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91章 怕了么?血染的城墙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知道,凌霄在小的时候,经常和夏雨玩耍,虽然他都是有目的性地接近夏雨,但是对于自小就玩到大的夏雨,他还是一眼就能够认出来的。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时候,城墙所有士兵在将官的率领下,对着我位置整齐下跪,声音嘹亮传开。

        “该死!”夏睿不禁谩骂一句,如此以来,他的问罪之名就无法落实了。

        “侯爵大人,如今都到了这步田地,你难道还在讲究那一文不值的借口么?你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直接喊出来算了。”说着,那华服周公子冷笑一声,之后大声呐喊,“夏雨残暴不仁,我等揭竿而起,拥护天岩侯爵夏睿为南冥新王!”

        “推翻暴政,拥立新王!”

        周公子一番言语,好似让叛军们找到了宣泄之口,纷纷齐声呐喊,那声势绝对超过了我这一方,毕竟双方当从人数来看,就已经差了四五万人,更别说气势和战斗力了。

        “夏睿老儿!”我做了一个简易的“大声公”(扩音器材,类似喇叭),对着夏睿方向大喊,“你不是说本王残暴么,本王就让你看看到底有多残暴!来人,把那群老家伙都带上来!”

        话音落下,一队士兵将长老会的七个长老和凌琛诸人都带到了城墙上,众人一字排开,跪在了我的身后,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有一名刽子手。由于身体被缚,嘴中塞着东西无法出声,他们只能不停地摇晃着身体,表情多样且复杂。

        我依旧拿着“大声公”,对着在场双方介绍这些人:“这七个白胡子老头,是王国长老会的七名长老,至于他们平日的功绩,本王在此就不多说了,日后本王自然会将他们的事迹贴在公告上,让百姓观看;这边的诸位,都是本王叔叔伯伯辈的王族成员。至于这些人都想干什么,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今天本王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一点。”

        说到这里,我突然将手中的大声公扔掉,用一种几近怒吼声音爆喝道:“但凡觊觎南冥王位、意图破坏南冥社会者,不论地位崇高、身份独特,虽远必诛!”

        此话一出,七个长老和王族身后的刽子手们十分整齐地亮出了大刀,在夏睿等人惊骇的目光中,砍下了这些身份显赫、地位崇高的上流社会代表的脑袋!

        鲜红的血液渐染着一片城墙!

        “他,他居然真的,动手了……”包括夏睿在内,所有地方势力代表都瞠目结舌。

        当然,夏睿等人如果知道我已经将南冥城所有反对贵族都血洗三族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惊讶,反而会欣喜若狂。我此举已是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虽然我这么做也许会换来平民的支持和拥戴,但是九州土地上,掌握着一切主导权的还是贵族和士族,平民和奴隶永远只能生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一个普通贵族,甚至是勋爵都能因为一个顶撞自己的罪名而杀死任何平民,所谓官字两张嘴,很多时候用钱就能将事情轻松解决。当然,有钱,还要有权,虽然和平民相比,商人的地位相对要高一些,但是在士族和贵族眼里,商人和平民无异。

        在沉寂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夏睿这一方终于爆发出了惊天的呼喊之声,随后,攻城开始了!

        我就站在城墙上,守城的主将是吕岱,我完全不需要插手,只是站在城垛之上,把自己当成一个扎眼的靶子。我站着,任红昌出奇地没有出现在他身边,我的手中只有一个重型盾牌,是用来抵御如同雨水一般倾泻而下的箭雨。

        南冥城的外墙很高,目测有三十米左右。正因如此,敌人才精心准备了井阑。在重装步兵的缓缓推进之下,五架和城墙等同高度的井阑出现在我的前方。

        “大王!这里危险,您还是随末将后撤吧!”一个副将,顶着箭雨赶到了我身后。以此刻的情况来看,无论是普通士兵,还是一干将官,我此举和送死无异。就算是国王要彰显自己的英勇无畏,也不能站在城垛上找死啊。

        我没有理会那名副将,嘴角微微翘起,一抹笑容从脸上乍现,这时候我居然将手中的重盾扔了开来,而后我的双手之间猛然出现一团大火球,那火球的体积急剧变大,在大到足够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时,大火球喷射而出,直接撞向百米外的井阑上。

        作为攻城重要器具的井阑,它有着一个十分明显的缺点,那就是移动速度过慢,这些大家伙在我眼里,就是一个闭着双眼也能击中的巨型靶子。

        “轰!”大火球丝毫无误地击中了那台井阑,很快火焰就将整台井阑都燃烧起来,而井阑之中原本准备射击城墙上的弓箭手则活活被烧死!

        我如法炮制,五个大火球连续飞射而出,夏睿精心准备的五台井阑纷纷被毁。

        “这不可能!”夏睿见状,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他不知道多少次揉自己的双眼了,他甚至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实,“那个废物何时练成了如此厉害的武技!”

        “天地极阳功!”周公子沉着脸,冷冷地吐了出来。

        “他居然真的练成了?”

        作为正统的凌氏子孙,夏睿对这天地极阳功可是垂涎已久,只是此功法一直被夏忠看护,除了我之外,还真没有人能够轻易得手。

        只是,夏睿最为不爽的是,我居然运用地如此熟练。

        我在连续射出五个大火球之后,居然依旧站在城垛之上,此时已经极少有弓箭能够波及到我的安危。我双手负背,依旧傲然站立在城垛之上,一派潇洒。

        井阑被摧毁之后,夏睿这一方的进攻速度明显放缓了下来。毕竟,这才是攻城的第一天,他们没有必要,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我死磕。而且,琅邪郡的援军已经无法及时达到,夏睿已经派出五千人的精兵埋伏在路上,尽量拖延他们的行程,扰乱他们的行军路线,琅邪郡的援兵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抵达。

        第一天的攻城,夏睿就在南冥城高高的城墙下扔下了两千多名士兵的尸体,这些士兵的尸体大部分都死在了护城河边。从他们的装备上看,这打头阵的并非是正规并且经过严格训练的精兵,反倒像是一群刚刚从农田里被赶出来的奴隶。

        对方退下之后,我依旧坐在城垛上,我的视线一直在城下那满眼都是的尸体上扫视。

        “大王,敌人已经撤退了,您还是回去休息吧。”一个年轻的副将悄悄地走到我的身后。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原来是马忠啊,怎么样,害怕么?”

