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95章 你怎么不去抢!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笑了,古代人再怎么聪明,毕竟学识有限,很多时候脑子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我趁着众人思索的时候,讲了一个故事:“下面,本王给大家将一个故事。说,一条大河两边分别有两个村落。河西的村长带民众经常加固自己这边河堤;河东的村长则把资金挪用吃喝。洪水来了河东决堤,于是村长带民众抗洪抢险奋战在一线,事罢民众奔走相告,县令拔款救灾,该河东村长也因抢险有功官升三级。因为河堤牢固的河西啥事没有,村长仍旧是村长。大家都只去奖励“救水的”,却从来不记得“防水的”。于是,慢慢的,就没人防水,大家都等水淹没了田地和房屋之后,再来救水。”

        说到这里,我刻意停顿了,扫视四周,发现所有官员都低下了头,很显然他们的答案都跟我是相反的。只有步骘看着我,面露精光。

        我继续道:“国库一直在拨款,从不知去向;官员一直在呼喊,从未有力量;民众一直在伤亡,从未追责任;官府一直在调查,从未出真相;国家一直在多难,从未见兴邦。”

        大殿寂静无声,我方才的声音就如同一滴水在幽深的山洞之中传出,回荡久远。

        “臣老矣,愿告老还乡,恳请大王恩准。”李大人还是知进退的,他知道自己的仕途已然告终,索性在我开口之前,先向我辞职,如此一来,他还能留些薄面。

        我点点头,道:“准了。”

        “多谢大王!”

        随后,我缓缓地站起身,对着殿中诸臣道:“新政即时颁布,无论何时、何地、何人,若有人反对新政者,斩!”

        话罢,我转身离去。

        我的新政一经颁布,当即引来了国内众多儒家学子的笔诛口伐,很快的,周边国家的儒学代表也纷纷对我的新政发表了反对言论,他们甚至组织成了一个队伍,浩浩荡荡地朝着南冥城进发,誓言要令“屠夫”改变新政,还儒家学子一个朗朗乾坤。

        至于“屠夫”一名,可以说,这是我的一次咸鱼翻身,只不过这一次翻身,似乎翻得并不怎么样,毕竟屠夫一词,并非美名。原本,九州各地盛传南冥国王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而如今,我则被人们冠名以“屠夫”,皆说我杀人如麻、六亲不认、饮血茹毛。

        半个月后,九州各地的儒家学子代表们终于汇聚南冥城。结果,到南冥城的第一天他们就开嘴骂人了——难道说,我又开始血腥镇压了?

        非也!

        “十金?!你怎么不去抢!”一个衣着锦衣,看似华贵的年轻人对着凤来楼的老板大声咆哮,这凤来楼乃是南冥城最好的客栈。那些自诩风流高尚的儒家学子们,本就看不起南冥国这南荒蛮夷之地,很自然的,来到了南冥城他们就开始指指点点,说这说那,之后一同聚集在凤来楼,准备过几日就开始在南冥王宫前开始演讲游说。结果,没有想到,当他们准备到凤来楼投宿时,被告之一个天字号房的单天住宿费要十金。

        “苍天!天理何在啊?一个小小的蛮夷之地,三流客栈居然要价十金!”那锦衣公子对着客栈老板吹胡子瞪眼道,“掌柜的!你确定是十金?”

        “十金,分文不少!”那凤来楼掌柜表面上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其实内心已经笑如夏花般灿烂,这个点子其实他们最最敬爱的国王我出的。对于南冥城的所有商贾来说,自从我当上国王之后,他们的日子可以说是泡在蜂蜜水之中,那个叫滋润啊。对于老百姓来讲,我的新政是实打实地落实在他们的身上。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南冥国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我的强力打击之下,南冥国的贵族们望风而逃,他们直接拖家带口地逃离南冥国,或是进入江夏国,或是逃入东吴帝国,总之如今南冥国的领土上,只有极少部分安分守己的贵族。其实,在新政颁布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正所谓有得必有失,他们失去了一部分土地,但是由于我并没有撤销奴隶制度,所以他们依旧可以买卖奴隶,只不过无法对本国的平民进行自由买卖了。

