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338章 吻我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短到在失去你之后,每个失眠的晚上,我一个人缩在你房间,脑子里翻来覆去那只有那几个片段。”

        我还是没有说话。

        “夏雨,我们重新再开始,好么?我想在我睡不着的时候,听你唱那首摇篮曲我想在我冷的时候,你能抱着我我想在我孤独寂寞的时候,你能陪着我,喊着丫丫,哄我入睡。”

        由始至终,我都没有开口,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

        泪水,终于漫溢了。

        晶莹的泪珠不停打落着洁白的床单,她嘤嘤哭泣着,而我则是仰着头,红着眼眶,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开口。

        半晌过后,端木妡宁缓缓起身,犹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向门口。

        看着端木妡宁那仿佛已经丢了魂魄的身躯,我在她伸手抓住门把手的瞬间,轻声说了一句:“丫丫,给我一些时间,等我足够强大了,我会去找你。”

        端木妡宁猛然转身,止不住的,是那眼角如山洪般倾泻的泪水。

        忽然,端木妡宁不顾一切地扑向了我,在我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狠狠地用性感而温润的丹唇吻上了我厚实的嘴唇。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下了仓促的脚步。

        这一吻并不深,却永恒。

        这一吻的甜蜜还未来得及回味,我就感觉到有一股热气忽然传至自己左边的颈部,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颈部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楚,斜眼一看,端木妡宁竟然亮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狠狠地在我的颈部咬了一口,这一口当真深呐,在端木妡宁松开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颈部竟然留下两排血色牙齿印。

        再看端木妡宁,她竟十分魅惑地伸出诱人的杏舌舔了舔牙齿上所带的血。

        “咕!”

        我不由吞了吞口水。

        端木妡宁仿佛一个得胜的将军一般,将檀口凑到我的耳边,呵气如兰:“从今以后,无论你到了哪里,脖子上都会出现这个印记,这个印记会向所有接近你的女人说明,你已经有主了,你是我的男人。”

        说完,端木妡宁仰起头,转身走到门口,打开门之前,她还回过头来,对着我抛了一个媚眼,用嗲到让人全身酥软,骨头发麻的声线道:“你要快些回来哦,我在家里等你。”

        我浑身打了一个颤抖,端木妡宁则是满脸笑意地离开了。

        端木妡宁和一般人就是不同,不愧是东亚当今炙手可热的商业女皇,她并没有在我身边死缠烂打,当天下午就带着小蓝和程慕晴离开了。

        至于程慕晴,她并没有对我表示什么,只是看着我的眼神很深邃,而我明明知道她是余芳,但眼下去却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揭穿,或者说,去接触。

        端木天行也没有久留,毕竟这难得的假期,他原本就想好好弥补娇妻和孩子。

        两天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凌虎终于放行,签字让我出院。

        出院之后,我又去了一趟汶安县,奇迹的是,张梅所在的公墓竟然完整地度过了这一场劫难。

        我站在张梅的墓碑前,跟她说明了情况,并且表示小蓝现在过得很好,她将得到最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

        第二天,我离开了汶安县。

        没有去东海,更没有回营地。

        我出了蜀中,来到了大理,在清澈而宽阔的洱海边缓缓走着。

        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就十分向往这个充满诗意的地方。

        在飞机上,我听了很多人对洱海现状的抱怨,说什么太商业、破坏严重,而到真正到了洱海之后,我只是一笑置之。

        因为无论如何,洱海还是洱海,它依旧旷阔、清澈。

        很多旅人每年都会来一次洱海,仅仅只是为了在洱海边环行一圈,看看对面的苍山,对着洱海上偶尔游过的鹅鸭发呆。

        我骑着从客栈老板那里租来的自行车,在洱海边狭小的道路上慢慢骑着,感受着这里特别明亮的阳光和山风。

        途中,我能看到很多旅人骑车经过,都是面带笑容,尽情地享受着这独有的风景。

        高原的太阳特别烈,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水,久了,也自然渴了,于是停下来。

        洱海沿岸有很多村庄,旅游带动了整个村庄的经济。

        我把车子停在一个小杂货店的门口,对着正在悠闲看着电视的店老板道:“老板,来两瓶水。”

        “哎,好嘞。”

        好板很热情地拿过矿泉水,放在身边的玻璃柜子上,我口袋里没有零钱,放了一张百元钞:“不好意思,没有零钱,麻烦找一下。”

        老板耸耸肩,拿过百元钞很快就给我找了钱,在给我钱的时候,店老板忽然直直地盯着我,多看了好几眼之后,店老板这才开口:“好像啊。”

        “像什么?”我打开一瓶矿泉水,直接往嘴里倒。

        “小伙子,你很像我以前一个战友。三分,不,应该有五、六分,而且是越看越像。”

        “战友?老板你是退伍老兵?”

        “是啊,负了伤,而且还是腿伤,最后光荣退伍了。”店老板苦笑着坐了下来。

        我忽然来了灵感,对着店老板问道:“老板,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战友是不是西南军区的?而且还是一名特种兵?”

        “你怎么知道?难道……”店老板猛然站起身,定定地看着我,“你是队长的儿子!?”

        我点点头:“我叫夏雨。”

        “难怪,难怪啊!我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人呢。”

        店老板急忙把我迎了进来,沏了一壶茶,当即给我倒上。

        一番交谈下来,终于得知,店老板叫包六,同样也是特种兵出生,他和凌虎也是同一个特战队的战友。

        我们谈了很多,大多说的都是我爹年轻时候的英雄事迹。

        “包叔,你脚上的伤是怎么弄的,这么严重?”

        包六的脚上的确很严重,严重到脚踝以上空空如也,没错,他截肢了!

        “唉!”说到自己的痛处,包六长叹一声,“当年我们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当时如果不是队长救我的我,恐怕我已经死了,只是队长因为救我也得罪了那……”

        “六子!”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叱喝,女人快步走了进来,对着包六瞪目怒斥:“你不要命了!”

        “我……”

        女人狠狠瞪了包六一眼,之后看向我,毫不客气地对着我下了逐客令:“小夏同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既然这件事你不知道,那就不要再提了,没有人会告诉你的。”

        眼见两口子如此,我也没有再继续逗留下去,而是转身骑车离开了。

        从这时候开始,我便再没有半点游玩的兴致了。当即购买了机票,连夜赶往西双。

        天宫战队在西南军区的营地就在西双的丛林里,因为地理环境特殊,这里特别适合进行一些丛林训练。

        抵达西双之后,我以天宫战队队长的身份要求打开国家秘密档案。

        我的档案阅读权限是,可是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都没有找到我爹的所有资料最后,我把目光转移到档案上。

        我凭借自己的本事当然无法阅读档案,于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代号为天网的毛雪雁。

        破密,乃是毛雪雁的强项,不过破解档案已属于军事犯罪范畴,如果是普通人肯定不会帮我,但是毛雪雁在接到我电话之后,竟在当天夜里两点十分把破密的所有档案发给了我,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句:“看完之后,立即把电脑硬盘烧了。”

        然而,在这所谓的档案里,我也只是找到了一条不足百字的有关我爹的信息。

        这则信息并不连贯,只是一些词组和人名。

        比如:夏冬青、包六、安林、本田晋三、科金斯夫,最后是两个字,圣门。

        我将安林、本田晋三、科金斯夫三个名字牢牢记载心里。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67723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