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34章 有话好说,有钱再谈

威尼斯网上平台

        “老夫人的体质本就虚,加上邪体入侵,眼下的状态不容乐观呐。”

        虽然我当着众人的面驱赶了不干净的东西,但中年女人依旧对我抱有很大的戒心和排斥心理,在她看来,以我这样的乡巴佬,能干的最多也就是装神弄鬼的事情,至于医人治病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想,中年女人急忙开口:“我跟你说,如果你别妄想让我妈喝那些恶心的符水!”

        我看了中年女人一眼,又看了一眼站在身边虽然面色关切,但一直话很少的郝全志,对着郝青云道:“同脉不同人,这世界还真是奇妙啊。”

        郝青云笑了笑:“我这小女儿随我的脾气,让你见笑了。”

        “喂,我说你呢,乡巴……”

        我转头对着中年女人猛然一瞪,那一瞬间,中年女人忽然一怔,脸上满是惊愕之色,当下吓得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家里有针灸用的银针么?”我转头问郝青云。

        “有。”郝青云尚未回答,郝全志就开口道,“有个老中医说,用针灸的方法刺激穴位,也许有希望能够让奶奶的双腿产生知觉,所以我刻意让人制作了两份,只不过,我们试了很久,一直不见效果。”

        “那个老中医所说并没有错,只不过是功效问题,麻烦你取一副银针给我。”

        “好。”

        郝全志很快就拿着一副银针过来,在他递给我的时候,我左手轻轻一招,那针囊就飞了起来,紧接着,从针囊之中飞出了三十多根粗细不一的银针。

        在身后诸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三十多根银针迅速调整了一下位置,竟然隔着毯子倏然直刺而下!

        “你……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中年女人尖叫出声,眼见那些银针没顶而入,身为女儿的她当即跳了起来,死活要跟我拼命。

        郝青云终于发话了:“小张,把红霞带出去!”

        那魁梧男子点点头,抱着中年女人离开房间,她一离开,室内当即安静了下来。

        我将双手放在老妇人双腿的上空,紧接着,整只双手都泛起了金色的光芒。

        金光并不强烈,不过却是将整个房间都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释放金色光芒的我更显得异常的神圣,俨然盖上了一层救世主般的色彩。

        在金光的覆盖之下,老妇人原本惨白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十多分钟之后,她睁开了双眼。

        刚刚睁开双眼的老妇人双眼略微有些迷糊,她第一眼看到了我的侧脸,一张她十分熟悉的侧脸,一个她曾经十分崇拜人的侧脸。

        老妇人下意识地伸起手,用虚弱的声线道:“排长……怎么只有你……其他战友呢?”

        我转过头,看着意识刚刚苏醒的老妇人,笑着说:“老夫人,您醒啦?”

        “嗯?”

        郝青云急忙抓住老妇人的手,此时的他,已是老泪纵横。

        “奶奶,我是全志!”

        郝全志也急忙冲上来,跪在床沿边,面色焦急地看着老妇人。

        老妇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离开这个她依旧依恋的世界,她轻轻一叹,伸手抚摩着郝青云满面的泪水:“老兄啊,多少年没见着你哭啦。”

        “我……我这是高兴嘛,高兴的。”

        郝青云虽然退休了,但他毕竟曾为共和国将军,一身壮志豪情犹在,急忙擦干泪水,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相爱了几十年的老妻子。

        我对着郝青云道:“郝老爷子,老夫人双脚的经络因为长年的阻塞,想要打通并不容易,我估计还得在诊治三次左右。”

        “你……你是说,我老伴的双脚能治好?”

