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86章 中午,一同用膳吧

威尼斯网上平台

        孙权大闹南冥国皇宫的丑事最后还是被步练师给压了下去,步练师虽然恨孙权,但是还没有傻到去跟大吴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翻脸,毕竟名义上南冥国还是大吴帝国的附属国。只是,此后步练师就彻底断了跟孙权的联系,甚至派人将她往日与孙权联系的小庄园焚毁。

        只是,少了孙权带来的救济,如此一来,南冥国的处境更加堪忧。

        步练师虽然照常上朝处理国事,但是她的状态明显不好。刚刚大病痊愈的她,在经受了如此重大变故之后,显得极为憔悴。时至仲夏,南方本就燥热,心情抑郁的步练师食欲极差,根据侍女对我的回禀,步练师已经有三日没有正常饮食了。

        这三天我一直在做准备,我准备开设一个药行,专门贩卖我自己炼制的药丸。虽然这些药丸最高只有八品,但是放在市面上,绝对颗颗天价。

        根据近段时间的研究,我发现了一个所有腐败国家都共有的一个特点,国家虽然腐败,但是蛀虫却极为有钱。我首先要赚的,就是他们的钱。以我现在的能力,强取是要不得的,所以我只能从药上这方面下手。

        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无非一句话:男人要雄壮,一夜七次郎女人要漂亮,媚眼温柔乡。”

        只要抓住这一点,我就能很快占领市场,更何况现在的社会根本连市场经济的半点概念都没有。

        连续三日,我将王宫药房内的大部分药材都搬了个空,用普通火焰炼制出了一批丹药。

        诸如“一夜七次郎”、“擎天柱”、“不倒翁”“保颜丹”、“青春美容丸”、“初夜散”等等。

        可以说,我这些丹药全部都是给南冥国的贵族所准备的,无论男女老少,我有绝对的信心,这东西只要一上市,绝对能够引来别人的疯抢。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要得到步练师的许可,出宫!

        为了缓解与步练师的尴尬关系,同时也为了让她少受点罪,我决定亲自出马,为步练师煮一顿药膳,激起她的食欲。

        由于步练师已经有三日未进食,我特意为她准备了一碗粥,其中加入了一些有助脾胃的中药,知道步练师喜欢栀子花,我便在药膳之中加入了一些花瓣,栀子花本就可入药,有败火清热、凉血解毒的功效。

        当我从御厨房里端出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粥时,整个御厨房上下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那大厨,刚才一直在我旁边小心翼翼地做下手,而今看着我是两眼直放光,就差点给我跪下来了。他从来不知道,药也可入粥,我今天的所作所为绝对可以载入史册!

        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些,我十分潇洒地脱下外衣,扔给一旁的小莲,然后对大厨道:“赶紧把这药膳端给娘娘,就说是你自己最新研发出来的。”

        “可是”那大厨怎敢邀功。

        “没什么好可是的,要是让娘娘看出端倪来,小心你的脑袋!”

        被我一瞪,大厨和周围的厨师们急忙应命,只是对他们而言,他们的大王并非传说中的那般昏庸,相比起来还十分贴心。

        “看来传言有误啊。”等我和小莲离开御膳房,众人不禁齐声感叹。

        自从我脱胎换骨之后,宫里不知道多少侍女都眼巴巴地看着我这块贼肥贼肥的肉。

        谁都知道大王与王后的关系不好,而以前的大王在王后的压力之下只是留恋青楼,并未纳妃。但大王毕竟是大王,我终归是要纳妃的,不然那些忠臣可要跳起来了,大王后继无人,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不过在我看来,没有摆平步练师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纳妃的,否则我跟步练师就算是真的玩完了。

        另外,这毕竟是江山社稷图里,我可不敢瞎搞,只要凑齐七龙珠,哦,不对,是凑齐七个老婆就行了,

        之后接连几天,在我的精心烹饪下,步练师的胃口也逐渐恢复,甚至比以往还要好一些。

        今日下了早朝之后,步练师忽然想去御膳房嘉奖一下那个出色的厨师,由于步练师是突袭,没有人通报,当她带着几个侍女进入御膳房时,却发现一个熟悉却陌生的人在准备食材。这人当然就是我,我其实早就发现步练师进来,但样子还是要装的,所以依旧在认真地切鸡,仔细地将鸡胸脯等一些肉质粗糙的部位切掉。

