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二次元国度 > 番外:铭记你的名字(下)

威尼斯网上平台

        滴答滴答。

        桌上闹钟不断轻响着,床上人儿听得有点烦,可又懒得起来关。

        随后她微微扭动了下身躯,手指轻捏着男人胸前的衣服,透着些迷糊意味地嘟哝:“悠君,闹钟好吵哦,快点关掉它啦……”

        “是是……”

        在女友的撒娇催促下,夏悠勉力睁开了眼睛,然后爬起身把闹钟给按停了。透过惺忪睡眼,他瞧见闹钟的时间已经八点钟整了。

        不过夏悠倒没急着爬起床,而是缩回了被窝里,那儿暖和得仿佛有引力,让人完全离不开。

        更别提被窝里边还有一个柔软人儿,令他缩回被子后,便立即将她搂进了怀里,温香软玉,心神摇曳。

        随后轻拨开女孩儿的柔顺黑发,夏悠凑了过去,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白皙脸蛋,语气宠溺地问:“三叶,还不起床么?”

        “不起……”

        低低撒娇的声音,透着浓浓依赖。

        低头望着怀里像猫一样温软的女孩儿,夏悠眯眼轻笑,不由回想起一年多前,在大学入学仪式上见到她时的模样。

        那时候的宫水三叶,黑发贴着两鬓精心地梳好,用一条红色的组纽别在脑后,只留出两根长长的鬓角,脸蛋粉嫩白皙,肌肤吹弹可破,妆容虽淡,但却恰好衬得她清新脱俗。

        跟端庄美丽的外表相符,宫水三叶的性格落落大方,且很会照顾人,夏悠在跟她一起行动,想找回记忆的时候,就时常受她照顾。

        只不过在找回记忆,并同居后,宫水三叶就渐渐变了……变得非常粘人,总喜欢缠在夏悠身边,尤其喜欢让他抱着。

        如果说之前的她像年上系的小姐姐,那现在则是一枚年下系的学妹。

        夏悠对宫水三叶的这一转变并不讨厌,反而乐见其成,因为他很喜欢被这样时时刻刻粘着,享受着自家女友的撒娇。

        不过眼下还是算了……尽管很想迁就女友大人的撒娇,让她多睡一会儿,但夏悠仍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三叶,别赖床了,想睡觉等晚一点回来再睡吧。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跟沙耶香她们约好了,今天要见面的么?再不起床待会就要迟到了。”

        “啊……对哦。”

        宫水三叶听此,略略清醒了一些,但大脑欠缺糖分,运转得仍然不怎么灵活,有些犯困。不过向来守约的她,知道不能再睡下去了,于是勉力不阖上眼睛。

        随后她轻扯了扯夏悠的衣服,抬头看他,眸子里满是依赖意味,撒娇地说道:“悠君,亲亲。”

        “要亲亲才能起床。”

        “好好。”

        夏悠宠溺一笑,然后凑过去吻住了她。

        这不是一个很纯洁的吻,透着淡淡的欲意,不过两人除了吻以外,确实没做别的事,只是享受着这种亲昵。

        良久,唇分。

        宫水三叶唇瓣微张,轻喘了喘气,她那张白皙粉嫩的脸蛋上,微微染开了两抹晕红,看上去娇艳极了。

        “起床吧。”夏悠盯着她的眸子温温说。

        “嗯。”

        宫水三叶乖巧点头,然后缓缓坐了起身。

        由于睡姿一向很糟糕,她身上的粉红色睡衣变得很凌乱,看上去皱巴巴地,前几颗纽扣更是解了开来,露出大片大片的白皙肌肤,那一抹颇深的沟壑彰显着她的浑厚资本。

        而那一瀑随意垂散落下的黑色秀发,更是为宫水三叶平添了几分妩媚意味。

        还躺在床上的夏悠瞧见了这一幕,略略咽了口口水,要不是待会得出门,他真想立刻把这妮子摁倒就地正法。

        实在太撩人了!

