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301章 婚约

威尼斯网上平台

        虽然贵为扶桑首富,但浅水蒲山的餐饮依旧很简单,甚至可称之为清淡。

        这顿早饭只有我和浅水蒲山,因此在吃饱之后,我直接开口询问:“外公,在来之前,端木家的长辈刻意嘱托我向您要一件古董。”

        浅水蒲山微微一笑,笑容依旧和蔼可亲,我所说的话似乎无法在他平静如湖面一般的心境泛起丝毫的涟漪。

        “孩子,如果是端木熙泰向我要,我肯定不给,因为我很讨厌那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不过,如果是你,这座宅子里的一切物品,你随意拿。”

        我没有想到浅水蒲山这么好说话,要知道,在来之前我可是从端木熙泰口中得知,浅水蒲山是一个十足的老顽固,不仅思想保守、而且做事极为固执,从不听别人劝阻。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如果我要的是一些武器,或者是宝剑呢?”

        “宝剑?”浅水蒲山歪了歪头,笑着说,“在座宅子里可是藏了不下五十把刀剑,我记得其中还有一把飞鸟时代迎风斩,这些年,可是有不少社会爱刀名士登门求刀。”

        我其实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想到他真的就答应了。

        扶桑的飞鸟时代,相当于华夏的大唐,浅水蒲山告诉我,迎风斩是一把唐刀。

        唐刀,曾经代表着华夏大唐帝国时期最为巅峰的铸刀工艺。

        唐刀,其实也可谓之剑,它的外形与现今的扶桑武士刀十分相似,只不过唐刀是直刃,而扶桑武士刀乃是弯刃,当年扶桑武士刀也是根据唐刀改造而来。

        一把锋利的唐刀,一个臂力不错的战士,能十分轻松地将一只成年的公猪腰斩!

        “外公,您现在能带我去看看吗?”

        年轻人男性都爱刀剑,这一点浅水蒲山年轻时候也一样,因此他很理解我的心情,面带笑意地让我推着轮椅,两人朝着内宅一个独栋的小楼走去。

        这个小楼造在一个人工湖中央,我左右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通道。

        浅水蒲山见我停了下来,笑着说:“继续推,没事的。”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推着浅水蒲山在那水面上直接走了过去!

        “这”

        “很神奇吧,这是你二舅舅集团发明的最新防护系统,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带回华夏。”

        我当即就晕了,这浅水蒲山对陈顾北也太宠溺了!

        他刚才的话说得轻巧,如果我把这一套防护系统带回国内并建立相应的公司,恐怕两、三年内就能登上所谓的华夏福布斯富豪榜。

        我没有开口拒绝,也没有明说要,只是轻声一笑,继续推着浅水蒲山前行。

        我们来到小楼唯一的大门前,浅水蒲山只是对着身前的空气喂喂抬起右手,接着小楼的大门便自动开了。

        推着浅水蒲山进入阁楼,我发现这里头的装饰倒显得十分古雅、别致,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馨,嗅闻之后,会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阁楼一共有三层,浅水蒲山因为身体缘故,只停留在一层,而是让我随便挑选。

        在这里,我看到了许多世界名画、著名工艺品,以及华夏古董,其中甚至有几件国宝级的藏品。

        当然,对于这些东西,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虽然说这里每一样物件拿出去都价值连城,但我知道,这些都不属于我,我只是一个看客。

        毕竟拿回去又怎么样,难道真上交国家?

        走着,走着,我终于在三层找到了一个匣子。

        匣子乃是一种黑木所制,匣子所存放的位置并不明显,上面已然沾染上了一些灰尘。

        我慢慢打开匣子,一把古唐刀映入眼帘。

        从外观上看,这把刀与楼下所摆放的扶桑名刀要显得质朴许多,它的刀鞘和匣子的材料同是黑木,刀柄则是纯铜所制,刀柄末端还镶嵌着一个暗红色的珠子。

        在我看清珠子的时候,眉头很自然地跳了跳,当即皱起了眉头:“这颗珠子有点古怪。”

        想都没想,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把黑匣子抱了起来。

        我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这阁楼里虽然每一件物品都价值连城,但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毕竟就是拿回去,它也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就说那些杀人用的武士刀,还不如厨房里的菜刀来得实用。

        浅水蒲山见我只是拿了一个黑木匣子下来,不由开口问道:“孩子,这就是你想要的?”

