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33章 老人家卧室不能挂风铃

威尼斯网上平台

        “这世上,长得像的人还是蛮多的。”我笑了笑。

        约莫半个多小时,郝老爷子带着我和叶听晴进了一间与子书熙泰家十分相似的老宅子,宅子自带一个院子,院子种植着一些花草,而房子的墙壁上则覆盖着厚厚的爬墙虎,看上扶犹如童话一般。

        我们三人来到二楼一个房间,还未至,我就听到室内传出一名男子的声音,听上去他像是在讲述着什么。

        进入室内,我发现这是一间并不宽大的卧室,卧室向阳,窗户是半开着的,窗户上还挂着一串风铃,微风拂过,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全志,你又来看望奶奶了?”郝老爷子走到青年身边,伸手放在青年的肩膀上,拍了拍。

        郝全志转过头来,我发现这是一个英俊帅气的男生,年纪看起来和自己相差不大。

        郝全志先是喊了郝老爷子一声“爷爷”,最后站起身,把椅子让给郝老爷子,之后转头看向我,当他把视线转移到叶听晴身上的时候,忽然身形一顿。

        风铃声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阵阵带着丝丝凉意的风吹入,轻抚着叶听晴那柔顺而乌黑的长发,阳光照射了进来,恰好将叶听晴的身影映照得十分唯美而梦幻。

        从郝全志的表情和神态不难发现,这一刻他的心神已被叶听晴尽数占据,就连郝老爷子向他介绍我,他也没有回应。

        “哒。”

        我轻轻打了一个响指,这个响指仿佛带着空气中的某种涟漪,使得郝全志终于回过神来,为了掩饰他的窘态,他急忙转过头,轻咳几声之后,这才对着我伸出手:“你好,我叫郝全志。”

        “你好,我是夏雨。”

        我与郝全志握了一下手,之后便径自走到床边。

        床是很老式的实木床,上面还镌刻着一些花纹,就连被子也是当年最流行的牡丹花被。

        床上躺着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妇人,她面色显得有些苍白,呼吸也是断断续续,双眼紧闭。

        我看了一下四周,对着身边的郝青云问道:“郝老爷子,老夫人这样有多久了?”

        恰时,一个满脸肃色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一进门,就用严厉的声线道:“我妈正在休息,你们这么多人站在这里干什么,无关的人快出去!”

        “安静。”

        “安静?应该安静的是你!”

        中年女人一副颐指气使的姿态,指着我:“你是谁?”

        郝青云对着中年女人道:“红霞,这是我请来的医生。”

        “医生?爸,您没糊涂吧?妈的病这几天我们请了多少专家来了,就连汤姆斯那号称精神疾病行业专家中的专家,他都对妈的病束手无策,这个一看就知道是从穷乡僻壤里出来的乡巴佬,他能干什么?爸,赶紧把他赶出去!”

        我连头都没有转,重复着刚才的话:“郝老爷子,老夫人这样有多久了?”

        “有个把星期了。”郝青云看了中年女人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八天零十个小时。”郝全志说出精确时间,“之前奶奶虽然下不了床,但还能靠着床背坐起来,但那之后,就一直闭着眼睛,怎么跟她说话,她都没有回应。”

        我点点头,之后看了身边诸人,道:“接下来呢,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如果诸位当中有心脏不好的人,还请出去一下。”

        郝青云和郝全志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

        “哼,危言耸听!”那中年女人面色冰冷地看着我,“你这毛都没长齐的骗子居然骗到我家里来了?快给我滚出去!”

        见我连斜都未斜她一下,她更是怒了,当即怒道:“小张,把这小子给我赶出去!”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伸手就要去抓我。

        我依旧没有理会那人,眼见魁梧男子的手就要触碰到我身体的手,一股巨力忽然传出,“碰!”的一声,魁梧男子居然被撞得接连后退。

        我扫了一眼四周,淡淡地说:“既然都进来,那就不用出去了。”

        说着,我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只见我的五指张开,握拳间,门窗忽然重重关上!

        “你,你做了什么?”中年女人指着我,面露惊色。

        “闭嘴!”郝青云终于怒了。

        中年女人见郝青云发怒,当下更是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我。

        “小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事,很快就搞定了。”

        说着,我的怀中便射出了三张符纸,这三张符纸在木床上方缓缓盘旋着,引来了所有人的关注。

        我捏了两个手诀,三张符纸顿时化为三团怒焰,使得室内的温度突然升高了许多。

        三团火焰一出,原本闭目的老妇人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

        “奶奶!”

        “妈!”

        张全志欲扑过来,结果被我震得飞退;而那个中年女人只是喊出声,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面色惊慌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你快阻止他,这家伙一定不安好心!”

        郝青云并没有说话,只是面色坚定地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都安静,这里一切都交给小夏。”

        我见用符纸燃烧仿制的三味真火仍旧无法将那个东西逼出来,不由冷冷地说:“我奉劝你最好现在就出来,否则后果绝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说话间,那老妇人猛然睁开血红的双眸,用一种沙哑的声线怒道:“黄毛小子!你不知多管闲事,都没好下场吗?”

        眉头一挑,我笑着说:“这一点,我倒是相信,只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的右手忽然泛起了金色的光芒,随后手掌之中更是闪烁紫色的雷电,二话不说,伸手疾然按住了老妇人的额头,怒喝一声:“出来!”

        “啊!!!”

        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发出,顿时一团黑雾从老妇人的嘴里飞窜而出,朝着窗户位置冲去!

        “听晴!”

        早已准备好的叶听晴听到我这话,当即将之前离开店的时候,我让她顺手带上的一个仿制明代陶壶。

        在听到我顿喝的同时,叶听晴已经将陶壶的盖子打开,将壶口对准了那扑来的黑影!

        这时候,壶口之中冒出了一丝金光,那原本准备冲出窗外的黑影径自被吸入陶壶之中,叶听晴见了,急忙把壶盖合上。

        “放我出去!”

        黑影在陶壶里发出极为刺耳的怒嚎声,并且撞得陶壶颤抖不断。

        我一个箭步上前,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符纸,贴在了壶盖上,之后陶壶便不再颤抖了,不过里面还是不停地发出一个女人凄厉的怒嚎。

        我对着那个中年女人道:“大妈,你是奶奶的亲闺女吧?如果是的话,就把这个陶壶抱下去,然后放在你们院子里阳光最盛的地方,太阳落山之前,里面的东西就会化成一滩浓黑水。”

        “我……”中年女人正犹豫的时候,郝全志已经从叶听晴的手里接过陶壶,快步下了楼。

        黑影从老妇人体内出来之后,她的呼吸显得均匀了许多,很快郝全志又跑了上来,我见他上来,对着他说:“这个屋子的布置有几个地方不恰当,得改一下。”

        “你说。”郝全志发现老妇人的脸色相比刚才好好一些,而且,手也不再颤抖了。

        “老人家的卧室,不能挂风铃,这东西招阴的;还有外面的爬墙虎,这东西能让阴气聚而不散,一并去了。”

        “好。”郝全志点点头,

        我又说了几个点,郝全志一一记下来。

        接着,我走到老妇人的床头,仔细看着老妇人,之后把手搭在老妇人的脉搏上。

        当我把手放开的时候,郝青云急忙问道:“小夏,我老伴怎么样?”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76890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