        我估摸着,这丫头现在内心应该是五味杂陈了。

        她肯定没有想到,一直在给精心烹饪的人竟然是我,一个她由始至终都从未正眼瞧过的丈夫。

        “老刘,你用文武火把鸡汤炖上两个时辰,记住,不多不少两个时辰。娘娘估计还要两个时辰才会用膳,两个时辰之后你揭盖时再放一点栀子花瓣进去,闷个半刻钟最后就行了。”

        “是,大王。”老刘就是御膳房的大厨,在经过这几天的跟随之后,老刘对我简直比亲儿子还要听话,我说什么,我就是什么,绝对是心服口服,没有半点违逆。

        “嗯,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去休息了。”说到这里,我扭了扭脖子,发个“咯啦、咯啦”的声响,“丫丫个呸的,本王才站一个多时辰就有点腰酸,唉,老啦,老啦。”

        我此言一出,跟随步练师的几个侍女不禁“噗哧”一笑,而步练师也难得地莞尔微笑。我很自然地回过头,却发现步练师站在身后,脸上露出了一种仿佛差生见老师的表情,微微吐了吐舌头,迈步便准备离开。

        “等等。”步练师突然叫住我。

        我看着步练师,没有说话。

        “中午,一同用膳吧。”说完,步练师率先转身离开了。

        “呃,她刚才说什么了?”直到步练师的身影消失,我才一脸茫然地问身边的老刘。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王后娘娘要您中午一同用膳啊。”老刘是真心为我感到高兴,那张老脸也笑开了花。

        “去!夫妻俩一同吃饭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没好气地白了老刘一眼,然后走出了御膳房,一脚蹦得老高,“耶!”

        中午用膳,步练师是在我的寝宫里吃的。其实,这一顿我们两人都没怎么吃,也许是步练师看到我胃口就不好,也许是她心里有事,而我见步练师没吃,尽管我肚子饿地叫了三回,我愣是没动筷子。

        其实,步练师进入我卧室之后,就一直在看我墙壁上所挂的一副画。

        这幅画上所描绘的事物步练师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她最喜欢的栀子花。画中栀子花宛如清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它长在一个庭院之中,明月高挂,显得孤寂且清冷。在画的左上角,还用隶书写着一首诗:“雪魂冰花凉气清,曲栏深处艳精神。一钩新月风牵影,暗送娇香人画庭。”

        步练师的目光一直被这幅画所吸引,她实在想不到,一个曾经视人命为草芥,暴戾昏晕,无视国家,无视百姓的昏君,如今竟变成了一个她全然不认识的人来。这段时间,我带给她的惊喜和疑惑实在是太多了,致使她有些应接不暇,无所适从。

        她是我的妻子,可是她从未尽过一个妻子应有的责任我是她的丈夫,对她的冷漠和排斥非但没有丝毫的抵触,反而事事关心,关怀备至。

        不过,看着,看着,步练师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墙壁上那幅字画所用的纸是她从未见过的。步练师霍然起身,快步走近字画,甚至伸手去感受这种纸的材质。步练师发现这种纸的表面平滑,从她这个角度看去,纸表面似乎还有点略微的反光,这在她的印象中是前所未有的。

        步练师急忙转头,却发现我这时候已经嘴里塞了一大块肉,未经咀嚼就吞入腹中。我偷吃被步练师发现,脸上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步练师也被我这种滑稽的动作逗笑了,她指着墙壁上的字画问道:“这幅字画大王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很自然地说:“我自己做的。”

        “这不可能!”

        步练师显得十分激动,她很清楚纸在当今世界所代表的意义。如果将这种纸拿出去,恐怕瞬间就会在士林中掀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南冥国将炙手可热,眼下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而创造出这种纸的人将会被载入史册,永远被士族赞扬。

        “王后不信就算了。”

        我撇了撇嘴,又夹了一块肉吞,这一次我丝毫没有做贼心虚的感觉,自顾自地吃了起来,我实在是太饿了!我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饿到,一旦肚子饿我就会觉得全身没有气力,这是最要不得的。

        见我的神色也不似作假,步练师急忙走了过来,首次有些失态地抓住我的双手,激动道:“若此物真是你所造,咱们南冥国可就有救了!”

        虽然我十分喜欢两手相握时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不过我知道这也只是步练师一时激动所铸成的。

        网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8063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