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69章 跟蛆虫一样丑陋

威尼斯网上平台

        那之后,我消失了五天时间,当我再度出现的时候,当天下午还在教室里上课的南宫剑和郝全志被国家安全局的人带走了。

        得知此事之后,白子胜第一时间找到我,此时,我正站在宿舍楼顶部,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所熟悉的校园。

        “你不该这么做。”白子胜无声无息地站在我的身后。

        我没有转头,依旧看着身前的美景,笑着说:“给我一个理由。”

        “你动南宫家倒是没什么问题,毕竟他们只是地区势力,但是郝家在华夏根深蒂固,这一次所牵涉到的人实在太多了。”

        “也包括你们白家么?梓妡。”我终于转头笑看着白子胜。

        在与我对视的那一瞬间,白子胜愣住了,因为他居然从我的双眸之中看到了他所熟悉的神采,这样的神采不应该对着一个兄弟,一个同性散发出来的。

        “你你居然知道了?”白子胜的脸上流露出惊骇之色,但惊骇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笑着伸手将白子胜揽入自己怀中,之后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一扯,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就被摘了下来,而后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精致到毫无瑕疵的绝色脸庞。

        白子胜就是白梓妡!

        当然,她也是我的余芳。

        余芳依偎在我怀里,轻轻幽叹一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看破我身份的?”

        “我说一开始就知道了,你信么?”

        余芳娇声一笑,道:“你这人,我发现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以前的你多纯洁啊。”

        我揽着她的柳腰,笑嘻嘻地说:“是啊,以前的我的确很纯洁呢,纯洁到就想着多打几只猎物,凑钱娶槐花。”

        “你再说槐花,我就跟你翻脸了哦。”

        我笑着俯首,吻住了她性感殷红的双唇

        余芳仿佛只是来走个过场,很快就离开了。

        而我正准备会寝室睡个午觉,邀离的红色迈巴赫驶到了他的面前。

        “上车。”

        在学校里,因为邀离是我班主任的关系,我们很少有交集,像今天这样明目张胆地走到一起,倒是让路边经过的人连连侧目。

        我进了后座,看着邀离,发现今天的邀离似乎经过精心打扮,一向不喜欢化妆的她更是化了一点淡淡的妆容,身着一件深紫色晚礼服,将她堪称完美的玲珑娇躯展现了出来。

        “我说大老婆,你这是准备要去哪啊?穿得这么隆重?”

        邀离显然对“大老婆”这个称呼很是受用,满面笑意地看着我说:“今天晚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晚会,我们一起参加。”

        “晚会?”我一听,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你知道我的性格,你们富人那些无聊的社交活动我可没有兴趣参加。”

        虽然我现在银行卡里的钱一斤改变成了一串数字,我连数都要扫几眼才能数清,但是我仍旧以雕丝自居。

        邀离神秘一笑,第一次对着我使出所有女人最善用的手段,撒娇!

        “哎呀,你就陪陪人家嘛,我最好要的朋友从国外回来了,她可是指名要见你。”

        “见我随便找个饭馆不就行了,还整那么隆重干什么?再说,你最好的朋友不是小晴晴吗?”

        邀离一听,不由撇撇嘴:“那个癫婆娘怎么可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连朋友都算不上。”

        说着,邀离一把拉过我的右手,将满身诱人熏香的熟魅身体贴了过来,使得我只觉触手一片柔软。

        可能觉得这样的诱惑力还不够,邀离在我的耳边轻吹香风:“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你想怎么玩都行,我这边还有很多姿势可以解锁哟。”

        身为一个,邀离对男人的需求很了解,对我就更了若指掌了。

        我伸手在邀离光洁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笑骂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又不是那种看见美女就发情的人。”

        “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答应我。”

        “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不过,我只是走个过场,活动什么的我可不参加。”

        “嘻,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说着,邀离主动送上香吻。

        之后,邀离带着我进了一家商场,并为我购置了一身名牌。

        跟女人逛街是一见极度痛苦的时间,邀离原本只是给我添置一身行头,结果没有想到她这一逛就花了将近四个多小时的时间,看到什么都觉得好,仿佛要把整个商场都搬进家里。如果不是我提醒,她估计还要再逛下去。

        夜幕降临时,红色迈巴赫缓缓驶入一家高档私人会所,并且直接将车听在了会所大厅的正门前。

        此时,这里已经汇聚了密密麻麻的记者。

        当邀离挽着我的手,从车内下来的时候,四周所有闪光灯几乎同时闪烁,与此同时,四周的惊叹声也是此起彼伏,显然是被我们一对金童玉女的外形和气质所吸引。

        “哎,这个大美人是谁啊?”

        “嘿嘿,你是新来的吧,连咱们东海霸王花都不知道。”

        “霸王花?”

        “嘘,小声点,这四周没准有她的手下,如果你想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今天晚上一定要小心谨慎,可千万不要得罪她。”

        “那、那她身边那个帅哥呢?”

        “这个,男的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能和她走到一起的,肯定也不是普通人,没准是哪个大集团的公子吧。”

        通过一段并不算长的过道,终于看不到闪光灯之后,我和邀离同时进了宴会大厅。

        与下车的时候一样,我和邀离的出现同样引来了宴会厅内众人的关注。

        不过,让我有些诧异的是,在这了,居然还遇到了几个熟人。

        当然,这些人未必就认得我了,这些人大多都是陈顾北以前的狐朋狗友。

        “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候,一个让我听了眉头不由皱起的声音传来。

        转头过去,我发现南宫剑居然也在这里。

        过去三天,我费尽心力把南宫剑父亲和祖父这些年干的丑事公诸于众,使得他们南宫氏一族大部分在职官员悉数被纪委请去喝茶,原本我以为南宫剑一家就这样完了,却没有想到这家伙不但从国安局里出来了,竟然还有心情参加宴会!

        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白梓妡在离开之前会说那样的话来,看来我对官场了解还是太少了。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很自然地涌现出一股强烈的厌恶之感。

        我连斜一眼南宫剑的心情都欠奉,只不过这丫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我,而是面带冷笑地朝着我和邀离走了过来。

        南宫剑一家的权势不大不他们经营多年,以我那稚嫩而幼稚的手段当然无法对他们家产生丝毫的动摇,反之,现在南宫家和郝家已然联手,都已经将我视为眼中钉,估计私下里已经在策划如何除去我。

        这是南宫剑第一次见到邀离,在看到邀离的那一瞬间,他很自然地两眼放光。

        端着一杯红酒,南宫剑自以为优雅地走到邀离和我面前,他先是对着邀离行了一礼,笑着说:“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南宫剑,今晚能在这里相遇,真是我这一生的荣幸。”

        然而,接下来邀离的反应让南宫剑瞬间觉得自己的三观颠倒了。

        邀离看了身边的我一眼,问道:“这傻哔谁啊?你朋友?以后别交这种跟蛆虫一样丑陋的垃圾朋友,我见了就觉得恶心。”

        接着,邀离对着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勾了勾手指,那服务生可不是南宫剑,他可是深知邀离的威名,急忙小跑着过来。

        网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7940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