        被这么紧紧盯着,宫水三叶哪能没注意到他的视线,略感羞怯,不过也没遮遮掩掩,而是给了他一个白眼。

        “悠君,不是你说要起床的么,还不赶紧起来?”

        “是是,这就起床。”夏悠嘿嘿一笑,也爬了起身,然后活动了一下筋骨就下了床。

        随后两人踩着拖鞋,一起进了卫生间,拧上牙膏倒上水,开始刷牙。

        洗漱台面前是一面宽大的镜子,刚好将两人的身影映了进去。夏悠一边刷牙一边盯着镜中人看。

        以前的他并不相信类似‘结婚久了夫妻会变得越来越相似’的玄学理论,但伴随着同居时间变长,夏悠不得不承认,他跟宫水三叶真的越来越像了……哪怕还没结婚。

        比方说眼下,他俩刷牙的动作几乎同步,都是先刷两遍牙齿再漱一次口……

        还有……

        “三叶,你的头发翘起来了,看起来好像一根呆毛。”夏悠叼着牙刷,语气含糊不清地说。

        “悠君你不也一样。”宫水三叶同样含糊不清地说。

        望着镜中翘起一根呆毛的夏悠,她忽然咯咯笑了出来,觉得好可爱,但由于嘴里满是泡沫,这一笑险些没呛到,连连干咳。

        夏悠忙给把盛了水的杯子递了过去,让她漱了几下口才缓过劲来。

        “还以为要死掉了呢!”宫水三叶心有余悸。

        “干嘛呢,怎么刷牙刷着突然就笑了起来。”夏悠好笑地说。

        宫水三叶羞窘地跺了跺脚:“还…还不是悠君你的错,是你逗我笑的!”

        “哈?我哪有逗你笑。”夏悠大写的懵逼。

        “你就有!”

        好吧,女人一旦任性了起来,都是讲不通道理的。

        夏悠无奈摊手,表示这锅我背了还不行么。

        “比起这个,赶紧换衣服吧。”

        由于他俩起床起得比较晚,且磨磨蹭蹭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赶紧换好衣服,待会去赴跟沙耶香、敕使的约可能会迟到。

        宫水三叶也了解这点,于是嗯嗯点头,说好。

        较于女生,男生出门前的打扮永远简单得多。

        夏悠脱下睡衣,换上一身休闲衣服,再理了理头发就ok了。

        而宫水三叶就麻烦多了,除了挑选衣服,打理头发,她还得略施薄妆,打好粉底,涂上浅色口红……

        待将这一套流程全部弄完,已经是半个钟头后了。

        见再不出门就真要迟到了,两人才急急忙忙拿上钥匙出了门。

        一边等电梯,夏悠一边扶额说:“三叶,下次化妆稍微放快一点儿吧。”

        “什么嘛,跟别人比起来,人家已经很快了好么?再快的话就很难化好妆的!”宫水三叶鼓嘴,为自己申辩道。

        “那就别化妆呗,反正三叶你不化妆就已经足够漂亮了。”夏悠随口说。

        这一听,令宫水三叶脸蛋微红,小声说:“就算故意说些好话,我也不会给你奖励哦。”她可爱地皱了皱鼻子。

        夏悠闻言笑了笑:“不是好话,而是我的真心话啦。”

        这的确是他的真心话。

        哪怕撇开‘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印象分,在夏悠眼里,宫水三叶仍然是一位无可挑剔的大美女,外表清秀靓丽,身材苗条修长。尤其是两条大长腿,让他喜欢得不行。

        每回他跟宫水三叶牵手走在路上,总会吸引到一大批行人悄悄望来。

        而这也是为何夏悠不太想让宫水三叶化妆的原因……这妮子本来就已经很漂亮了,化了妆之后,更是美得冒泡,十个行人有九个回头的,剩余一个还是基佬。

        或许有人很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女友,但很不凑巧的,夏悠不是那种人,他是那种比起带女友出去晒,更加喜欢养在家里独自欣赏的人……嗯,说他占有欲很强也行。

        总之每当那些路人偷看宫水三叶时,夏悠总会感到很不爽,好想戳他们眼球。

        看什么看你们这些单身狗,这是我老婆(╯‵□′)╯︵┻━┻

        “咦,我怎么忽然感觉醋味好重哦?悠君你闻到了么?”

