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刘备的微笑

威尼斯网上平台

  在场的一众人等,显然对刘备是很有好感的,而糜竺亦是听说过他的名声,亲自出面,邀请刘备前往徐州,协助对抗曹操。

  听了徐州和曹操的恩怨情仇,刘备不由的长叹口气,略有些感慨的道:“曹孟德好歹也是一位英雄,备当年与他和陶公子共讨董卓之时,看出曹公乃是一位深明大义的旷世人物,绝非肚量狭隘之辈,他此番欲提兵攻打徐州,想也不过是因一时之急而恼羞成怒……糜别驾放心,待备到了徐州之后,当以旧情说动于他,劝其退兵,两方勿动干戈,同辅汉室。”

  陶商一听刘备的话,心思微微一动,计上心头。

  陶商对刘备咨询:“那依玄德公之意,你若是随我们去徐州,其实是不打算跟曹操动武的?”

  刘备唏嘘道:“都是当年一同征讨董卓的同僚旧友,备当然是要以劝和为主的。”

  陶商露出了和煦的笑容,摇头道:“陶某只是怕玄德公并不擅长劝说他人。”

  “咦?”

  刘备略有些疑惑。

  他见陶商似乎对自己有所质疑,随即道:“听陶公子这言下之意,莫不是还要考教刘某人?”

  陶商微笑道:“考教着实算不上,陶某也就是想看看玄德公这些年的本事,究竟是长进到什么程度了,毕竟咱们好久不见了,徐州之役凶险,若是玄德公本领不济,陶某却是不好意思让老头蹚这趟浑水。”

  刘备的涵养着实是极好,陶商小用激将,他也不着急,只是保持着他温暖谦和的态度,回道:“哈哈,陶公子思虑周祥,此事可也……既然贤弟有意出题试我,那备接着便是了。”

  对于陶商的能耐,刘备当年在军中,早就是有所领教了。

  这个小子,胸中所学极为庞杂,又富有智谋,而且似乎还能掐会算,有很多时候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未来。

  陶商的这项本事,刘备数年来一直记着,他此刻见陶商想考验自己,心中却是估摸着陶商又似乎是预料到了什么自己所没有看到的事。

  陶商不着急说事,而是打趣道:“既然是打赌,那咱哥俩便设点赌注,玄德公若是输了,可赔些什么给陶某呢?”

  刘备闻言不由乐了:“哈哈,那恐怕要让贤弟失望了,备虽然独领一地,但却是个穷相国,身上着实是没有什么钱财能给贤弟做赌啊!”

  陶商不急不缓的道:“玄德公放心吧,赌博嘛!就是玩玩!陶某肯定不能让兄长赔钱……这样吧,若是兄长输了,那就需得听从陶某的调遣指挥,我让你如何,你便如何,怎么样?”

  这也就是关羽和张飞不在这里,若是他们二人在,非得一人一个大耳刮子给陶商抽出去。

  我们的哥哥是何等的人物?那好歹也沾点皇亲国戚!

  汉室宗亲你听说过没有?

  居然让皇亲听你的调遣?你小子是活腻歪了吧!欠杀!

  陶商眼下想先试试刘备手底下的真章,再做筹谋。

  若是顺利的话,不妨先用赌博的方法把刘备套路一下,让他输了赌注听从自己的指挥。

  到时候自己以指挥之名不让他去徐州,想必刘备他也总不至于死皮赖脸的去吧。

  刘备倒是风轻云淡,很是洒脱,笑道:“公子在濡须坞打败了袁术,又在首阳山重创吕布,天下闻名,即使没有这个赌约,备就是听你指挥也并不为过,合该是尔。”

  刘备的表现不急不躁,倒是稍微出乎陶商的意料之外。

  看来能在历史上做下一番事业的人物,终究是有他不平凡的长处。

  设计不让他去徐州,这其中想必应该是有不少的困难,不过没关系,办法是人想的,总能让我找到机会。

  陶商笑道:“玄德公适才出言说,日后要去徐州劝曹操退兵……那此刻不妨就先拿北海郡的黄巾贼们先练练手如何?正好也算是帮孔北海解决了大祸。那黄巾军的渠帅张饶不是占据了朱虚县,威胁北海郡安危吗?玄德公若是能劝服张饶交出县城退兵回去,那陶某便相信了你的能力,此赌也算是玄德公赢,如何?”

  糜竺低着头,来到陶商的身边耳语道:”“大公子,黄巾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觊觎北海郡的城池多时,未必就那么好摆弄,与其劝降,倒是不如迅速出兵剿灭,以免耽误时间”

  陶商转过头去,笑着看了糜竺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他的笑容很有深意

  糜竺见陶商的表情似是有自己思谋,便也不再多劝了。

  刘备显然并没有糜竺想的那么浅薄,通过当年对陶商能够演算未知的了解,刘备觉得陶商此赌必有深意。

  他反倒是对陶商的话很上心。

  却见刘备暖暖一笑,点头道:“行啊!就按照公子说的来!备来日便领兵前往朱虚县,先试着劝说一下张饶,若是不成,再行厮杀不迟!陶公子设的赌,备愿以接!”

  陶商见刘备如此配合,也是对他有些佩服。

  这家伙居然连自己赢了要什么赌注都不说,直接就接赌……不管是真仗义还是假仗义,至少这场面功夫很是糊人。

  待刘备走了之后,郭嘉暗中把陶商拉到身边,低声道:“你到底在打什么怪主意?让刘备去劝降黄巾贼,这个中究竟是有什么深意?”

