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吕布的尴尬

威尼斯网上平台

  郭汜的眼睛定定的瞅着董卓身后床榻上的那具赤裸的女尸,脑中思虑万千,心下惊异。

  董卓不知道郭汜的脑海中此刻正在琢磨的内容,

  若是知道,他非得把郭汜切成一千片涮了吃。

  董老贼此刻也有些想歪了。

  他顺着郭汜的目光转头看了看裸尸,重重的咳嗽一声,道:“看不出来,郭多你居然还好这一口……也罢,你若是喜欢,一会就找个麻袋背回家去把玩,不过需切记,这玩意玩个一两天意思意思就得了,要不时间长了,尸体一臭容易有毒。”

  郭汜闻言顿时回过了神,双眸瞪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董卓。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相国误会了!末将……末将……绝无此意啊。”

  “哎哎哎~~!跟老夫还客气什么!”

  董卓挥了挥手,挡住了郭汜的话头,豪爽道:“年轻人,喜欢些新奇古怪的刺激玩法,老夫是过来人,都能理解!毕竟老夫也年轻过,再说你这刚哪到哪啊,老夫年轻的时候,别说死女人,死男人也没放过……”

  郭汜闻言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低下了头,脚下亦是不着痕迹的向后挪动了两步,尽量离董卓远点。

  自己今天这算不算是知道了相国的秘辛啊?他反应过来之后不会杀人灭口吧?

  而且相国这喜好和口味都太重了些……他过一会不会犯什么神经,再看上我吧?

  若果真如此……郭某到底是该从还是不该从啊?

  郭汜自己在那边忐忑不安,董卓却是已经为他安排上了。

  “来人啊!”

  “在!”

  门外走进两个高大健壮的西凉军护卫。

  董卓抬手一指床榻上的女尸,对着那两个西凉兵吩咐道:“收拾收拾干净,回头打包送到郭将军的府上去!”

  “诺!”

  郭汜见状欲哭无泪。

  这可好,一进门还没等唠正事呢,先给家里整回去了一具女尸,忒的晦气!——而且这还是长安宫里的旧嫔,回头让自家婆娘和老娘看到了,又该如何解释?难不成说是要炖了吃的?

  偏偏这尸体还不能不要。

  拂了相国的美意,回头被炖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

  看着两名西凉军的护卫将尸体扛走,郭汜暗自叹息一声,整了整颜色,从怀中抽出一份清单,上呈给董卓道:“相国,这是末将新近在长安城附近挖掘陵墓、获得坟中的珍奇清单,特意拿来给相国过目。”

  董卓没有伸手接,只是兴意阑珊的挥了挥手,道:“不看了,没什么大意思,你代老夫安排,一半送往郿坞,一半你和李傕、张济、樊稠他们几个,和咱们西凉军中的将校们分了便是。”

  郭汜闻言大喜过望,连连笑着向董卓称谢。

  董卓显得有些疲惫,歪着硕大的身躯,斜靠在还有些血腥味的床榻上,半眯上了眼睛,忽然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还有吕布和并州军的将校们,却也不可亏待,懂吗?……也要给他们分一份。”

  郭汜闻言,脸色变得有些僵硬了。

  虽然对还要分给并州军一份财物的事很不满,但这毕竟是董卓的命令,郭汜不敢违背,只能是低声应了一句。

  不过转念一想,郭汜的心中的念头又活了!

  相国只是说要分给并州军一份,却是没有说要分给并州军多少。

  嘿嘿,既然相国没有明确怎么分,那这事可却怪不到郭某的头上了。

  董卓眯着眼睛,看似在打鼾,实则却已是将郭汜的表情全都看在了眼中。

  董卓的嘴角不知不觉间,挂起了一丝微笑。

  “老夫最近,不知怎地,身体委实是说不出来的难受……”董卓突然将话锋一转,把话题又扯到了自己的身体上:“这人一过了六十,便感觉是远远的不如过去结实了……唉,想老夫当年,是何等的英雄无敌,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床榻上,放眼天下可谓几无敌手……什么女人老夫治不服帖!可如今却是连一个旧宫的妃嫔都弄她不过,唉,莫非老夫是真的不行了?”

  郭汜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刚才那个死了女人是怎么回事。

  原来不是干死的啊……而是因为干不死,所以才转手弄死她。

  看着董卓一副很是哀怨的样子,郭汜眼珠子一转,突然对董卓谏言道:“相国,郭某最近在长安城内,听说长安城的一家药铺中,似是在售卖一种从东州引来的神药,价格极贵,但效果却出奇的好,长安中的许多名门子弟,官宦士族,都对此药颇为痴迷,相国不妨或可一试?”

  董卓皱了皱眉,道:“神药?管什么的?”

  郭汜忙道:“据说是可以延年益寿,壮阳强身……末将也是听说来的,很多长安士族中的官宦风流子弟,食了这药之后,都说效果绝佳,不但是神采奕奕,神清气爽,且服药后必然开朗,体力转强,甚至还有人说,吃完这药后,还能有虚幻迷离,羽化登仙之感,却是不知是真是假。”

  董卓闻言,急忙从床榻上直了起身,瞪大着眼睛使劲的盯着郭汜看,急切道:“你此言当真?真有这么神奇的宝贝?吃了都能让人感觉成仙?”