        轻掩着嘴,宫水三叶似不经意地问道,但她那双纯黑眸子里,分明都是愉悦轻笑,显然早已察觉到夏悠的心思。

        夏悠一听,讪讪地挠了挠头,略感难为情:“没有诶,是你闻错了吧!”

        “这样啊,我还以为有谁不小心打翻醋坛子了呢~”宫水三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夏悠被她闹得略窘,只能偏开头板着脸,装作不理她。

        见此,宫水三叶更是咯咯一笑,有点小腹黑的她很喜欢这样调戏夏悠,因为每次都能看到他很可爱的一面。

        不过凡事都有一个度,心细的宫水三叶总能很好把握分寸,随后她轻咬贝齿,忍住淡淡羞意拢紧手臂,让自己更近一步地贴住夏悠。

        “悠君,悠君,悠君。”她像小猫喵喵叫般地唤着。

        夏悠本来还想多板一会儿脸不理她,好让这妮子别总是调戏他,但被这么亲昵黏着,他还是一下就软了下来,轻哼一声:“怎么?”

        “我啊,永远喜欢你哦。”

        宫水三叶眨巴着眸子,里边满满认真之色。

        夏悠瞧见了,心弦蓦然被触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点头:“嗯,我也是……我永远喜欢宫水三叶。”

        他一字一句都说得很慢,好像在念情诗似的,让宫水三叶的脸庞蓦地一红,好似火烧一般难为情极了,她总是这样,很多次都主动亲近夏悠表达喜欢,但当听他说时反而很容易害羞。

        随后宫水三叶微微侧开脸颊,耳尖分明是粉红色的,小声地说:“我们走吧,悠君,再不赶快就要迟到了。”

        “嗯。”

        搭乘电梯来到了地下一楼的停车场,两人乘坐上了一辆保时捷。

        那是夏悠于半年前买下来的代步工具,方便以后跟三叶一起出门,他还专门花了点时间去考了驾照。

        插上钥匙,拉上安全带后,夏悠踩下油门,保时捷如利剑般迅速地冲了出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家咖啡厅,车在门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这儿正是跟沙耶香、敕使约好碰面的地方。

        说起沙耶香和敕使,这两位的全称是名取沙耶香、敕使河原,他们都是宫水三叶的青梅竹马,三人从小就玩在一起。

        在高一那半年里,由于跟宫水三叶互换身体的缘故,夏悠对他们两人也很熟悉,知道都是很好的人。

        且在跟三叶宣布交往后,他也正式以自己,而非借用三叶的身体认识了沙耶香两人,并一直来往到现在,关系熟稔。

        下了车,两人直奔咖啡厅内。

        “三叶、悠君,这里这里!”

        不远处的位置,早取沙耶香正起身冲这边招着手,脸上满满笑容。

        她留着一头挑染成褐色的及肩秀发,身穿给人轻柔印象的浅黄色及膝裙,加上成套的上衣外套,看上去相当成熟。

        在她的身旁则坐着一位面容挺成熟……或者说挺沧桑的瘦高男性,脸型颀长,下颌胡子拉碴,双眼微垂着,有点睡眠不足的样子。

        这两人正是名取沙耶香和敕使河源。

        见此,两人便直接走了过去,纷纷入座。“抱歉呐,沙耶,我们来晚了。”宫水三叶歉然说,“因为悠君太赖床了,我怎么都叫不醒他。”

        夏悠一听这话,顿时嘴角一抽,三叶,你这妮子未免太能甩锅了吧,早上是谁说‘要亲亲才能起床’的?

