。

  “老师……为什么你叫二师弟小亮,而却叫我懿儿……学生感觉好吃亏啊。”

  陶商长叹了口气,无奈道:“这事着实是不赖为师……你叫我老师,我叫你小懿,你觉得这称呼靠谱吗?”

  司马懿一下子就憋住了。

  陶商见司马懿闹别扭似的低着头,没有回答自己,无奈笑道:“算了,你不说,那我就自己起吧……小亮,依为师之见,此物的根本玩法,皆靠拼凑而成,不妨就叫做‘拼多多’,如何?”

  “嘶——!”

  一瞬之间,厅堂内,貂蝉,司马懿,诸葛亮,小莺儿四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倒吸了一口凉气。

  陶商的心不由的向下一沉。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好像是要被这帮妇女儿童鄙视的节奏啊。

  半晌之后……

  “这啥名啊?咋这么难听呢?”司马懿转头看向诸葛亮,低声道。

  诸葛亮则是咬着嘴唇,心疼的看着手中的物件,表情极为不舍……显然是觉得自己发明出的这个宝贝疙瘩让老师起了这么个怪名,委实是糟践了。

  陶商的脸色变的有点发黑。

  小莺儿则是拽了拽貂蝉的水袖,低声道:“姐姐,陶老爷他咋这没文化咧。”

  貂蝉则是长叹口气,摇头道:“也不知道他今儿是怎么了……孩子们,刚才那名不算,师母给这宝贝重新起一个。”

  诸葛亮急忙转身,恭恭敬敬的向貂蝉施了一礼。

  “请师母为学生指正。”

  陶商站起身来,不高兴道:“什么意思啊?拼多多怎么了?凭什么不能这么叫啊。”

  貂蝉怕陶商自卑,只是温柔的安慰他道:“拼多多挺好……就是这名太高雅了,孩子们有些接受不了,咱们多起几个,以备候选。”

  说罢,便见貂蝉用手指轻轻的点着下颚,寻思了一下,道:“小亮做出的这小匣子,方正规整,看着简单,摆弄起来却是极难,很是灵性,不如就叫灵方吧。”

  陶商脸上的肌肉顿时僵硬了。

  好好的魔方,最后弄成个灵方,还不如拼多多好听呢。

  貂蝉的话一说完,却见三个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欣赏与敬佩的表情。

  司马懿第一个拱手拜服道:“工欲善其事,必先起好名……师娘如此高才,实在是令懿心驰向往,灵方!这名起的也太贴切了!”

  诸葛亮亦是恭恭敬敬的道:“得师娘金口一赞,此物必可流传千世,亮心甚慰之。”

  小莺儿亦是欢快的道:“还是姐姐文采无双,学识可究天人,都可比的上当世第一才女的蔡大家了。”

  陶商听了反胃,直想吐。

  就在这个时候,裴钱走进了厅堂内,看了看厅内一女三小欢声笑语,而陶商则是在一旁生闷气的样子,不由莞尔。

  府君大人数年来驰骋纵横,少有败绩,但在情人和学生们的面前,仿佛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至少不似在外间的那般凌厉歹毒。

  “府君,糜府的小姐糜贞,代表彭城的糜家前来拜会府君,此刻已是进了金陵城。”

  陶商闻言一愣,冲着裴钱挥挥手,接过裴钱送上的拜贴,打开仔细观瞧。

  看完之后,陶商随即吩咐:“糜小姐也不算是外人,我和貂蝉与她也算是有几面之缘,稍后你派人直接把她带来,我和貂蝉在这里招待她便是。”

  “诺!”裴钱领命,转身按照陶商的要求办理此事。

  貂蝉有些迟疑道:“糜小姐代表的是其兄糜芳,她有正事与你商谈,妾在这里,似是有些不方便吧。”

  陶商摇了摇头,道:“若是糜竺亲自过来,我自当以公礼招待于他,但那糜贞毕竟只是一个不足双十的深闺女子,以公礼相招有所不妥,当日我冠礼的时候,咱们几个亦是坐在一起论各家短长,也算是旧识了,此番索性便以朋友之礼相待,这样对于糜家与我的买卖,说不得还能有一些有益的作用。”

