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机智的温侯

威尼斯网上平台

  陶商率领徐州军和冀州军合兵在了一处,他们紧跟吕布的步伐,追击撤退的并州军,以求能获得最大的战争利益。

  不过此战虽然是打赢了,但并州军的顽强以及吕布的神勇,在陶商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这厮也太能打了,他是孙猴子转世吧?

  陶商一边吩咐各部谨慎追击,一边跟郭嘉探讨道:“真不愧是人中吕布,种马赤兔……”

  郭嘉出言打断了他:“你第二句说的不对。”

  陶商继续道:“吕布的这份勇武当真是神鬼莫测,并州军中虽然没有善谋之人,但吕布却实实在在的属于三军之胆,只要有他在,并州军无论陷入什么样的困境,都仿佛能起死回生一样……这份勇武和生命力,着实是顽强的紧。”

  郭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他一向信奉智谋,对匹夫之勇一向都是不屑一顾,但吕布今天的表现,却是给郭嘉深深的上了一堂公开课。

  姓郭的决定回去三省吾身,挽救一下自己的思想。

  “并州军兵马虽勇,但终归不过只是五六万众,但董卓麾下的西凉军和洛阳北军,其数量是并州军的三倍往上,且其军骁勇善战之能,绝不在并州军之下……郭某原先对董卓的势力着实是有所低估了,若是西凉军的战力与并州军相若,两相合并的话,咱们的局面,好似并不乐观……”

  说到这,陶商和郭嘉彼此互相忧虑的对视了一眼。

  “奉孝兄天生英才,有鬼神难测之机,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对付即将到来的西凉军?”

  郭嘉闻言低下了头。

  很显然,面对如此强横的军势,鬼才一时间也是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当下,也只有两个办法,可是试上一试……”

  沉默了好久之后,郭嘉方才献策。

  陶商急忙垂询道:“哪两个办法?”

  郭嘉伸出手指头,一个个的数:“第一个办法……你不是喂董卓吃五石散了吗?那东西随时可能要了老贼的性命,我们不妨等着老贼暴毙身亡……”

  陶商的脸色变的有点发黑。

  鬼才就这水平吗?……这水平也太水了吧。

  “干哥哥,我需要纠正你适才话语中的两个错误,第一,董卓的五石散不是我喂他吃的,陶某又不是老贼的保姆,麻烦你以后用词稍稍准确一点……第二,西凉军的虎狼之师抵达在即,其势力空前的强大!你居然让我在这当口把希望寄托于等待董老贼自然死亡?……这不属于干靠吗?万一他毒发之前,先把我们干死了怎么办?陶某青春大好年华,找谁说理去?”

  郭嘉幽幽的叹了口气,道:“那就只能用第二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郭某认为,皇甫中丞拖着病体,跟你来到前线,断然不会只是义气使然,咱们的大汉军神想必已有策略……或许,他有能够击退西凉军的办法。”

  ……

  ……

  就在这个时候,吕布的并州军已经冲破了曹军的阻拦,向着外放突围而去。

  而夏侯渊等人顾忌到吕布和并州军不畏生死的作战方法,不敢轻易追击,而陶商也没有贸贸然的让徐州军和冀州军深入的去追杀吕布军。

  所谓穷寇莫追,现在的并州军已经是杀红了眼,惹不得。

  打仗的宗旨就是:凶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并州军现在就是一群不要命的疯狗,陶商犯不上跟他们一般计较。

  反正仗打赢了就是了。

  但问题是,偏偏就有人非想跟疯狗对咬一下子试试。

  吕布冲破了敌军的战争之后,随即又转马回来接应张辽等人,他在曹军中往来冲杀,接连划了好几个大圈,犹如在自家后院闲庭信步一般。

  吕布这种极度嘚瑟的举动,夏侯渊倒是能忍,但有一个人却是绝对忍不了的。

  典韦!

  眼见吕布又杀回来,里应外合的将张辽等一众兵马又接应而走,典韦的黄脸气的变成了猪肝色。

  这厮也太欺负人了?你真当自己是战神降世,仙人下凡吗?

  典韦不顾夏侯渊的劝阻,率领一众兵马,直直的奔着吕布冲杀而去。

  吕布此刻,正在一边和曹军作战,一边高声喝斥并州兵马边抵御边撤离……

  突然之间,吕布武人天生的第六感有了警觉,一股逼人的杀气却直击吕布的心房,令他不得不调转赤兔的马头,仔细应对。

  杀气逼人的来将是一个犹如熊瞎子成精一般巨大的黄脸巨汉。

  只是扫了一眼典韦两只手中紧握的兵器,吕布的心就顿时凉了半截。

  只需看那双戟的维度,吕布就知道这对铁戟的重量每一支怕是都不在四十斤往下。

  普通人双手能挥动一个在战场上厮杀,就已经是相当的了不得,这大汉居然能两手各持一支!

  这是什么怪力?