        察觉夏悠那无语视线,宫水三叶冲他吐了吐舌头,略略卖了个萌,像是在说别生气啦。

        好吧,他本来也没生气,被卖萌了就更不会生气了。

        “没事没事,我和敕使也才刚来。”早取沙耶香摆手笑道,“不过真巧呢,我也是怎么都叫不醒敕使,他太能赖床了。”

        “哇,我哪有赖床,明明是你自己赖……”

        敕使河原立刻拆台,但忽然脚下一疼,显然被狠狠踩了一脚,令他话语顿时一滞,只能怨念地盯着早取沙耶香。

        对此,早取沙耶香脸色改也不改,依旧保持笑容满满:“撒,三叶,悠君,我们别理敕使这个傻瓜,先来点些东西吃吧。”

        “嗯,好的,刚好我俩过来也没吃早餐呢。”宫水三叶亦是笑眯眯地点头。

        随后两人叽叽喳喳讨论起了要吃什么好。

        望着这俩青梅竹马,夏悠嘴角微抽,心说女人原来都是这么黑的么……但又没辙,他只能同情地拍了拍敕使河原的肩膀,大家都是难兄难弟。

        不过真要说的话,敕使河源大概比他还惨一些,因为他即将步入人生的坟墓……啊,当然不是指他要死了,而是他要结婚了。至于结婚对象,自然是面前这位名取沙耶香。

        跟目前还在读大学二年级的夏悠、宫水三叶不同,名取沙耶香和敕使河原两人,在高中毕业之后就直接工作了,并确定了恋爱关系,随后更是搬到了一起。

        在同居了一年多后,两人今年终于决定要结婚了,今天夏悠两人便是来陪他们选婚纱的。

        “话说回来,没想到最后沙耶你还是选择要办日式婚礼呢,我还以为你铁定想办西式婚礼呢。”宫水三叶眨巴着眸子,有点惊讶地说道。

        “嗯,本来确实想办西式婚礼的,不过听我妈妈劝了几句后,果然还是日式更好。”早取沙耶香一边喝着附送的柠檬水,一边说道。

        随后她托着双腮,感叹地说:“啊,要是结婚是办两次婚礼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体验两种不同风格的婚礼仪式了呢。”

        “办一次就有够受的啦,要是办两次会死人的,绝对!”敕使河源叫苦地说。

        这段时间里为了筹办好婚礼,他可算是忙得不可开交,原本以为结个婚很简单的,谁知道要准备的东西那么多,早知道这么辛苦,他就不该这么早向沙耶香求婚的。

        夏悠脸露同情之色,很理解他的心情。

        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之前沙耶香在选婚礼场所时,三叶作为闺蜜也跟着一起去了,而他作为男友当然也不能不跟上。

        结果当天他就跟敕使两人傻等了一天,站到腿都酸了……

        “所以说你们男人都太没神经了,一点都不懂女生的浪漫!”名取沙耶香撇了撇嘴。

        “没错没错!”

        宫水三叶连连点头表示附和。

        随后两人索性不理夏悠和敕使河源这两个‘没神经的男人’,开始交流起了有关婚纱的事。

        名取沙耶香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图鉴,上边刊载了很多婚纱款式,然后摆在桌上跟宫水三叶一起翻看。

        两人一边看,一边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

        “真好呢,我也想穿穿看这些婚纱。”宫水三叶有些艳羡地说道。

        名取沙耶香一听,立即笑嘻嘻地说:“那赶紧跟悠君结婚不就好了!反正你俩都同居大半年了!”

        “诶?”宫水三叶一听,呆了一下,随后脸色噗的一声红了起来,慌张地摆手,“没…没那么快啦,我和悠君还只是大学生而已!”

        “可现在不也有很多大学生早就结婚了么?”名取沙耶香浑不在意地说。

        由于老龄少子化日渐严重,日本政府一向很鼓励国民结婚生育,更是将女性的适婚年龄定在了16岁,男性则是定在18岁。

        因而别说大学生,有很多高中生刚毕业就结婚生子了。

        “这个跟那个不一样啦!”

