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346章 要死了,竟然亲上了

威尼斯网上平台

        没有办法,我也只能跟着白子歆一路狂奔。

        随着我和白子歆深入密林,身于空中的金安林很快就失去了目标,只能在空中朝着大致的方向尾随。

        在确定金安林已经追丢了之后,我和白子歆在一个小溪边停了下来,检查伤口。

        “嘶,轻点,轻点。”

        白子歆在检查我伤口的时候,触动了我原本有些麻痹的神经,使得痛楚再度席卷而来,让我不禁轻呼出声。

        “平时见你勇猛得很,怎么到这个时候喊疼了?”

        白子歆仔细地给我包扎伤口。

        我嘿然一笑,道:“谁让是你给我治疗呢,在你面前,我可无论如何都勇猛不起来啊。”

        听到这种调侃,白子歆不由给了我一个千娇百媚的卫生眼,让我全身为之一震,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某样东西被撞开了一般,急忙扭头看去四周的风景,再不敢跟白子歆对视。

        “怎么了?”

        白子歆见我忽然扭头,言语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事,我在看那金棒子追来了没有。”说到金安林,我不由轻叹一声,道,“唉,没想到还是搞砸了。”

        白子歆微微一笑,道:“没事,就算没有通过选拔赛,我也能进入圣门,这一次不过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仪式而已。”

        我听了眉头一皱,问道:“你原本就是圣门的人?”

        因为这时候,我的注意力全在这圣门上,使得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但是很快就觉得白子歆的笑容比以往要灿烂许多,而且他说话的声音也越发地轻柔了起来。

        “嗯,我父母原本就是圣门弟子,而我在三岁的时候,也被贵为内门执事的师父收为关门弟子。”

        “外门?”我皱了皱眉眉头,问“圣门还有外门和内门的区别?”

        白子歆点点头:“嗯,外门处理的是人间世物,而内门”

        他迟疑了一下,没再说话。

        我点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这件事那金棒子应该不知道吧?”

        见白子歆点头承认,我苦笑道:“你要是早点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不过,我和金棒子的仇是一定要有个了解的。”

        白子歆看着我,原本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轻声问道:“你父亲跟那金安林”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sss档案里提到了金安林,再从他的表现来看,我爹当年肯定跟他们起过强烈的冲突。我爹应该是被他打成重伤,黯然离开部队,回到家没几年就去世了。”

        说到父仇,我的双眼之中又闪过浓重的厉色。

        “难道说这件事跟圣门有关?”

        “嗯!”

        我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我自己的家事,犯不着把好朋友也搭进来。

        “你原本我是想让你跟我一起进圣门的,可是我却害得你现在被金安林追杀,唉。”

        我伸手拍了拍白子歆的肩膀,笑着说:“叹什么气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没有想到那金安林一见到我就萌生了杀意,看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而且这样一来,我的目标更明确了。”

        “但是,这样一来,你恐怕连华夏都无法回去了。”

        白子歆这样一说,我忽然想到,当初金安林等人能在把我爹打成那么重的伤之后,让那些军方大佬个个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可想而知,圣门的实力在华夏虽然不足以只手遮天,但肯定影响极大。

        以现在的形势来看,我必须要尽快到余杭,进阴阳界找师傅的朋友。

        白子歆见我沉默,忽然开口道:“你放心,我去求我师父,师父她一直待我如子,她一定会”

        “算了。”我微微摇头,“这件事再不能把你牵扯进来了,自己的路毕竟自己走,而且留在圣门,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是”

        白子歆第一次主动把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起风了,一股淡淡的花香远处的山坡上轻拂而下,撩动着白子歆那长长的发梢。

        这一刻,我仿佛忘记了白子歆的性别,仿佛有一种魔鬼般的牵引力,牵动着我全身每一根神经,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白子歆缓缓靠拢。

        白子歆的心也仿佛被我那令人迷醉的眼神所萦绕,他也羞红着脸颊,微微开合着红唇,慢慢贴近。

        这时候,我已经嗅闻到了白子歆的鼻息,一种淡淡的兰香,甘甜如饴。

        白子歆也被我身上所独有的男人气息所迷醉,他已经闭上了双眼,娇羞带怯。

        正当我的唇快与白子歆那两弯红色月牙贴合,即将迎来一股温润触感的瞬间,我们两人的上方忽然传来一声暴喝:“夏雨”

        关键时候,我和白子歆猛然惊醒,两人急忙扭开脸,然而也正是这样一个动作,让我们最终还是亲上了。

        虽然只是擦掠而过,但那种美妙无比的触感,还是让我和白子歆瞬间难以自拔,绝妙无比。

        “啊!!!要死了,要死了,竟然亲上了!”

        我忽然趴在一边的地上,捶打着地,一副仿佛被人凌辱过的表情和姿态。

        只是,更让我郁闷的是,我竟然一点都不反感那一瞬间的接触,而且回味起来还很温馨、甜蜜。

        要死了,难道若初不在身边,时间一长,我的性取向真的有问题?

        看到我这样的表情,白子歆笑了,笑如空谷幽兰、绝美无比。

        别的不说,主要是白子歆的外形实在太美了。

        我自问对美女的标准线已经拉得很高,但白子歆却比我所见过的任何女性都要美,已经超过端木妡宁,能与繁漪并驾齐驱,毕竟繁漪并不是人。

        白子歆的美,在于无可挑剔,在于她的性格虽然恬淡,却总是能给予人一个十分窝心的感觉。

        一个美得让人心动的男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逆天的。

        “夏雨!!!”

        又是一声厉啸。

        我知道金安林是因为找不到我们,才会用这么没脑子的方法在那里狗叫,所以我也没有理会,而是捏了捏鼻尖,对着白子歆尴尬一笑,道:“那、那个刚才”

        白子歆微微低头,不去看我,两颊红霞翩飞、美艳绝伦。

        完了、完了,这下欻赛了!注:欻赛,闽南语,字面解释痢疾拉肚,通俗讲完蛋了、死定了之类。

        哥的性取向应该很正确才是啊,前几天还跟端木御姐亲过嘴儿呢,那时候晚上还硬过好几回的说,当时真真春梦了无痕啊。

        可、可是,为毛哥刚才无耻地硬了!?

        苍天呐,难道我老夏家就要绝后了?

        就在我很二百五地胡思乱想的时候,白子歆忽然开口了:“没关系,其实,我也”

        哦卖嘎!

        圣母玛利亚!

        别说了,别说下去了!

        此时此刻,我宁愿去冲出去跟金安林对冲,真不想在这样怪异的氛围下与白子歆独处了。

        这时,我猛然站起身,二话不说直接扑向白子歆。

        正当白子歆本能地想要反抗的时候,一个破空声呼啸二来,顿时身边所有树木被五道极为强劲的所摧毁!

        抬头一看,发现那金安林正满面怒容地盯着我们。

        “你们都得死!”

        金安林五根手指迅速凝聚一股十分庞大的气劲,只见他单手一挥,五道凌厉气劲再度袭来,这时候的我和白子歆根本来不及闪避。

        关键时候,我的胸膛忽然被白子歆按住,接着白子歆径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同时以他的后背去面对那连岩石都能隔裂的五道气劲!

        “不!”

        我想要起身,却太晚了,只觉白子歆浑身一颤。

        “呵。”

        虽然声音很但我还是听见了,白子歆竟然发出了女人的声音!

        他,她是女人!

        白子歆瘫在了我怀里,我在抱住白子歆的时候,伸手在她的背上轻轻触碰了一下,却发现满手是血。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68521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