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三百八十章 周瑜的小心思

威尼斯网上平台

  寿春城北面三十里,颍水之畔,吕布的兵马正在此处屯扎,并等待袁术的消息。

  周瑜则是领了阎象的命令,代表袁术一方,在袁术准确的命令下达前,在吕布军处对其进行抚慰。

  吕布虽然没有听过周瑜的名字,但在听到其自报家门之后,也是有所了然的。

  吕布纵然是出身九原,却也晓得庐江的周氏三世两公,乃是实打实的豪门士族,在一定程度上也勉强能跟汝南袁氏摆在一个台面上。

  就算是周瑜现在没有名气,但就冲庐江周氏四个字,到哪都会被给上几分薄面。

  吕布随即在帐内设宴相请周瑜。

  吕布的出身很一般,在他内心深处,一直渴望能得到士族的支持与友好。

  底层出身的他,很想打入贵族圈,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现象。

  问题是,有些事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在大多数的士族人眼中,吕布不过是一勇之夫,且还是个三姓家奴,这样的蛮子,只配与**和大老粗为伍,打打杀杀的事他能干,上层阶级的高档活动,他还是往一边靠吧。

  大部分的士族都不屑与吕布交往。

  对于无法打入士族内部这件事,吕布一直在心中是耿耿于怀,甚至由爱生恨,多少年了,他的心中一直对士族群体产生着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抵触和反感。

  当初在京都,董卓屡次三番的命吕布去屠戮当朝官员和士族贵族,着实是把吕布爽的够呛。

  让你们这些混蛋瞧不起本将?

  行为上很奔放,但其实内心很自卑,吕布的潜意识里,还是想得到士族的认同的。

  但今天身为豪门子弟的周瑜,很是给吕布面子,彼此交流之间,周瑜对吕布非常的热诚且坦诚,他的儒雅和善意,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是感染了吕布。

  吕布的自尊心一下子就找回来了!

  原来老子也不是不受士族待见的。

  这不就有青年才俊相中本将了吗?

  谁说本将跟官二代混不到一块去的!

  帅帐之内,吕布和周瑜唠的极为投机,他还叫来麾下的重要人物们,挨个向周瑜介绍了自己的这些得力干将。

  张辽,高顺,陈宫,魏续,宋宪,郝萌,侯成,成廉等等。

  周瑜儒雅非常,行事既有风度又不失骨气,在与众人挨个见礼之后,吕布麾下的武将们竟然是出奇的一致对这个年轻人都生出了不少好感。

  主要是周瑜长得太占优势了。

  英俊潇洒的过了头,并州的大老粗们整日风吹日晒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么俊的帅哥?

  吕布命人送上酒肉,与周瑜饮宴。

  除了陈宫一个人出身兖州士族,在场的其他并州武将们都不是什么矜持的人物,个顶个的大老粗。

  一时间帐内推杯换盏,大吃大喝,敬酒吆喝声络绎不绝。

  酒宴过半,却见周瑜乘着些许醉意,突然起身敬吕布一爵酒:“在下一介后辈儒生,久仰温侯威名,如雷贯耳,今日有幸拜见,果然是如传闻中一样的威武雄壮,冠绝群雄,着实是天人之姿!瑜这厢敬温侯这一爵酒,以表余为温侯之威名相贺之诚。”

  吕布很给周瑜面子,亦是站起了身,与周瑜对饮。

  “本将有幸结识公瑾,亦是人生一大快事,来!你我满饮此爵!。”

  二人坐下之后,一直静静观察着周瑜的陈宫突然开口了。

  “听闻公瑾昔年在庐江,得后将军屡次相召而不至,却于去年初随吴郡的孙策一同归附于后将军的帐下,以庐江周氏的声威,在仕主之事上转瞬夕变,恐为天下笑尔……此等举动似为不妥吧?我观公瑾乃是青年俊杰,如此简单的道理想必是明白的,不知周氏对此事却是有何筹谋,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想法?”

  吕布在一旁听的很不高兴。

  陈宫这厮说话真不中听!

  咱们刚刚才认识周瑜,你就出言问对方这么敏感的问题,是不是太扇对方的面皮了?

  这可是我刚交的兄弟,你在那算是质问谁呢?

  好不容易才结交了一个三世三公的豪门士族,你这混蛋可别给我搅和黄了!

  当下,吕布对陈宫道:“公台,此乃是人家周氏家族私事,似与咱们无关。”

  陈宫微笑转头看向他,很是温和的道:“庐江周氏乃是当朝少有的士族豪门,行事之风一向严谨,有些时候其行事甚至代表了一方风向,其中所蕴藏之深意,恐非温侯所知也。”

  陈宫这话说的很是客气,可听在吕布的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这话的意思在吕布听来就是:这是我们文化圈的事,你这盲流子不懂就少掺和!

