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36章 嫂子,你太牛了

威尼斯网上平台

        “嗯,他只是昏迷过去而已,我马上就能叫醒他。”说着,凌统对着吕岱的人中掐了几下,同时用泛着红色光芒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吕岱那已经变得炭黑的脸。

        “唔!”

        果真,吕岱在凌统的几番施为下,很快就苏醒过来。吕岱睁开双眼就看到众人那关切的面容,他恍惚了片刻,就开口询问道:“将军,您没事吧?”

        “没事,倒是定公你,可感觉哪里不舒服?”这是我第一次称呼吕岱的字,吕岱听了,也是首次裂嘴微笑,黑黝黝的脸加上一排白牙,倒是绝配。

        “将军放心,末将不碍事,就是头有些恍惚,而且感觉体内似乎有一股汹涌的力量在四处乱窜。”吕岱被凌统扶坐起来,靠在船杆上。

        “莫非,你真的吸收了刚才那道雷电?”我与凌统等人对视了一眼,均感到十分蹊跷。

        “应该是这样吧,不然的话,末将恐怕已经变成飞灰了。”吕岱苦笑一声,他身上的衣物已经化为粉芥脱落,好在内部还有一件贴身链甲,否则他可要出大糗了,毕竟王后娘娘也在呢。

        “不好,又来了!”管承突然叫了起来。

        “轰隆隆!”正谈话间,又有几道雷电垂直劈在商船的四周,水花四溅,商船左右倾斜,险些翻船!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我们大家都得完蛋!”我有些焦急地看着四周,同时拽过步练师的手,将她拉到了下甲板的登梯口,“你先下去,外面有我们守护!”

        “不,我要和你们一同战斗,不要忘记了,我也是一名武者!”步练师依旧十分倔强,她一直都是不服输的人。

        “少废话,这里我说了算,我让你下去你就给我下去!”这是我第一次对步练师大吼,说完,我二话不说,把甲板的封盖踢开,将步练师直接塞进了船舱内。

        “夏雨!”步练师想要出来,结果又被我给塞了进去。我面色肃穆地盯着步练师,严辞道:“这个时候不要再耍性子了,你要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们,你答应我不要随意出来!”

        步练师看着我,紧紧地皱着柳眉,郑重地点点头。

        我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猛然起身,对着管承大喝:“管承!有没有办法快速地冲出这片该死的雷暴云?”

        管承的脸色有些难看,毕竟航海路线都是他一人制定的,只是他没有考虑到恶魔海域的雷暴云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管承听到我的话之后,直接跑到了船头,放眼四周,同时也盯着头顶那恐怖异常的雷暴黑云。

        “主子,为今之计,就是加快航行速度,属下马上就到舵室,加速航行!”

        “好!用你最快的速度前进!”

        “是!”管承冲进了舵室,而我则与凌统两人对视,凌统挥舞着手中的飘金棍道:“老大,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这艘船沉没的!”

        “将军,末将也来帮忙!”吕岱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行走了两步,就差点跄踉倒地,最后,吕岱还是站稳了身体。

        “吕岱,这个时候你就不要逞能了,你到一旁休息吧。”

        凌统扶住吕岱,宽慰道。说实在的,凌统对吕岱的印象在刚才的一瞬间,可以说是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个世上,能够如此忠心护住的人实在太少了,而且还是在那样电光火石的瞬间反应过来,这说明吕岱此人确实是忠心无二。

        “不!凌将军,末将没事,而且末将有一种想再去感受一下雷电的冲动,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末将的脑海之中呼唤。”

        听到吕岱的话,我和凌统再一次对视,两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了激动之色,凌统率先说了出来:“难道说,是你的守护圣灵要苏醒了吗?哇哈哈,太好了!这样看来,你的守护圣灵还是雷属性的!”

        吕岱只是一介平民,从未接触过正规学院知识,他也不明白何为守护圣灵,听到凌统的话,他反而有些发愣。

        “好了,现在不是发愣的时候,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开始干活吧,我负责船头,凌统你负责船尾,吕岱你负责船中央,务必要将所有雷电都引开!”

        “是!”

        “好!”

        我率先站在了船头,双手再度燃烧起熊熊火焰,几十只小火鸟快速地凝结而成,在船头排成编队凌统,拄棍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尾,抬头望天,脸上有一丝谨慎,也有一丝期待而站在船中间的吕岱则是直接跳到了小楼的楼顶,此时他的位置最高,接触到雷电的概率也最高。有了方才的经验,吕岱对自己很有信心。

        “轰隆隆!”

        “来了!”

        “大家小心!”

        这时候,我发现头顶上方的天际变得一抹亮白,顷刻间就有十几道雷电轰然劈下。

        我甚至来不及爆粗口,当即用意念指挥火鸟朝着天空的雷电撞去。

        “爆!”几十头火鸟瞬间爆炸,爆炸所产生的空间震动不出我所料地阻挡了几道雷电,不过也正是因为爆炸,而使得爆炸所产生的烟尘阻挡住了我的视线,在那一瞬间,我的瞳孔里闪现出了一道粗大的雷光朝着自己疾闪而来。这个时候吕岱也迎上了一道雷电,凌统在船尾根本就来不及救援,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雷光所笼罩!

        “轰!”

