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人之姿

威尼斯网上平台

  陶应被刘备的手下,嘻嘻哈哈的推搡着走了,临走前还高声提醒刘备。

  不是陶应心善,而是陶二心中明白,他喊了也是白喊,索性不如当个好人。

  这要是换成别人这么跟刘备说话,刘备或许还会考虑一下,揣摩三分。

  但这话是陶应喊出来的,玄德公自然而然的就不太当回事了。

  主要是,他是真没太把陶应这个人当回事。

  刘备整理了一下衣襟,迈步走进了囚车之内。

  也不是刘备托大,管亥的双手被紧紧的绑在木栅的桩子上,根本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能有什么危险?

  别说是他了,就是他的两名贤弟——关羽和张飞,在背负着双手被绑住的情况下,也是无济于事的。

  猛将也不是神仙。

  既然情况安全,那就要乘着这个时间段赶紧把管亥劝服了,毕竟是难得的忠义猛将,此事若成,他日后一定会成为兴复汉室的一大臂助,可是不能让陶商抢了先机。

  更重要的是,先前在管亥这里失去的面子,刘备一定想办法要找回来才行!

  汝母的,备原先是说谁谁服气,唯独管亥这厮不给面子!这次说啥也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好生领略一下备的魅力。

  “管渠帅。”刘备进入了笼子之后,又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

  管亥背着手,低着头,没有吭声。

  刘备见管亥没有抬头看他,随即又开始了他的第二项绝技——劝。

  他语重心长的感慨道:“管渠帅,备与你虽是处于不同的阵营,但对于阁下的勇武和胆略,备还是非常佩服的,特别是管渠帅的英气与傲骨,着实是令人心折,即使当日你在寿光县射了备一箭,备也不甚为意……”

  管亥依旧是一声不吭。

  刘备继续感慨道:“当今天下,豺狼当道,民不聊生,备不自量力,欲伸张大义于天下……”

  接下来,便是刘备一大串语重心长啰哩吧嗦的感慨,关于他是如何如何想拯救这个纷乱的天下,却无奈如何如何的实力不足,如何如何缺少类似于管亥这样的忠良猛将……

  说到最后,刘备又开始抬手擦眼泪,声调中开始泛起了哭腔。

  管亥的身体在突然间,似乎是有些微微的发抖。

  刘备擦拭着眼泪,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他心中略感安定,暗道此事成矣!

  管亥果然也不是什么硬茬子,合该没有逃脱自己的套路。

  突然间,却听管亥虚弱的开口,对刘备道:“你过来……”

  刘备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心下一阵激动。

  这下子终于要服软了吗?

  他迈步上前:“管渠帅有何话要讲?”

  “再往前靠靠。”

  刘备又往前走了走:“管渠帅何意?”

  “走两步……”

  刘备又往前挪动了两步:“管兄?”

  “再走两步。”

  刘备疑惑的又往近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但见囚笼之内,异变突然乍起!

  管亥双臂上的肌肉青筋突起,便见他奋力一挥双臂,犹如超人变身一样的将双臂从背后猛然撕扯而起,然后用力的使劲一扯,口中亦是还有节奏式的暴喝!

  “呀呀呀呀呀呀呀~~呵哈!”

  管亥一声巨吼,当着刘备的面将绑缚着双手的绳索一下子给扯断了。

  刘备被惊骇的双眸瞪的浑圆。

  好大的力气啊!

  这等事情,便是二弟和三弟也做不到啊。

  看着管亥猛然站起身来,当着自己的面扯断绳索,刘备又是惊喜又是钦佩。

  “管渠帅!真天人也……”

  “天你祖宗!吾往彼娘之!”

  刘备的话还没等说完,便见管亥当头一拳直击刘备的鼻梁子,一记老拳端端正正的抨击在了刘备的面门之上。

  “呯!”

  “啊!”

