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94章 一个冷艳妖娆、一个娇小可人

威尼斯网上平台

        年老女精灵想了想,说:“我曾在人类世界生活过一段时间,取了一个人类名字,叫赵五娘,您今后就这么称呼我吧。”

        我点点头,觉得这个名字都应该是年老女精灵临时取的:“好吧,五娘。”

        然而,我和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赵五娘这个名字对年老女精灵来说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一段无怨无悔的过往。而且,我对中国古时戏剧不熟悉,如果熟悉的话,他恐怕当即会将赵五娘当宝一样供起来,因为赵五娘的女儿曾是三国女性中,我最为敬佩的一位。

        当然,这是后话。

        精灵奴隶的事情我自觉处理得不错,因为一开始还以为精灵族会高傲无比,桀骜不驯,没想到他们的性子都已经被困苦和灾难给磨灭地一干二净,现在的他们跟普通的奴隶无异。

        走出正厅,此时庭院里已有两批人聚在一起。我的左手边,那批人看上去就像是一群破烂的小乞丐右手边是一群个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这些人的模样是千奇百怪。其中有满嘴獠牙的绿皮肤怪物,也有体形壮硕无比的野蛮人,甚至还有长着兽头,下半身却是人类躯体的半兽人。

        这给我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明明人是在华夏古代的土地上,却是见到了西方文化里的各种生物。

        不得不说,老凤凰这一手玩得不错。

        左边的自然是半身人了,半身人看上去跟普通人类差不多,只不过身高比较矮小罢了。他们给我的第一感觉还不错,看上去十分温顺。

        相比左手边半身人的老实安静,右边的一百名异族显得极为暴躁,如果不是双手被捆绑,而且四周全是手持武器的护卫,他们很有可能会发起暴力冲突。没有人明白我为何会要这些极难驯服的狂暴异族,当然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明白,相比老实的半身人,狂暴异族实在太过于危险了,这也使得夏忠不得不多派了一些护卫保护我的安全。

        我在以前的时候,脑子就跟普通人不一样。

        按照老师所说,我的想法很多也很怪,是天生当科学家的料。

        对于一直被人类奴役的半身人,我对他们倒是比较了解,所以对他们的关注度也不高,他们的到来仅仅只是作为苦工而已。

        而眼前这一百位个个看上去都十分危险的异族,我对他们却是颇为期待。我让护卫将这些异族根据各自的种族区分开来,各自形成一个小团体,然后关入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房间里,这些房间都是隔开的,无法探知彼此所发生的情况。

        夏忠将十个精灵都安排好之后,关心我安危的他急忙赶到了我身边,而这个时候我已经站在绿肤族的房门前。看到夏忠神色慌张地赶过来,我笑了笑,说:“忠叔你来得正好,咱们一起进去看看这些绿肤族吧。”

        “少爷,绿肤族是异族中最为愚蠢的种族,他们甚至连数钱都不会,完全是靠着本能在作为,你要他们干什么?”夏忠疑惑道。

        我听了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说,他们甚至连数数都不会?”

        “是的。”夏忠点点头,“而且绿肤族是出了名的忘恩负义,他们只看眼前的利益,只要谁给他们肉吃,他们就听谁的,以至于任何势力都不想跟他们产生关联,都将他们排挤在外。”

        “啪!”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满脸无语。

        “不过,也不是所有异族都这样。少爷这次买来的奴隶当中,就有不少野蛮人和兽人。这两个种族虽然都是荒外蛮夷,但是他们毕竟都是智慧种族,也颇懂我们人类的礼仪。”

        听了夏忠这句话,我心里总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野蛮人和兽人分别是居住在“八荒”之中的“大荒”和“幽云”两地,虽然距离南冥国十分遥远,但越是遥远的地方,就越不会引来别人的猜想,如此可作为一招暗棋,一旦使用便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我心下了然,脸上很快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既然如此,那就想把野蛮人和兽人都圈起来,好吃好喝地供着,至于绿肤族嘛,嘿嘿正好有事情让他们做!”