        而贵族的奴隶若是想成为南冥平民,则必须要有一技之长,一旦他经过官方验证成为平民之后,他原来的主人,就能够获得十金到一百金的奖励,这对贵族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余外,我也对这些贵族设定了一些安抚措施,致使他们的日子照旧过的十分滋润。

        另一方面,南冥国的平民们经过一系列的土地改革,挨家挨户都分配到了土地。这些土地的所用权归国家,但是使用权他们却可以世袭,也就是说,父亲如果有十亩地,在父亲死后,儿子依旧能够继承这十亩地。至于土地不能私下买卖这项命令,对于平民来说等于废话,君不见每个平民都将自己的土地当成了命根子?

        土地有了,官府还派人为他们统一建造房屋,维修水利、规划村镇,统一编排。对于我这个国王,南冥国所有平民对他无不感恩戴德,每家每户都为我立了一个长生牌位。

        至于商人,新政更是他们的福音。

        首先是自由通商、除了一些违禁物品之外,我丝毫不限制商人的任何牟利手段。而且,我更是大肆鼓励奴隶商人从各地买进奴隶,然后贩卖给巴克,也就是我的代言人。说起来,巴克如今身份也变了,他成了南冥国首位御聘奴隶商,专门为我物色奴隶,挑选各行各业的精英。

        半个月前,我就已经得到了风声,对于儒家学子要在南冥国讲说之事,我则是敞开胸怀欢迎。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我私下里就将所有南冥城的商家们都聚集在一起,然后对这些人发布了一道令所有商家都瞠目结舌的命令——“待儒家学子进城之后,城内对他们所贩卖的任何物品价格比原价提高一百倍!”

        对于这个极度坑爹的命令,商人们自然是欢迎无比,而苦的则是那些没事穷装哔的儒家学子了。

        “黑店,这就是活生生的黑店啊!”把儒家学子指着店老板怒斥,“你这里简直就是土匪窝,本公子就是住土匪窝也比住这里要好!”

        那店老板早已习惯了类似的话,这几天,他不知道接待了多少儒家学子,有穷装哔的,有傻装富的,也有无理取闹的。反正他不怕,没看到大街上,几乎每隔几分钟就经过的治安巡逻队么?这些人可都是我的直系部队,老百姓都知道巡逻队的头头是一个叫管马忠的疯子,此人是我的直系部下,同时还是南冥王城戎卫的新统领。

        “既然不住店,那没事就到外面凉快去,本店不接受任何穷鬼的观光。”店长打了一个呵欠,叫来小二欲将此人轰出去。

        “等一下!”这时候,二楼的楼梯口走下一个十分英俊的年轻公子,此人剑眉星目、面容俊秀、潇洒飘逸,是个地地道道的少女、少妇杀手。

        “哟,原来是卫公子啊,您不在楼上听小曲,怎么到下面来了?是不是这位吵着您了,我马上就让人把他轰出去。”店老板对着姓卫的公子点头哈腰,那神情要多谦卑就有多谦卑。

        那卫公子文雅一笑,轻轻敲打着手中的折扇道:“店家,你可要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儒家学子啊。你眼前这位可是有着狂士之称的大才子,他若是到了外面,对你的这般行径修书一封,今后恐怕你想开门做生意都难了。”

        “是,是。”店老板自然不知道狂士是个什么东西,他的眼里只有钱。楼梯口这位姓卫的公子,可是花了一万金将将凤来楼的七层客房都包了下来,对于店老板来说,这卫公子就是让他学狗叫,他都干!

        那年轻公子抬头看向卫公子,拱了拱手道:“我原来还以为是谁,没想到是仲道兄,三年不见,仲道兄风流不减啊。”

        “正平兄过奖了,相请不如偶遇,在下做东,请正平兄在这凤来楼小住几日可否?”卫仲道笑脸如花,确实英俊潇洒。

        然,年轻公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不了,在下闲云野鹤惯了,不喜与人相处,就此别过。”

        说完,年轻公子带着书童转身就走,干净利落。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858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