  刘备当初在朱虚县又笑又哭,连说得好几名黄巾渠帅背离了管亥,管亥这满腔的怒火一直得不到宣泄途径,即使是射了刘备一箭,也着实是感觉不够。

  做梦梦了多少次,管亥的一口大黄牙都几欲咬碎,恨不能平吞刘备此獠。

  着实想不到,刘备这次居然又来劝降于他?

  换成别人,或许会感到刘备内心中的真诚与善意,但那些话听在管亥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这也他娘的太嚣张了!

  你把老子所有的盟友都策反了,现在看老子落难,居然又来当着老子的面絮叨,还假惺惺的关心这关心那,怎么听都透着一股子得了便宜卖乖的嘲讽味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刘备!奸贼!你他娘的也太欺负人了!诓骗了老子那么多盟友不说,老子落到这般田地你居然还不放过?你真当这青州地界就没人能治的了你?老子今天纵然惹的千刀万剐,车裂分尸,也绝不放过你……我跟你拼了!”

  说罢,便见管亥恶狠狠的将刘备摁在了木笼中的地上,抄起沙钵大的拳头,对着刘备的面门,就是一拳一拳的砸了下去。

  刘备突遭变故,又惊又怒。

  论武勇,他本来也不在常人之下,问题是前一段时间的箭伤未愈,身体本来就虚弱,如今被管亥骑在身上打,居然是动弹不得,也反抗不得。

  刘备的心中顿时慌了!

  “管渠帅!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哎呦!”刘备吱哇乱叫,拼命的用手格挡管亥招呼在他脸上的拳头。

  管亥手中就是不停,打的刘备鼻青脸肿,鼻孔蹭蹭往外蹿血。

  “管渠帅,有事好商量……啊!”

  “管亥,你再嘚瑟我还手了啊?”

  “管亥!汝母之!”

  “救命啊!救命……救……命,管亥!吾往彼娘之!”

  不远处的陶应等人听到了呼救声,顿时各个大惊失色。

  以刘备随行而来的那些侍卫表现的最是急切,他们连忙招呼太史慈营内的寻卒,一同奔着囚笼跑了过去。

  管亥本就是天生力大,此刻面对毫无防备,且还是身体虚弱的刘备,几拳下去,就已经是把他打的满面鲜血,两腿一蹬直接过去了。

  众人蜂蛹的扑上去将两人拉扯开的时候,刘备的面上已经是鲜血淋漓,整个人软趴趴的,也不知是生是死,而那支挺拔俊秀的鼻梁子,若无意外,已经是被管亥彻底的码平了,一口牙齿也显得略有些松动,不晓得能不能保全。

  陶应站在一旁,看着众人一边抢救刘备,一边招呼士卒制服管亥,不由的惋惜长叹口气。

  ……

  太史慈营内的监管惹了大祸,不敢怠慢,随即和陶应以及刘备等人的侍卫一起,奔着城内的郡守府而走。

  此时城内诸人还在开怀畅饮,听了刘备的遭遇,众人顿时傻了。

  其中,特别是以关羽和张飞最为着急。

  张飞酒喝得不少,他迷迷糊糊的,瞪着环眼站起身来,暴怒的吼道:“我大哥被管亥打伤?简直胡闹!我哥哥好端端的,没事去那囚徒那边作甚?!”

  刘备的侍卫们和太史慈营的侍卫被张飞吼的都有些哆嗦,唯有陶应来者不拒,淡淡言道:“玄德公自己执意去看他,我等不从,他便软言硬磨,非得然让我领他去看,去看了便看吧,他还非得说有什么悄悄话要跟管还说,非得把我们支开……”

  陶应的话还没等说完,便见张飞恼怒的吼道:“胡说!我大哥堂堂刘氏宗亲,与那黄巾贼子有甚悄悄话好说?”

  陶商用手轻轻的敲打着酒爵,慢悠悠的道:“那如翼德公之言,就是玄德公自己的侍卫,我弟弟陶应和他的侍卫,包括太史慈营中的侍卫……大家都是在撒谎喽?”

  张飞:“!”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049625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