  貂蝉听陶商说的有道理,轻轻点头,也就不做回避了。

  而三个孩童和貂蝉则一并留了下来。

  少时,糜贞在裴钱的带领下,走进了厅堂内,陶商命人摆上水果蜜汁招呼糜贞,然后又对糜贞挨个做了介绍。

  对于貂蝉,糜贞自然是认识的,至于司马家和诸葛家的两个孩子,糜贞亦是有所听闻。

  见陶商用这样的阵势招待自己,糜贞似是略微有些局促。

  怎么看着有点像家会呢。

  她对着陶商盈盈施礼,颇有些害羞的道:“太平公子以此等……此等家宴阵仗招待贞儿,着实令贞儿深感愧疚惶恐。”

  陶商不留痕迹的扫了一眼糜贞的大胸脯……

  还是那么的峰峦叠起,令人叹为观止的大呀。

  “糜姑娘不必客气了,你此次虽然是代表令兄,有公事在身,但陶某与姑娘也算是故交,貂蝉和姑娘也是旧识,咱们之间,就不必用那种公事公办的场合了吧?这样的场合,姑娘说话也方便些。”

  糜贞听了这话,略显忐忑的心才似是有些落了下来。

  “太平公子,您欲在金陵城建立商号,与我糜氏合作,贞儿此处作为糜氏代表与公子磋商此事……不知公子觉得,这商号,当是如何的合作之法呢?”

  陶商轻轻的用手指敲打着桌案,道:“我打算成立的商号,叫做十三行,盐务只是当中的一项,日后或有增添,糜姑娘代表糜氏入份其中,咱们两家共同经营……商行这边,主家虽然是我陶氏,但我平日里政务繁多,日常中恐怕没什么时间顾忌此事,我左思右想,决定让貂蝉代表我与糜氏一同合作。”

  貂蝉在一旁一直静静的听着,听到这里不由的骤然一惊。

  还没等貂蝉说话,却见陶商继续道:“一则貂蝉姑娘与我也算有了婚约,可算是我陶氏中人了,二则你们都是姑娘家,平日里合作沟通起来也算方便,三则女人精打细算,做买卖这种事,大的方向由我把持着,日常的开销进度由你们经营,想必可以比我更加仔细些,这一点我和令兄的意见倒是一样的。”

  糜贞听了这话,美目流波,轻轻的扫了一眼貂蝉,问道:“这个所谓的十三行,贞儿在离开彭城之际,听兄长曾有所提及……那么请问府君,十三行的盐务外售,是由府君提供旱盐,而由我糜氏提供外售渠道,是否?”

  陶商笑了:“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据陶某所闻,糜氏百多年从商,经营米粮,绢布,陶瓷器物,只是这盐务从未涉及,却不知你们的渠道,能否卖的成盐?”

  糜贞在陶商热切的注视下,脸色略微的有些发红:“看公子说的,天下巨贾,向来哪有铁了心只卖几样东西的,只要能有盈余,我糜家什么都可以卖。”

  陶商闻言恍然大悟。

  “那如糜姑娘所说,若是卖屎挣钱,姑娘家的商行,也会开始大肆在徐州各郡收购粪蛋子是不是?”

  糜贞如同被强灌了春药似的,脸色泛起了一片潮红。

  道理倒是这么个道理,可是怎么被这位太平公子说出来,听着就那么不是滋味呢?

  陶商轻轻的用手指敲击桌面,又问糜贞道:“还有一件事,依照姑娘之见,这卖盐的分成,咱们俩家又是该各自拿多少为妥?”

  糜贞回过了神,用手指轻轻的点着下巴,想了一会方才道:“依小妹之见,盐务取利,府君得六,糜家得四,殊为公平,不知府君意下如何?”

  陶商还没等说话,却听那边厢的貂蝉突然开口了。

  “不行!”

  却见貂蝉站起身来,一去适才温柔娇媚的面孔,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严肃模样。

  但见她先向陶商轻轻施礼,道:“子度,蝉儿适才话语僭越,稍后你再行问责,但既然你相信蝉儿,允许妾与糜小姐对务经管,那这些个中之事,就不由得蝉儿不跟糜小姐仔细商榷商榷。”

  陶商见状有点发愣:“啊,可以……没事,左右日后都是你俩负责具体事务,那就掰扯掰扯。”