        郝青云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点点头,我手一扬,那三十几根银针便无声无息地从老妇人身上飞了上来,此刻,它们依旧带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只不过光芒正在逐渐消退,最终还原为原先的银色。

        “想要健步如飞是不太可能了,不过奶奶杵着柺杖,陪您到公园里散散心,倒没什么问题。”我把银针收入针囊之后,将针囊递给郝全志,接着道,“接下来,我每隔三天给老夫人治疗一次,三次之后,您就可以请普通的针灸医师来进行一些辅助治疗了。”

        我好似想到了什么,道:“哦,我差点忘记了,我给您开个药方。”

        说着,我转头对着站在书桌边的叶听晴道:“听晴,我说你记。”

        叶听晴点点头,她拿起桌边的一支钢笔,在老式信笺上写下娟秀而端正的笔迹。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三天后我再来。”

        说着,我就欲带着叶听晴离开,郝全志急忙道:“请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我看向郝全志。

        郝全志看了叶听晴一眼,对着我说:“您还没说酬金呢?”

        “哦,酬金啊?”我抓了抓头,“如果是郝老爷子给的话,就按一个小时一百块钱吧;如果是刚才那位大婶给钱,那就一个小时十万。”

        郝全志没有想到我居然还区别对待,他微微一愣,问道:“如果是我给呢?”

        我晃了晃头,笑着说:“你看着给吧。”

        说着,叶听晴就给郝全志递上了一张我的名片。

        名片的正面是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赛半仙;背面则是通常作坊主、个体户一样的信息,什么抓鬼、辟邪、治病,末端则是银行卡号与户主姓名。

        待我与叶听晴走后,郝全志拿起名片放在鼻头轻轻一闻,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

        我和叶听晴走出房门的时候,那个陶壶依旧放在院子的光照处,我径自丢了一张符咒过去,那符咒在半途化成一团火球,轰然击中陶壶,爆炸声中,一声尖锐且凄厉的惨叫响彻四周。

        郝全志这时候恰好从室内走了出来,他走到我身边,看着那因为爆炸而产生的焦黑土坑,问道:“那个东西还会再来吗?”

        “已经灰飞魄散了。”

        我淡淡地说。

        郝全志毕竟乃是大家族的精英后代,对于一些能人异士多少也有过接触,因此心理承受能力也稍微强一些,他平复心理之后,继续说:“听爷爷说,你们来的时候是乘坐爷爷的车,回去的话肯定不方便,我现在送你们回去吧。”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我很是坦然地接受了。

        和普通的那些二代稍稍有些不一样的是,郝全志开的并不是跑车,也非那种霸气侧漏的大型越野车,他只是开着一辆很普通的大众帕萨特,略略低调了一下。

        我和叶听晴坐在车后排,郝全志不疾不徐地开着车子。

        一开始,三人无话。

        郝全志一直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一直憋着。

        我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过了十来分钟,我这才笑着说:“郝少爷,你这样憋着会憋出毛病的,有话就说吧。”

        郝全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其实是想请夏先生和叶小姐吃顿饭,毕竟你们不仅救了我奶奶的命,还能让我奶奶在有生之年重新站立行走,这份恩情,是我们全家都欠你们的。”

        “你们出钱,我办事,这是我的工作,不用把它挂在道德的高处,我啊,没那么高尚。”

        的确,正如我所说,就是奔着钱去的,如果不是郝青云的妻子在清醒过来之后,喊我为排长,恐怕会狠狠敲他们一笔,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钱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们烧都烧不完!!

        郝全志将我和叶听晴送到了店门口,这时候,我发现店里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与郭素素面对面地坐着,手里拿着一个吞钱朱蛤。

        吞钱朱蛤是一种比较通用的招财用的法器,郭素素是在古董地摊上买的,自然是赝品,不过在我聚灵阵的作用下,已然成了一个具有不错价值的法器。

        我和叶听晴下了车,那郝全志并没有离开,而是把车子停在路边,跟随我进了店里。

        “我们老板来了,你跟他谈吧。”

        郭素素看到我进来,急忙站起身,并且走到我身边,附在我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这个胖子是个行家,咬不动。”

        我坐了下来,与中年男人客套了几声,之后就开门见山地说:“您准备出多少购买这个朱蛤?”

        中年男人伸出五个指头。

        “五万?”

        “不不,五千。”

        “素素,送客。”

        我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

        “哎,夏老板,我们有话好说嘛,这个价格还可以再谈的。”

        “不卖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7689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