  吕布心眼不大,琢磨了一会之后,把自己的脸气的通红。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士族豪门动不动的在自己面前摆优越感,好像他们那点贵族圈的事,自己这种底层武夫根本就理解不上去似的。

  太他娘的傲慢了!

  其实人家陈宫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当着周瑜的面不好明说,旁敲侧击的再提点吕布,可吕布自己则是在那瞎琢磨。

  周瑜静静的看着陈宫,心下泛起了一丝波澜。

  这个人,不简单呀,他表面上好似是在询问自己的仕途族中事,其实则是在拿言语探查自己的来意。

  在吕布军的诸将之中,唯有此人看出了猜度到了自己在袁术麾下是别有意图。

  看来有些事今天不能跟吕布挑明,需得日后再做渗透。

  陈宫的名字周瑜也是略有耳闻,知道他和张邈一样都是兖州的士族的重要人物。

  前一段时间煽动兖州士族引西凉军和并州军对抗曹操的事,就是他们两个人一手策划的。虽然略逊曹操一筹,最终失败,但听过此事还是看出了陈宫能力不俗。

  事情失败之后,张邈随李傕逃走,而陈宫则是与吕布一同南下避难,这份拿得起放得下的胸襟,也委实让人动容。

  想到这,周瑜礼貌的笑了笑,欠身道:“公台兄之言倒也是没错,不过事情却没有兄长想的那般复杂,瑜投身于后将军麾下,乃是因为义兄孙郎守丧期至,其回往淮南投奔袁公前,曾置书信于瑜,瑜念及少年之时的情谊,故而相随,彼此间有个照应,仅此而已。”

  陈宫不是等闲之辈,周瑜的这套敷衍之词,很快的便被他抓住了重点。

  “哦!原来是因为孙郎。”

  周瑜笑呵呵的道:“不错,吾兄孙伯符乃是少年英雄,前年回转淮南,接替其堂兄孙贲代掌已故的文台公旧部,历时一载,已是重振孙家军兵马之威,眼下正是欲大展宏图之时!伯符兄久仰温侯大名,深知温侯乃当世第一的名将,早欲相会请教,今时终得偿所愿矣。”

  吕布听了心下很是感到满足。

  “江东猛虎孙文台之子……敬吾为天下第一武将?”

  周瑜含笑额首:“正是,伯符兄有言,当今天下,能称之为名将的人,唯有温侯与孙文台将军二人也。”

  吕布见周瑜这般会说话,很是高兴。

  不管此话是真是假,但以孙家在南方的威势,周瑜肯把自己和孙策他爹相提并论,这已经着实是莫大的推崇。

  吕布不由的哈哈大笑。

  酒宴散毕,吕布亲自将周瑜送出营寨之外。

  遥看着周瑜消失的背影,吕布的心中感到心满意足。

  他平生第一次得到了士族大家公子哥的吹捧,这在原先确实是没有过的。

  周瑜这孩子真有眼光,他今后一定是个有出息的!

  陈宫站在吕布的身后,望着周瑜渐去渐远的背影,面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温侯可看出,周瑜今日来此是为了做什么的吗?”

  吕布瞅都没有瞅陈宫,淡淡道:“为了什么?他身为袁术的使者,自是奉命前来安抚我等……或许,也是因为憧憬本将,所以想会一会吾之真容,哈哈哈哈。”

  陈宫闻言翻了个白眼。

  “温侯,事情表面上是这样,其实没有这么简单,依在下看来,周瑜此番是代表孙策,专门来探一探温侯的底细。”

  “探我的底细?”吕布疑惑了:“他探本将的底作甚?”

  陈宫冷笑道:“这周瑜外柔内刚,言语之间滴水不漏,是个人物,他那个义兄孙策,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想来也是,江东猛虎的儿子,定非久居人下之人。”

  吕布这下子,有些听明白陈宫话中的深意了。

  “公台的意思,是那孙策和周瑜,并无意在袁术的麾下久侍……而是有自立之心?”

  陈宫点了点头,道:“除此之外,在下着实想不出周瑜还有什么理由先拒袁术,后又复侍的举动。”

  “那你适才所言,他观察于本将,莫不是想……?”

  陈宫肯定的点头道:“孙家的兵马虽然精悍,但自打孙文台过世之后,就一直没有得到扩充,孙策若欲自立,只怕是实力不足,我看周瑜此来,是有意想与温侯结为同盟,日后也好共图大事也。”

  吕布听了这话,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

  “公台,那此事可能办否?”

  陈宫摆了摆手,道:“不急,咱们边走边看,权且仿效周瑜,在袁术的帐下待命,日后若是有机会,夺了淮南的基业,也未必不是不可能。”

  (http://www.clubplum.com/html/79/79957/4006358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