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97章 要脸干嘛?能吃,能卖小钱钱么?

威尼斯网上平台

        “哼哼,我的存在是不是让你很有压迫感,是不是很想俯首称臣?什么叫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本人就是榜样!”那年轻公子转头继续盯着小莲,当即换上一种诚恳的表情道,“小莲姑娘,我知道你的未婚夫是凌统,此人猥琐至极、时常出入青楼,保不准已经染上了花柳病。我看,你还是嫁给我吧。”

        小莲可没想我那般生气,而是微微一笑,用十分平和的语气道:“这位公子,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而且据我观察,公子你肯定从小缺奶,长大缺爱;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公子你,先天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就你这熊样,也想本小姐嫁给你,现在把你丢到茅坑里,茅坑都能吐了!”

        “好!”我没想到小莲的口才居然这么好,当即起身鼓掌!

        “小莲姑娘,在下确实是……”那年轻公子被小莲这么一骂,居然还不了口了,当即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管家!”

        “小姐。”李管家急忙走了上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李管家知道小莲已经生气了。

        “送客!”

        “是。”

        “还有,今后不要放这种陌生的种类进府。”

        “是。”李管家看向年轻公子,轻声道,“祢公子,您还是随我离开吧。”

        年轻公子见小莲别过头,他知道自己似乎惹她生气了。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脸皮薄的人,如果他的脸皮真的薄,恐怕已经钻到地下几千里。年轻公子整了整思绪,后退几步,对着小莲和我躬身行礼道:“两位,方才小子多有得罪,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我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看着年轻公子道:“你这小子,就是欠收拾。对了,从进来到现在,你都没说过你叫什么名字。”

        听我提及自己的姓名,年轻公子又很自然地自恋甚至骄傲了起来,他微微抬起下巴,朗声道:“在下平原祢衡!”

        小莲自然是没有听过祢衡这个名号的,所以她一脸茫然,祢衡看到小莲的表情,很快就泄了气。只有我拍了一下手,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超级嘴贱,外加精神分裂的祢衡啊。”

        好吧,话说起来,我也蛮嘴贱的。

        祢衡,在三国历史上有着狂士之称。说起来,祢衡也是一个天姿绰约的人物,只可惜这个人的嘴太贱了!他见谁骂谁,比愤青还要愤青,仿佛整个社会都对不起他。他先是骂曹操,后曹操将他送给刘表,接过又嘴贱骂了刘表,刘表又送给黄祖。和曹操、刘表不同,黄祖是个粗人,他可经不住祢衡的贱嘴,结果跟杀狗一样把祢衡给砍了。

        祢衡的一生就像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很显然,这种人无论多有才,在所有人眼里,他就是一颗老鼠屎,连施肥的老农都嫌它太瘦了!不过,我却不同,从另一方面看到了祢衡的优点,那就是偏执!我现在有一个部门十分需要这样的人物,这个部门叫法院!

        祢衡是个狂士,若是想要招揽他,首要的就是完全打击他的内心的孤傲和绝对的自信。

        我看着祢衡,脸上笑容不减,看得祢衡不禁内心戚戚,我这目光实在太贼了。

        “祢衡,看你的样子,你似乎很喜欢我家小妹嘛?”我笑道。

        祢衡一听,当即对着我连连拱手:“原来是大舅哥!”

        “别!你要认亲也不是这么乱认的,首先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而且她也是有婚约在先的。”

        “哼,凌统那般人物配不上小莲姑娘!”对于凌统,祢衡是发自内心的不屑。

        “哦,这么说来,你比凌统更有能耐了哦?”

        “米粒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祢衡负手而立,又摆出了一副孤傲的姿态。

        “凌统身为我南冥国大将军,统领全国兵将,地位崇高无比;他统兵多年,鲜有败绩,战功赫赫。而且,他自身又是大将军境界的武者,只身横扫于数万军中,且战且退,英勇无比。”我故意将凌统的一些优点说了出来,之后目光殷切地看着祢衡,笑着说,“来来来,跟哥说说你的优势和优点。”

        让我这么一说,一直口若悬河的祢衡居然开不了口,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一切是那么的贫瘠,他那所谓的优势是那么的无力。很快,祢衡原本高傲的头就低了下来,不过很快,这家伙又重新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我,用一种让我很不爽的口吻道:“想必你就是那个盛传中的南冥国君了,凌统的一切都是你赐予的,换句话说,你也同样可以赐予我!”

        “凭什么?”我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淡了下来,甚至开始怀疑历史对祢衡的评价,这种人真的值得孔融和杨修如此推崇么?

        “想我祢衡才高八斗,有过目不忘之能……”

        “穷酸儒,本王要多少有多少!”我直接一句话就顶了回去,“如果你就这么点能耐的话,马上给本王滚出去!一个连自身到底有多少价值都不知道的废物,居然还敢在本王面前漫天要价!”

        “你……”

        “我什么!”我腾然起身,如今我的身高早已过了一米八,那魁梧的身躯站在祢衡身前,俨然是一座巍峨的山峰。

        看到我起身,祢衡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而我则步步紧逼,居高临下地将口水喷到了祢衡的脸上:“说实话,本王确实听过你的名声,也知道你与孔融、杨修为忘年之交。一开始,本王也有意栽培你,但是你之后的表现实在太令人失望了!祢衡啊祢衡,你首先连一个人都不会做啊,这样的你,试问哪个君王会将重任交到你的手上?”