        巴克给我的一百个异族奴隶当中,就有六十个绿肤族,这让我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不过,好在当前我需要一批苦工,心里也就稍稍释然。

        但,吝啬,呸,精明的我是绝对会把这笔账和下一笔跟巴克一起算的。

        步练师今天的心情出奇的好,一直困扰着她的几件大事终于尘埃落定了,而此事的最大功臣就是偷偷躲在暗处偷看她的我啦。

        不到短短的几天,我就给她筹来了五百多万金币,直接解决了国库空虚的燃眉之急。

        “一个冷艳妖娆、一个娇小可人,哼,这家伙倒是长进了呢。”

        步练师坐在寝宫正厅中,无聊地把玩着杯子说。

        “王后娘娘,丞相大人到了。”这时候,门外传来女官的禀告。

        “快请!”一听是自己的父亲来了,步练师急忙收拾情绪。

        不多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从门外步入,男子首先朝步练师躬身道:“拜见王后娘娘。”

        “父亲,这里没有外人,您就不必拘礼了。”步练师急忙将步骘扶起来。

        步骘的面容刚毅且英俊,行为正派,刚正不阿,是街头巷尾人人仰慕称道的好丞相。相比起步练师的满面笑容,步骘却显得十分阴沉,因为他认为步练师的钱“来路不正”。

        “父亲,为何您看上去愁眉不展,莫是遇到了难事?”

        步练师并没有将我在外经商的事告诉步骘,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是在我没有做出成绩以前,怕步骘知道会怪罪与她。

        然而,步骘见步练师面带笑意,隐有春色,以为是步练师又跟孙权搭上了,而且还从他那里得了好处,当下就把脸色放了下来:“请王后娘娘自重!”

        步练师见了,心下一沉道:“父亲,此话从何说起?”

        步骘其实也心疼女儿,但是他一心一意为了南冥国,一切以国事为重,所以将儿女家人的幸福抛之脑后,当下对着步练师下跪道:“王后娘娘,您毕竟是一国之后,与外人接触实为不妥,而且那人也绝非君子,娘娘您莫要再受其坑害了啊!”

        为了顾及到步练师的王后脸面,步骘说得已经很委婉了如果步练师不是皇后,恐怕他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

        步练师一下就听明白了,那张绝美的脸上突然微微一笑,这一笑也代表她内心的芥蒂早已经散了。

        步练师扶起步骘,笑着说:“父亲聪明绝顶,看来这次也是看错了呢。国库里的那五百万金币并非他人所赠,而是我们的国王。”

        “国、国王?”步骘一下子就愣住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当即顿喝道,“这不可能!”

        步练师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用一句简短的话来概括:“他的血裔已经苏醒。”

        “真的!?”步骘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那表情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其中有怀疑,有狂喜,也有无尽的欣慰。

        血裔,这个词汇是我告诉夏忠的。

        话说,原先一个蠢得要死的国王突然间变得这么龌龊,不对,是高明,肯定会让别人怀疑,所以我就告诉夏忠,是我体内的血裔苏醒了。

        之所以这么说,我是因为我在王室阁楼里看过一本秘典,里面就提到,南冥国的王族血脉力隐藏着一种十分恐怖的力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步练师被步骘方才那么一说,对我的瞬间崛起也没了原先的兴奋,而是用一种淡淡的语气道:“确实如此,而且他现在已经搬出了王宫,住在城中的商业区。”

        步骘一听,当下就不干了:“荒谬!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住在那种污秽之地!”

        说着,步骘便转身准备去找我理论。

        “丞相大人!”步练师更换了称谓,也更换了语气,改用一种以上对下的命令口吻道,“不要忘了,你是臣,他是君!君命有所授,我们不得不尊从!”

        “这”

        步骘迟疑了,因为眼前所发生的事已经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思索了片刻,冷静下来的步骘对步练师行礼道:“王后娘娘,请问那位总管大人是否跟随左右?”

        网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305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