        宫水三叶羞怯地辩解,在最为亲近的夏悠面前,她能很放得开去调戏他,可在闺蜜面前,就变得有些难为情了。

        见三叶禁不住调戏,问不出结论,名取沙耶香果断换人,直接望向夏悠笑嘻嘻地问道:“那悠君你呢?你想不想赶紧跟我家三叶结婚啊?”

        “当然想啊。”夏悠倒很淡定地回答,他老早就把三叶当作自己老婆看待了,只是他无奈地摊了摊手,“不过因为一叶婆婆不肯同意的缘故,我和三叶还没办法结婚。”

        夏悠仍然清晰记得半年多前,他被三叶带去糸守镇,面见一叶婆婆的经历。

        记得当时她是这么说的,你想跟三叶结婚的话我不会阻拦你,不过有个前提是,你得入赘宫水神社当神主,把宫水家传承下去才行。

        当然,这不是一叶婆婆对夏悠说的原话,不过大意就是这样。

        对此,夏悠自然没可能接受。

        毕竟他可是夏家的当代继承人,不用想也知道,要是敢说自己要入赘宫水家,老爹绝对会雷霆大怒。

        到时别说入赘了,跟三叶的交往估计都会被否决。

        可如果不入赘,待三叶嫁出去后,绵延了上千年的宫水家传承就将断绝,这一点是一叶婆婆怎么也无法接受的。

        也是因此,当时夏悠实在没能和一叶婆婆谈拢,有些不欢而散。

        “啊,也是哦……你们俩真辛苦啊。”名取沙耶香一听,顿时理解地点了点头,有点同情。

        因为这一话题,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

        瞥见宫水三叶脸露淡淡失落,夏悠不由伸出手去,在桌下轻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不用担心,他会想办法解决的。

        这时,敕使河原忽然大喊出声,有点惊喜的样子。

        “啊,我找到一张很久以前的照片呢!”

        “什么什么?”

        听他这语气,早取沙耶香不由心生好奇,立即凑了过去看。

        而夏悠两人同样很好奇,纷纷表示也想看。

        由于一个一个人传太麻烦,敕使河原索性将手机摆在桌上,方便大家围观。

        众人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张合影,照片中有宫水三叶、早取沙耶香、敕使河原三人。

        三叶穿着制服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盘腿而坐。

        如今留着齐肩长发,但那时候还扎着双马尾的沙耶香则坐在她旁边,一边喝着杯饮料一边举起V字手,腿紧紧合拢着。

        敕使河源则负责拍照,露出大咧咧的笑容,半张脸照了进去。

        盯着照片良久,夏悠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喊道:“啊,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在糸守镇建好咖啡厅那天拍的照片吧?”

        “对对!我也想起来了!”早取沙耶香立即附和道。

        “哪天啊?我怎么一点也没印象?”

        宫水三叶一头雾水。

        闻言,夏悠笑了笑:“那天我们俩交换了身体,你不知道很正常。”

        夏悠仍然能清晰地回想起来,当时他从敕使那儿偶然得知了,三叶一直很希望糸守镇能有一家咖啡厅,于是他当天就动员敕使、沙耶香、四叶等人帮忙。

        大家一起用木头,在自动贩卖机处做了一个露天咖啡厅。

        而这张照片,便是在那天下午拍下来的。

        “这么说来,照片里的三叶其实是悠君你咯!”

        早取沙耶香睁大眼睛看。

        尽管之前就从三叶那儿听来了,她跟夏悠在高一时的半年魂穿经历,但她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可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她又觉得这是真的,因为这张照片里的三叶笑得很开心,跟她印象中那时候很拘谨古板的三叶完全不同。

        “啊,悠君你把腿张得太开了吧!我当时不是跟你说过要注意了么!?”宫水三叶羞怒。

        “呀……抱歉抱歉!”夏悠讪讪一笑。

        “真是个臭男生!”宫水三叶气呼呼地扭头。

        且由于看到这照片,她不由得联想起了当时发生的很多荒唐事……

        比方说夏悠用她的身体去打篮球,却没戴罩罩,结果隔天乳摇闻名全校、还有在音乐课上弹奏出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的钢琴曲,弄得连老师都想来求教、又或者偷吃了她好不容易才做好的烤蛋糕,还抱怨不够甜、更有甚者他在游泳课上误入了男生更衣室……

        啊啊啊,真是越想越生气!