  郭汜谨慎的道:“具体有什么效果,末将也没服用过却是不知,不过长安城中,确实是有很多大户士子对此物极为迷恋……相国若是愿意,末将不妨去找寻一下那些服用过此药的士子,一探究竟,如何?”

  董卓此刻也不显委顿了,他从床榻上一翻身,下地来回度着步子,一脸的兴奋之色。

  “行,你先派人去探查探查,切记暗中行事,不可让人知晓,此事若是属实,那便……那便将那名药铺的老板,给老夫直接带到相国府内!此事不可让旁人知晓,尤其是李儒,知道吗?”

  郭汜急忙一欠身,正色道:“相国放心!一切包在末将身上!”

  在陶商的构思中,他知道五石散一旦流入长安,且被士族子弟所吹捧,那以董卓的心性必然是会尝试的!

  因为董卓本身就是个好玩的玩主。六十岁的人了,依旧是在放纵自己的欲望不知收敛,这就说明他的天性就是喜乐欢淫,渴望尝试各种刺激的,这样的人对于新鲜事物的欲望程度要远远的大于普通人。

  而且董卓年纪大了,只要校事府的成员在长安城内不断的散布夸大五石散的功效与神奇,特别是“成仙”这样的敏感词语一旦传开,不可能吸引不到董卓。

  董卓现在拥有天下至高的权力,一个人一旦拥有了最高的权力和地位,在金钱美色都不缺少的情况下,他最渴望的东西是什么?

  当神仙!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秦始皇。

  现在的董卓在实际上虽然没有秦始皇那样的功绩,但坐镇关中,手握天子,跋扈天下,这样的成就,放眼目前的汉朝,也真就没有谁能比的过了。

  所以,这个打着“仙药”名字的五石散,只要在宣传方面做好足够的力度,陶商相信,董卓不可能不吃。

  而以董卓在这种骄奢淫逸,常年透支的身体状况下,若是服用了五石散的话……

  其后果会变成什么样,陶商也不敢保证。

  当然,在陶商的期望里,最好是能把董老贼直接吃死。

  但是天下事并不都在陶商的掌握之中,有些时候,事情的发展可能会比陶商想象的更加严重!

  ……

  ……

  长安城,吕布府。

  吕布一脸阴沉的看着手中的那份礼单,左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骨关节都被自己攥的嘎巴嘎巴直响。

  “郭汜匹夫,把我并州军都当成是要饭的乞丐了。”

  吕布将那礼单向着桌案前的地上直接一扔。

  他的话语虽然依旧是冷漠而平静,但是星眸之中的怒意,似是可以将整个将军府的房屋点着。

  吕布的下首,依次坐着魏续、宋宪、张辽、高顺、郝萌等几位他最亲近的战将。

  诸位战将中,魏续与吕布有姻亲关系,亦是吕布最信任的人,他站起身来,捡起吕布适才扔出的那份礼单,仔细的看了一会之后,随即道:“温侯,此事要不要跟相国禀明一下?”(吕布在历史上是在除掉董卓后,由王允牵线敕封的温侯,但在本书中酌情处理,已经是在一百四十九章节中提到了由董卓将其赐侯,封地依旧是温县。)

  吕布淡淡的扫了魏续一眼,道:“禀报?禀报之后,又有何用?”

  魏续有些着急了:“长安近陵的宝物,一半被相国送往郿坞,四成被凉州军所占,咱们并州军却只占了一成,同样是相国的手下,为何如此薄待我等?”

  郝萌在一旁接口道:“会不会是相国疏漏了?”

  吕布叹了口气,道:“不是相国疏漏,只怕是他有意如此的。”

  魏续还要说话,却听张辽突然道:“咱们并州军在名义上虽是在相国治下,但论及亲密程度,毕竟西凉军才是相国的亲信旧部,并州军大部分的士卒还是只认温侯,不认相国,相国当初认温侯为义子,究其根本也不过是为了笼络住温侯而已,因为他知道,笼络住温侯一人,就等于笼络住了整个并州军。”

  吕布闭着眼睛,沉吟良久方才道:“文远说的不错,其实打从归顺相国之后,本将就知道相国以吾为义子的真意乃在并州军……说句不中听的话,其实在董卓麾下,本将军在外人眼中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如履薄冰。”

  众将闻言顿时皆沉默了。

  他们都明白吕布话中隐藏的深意。

  吕布身为并州军的领头人,董卓既要重用他,以便支配并州军这支强大的力量,另外还要处处谨慎防备并制衡吕布。

  因为毕竟并州军所忠心的人是吕布,吕布在并州军中的威望远胜于董卓。

  这其实是董卓极不愿看到的,但他暂时没有办法。

  而董卓也是善于平衡的老江湖,他对吕布又是封侯又是收为义子,表面上看似恩宠无限,但实则吕布却因为宠爱举受到了西凉军旧派的嫡系将军们不少的嫉妒和仇视。

  而这次分赃珍宝,西凉军占四成而并州军占一层,其中的根本原因,也是在于此点。

  而董卓故意放纵如此行事,也是为了孤立并州军,将吕布推到凉州诸将的对立面。

  两只兵马越是不和,他董卓在当中调停,威信方才越高。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09968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