  貂蝉冲着他柔媚的一笑,然后转过脸来,板起面孔瞅向糜贞,道:“貂蝉不似贞儿妹妹出身商贾大族,深通行商之道,但两家合作,交易往来,无非是将本求利而已,今日这桩买卖,若论及‘本’,所有的产盐皆是子度一方出的,而贞儿妹妹家所出的,无非是往日的贩卖渠道,没有这些旱盐,你糜家也是卖别的,如此算来,丹阳旱盐经过糜家,无非是过了一手,既不需要事前采货,又不需成本投入,却平白分去四成,貂蝉觉得有失公允。”

  陶商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貂蝉。

  貂蝉说的话,陶商倒是都懂。

  但是却没想到,她一个王允义女,居然也能有这般的见识与想法。

  糜贞没有被貂蝉吓到,反倒是一去适才的柔弱害羞之态,也开始变身了。

  棋逢对手!

  糜贞站起身来,毫不畏惧的看着貂蝉,似柔实刚:“姐姐这话,有失偏颇,若论成本投入,我糜氏虽然不产盐,但姐姐却忘记算了一笔账,渠道既然是我糜氏的,那往来南北运输,马车、人力、劳夫、或是在我糜氏自家商铺外售的小厮人手等杂事,均为成本,如此算来,四六分成并不算占了金陵城的便宜,实则却是糜家对陶府君尊重,而主动割肉。”

  貂蝉毫不客气,反驳道:“妹妹若是跟我细算成本,那咱们今日便好好算算这笔账,金陵城的盐乃属官盐,挖井采集,也是成本,十三行乃是子度新建的商行,他虽有官身,但盐矿却非陶氏私产,郡内出盐的成本虽低,但是却仍然要税,子度身为郡守,亦是不会中饱私囊,说的明白些,也不过是十三行从盐矿取盐记账而已,这些成本不知妹妹算过没有?”

  糜贞叹了口气:“姐姐若是如此推论,那小妹便再让一步,七三最多。”

  貂蝉一挑眉:“七三?也可以,那我想再问妹妹一句,若是运往外州之盐,盐钱因糜家渠道之难而无法回收,这亏空账目,却是该由何人承担?”

  糜贞毫不客气:“自然是太平公子。”

  “妹妹这话,我绝不同意……”

  “……”

  看着两个女人在厅堂上唇枪舌剑,陶商不由的咧了咧嘴,

  还得是老娘们会过啊,跟买东西砍价似的,一笔算的比一笔精细。

  刚才还是温润尔雅的两个大美女,此刻一转眼,已是变身成了菜市场砍价的无敌大妈,唇枪舌战,你来我往,谁也不服气谁。

  司马懿吐了吐舌头,对着身边的诸葛亮低声道:“女人好可怕呀,我第一次看见师娘这么凶的……还有那个大胸腹的婶婶,也好严肃。”

  诸葛亮摇摆着白羽扇,倒是显得风轻云淡。

  他转头看向了小莺儿,柔声道:“你长大了,可不许变成她们两个那般呱噪。”

  小莺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少时,两个女人终于将所有的细节挨个谈妥,定下了分成的细节和章程,看的场内其余四人目瞪口呆。

  貂蝉转头看向陶商,娇俏一笑:“子度,我和贞儿妹妹适才谈的那些,你同意吗?”

  糜贞也是恢复了平日里害羞的状态:“府君若是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贞儿跟您再议。”

  “啊?”陶商眨了眨眼,愣愣的点头,回过神来:“没毛病!你们唠的已经很透彻了,方方面面的都很完美,我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破绽……那个,回头拟个文字章程,我给张昭他们看看,若是没什么大的疏漏,就可以定下了。”

  糜贞和貂蝉,闻言都是露出了笑容。

  却见貂蝉突然一转头,看向糜竺,轻笑道:“妹妹,你这次来,可是打算长住金陵城?”

  糜贞害羞的点了点头,道:“一时半刻,却是走不了的。”

  “太好了,回头我领你在金陵城内逛逛,有一家布铺,卖的锦缎特别的柔,质地极好,感觉比蜀锦都差不多呢,回头咱们一起过去,好好的选选。”

  糜贞脸上洋溢着微笑:“真的?那可得有劳姐姐了,我这次来的匆忙,平日里的衣物都没怎么带,只有三辆马车……”

  两个适才唇枪舌剑的人,此刻一下子又变得极为要好。

  陶商揉了揉脑袋,自愧弗如。

  她们,比我能成大事啊。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11898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