        她决定了等今晚回家,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大笨蛋!

        ——

        愉快的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

        一下就到了下午近六点。

        “那等下回再约咯,沙耶亲,敕使!”隔着一条红绿灯路,宫水三叶冲对面的两人挥手。

        “好!”名取沙耶香也使劲挥手。

        随后再大喊了一声拜拜后,她便拉起一旁敕使河源的手,朝反方向走了出去。

        目送两人渐行渐远,夏悠也拉起了宫水三叶的小手,冲她眨了眨眼:“我们也回家吧。”

        “嗯!”

        宫水三叶灿烂笑着点头,由于跟闺蜜逛了一天的婚纱店,还走走停停,吃了很多美食,她心情非常好。

        瞧着自家女友的清纯笑颜,夏悠也笑了笑,随后拉着她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由于接近傍晚六点了,余晖渐渐染成浅紫色,有些燥热的空气,也变得微凉起来。

        “这样一来,沙耶香和敕使很快就要结婚了呢。”宫水三叶忽然说,她的语气略显感慨。

        “会羡慕么?”夏悠好奇问。

        “有…有一点点。”

        宫水三叶小声说,脸蛋红扑扑的。果然谈起结婚的事情,还是让她有点害羞。

        不过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宫水三叶长到这么大,她真正喜欢过的人就只有夏悠一个人,现在还是初恋呢,因而总感觉结婚什么的,是距离自己还很遥远的事儿。

        不过下午看沙耶香试穿各种漂亮婚纱时,宫水三叶确实相当羡慕,也很想试穿穿看。

        还有看到沙耶香无名指上的钻戒时,她也很羡慕。

        “那等过几个月,盂兰盆节到了的时候,我们趁放假一起回糸守镇跟奶奶谈一下吧。”夏悠笑了笑,“有关我们俩结婚的事。”

        “诶?”宫水三叶一听,呆了半晌,旋即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羞红起来,连耳尖都泛起粉红,她小声嗫嚅问,“悠君想…想想想跟我结婚么?”

        “嗯。”夏悠认真点头。

        随后他轻咳了咳,有些难为情地偏开头:“还有那什么,戒指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没想好什么时候拿给你。”

        “咦,真的?”一听这话,宫水三叶睁大了眼眸,惊呆了,她完全没发现耶。

        “当然是真的。”夏悠摸了摸鼻子,戒指还是他专门拜托绫濑抽空陪他一起去挑选的呢,因为担心自己眼光不好。

        “那我要看我要看!”

        宫水三叶小脸激动,双眸闪亮亮的,女人对戒指珠宝这类会发光的东西,总是毫无抵抗力,哪怕是她也不例外。

        瞧着她那兴奋劲儿,夏悠略感好笑地说:“好啦,先别急,等回家就拿给你看。”

        “那我们赶紧回家!”

        说罢,宫水三叶就拉起她的手,立即朝家里方向快步走去。

        夏悠也任由她牵着,只是笑了笑,望着女孩儿的身影的眼中满是宠溺的味道。

        其实结不结婚,对夏悠来说都没什么差别,因为比起无名指上的誓言,如何带给三叶更多的幸福,才是他优先考虑的事。

        不过既然三叶想结婚,那么夏悠自然不会不同意,戒指更是早就为她准备好了。

        至于一叶婆婆会不会不答应,夏悠并不担心。

        因为……

        “只要能铭记你的名字,我便能跨越千难万阻。”

  (http://www.clubplum.com/html/48/48394/201483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