  “我想看看刘备的本事和手段究竟有多少,仅此而已。”陶商露出了一脸的沉思相,低声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是想找出机会阻止他去徐州,就得让他多做,所谓多做多错,这中间总会有疏漏的。”

  郭嘉不明所以,奇怪的道:“你到底为什么如此抵触让刘备去徐州?……郭某看刘备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温文尔雅还有英雄之气,而且办事很仁义,听他说话着实是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而且听闻其也有英雄之名,若是去了徐州,说不定就会是个臂助。”

  陶商深深的看了郭嘉一眼,淡淡道:“英雄之名是不假,但支撑英雄面具的后面,一般都是枭雄,不让他去,自然有不让他去的道理。”

  ……

  ……

  几日之后,刘备便率领麾下的人马赶了回来。

  姓刘的居然当真把事情办成了。

  其实也对,普天之下,哪个人能以飘零之身纵横天下十数年,在身无尺寸之地的情况下,却能够令一众手下倾心相随,不离不弃,心甘情愿的为之肝脑涂地,令普天之下莫敢轻视。

  这样的人物,纵观公元两千多年的长河之史,确实是出不了几个。

  这一日清晨,陶商刚刚起床,还没等洗漱,便见陶应和郭嘉二人匆忙的来找他了。

  “大哥,刘备回来了!”

  陶应一进屋就对陶商大吼一声,差点没把亲哥吓死。

  陶商疑惑的看向二人。

  只见陶应很焦急,郭嘉显得很无奈。

  “出什么事了?”陶商疑惑道。

  陶应急切的道:“大哥,刘备从朱虚县回来了!”

  陶商眉毛一挑,心中暗道,看来刘备果然是把事情办成了,看来他确实是有本事的。

  “他劝服了张饶是么?”

  陶应使劲的摇了摇头,道:“不错,其实我还以为大哥和他,那天是闹着玩呢,不想他果然能做到。”

  郭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头承认道:“我现在终于是知道你为何会如此的提防且小心这个刘备了……这厮着实不是一般人,看着既随和又好说话,办事却是实打实的下真功夫,果然是外柔能刚。”

  刘备有这两下子,在陶商意料之中,毕竟是以人格魅力见长的昭烈皇帝,看来自己先试试他的本领深浅是对的。

  “刘备人呢。”

  郭嘉伸手一指:“在城门外呢,带着黄巾渠帅张饶,向孔融负荆请罪。”

  陶商拿白巾擦干了脸,道:“走,瞧瞧热闹去。”

  ……

  ……

  陶商等人来到营陵城池之外的时候,以孔融为首的一众北海郡的官吏们,正在接受以渠帅张饶为首的黄巾一军的请罪告饶。

  孔融此刻,心中那是要多爽有多爽啊。

  多少年了,自己一直被北海境内的这些黄巾渠帅们欺负——特别是这个张饶!

  他屡次与孔融麾下的兵马交锋,打的营陵城治下的兵将连亵裤都快剩不下了!

  着实是想不到,他也有跪在自己面前服软的一天!

  “好个贼子,你也有今天啊!”孔融指着单膝跪地的渠帅张饶,义正言辞的喝斥他道:“当初你欺负孔某人的时候,想什么来着?”

  黄巾渠帅张饶光着膀子,效仿古代的廉颇给蔺相如道歉的方式,背着荆条,单膝跪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孔融承认错误。

  “孔府君,原先的事!确实是我张饶不对!某不明事理,屡次与孔北海的官军作对,攻打县城残害百姓还自鸣得意,若非玄德公晓以大义,饶现在还犹如置身梦中的一般苟且活着!在没认识玄德公之前,某家这辈子都算是白活!我这次来孔北海面前请罪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舍了这一身肉,任凭孔北海杀剐烹煮!不论北海如何处置我,某家都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陶商在一旁听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这位张渠帅说话,真特么一点矜持都没有啊!

  什么叫认识玄德公之前都算是白活?

  知道你投降了,想要表现一下真诚,但也犯不着说的这么肉麻吧。

  这些黄巾贼的水平确实摆不到台面上。

  孔融纵然是对张饶恨的咬牙切齿,但眼下此人已经被刘备劝降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做的太过……他也不能真的就把张饶拉进城去烹煮了吧。

  有些事情,面上说说,过过嘴瘾就得了。

  刘备还是那副暖洋洋的笑容,给两方当和事佬:“张饶原先不明事理,误坠泥道,此番痛改前非,备愿以监督之责,将其收入麾下看管,今后他不会再滋扰孔府君了。”

  孔融老神在在的道:“此獠凶顽,以后还得多靠玄德公管教了。”

  刘备点了点头,突然转头看向陶商,随即露出了一个既亲切又感激的笑容。

  “陶公子!多谢,多谢啊!”

  陶商夸赞道:“玄德公,好手段。”

  刘备很是谦逊的道:“只是碰巧而已,嗨!我就知道,公子与备打赌,一定是有深意的!若非公子,焉能让备成此大功?”

  刘备的感激发自肺腑,让陶商看不出什么浓重的痕迹,仿佛都是发自内心。

  陶商转头看向光着膀子的张饶,八卦道:“玄德公,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你到底是跟他说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能让一个凶蛮嗜血无可救药的黄巾头头回头是岸?”

  刘备皱起眉头,认真的想了一会,方才道:“其实备也没跟他说什么啊……我就是冲他微笑来着。”

  陶商闻言一挑眉。

  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刘备,似乎是想在他脸上找出点撒谎的痕迹。

  但刘备只是冲着陶商微笑,那笑容暖的,几乎都能融化了人心。

  陶商耸了耸肩。

  这人的城府还是深啊,让人看不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看来,对于刘备,还得想办法继续试探。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05802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