        马忠那高超的箭术,刚才在敌人攻城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来。马忠乃是吕岱手下的一名副将,掌管着一千名弓箭手,可以说城下的大部分尸体上所插着的羽箭都是他们射出的。

        “回禀大王,我不怕!”从马忠的外表上看,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换在江山社稷图外面,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而在这个世界却已经不知道射杀了多少人。

        “带着你的人,先回去休整,明天会是一番苦战。”

        “是!”马忠对我行礼,转身离开了。

        “这小子不错。”看这马忠的背影,我冒出了这么一句。

        “他是末将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吕岱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人数清点出来了么,我方有多少人员损伤?”

        “伤三百人,死七十八人。”吕岱沉声回答。

        “干!才第一波就已经出现了损失,而且敌人的先头部队都是奴隶组成的,只不过在奴隶当中夹杂了一些箭术稍高的弓箭手而已。”我恨恨地骂了一句,随后道,“好好安置战死的烈士,我们要对他们的家人一个交代。”

        “是!”吕岱对我这句话竖然起敬。

        “你也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顺便勘察一下敌情。”

        “大王,这本应是末将的职责……”

        “少废话,我让你去就去!”我瞪了吕岱一眼,吕岱低下头,默默地走开了。不过,吕岱并没有如我的意,他只是站在距离我十来米的位置,屹立不动,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高大的木桩。

        虽然说我对这场战斗已经胜券在握,但是每当看到那么多人死在自己的眼前,那种感觉还是极为痛苦的。

        毕竟,我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现在所扮演的这个国王的角色。作为一个国王,眼睁睁地看着子民死在自己面前,那种伤楚之感无以言表。我眼下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这场战斗。说起来,我真正的敌人并不是眼前的几万大军,而是帅帐附近的百来个地方贵族代表和夏睿一族。

        夜幕缓缓降临,黑暗之中,一只来自死亡的利爪正在向贵族代表的营帐缓缓伸去!

        第二日的攻城明显比昨天要猛烈许多,攻城士兵的装备都十分精良,个个都武装到了牙齿,普通弓箭甚至无法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好在我的火球摧毁了所有的攻城器械,尽管他们装备再精良,也只能扛着云梯爬上三十米高的城墙。

        战斗,很快就进入了胶状。

        而此时,在叛军营地的后方几百米处的林中,蒋钦等人则是在策划接下来的行动。

        “头儿,我们虽然杀了他们的首领,但是那些家将似乎并不知道他们主子死了,反而更加卖力地攻城,咱们该怎么办?”一个血杀队员从前方悄悄溜了回来,向蒋钦禀报前方战况。

        蒋钦看向甄毅,他知道甄毅的脑子比他好使:“老二,你怎么看?”

        甄毅眼珠子微微一转,眯着双眼道:“没事,有主人坐镇,那些虾米蹦跶不出什么。我们先不要自乱阵脚,继续依照主人的吩咐,暗杀那些贵族老爷,今天晚上敌人一定会加强戒备。我们要小心行事,半夜得手得手之后,要故意弄出一些声响,然后让敌人都知道他们的主人被杀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激怒那些士兵?”一个血杀队员问道。

        “如果你的贵族老爷死了,你还会为他卖命吗?”甄毅横了他一眼。

        “对,对哦。除了主人之外,那些贵族老爷哪里把我们当人看了,这样以来,那些士兵不逃跑才怪呢!”

        “好,那我们就先做好准备,等天黑了再行动!”

        “把所有云梯都给我推下去!”我所在的位置已经有三架云梯架了上来,并且有十几个士兵正顶着大盾,以奇快的速度上爬。我体内的九阳真气已经告馨,敌人这一波攻击比我所预料的要猛烈许多,而且很明显他们都是精英部队,平日训练有素,也许等的就是今日这一战!

        “他们上来了!”一个士兵的呼喊让我有种想将他踹下去的冲动。才第二波攻击,敌人居然有人借用云梯爬了上来!

        我发现有两名敌兵杀了上来,这两人刀法狠厉,身手快捷,不过几下,就有三名守卫死在了他们的手上。

        “你们去推另外两架云梯,这里交给我!”我怒喝一声,龙夏刀带着一股劲风对着一名敌兵狠劈而下。

        “当!”那名敌兵居然挡住了我的攻击,随后另外一名敌兵也将手中的钢刀捅了过来。

        我旋身避过,顺势一脚狠狠地踹在那名敌兵的身上,将其直接从城墙上踹了下去。

        “去死!”眼见自己的兄弟被我踹下城墙,另一名敌兵如同中了疯魔一般,身上泛起了蓝色的光芒,对着我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只听刀风呼啸,我竟被其逼得练练后退,而周边的守卫们居然无一人敢上前帮忙。

        我怎么也没想到,在如此众多的士兵当中居然隐藏着一个将军级别的高手,难怪他们两人的速度如此迅速。我一时疲于招架,由于事先消耗了太多的九阳真气,我竟无还手之力。敌人毕竟是将军境界的高手,而且此人刀法狠厉,绝对不是默默无名之辈。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802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