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24章 姑爷

威尼斯网上平台

        有些人,命中注定带着桃花。

        如果是以前,能娶到村口的槐花,就是我最大的理想,却没有想到如今美人在怀,而且不止一位。

        我不知道该感谢老天爷的恩赐,还是感慨命运的捉弄。

        不过,既然做了,那就该承担,这是一个身为男人最为基本的责任。

        醒来之后,睁开双眼我第一眼看到的是轻纱罗帐,整个人至于一片花海之中,忽然觉得自己的左右手有些重,于是先往右手看过去,结果当即愣了片刻,因为看到的竟是海梓娘那熟睡诱人的脸庞!

        再往左,妈呀,邀离!

        更要命的是,邀离早已经苏醒了,睁着更加水灵、迷人的双眼,满含笑意地看着我。

        我们对视了十几秒,我猛地转头,话说那啥的时候是一种感觉,而那啥完了,各种负罪感有木有?

        难怪女人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气血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上了再说,气血退了,问题就来了。

        邀离这时候双手已然缠了上来,她轻咬着我的耳垂,垂着温香软气:“怎么,你想不认账?”

        “我哪敢啊。”

        “是敢,还是想?”她伸手掐在我腰间的软肉上。

        “想,想。”

        亲娘喂,我感觉自己好像娶了一个比黑瞎子还狠的山大王啊。

        邀离早就知道我会有这样的表情,于是嬉笑一声,对着躺在另一边的海梓娘道:“梓娘姐,你就别装了,你的呼吸都出卖你了。”

        装睡的海梓娘让邀离戳破,有些不好意思地睁开双眸,她看了我一眼,便垂下头,满面娇红。

        这小狐狸,演技真心一级棒啊。

        等等,演技?

        难道说,打从一开始,若初就已经做了这样的打算?

        她是打算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哎呀,我的好姐姐,咱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邀离将自己硕大而圆满的部位压在我的胸膛,笑着说,“从现在开始,我是大房,梓娘姐二房,嘻嘻。”

        说到这里,邀离这个色女居然还伸手调戏了海梓娘一把,笑着说:“哎呀呀,梓娘姐的皮肤好滑哦,咱们一起去洗个澡吧。”

        我忽然想到邀离是扶她(T),当即伸手压住了邀离,正色道:“不许欺负梓娘姐。”

        “哟,居然还摆起架子来了。”

        说着,邀离的下半身动了一下,结果牵动了某个部位,当即哀叫一声,趴在我的身上起不了身。

        “小离,你怎么了?”海梓娘见了,急忙凑过身,有些担心地看着邀离。

        “姐,你放心,她肯定没事,绝对是装的。”

        邀离一听,当即张嘴狠狠咬住了我的肩头。

        “嘶——啊!”

        邀离这咬得够狠啊,不仅咬出了清晰无比的两排牙齿印,其中有几个齿印更是流出了鲜血。

        “你干嘛咬我?”

        对付邀离,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打也不能,骂也不是,这个女人绝对是我的克星。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人家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了,你居然还说这种风凉话!”

        “最、最宝贵的……”我忽然一愣,随后猛然道,“你、你是处……唔!”

        邀离凑上前,用自己性感的红唇封住了我的嘴,而我早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服软,右手抽出,当即反身将邀离压在了身下,两人当着海梓娘的面,迅速攻占她身体每一个部位。

        “臭男人,趁着人家有伤,还欺负我。”邀离白了我千娇百媚的一眼。

        我发现海梓娘还在身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但仔细一想反正做都做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将两个女人同时揽入自己怀中,并且压在自己身下,快速地亲了二女一口,笑着说:“无论怎么说,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我的人了,我会对你们负责的!”

        “嗯。”

        海梓娘轻轻颔首,娇羞带怯。

        若初这丫头,简直就是演帝啊,妥妥的。

        邀离则是挑了挑眉毛,笑问道:“怎么负责,把我们都娶了?你有这个本事么?”