  就凭这一点,此人的武力,就可称之为当世少有。

  吕布一声临敌无数,在他心中,若是给交过手的对手排个名次的话——毫无疑问,在吕布心中,最配称得上自己敌手的人,就是关羽。

  可是这个黄脸大汉给吕布的压迫感,此刻甚至还要在关羽之上。

  吕布的心有点发慌了。

  典韦一脸兴奋,纵马来到吕布的面前,高声一喝举起双铁戟,照着吕布的面门,狠狠的凌空砸了下去。

  吕布急忙横戟抵挡,巨大的力道从兵器上传递到自己的双臂上,将他的两只胳膊震的都几乎酸麻。

  吕布咬紧牙关,用力的将典韦荡开,恶狠狠的盯着这个一身蛮力的黄脸大汉。

  许褚、颜良、文丑、徐晃……如今又是这个黄脸大汉,关东诸侯的阵营中,何时竟是多出了这般多的猛将?

  典韦一脸兴奋,急不可耐的盯着吕布,呲眉瞪目的喝道:“吕布!某家今日终于是见到你了!果然是有一手!也算是不愧了天下的名头!来来来,今日某家就与你拼个雌雄!”

  吕布一甩身后已经是被鲜血侵染的披风,寒声道:“汝是何人?报上姓名!”

  典韦左手的大铁戟往肩膀头子上一抗,乐呵呵道:“某家乃是曹公帐下的军司马典韦!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声了!不过今日一过,你姓吕的这天下第一的名头,从今往后就是要落在某家的身上!哈哈哈哈!”

  吕布冷冷的瞪视着典韦,心中有些瘟怒。

  若是在平日,以他的傲气说什么都要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深浅的莽汉,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重。

  但眼下时局非常,吕布没有闲工夫跟这汉子在这扯犊子。

  并州军已经吃了败仗,受到了不小的损失,并州军的每一个士卒都是吕布的心血,死一个少一个,根本没有兵源可以补充进来。

  吕布的心血,今天已经流失的够多了。

  他不能因为个人的比斗,在此继续耽误时间,给并州军造成更大的损失。

  吕布压下心中把典韦串成烤串的冲动,努力的挤出一丝略显僵硬的笑容。

  他赞赏的对典韦点了点头,夸奖道:“就凭汝适才那一击,汝便可算是本将毕生难遇的一位好对手,能够与汝这样的豪杰一决生死,本将今日便是丧命于此……也值了!”

  典韦一听这话,不由的哈哈大笑:“吕布,你真有眼光!”

  典韦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鼻子都快要变长了,差点没进化成匹诺曹。

  吕布强压下想要呕吐的欲望,继续道:“不过,本将希望,能够跟你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吾观汝之勇武,虽是不在本将之下,但汝坐下的战马却比不得我这嘶风赤兔马!马匹乃是将之本命,本将的马匹远胜于你,这般的比武岂不是占了英雄的便宜?”

  典韦闻言顿时一愣。

  这厮说的……真是他娘的好有道理啊!

  “那你说怎么办?”

  吕布将画戟的低端往地上一怼,扎入土中,扬声道:“英雄,为显此战的公平,你我皆下马步战如何?咱们不借用马匹之力,你敢否?”

  典韦的双眸顿时露出了精光。

  吕布这厮,是自己找死啊!

    步战……正是某家之所长啊,没有了赤兔马?收拾你还不跟收拾儿孙一样?

  “吕布,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稍后打起来,汝可千万别哭!”

  典韦哈哈一乐,持着双戟纵身跳于马下,高声喝道:“来吧!步战!”

  吕布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但见他空出的手,突然从马鞍上的皮囊中随身抽出了一个流星锤,对着典韦的战马就飞掷了过去。

  典韦的马挨了流星锤,受到了惊吓,厮鸣一声,“啪嗒啪嗒”的调转方向跑远了。

  一瞬间,典韦似是目瞪口呆。

  吕布一勒马缰,调转马头,对着身后的亲兵们喝道:“走!”

  说罢,便见吕布驾马冲着后方奔驰而去,他临走时还不忘回头嘲讽的看着典韦,讥笑道:“匹夫,你站在这自己玩吧,侯爷没空陪你!”

  说罢,嘶风赤兔马便即刻绝尘而去……

  只留下站在地上,没有战马的典韦被他身后愣住的亲兵们,呆愣楞的瞧着吕布消失的背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典司马……要不,您骑我的马去追?”一名曹兵颇是犹豫的问了典韦一句。

  典韦孤零零的站在风中,遥望着吕布一骑绝尘的背影,两溜大鼻涕顺着鼻孔,缓缓的淌了下来。

  少时,便见这位憨直的汉子使劲一吸,将大鼻涕抽回到鼻孔里,然后喉结一动,顺着嗓子眼“咕噜噜”的咽进了肚子中。

  典韦幽怨的叹了口气,委屈地道。

  “吕布这厮……不太讲究。”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09065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