        眼见自己就要被劈成飞灰,突然一个黑色的细状物体进入了我的视线,随后雷光被那物体所吸收,爆发出了耀眼无比的光芒。只此瞬间,我的双眼差点被耀眼的雷光刺瞎。

        雷电被那不明物体化解了,我也跌坐在甲板上,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实在是太惊险了。

        雷电消失之后,我发现步练师何时已经站在了甲板上,她的手中握着一把银色长弓,见我朝她看来,她对着我嫣然一笑,这一笑直接就把我的三魂七魄给勾了过去。我知道,自己的小命被眼前这个美得祸国殃民的步练师给救了。

        “嫂子,你太牛了!”凌统的身体冲到一半路程就停了下来,对着步练师再度竖起大拇指。

        “我说过了,我是一名武者!”步练师一身逼人的英气,配着那头迎风飘扬的长发,看得我有些目瞪口呆。对于我这样的姿态,步练师还是感到有些小小的虚荣,毕竟他是第一次看到我露出这样的猪哥状。

        虽然有了步练师的加入,但是雷电的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而且,天空之中隐隐在酝酿更为庞大的雷电光束,船上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仿佛能够毁天灭地的威压。

        这时候,步练师拉开银色长弓,通身上下都爆闪出耀眼无比的蓝色光芒,只听步练师对着头顶的雷暴云一声娇叱:“满天星!”

        却见几十道银色光束疾然射向天际,在这些光束进入雷暴黑云的瞬间,整个天空突然爆发出了振聋发聩的轰响。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被这种恐怖无比的声音所震慑,众人直接被突如其来的庞大压强给震趴在甲板上,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武气覆盖全身。我的武气虽然无法外放,但是也将体内所有的九阳真气护住各大器官,我担心自己会被大气压强给震死。

        尽管如此,在那轰鸣声中,还有一种极为恐怖的大气压强不断而下,轰砸着海平面。在我的视野中,看到那原本起伏不定、波涛汹涌的海平面竟然被强大的压强砸成一道道上下落差的平面,同时平面上还时不时出现一些半圆形的凹陷,那半圆的最深处竟有几十米!

        “管承,给我最大马力冲啊!”我捂着耳朵大声怒吼,我的脊背已经感触到有一道压强正在酝酿,若是让它压下,恐怕所有人、包括商船都被会压成粉芥!

        也不知是管承听到了我的呐喊,还是管承此时刚好发力,船上诸人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推力,随后商船的航行速度猛然加快,那种感觉就好像商船突然安装上了一个强力马达一般。

        就在商船冲刺了将近十来米距离的时候,我感觉船身似乎出现了轻微的倾斜,不过脊背上的那股庞大的压强却是随之减弱了许多。我当即站起身,此时此刻,商船的背后已然出现了一个几十米,甚至百来米深的巨大压强水坑!

        “凌统快想办法,否则咱们都得死!”这个时候商船已经出现了四十度的倾斜,而且船身还在继续向着压强水坑滑落。船上实力最为强大的也只有凌统,我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凌统身上了,毕竟在水域之中凌统的实力也能发挥到最大。

        匍匐在船尾的凌统面色一拧,他二话不说,直接跳下商船,跃入汹涌的海水之中,顿时我感受到凌统的气息瞬间高涨,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响,商船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悬空。

        “嘭!”

        原来凌统在商船下方,用武气将水坡轰击出一个巨大的缺口,随后商船砸落在水面上。

        “轰!”顿时商船前方的水墙被凌统用武气直接轰击出一条狭小的通道。

        “轰!”

        “轰!”

        在凌统不要命的连续十几次轰击之后,商船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条宽七八米的水上通道。而凌统也气喘吁吁地呈“大”字型躺在甲板上,不待水面恢复,海水重新灌输,商船就如同一艘全力加速的快艇乘风破浪而去。

        全力加速的商船用大概十来分钟的时间终于冲出了雷暴黑云,重见阳光的喜悦让船上所有人不禁大声欢呼。随后,管承也在一名破军营战士的搀扶下上了甲板,此时的管承面色略微苍白,显然他和凌统一样进入了脱力的状态。

        “主子,幸不辱命!”

        我走到管承面前,轻拍着他的肩膀道:“好样的!”

        “主子,现在咱们的船顺风,以这样的速度估计明天傍晚就能抵达水精灵的部落。”管承朝四周海面环视一遍,笑着说,“以往甘宁都会在这带海域出现,看来雷暴云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估计那家伙躲避雷暴云去了。”

        “嗯,瓶子里有十颗元气丹,吃一颗就够了,赶紧到舱里去休息吧。”我从怀中拿出一瓶元气丹交给管承,就在刚才,我也分别给了凌统、步练师和吕岱每人一瓶。步练师在拿到元气丹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贴身放好。虽然步练师是第一次见到元气丹,但是元气丹的作用她早就听闻,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啊。

        和天堂谷所贩卖的丹药不同,恢复、治愈类的丹药我并没有对外销售。我不是白痴,绝度不会将这些等同于另一个生命的宝贵丹药卖给敌人的,否则,无非等于是在壮大敌人,自己找死。

        在凌统和管承相继到船舱休息之后,我回到了小楼上休息,步练师也跟着我上了小楼。

        我知道步练师有话对我说,进了自己的休息室,待步练师跟进来后,轻轻地将门关上。我看着站在窗旁,眺望远处海面的步练师,轻声道:“我知道你有话说。”

        步练师微微侧了一下头,不过她并没有转过身,而从怀中拿出那瓶元气丹,用一种十分平淡的口吻道:“在南方叛乱平定之后,你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孙权几次三番找到我,再三说明自己的清白,他把一切都归咎在你身上,说是你设计陷害他。”

        我微微一笑,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相信他吗?”

        网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485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