        我自信一笑,道:“以前也许没有,但是以后绝对可以。”

        这时候,两人忽然发现,我的双手开始泛起了金色的光芒,很快,我整个人都被金色光芒所包裹,淡淡的金光让我看上去就如同那神人下凡一般!

        “这是……”

        “多亏你们,如今我云体风身臻入一个全新的境界,现在别说普通兵器,就是一般的手枪也无法在我的身上造成伤害。”

        “这么厉害?”邀离没有想到我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么离谱的境地。

        因为姿势的问题,我无法与二女更好的交流,于是翻过身,背靠着床背,将二女搂进怀里,轻声道:“有一件事,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们,等到我有些成就了,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们。”

        “哼,不说就不说,还卖什么关子。”

        邀离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而正是因为邀离动了一下身体,我发现她右肩的月季花纹身忽然有些变样。

        我低头看了一眼,道:“黑……哦不,小离,你肩头的月季花似乎变了,我对它的封印也消失了,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邀离笑着我的脸上香了一口,呢声道:“夏雨,看来姐姐这辈子都离不开你咯,因为你,我血脉之中的月季花魔已经跟我完全融合了,它再不会无故伤害接近我的人,而且,因为你,姐姐的实力变得更强了呢,过几天咱们再比划比划?”

        “得,好男不跟女斗,你有多余的空闲,还不如养养花、种种草呢,有空也教教梓娘姐防身术。”

        邀离很是干脆地回答:“妹妹放心,姐姐我一定把你调-教好,到时候咱们就对这个男人进行混合双打。”

        “喂,别开口闭口都是那么猥琐的字眼好不好?”

        邀离很多时候,总会给我一种无以应对的感觉,这种感觉和谷觅妘超级像!

        一想到那个以前动不动就说要“下面给我吃”的女人,我的心不由得跳动了一下。

        而邀离正要说话,床头边仪器忽然传来了一段优美的音乐,随即管家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姐,你们起来了么?”

        “什么事?”

        “小羽霞一早就醒了,吵着要见妈妈。”

        海梓娘一听,当即坐起身,她和邀离毕竟不一样,毕竟她是若初,身子早就被我破了,而且她是妖,身体恢复能力肯定要强很多。

        只是若初是若初,那小羽霞究竟是谁?

        我正打算找若初问清楚这件事的时候,女管家又说:“还有一件事,小田太郎带着一众手下把我们山庄包围了。”

        “多久的事了?”我的声音略显低沉地问。

        “一天了。”

        “嗯?”

        我微微一愣,可没有想到,时间过了这么长。

        管家随后笑道:“姑爷,看来外面这些苍蝇,需要您来打发呢。”

        “我这就来。”

        说着,我当即掀开被子,在邀离的青白眼中,光着腚走了出去。

        当我走到庄园大门口的时候,却是发现小田太郎坐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遮阳篷中,这死娘炮居然又在插花。

        庄园的四周每隔数米就站着一个人,这些人身上隐隐带着一股气息,都是具有一定战斗能力的人。

        不过,与庄园内相比,这些人却又低了些许,至少他们不敢进入庄园,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一切。

        “姑爷。”

        一个正在树下清扫落叶的女仆看到我走过来,对着我行了礼。

        我见女仆看着我有些愣神,我知道估计是因为云体风身修炼到一定境界的缘故,毕竟我现在也算半个“仙人”了,凡人对仙人的抵抗力几乎为零啊。

        当即笑了笑,对着她道:“麻烦你开一下门,我出去跟外面那个娘炮说点事。”

        听到我说小田太郎是娘炮,那女仆不由笑出声来,她对着那两个站岗的女保安使了一个眼色,大门自动缓缓打开。

        “刚才我听到了。”

        小田太郎硬着脸,他将桌子上最后一支修剪好的花放入瓶内。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76889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