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04章 我是你老板,这里我说了算

威尼斯网上平台

        谁也没有想到,叛军竟然在我们刚刚进入叛乱地区就执行如此大规模的埋伏,而且埋伏的地点和手段都十分高明,由此我推断出此次叛军之中肯定有一个十分可怕的策划者。我突然觉得此行平叛并非一帆风顺,而且那些叛军的高层似乎并没有我所想象的那般愚昧,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那些叛军是如何知道我的行军路线的,难道南冥城有奸细不成?

        很快,我就肯定了这个想法。

        南冥国的贵族们利益本就是连接在一起的,我甚至可以大胆地怀疑,这次南方叛乱很有可能整个南冥国的贵族都有参与其中,而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凌统!

        一旦凌统死亡,那么整个国家的军权就会落入天岩侯爵夏睿手中,如此一来,恐怕不出一年我这个大王就要玩完了。也就是说,虽然是在自己的国家平叛,但是我和凌统恐怕已经没有后援了。也许,此时此刻,南冥城中步练师和步骘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哼,哼哼哼。”

        想着,想着,我的脸上突然显露出一种几近疯狂的笑意,在别人看来,也是一种令人莫名阴寒的笑意。

        “有意思。”

        “大人,损伤已经清点完毕,伤两百人,亡五十人,粮草也有一定程度的毁坏,不过并不致命。刚才属下还发现了我军的响箭,我军其他的运量部队恐怕也遭到了埋伏。我们才刚出师,他们就如此下重本埋伏,恐怕后面的路会十分难走。”吕川的眉头微微皱起,脸色有些凝重。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杀敌多少,有大概数字吗?”

        “没有,不过我已命人去割敌人首级了。”两军对战,割首级得军功这是最为常见的。

        然而,我却是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问道:“按照以往,一个首级能抵多少金币?”

        “十个。”吕川想也不想地回答。

        我突然朗声大笑,起身对着周围的士兵大声呼喝:“弟兄们,割首级这么费力的活就不用干了。今日大家奋勇杀敌,无一孬种,本人甚为欣慰,故每人奖励两百个金币,待运送粮草抵达目的地之后就准时发放给大家!”

        “噢”众人一听,当下就欢呼了,每人两百个金币,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此时此刻,没有一人怀疑我会食言,要知道我可是王城中有名的大财主,按照百姓的说法,我的钱已经多得丢都丢不光。

        “大人,这不和规矩。”吕川义正言辞道。

        我看了吕川一眼,随后大声怒喝道:“凡我部曲,都是我的亲手足,我私掏腰包奖励我的兄弟手足有何不可?大家拼死奋战为了什么?不正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妻儿能过上安盛的日子?”

        我的义愤填膺让吕川一时还不上嘴。

        而我随后又扔下了一记重磅炸弹,只见他对着天空大喊:“死去的弟兄们,你们放心,你们的父母妻儿我夏雨一人独力赡养,每人每年送安抚金一千,绝不会亏待他们一分一毫!”

        我此举可谓是收买了所有人心,周围士兵当下跪了一地,齐声呐喊:“将军义薄云天,我等誓死追随!”

        而吕川,此时也是血泪纵横,眼泪混着敌人的血液从他那粗糙的皮肤表层滑落,吕川猛地对着我下跪,高声道:“将军仁义,吕川敬佩!”

        “吕司马请起,此时天色渐暗,我们要先找个地方扎营,以防那般龟孙子再下暗手。”

        随后,我如同变戏法般地凭空拿出十个瓷瓶,瓷瓶之中装着一百颗补气丸。补气丸虽然只是九品丹药,但是对于治疗普通的刀剑伤有着极好的疗效。我将瓷瓶扔给吕川,道:“这瓶子里一百颗疗伤药,你给弟兄们每人发放一颗。他娘的!本来应该在出发前发给弟兄们的!”

        我显得极为懊悔,认为如果早些把补气丸发放下去,也许死亡的士兵就不会这么多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自己的士兵是死一个少一个,在跟这些大贵族们碰撞的时机,己方的人数真不能再锐减下去。

        吕川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他强遏制即将淌下的眼泪,红着眼接过药,大应一声:“喏!”

        众人快速收拾心情和伤口之后,继续押送粮草上路,而我也走到吕玲绮身边,关怀道:“你没受伤吧?”

        吕玲绮罕见地没有给我摆臭脸,面色恬淡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普通的刀剑伤不到我。”

        “还说没受伤?”我快速地握住吕玲绮的手,指吕玲绮手背上的一道长长伤痕,这道伤痕虽然不深,但是依旧渗着血丝,我不禁有些心疼道,“你看看,这难道不是伤痕吗?”

        “一点小划痕而已,不碍事的,过了明天就能痊愈了。”吕玲绮有着十分特殊的血脉,她拥有着与常人完全不同的肉身,她并没有说谎,普通刀剑却是无法伤害到她,哪怕真的划伤了,过了一个晚上,所有的伤势就能痊愈。

        这一点,与我吃东西恢复伤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对于我的关怀,她则是温暖一笑,看向我的眼眸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不行,哪怕再小的伤口也有被感染的机会,别人我可以不管,但是你绝对不行!”