        “我……”

        “你什么?”我再一次打断了祢衡的话,咄咄逼人,“子曾经曰过,‘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孔圣人诠释了人生八德,所谓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你自己思量,这八德你有几样?”

        祢衡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不过倔强的他并么有认输,依旧瞪大着双眼,在思索着如何应对我的话。

        “哼。”我笑得很不屑,“你是不是认为本王在跟你辩论?如果你真是这样想,那么本王只能说,你祢衡甚至比不上一个初上学堂的学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学堂第一课,先生教授学生的不是浩瀚的学识,而是做人最起码的品德。君子有才而无德,与贼寇何异?亏你还有脸四处张扬、洋洋自得,视天下人为无物,难道你以为这就是个性?你以为就你知道社会的黑暗,就你愤慨世道的不公?像你这样连一丁点的自知之明都没有,本王真不知道你这些年读书是不是都读到狗屁眼里去了!”

        “哥,别跟这种人废话了,你难得偷闲,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小莲早就不耐烦了,“李管家,送客!”

        “是!”

        这一次,我并没有阻止李管家,而是坐在了正位上,抬头看着屋顶,不再理会祢衡。说实在的,我对祢衡很失望,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他浪费时间。

        “先生!求先生教我!”祢衡突然对着我砰然下跪,直接就先来了三个响头,在他抬起头时,那额头已经破了,并且流出了鲜血。

        “本王忙得很,哪有时间跟你蘑菇?”我没好气地白了祢衡一眼,“再说,能教你的人多得去了,去找孔融,或者杨修吧,此二人与你亦师亦友,你们三人倒是绝配啊。”

        “先生!先生啊!”祢衡直接跪着来到我的面前,死死地抱住我的大腿,痛哭流涕,“先生之言醍醐灌顶呐!学生愚钝,还请先生指点迷津!先生之恩,学生定当结草衔环,至死不忘!”

        “本王已经说过了,本王没空!李管家,你还等什么?”

        “是!”被我那眼神扫过,李管家的心脏跳动速度瞬间加快了许多,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蒙上心头,李管家急忙叫来两名家丁,将胡乱大叫的祢衡抬了出去。

        “呼,这个讨厌鬼终于走了。”祢衡离开之后,小莲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这还不是你招惹来的。”我笑得很开心。

        “哥,这些儒家学子已经来了许多,听说,他们过两天就准备在王宫大门前的广场上演讲,你有何打算?”说起来,小莲还是蛮担心的,毕竟这些儒家学子所代表的势力遍及九州各地,可不是南冥国这些只知道享乐的贵族能够比拟。

        我笑了笑,道:“就这些杂碎,哥还真不放在眼里。说实在的,这些闲得蛋疼的公子哥来得越多越好,这样一来正好拉动了我们南冥城的经济。嗯,这几日几条烟花巷所报上来的银子也是出奇的多啊。”

        说到这个,小莲不由得用眼神狠狠地刮了我一眼,嗔道:“你一个堂堂君王,居然私助青楼,此事若是传出去,对你的影响可就不好了。而且,你不怕嫂子回来之后,会知道此事么?”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哥我啊,只在乎自己的亲人和国民,至于名声什么的,那都是狗屁!再说了,要是没有这些青楼,怎么从那些商人和贵族手中捞金子,这些人可个个都是富得流油啊。”

        小莲十分清楚我的性格,她知道我做事都有他自己的主张,通常无法改变他的决定。随后,小莲岔开话题,继续跟我商谈一些商会上的细节。

        再两日。

        在王宫中闲得蛋疼的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宫的机会,抛开了任红昌和所有的护卫,自己一人独自穿着普通的衣服走在大街上。一来是体察一下民情,二来是看看能不能邂逅一个波大、臀翘、脸蛋妖的美人儿。当然,这种可能性就好比在一群母鸡之中找天鹅一般。

        当然,并不是说活我饥渴,而是要知道自己家另外几个娘们究竟在哪。

        到目前为止,我只能认定步练师是若初,就连身边的任红昌都无法肯定是不是自家娘们,所以只能多到外面接触。

        在街上逛得无聊,我就来到了凤来楼。凤来楼是南冥城最大的客栈,也是最大的酒楼,这里有我的三层干股。在古代没有媒体和新闻就是好,我在大街上大摇大摆都没人认出来,进了酒楼,找了靠窗的位置,我直接就点了一大桌子的菜,那份量足够十来个人吃饱喝足的了。

        饭菜一上来,我就埋头拼吃,那吃饭的速度和吃相,让周围用餐聚会的学子们很是鄙夷。

        “到底是蛮夷之地,在如此锦绣之地居然出现大煞风景之人。”这时候,一个学子一边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一边晃着手中的折扇。

        “就是,来这南冥城也有两天了,以前一直不知道为何称此地为南蛮,如今见了才知道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啊。”

        “如此清风朗日,有此等人在一旁,却是一身不舒坦。”

        ……

        “碰!”我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抬头对着四周怒喝:“呱噪什么!打扰老子用餐,你们都特娘的活腻了是不是!?”

        众人见我满脸凶恶之相,当即就悻悻地闭上了嘴巴。只有一个英俊公子依旧晃着折扇,满脸笑意地看着我,见我的目光看向他,那人不由得轻声笑道:“此地乃是公众场合,吵闹自属正常,这位兄台气愤何来?”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8582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