        我的态度十分强硬,二话不说就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对着吕玲绮的伤口小心翼翼地倒了一些白色的药粉。令吕玲绮惊讶的是,那白色药粉刚融入血水之中,血液就停止了外溢。

        我见吕玲绮伸手要去挠伤口,忙道:“别动!这是伤口愈合的症状,很快这种痛痒就会消散。”

        手被我握着,吕玲绮进也不是,退也不能,只能垂下头,轻咬着丹唇,内心一片温暖。

        “小玲,你听我说。现在我们要约法三章,否则我马上把你送回南冥城!”我也不顾吕玲绮的反应,接着说,“一,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离开我四周两米的范围二,如果我受了重伤,你就不要管我了,自己逃命要紧三,没有三了,反正你把这两点都记住就行了!”

        “我是你的护卫,岂能弃你而逃!”内心虽然感动,但是硬气的吕玲绮自然不会答应我的无理要求,特别是第二个。

        “我是你老板,这里我说了算!”

        “不行!门都没有!”吕玲绮别过脸,十分顺口就把我平时挂在嘴上的话说了出来。

        “耶呵,居然还把哥的话学上了!”

        之后一路,我与吕玲绮不停地重复着这样让人觉得既温馨又好笑的场景。

        三天后,我们终于抵达第一个集结点。

        在我进入凌统的帅帐时,却发现已有十多人坐在帐中,同时在凌统面前还跪着五人。这五人血甲未解,衣着凌乱,其中更有一人少了一条胳膊。

        我的突然进入,引来了所有人的注目。凌统见我安然无恙,不禁轻吐出一口气,叹道:“看来,你的运气比较好,并没有受到叛军的埋伏。”

        我前进几步,对着凌统拱手行了军礼,并没有下跪:“回禀将军,末将也遭到了埋伏,损失了五十名军士。”

        说到埋伏一事,我的脸色显得有些狰狞。

        敌人死多少我不在乎,对于那五十名死亡的军士我心里也有些遗憾,但是战争哪有不死人,死人见多了,我也就习惯了。

        现在最为担心的,是敌人的智囊团,这一招绝对是出其不意,而且收效甚高,直接在平叛军的每个人心中狠狠地插了一剑。

        凌统听罢,眉头不由一皱,问道:“袭击的叛军有多少人?”

        “具体人数不知道,不过被我军所杀的就有两千多人。”

        “这不可能!”当下就有人拍案而起,直指我,喝道,“你这低贱的商贾!莫要以为这是市场,哄骗上官可是要腰斩的!”

        我怒了,他的拳头当即燃起熊熊烈焰,指着那怒斥自己的将领喝道:“老子低不低贱,还轮不到你来废话!不相信是不是,有本事跟老子单挑,我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我怒焰冲天,本来心里就不爽,这菜哔还打算跟我杠上!

        “放肆!”凌统怒喝一声,喝止了我与那名将领的私斗。凌统怒瞪了那名将领一眼,随后继续问我:“夏校尉,你可有任何证据,如果你所说属实,我断可以升你为偏将!”

        “升偏将什么就不用了,咱老夏一介商贾出生,怕会被旁人戳断脊梁骨。”

        我随后将手中的火焰握灭,冷眼扫遍全场,此时的我显得异样的嚣张且冷酷,那油然而生的上位者姿态一时竟然在座的众将无所适从。可以说,此时我的内心是极为郁闷的,我发现,偌大的帅帐之中,尽坐着一群废物!

        对,就是废物!

        “面由心生”此句可对,也不对。

        要看一个人的本性,单看外表是无法判定的,人可以长得丑,也可以面貌平庸,但是他的双眼绝对不能无神。可悲哀的是,在座众将,除了凌统之外,余外之人眼里所流露出来的除了那自以为是的不屑之外,尽是茫然之色。更有甚者,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完完全全是在看戏一般。

        哥们,你们是出来打仗的,而不是来游山玩水!

        我怒得想直接把这些废物全部拉出去砍了

        “还是那句话,你可有证据?”行军时的凌统跟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平日的凌统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顽皮的大男孩,调皮且风趣,每每在街头见到漂亮姑娘就会口花花地调侃上几句然而,此时的凌统周身上下却是散发着凌厉无比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剑,含而不发,凌厉非常。

        我耸了耸肩,笑着说:“没有,因为我觉得割敌人首级太费劲了,私下里自己掏腰包补偿了兵士。”

        我的无所谓态度让在场的众将很是不爽,但是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越发地充满精芒。我知道凌统也想提拔我,但是如果没有实际的东西,恐怕不能服众,一时场面显得有些怪异。

        “禀报将军,帐外有一名司马求见。”

        “哪部司马这么大胆?”凌统眼球一瞪,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了一丝怒意。

        “是夏校尉的司马,吕川。”

        网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3549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