        “嗯。”我笑着点点头,“我自小就对兵刃比较感兴趣,这把唐刀的工艺很有意思,我想拿回去研究一下。”

        “还有别的么?”

        对于我来说,能拿走一样就算浅水蒲山很关照我了,而现在又满脸慈祥地看着自己,就仿佛一个老爷爷问自己孙子要不要糖吃一般的表情,让我内心一阵温暖。

        这时候,我自然想到了自己的任务,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外公,你这里有没有冰霜狼毫笔?”

        浅水蒲山想了想,道:“这个名字我好像有点印象,它应该是清帝乾隆的御用笔。”

        说着,浅水蒲山自己操控电动轮椅来到一个柜阁前,从一个精装长匣子里取出一支精装毛笔,对着我说:“应该就是它了,拿去吧。”

        既然是浅水蒲山自己给我,我自然欣然接受。

        因为四周无人,我闲着无聊就跟浅水蒲山聊天:“外公,您其实没必要对我这么好,毕竟您还有很多亲孙子呢,若是让他们知道,恐怕都要到您这里来拿东西了。”

        浅水蒲山依旧满脸笑意地说:“那帮兔崽子若是肯来,我肯定一人给一件,可是他们见了我,就跟老鼠遇见猫一样,哪像你会跟我这个糟老头子闲聊。”

        他这话,却让我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曾经的他肯定是一个英气风发、严格又严厉的人,所以家里人才会对他极为尊敬,但同时也会条件反射地远离。

        “对了,外公,那千篠真的是扶桑公主么?”

        “嗯,货真价实的哦。”说到千篠,浅水蒲山显得有些得意,“千篠这女娃娃自幼就天资聪颖,天生媚态,如今更是成了扶桑第一美人,你日后可要好好待她。”

        “我?”我指了指自己,当即摆手,“我跟她可没什么。”

        “怎么能没什么呢,她可是我给你定的未婚妻,你们之间可是有婚约的。”

        “婚约?这玩笑开大了吧?”

        “怎么,你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浅水蒲山的脑海之中闪过端木妡宁的面容,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喜欢端木熙泰的小孙女。”

        “外公,我和端木妡宁已经结婚了啊,虽然是秘密结婚,但我们的确已经登记了。”

        “有这事?”浅水蒲山显得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我竟然已经结婚了。

        “嗯。”

        见我认真地点头,浅水蒲山才相信,叹道:“唉,没有吃到你的结婚喜酒,终还是有些遗憾吶。”

        说实在的,看到浅水蒲山这略略有些落寞的表情,我的心似乎被人敲打了一下。

        从浅水蒲山身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长辈对子孙的关切和爱护,虽然我们并不熟稔,但彼此之间还是有一条名为亲情的系带牵挂着。

        只是,我也知道,我不是真的陈顾北,一旦脱离这个身份,我又会回归于真实的自己,到了那个时候,眼前这些人和关系,恐怕都会如一张白纸。

        唉,罢了,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我在心中一叹,之后与浅水蒲山又闲聊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浅水蒲山被侍女推走休息,我这才回到自己房间。

        对于端木卿和南宫剑来说,能与扶桑首富建立关系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因此他们在外事管家的带领下,参加上流社会活动与宴会去了。

        本来端木妡宁不想去,但她本身就是天照集团的董事,而且在扶桑国上流社会也有着很高的人气,无奈只能跟着端木卿前往。

        至于我,早就被他们遗忘在脑后。

        而我也自然乐得清闲。

        我一人现在是闲着无聊,干脆就在庭园里闲逛。

        这庭园占地百亩,我越是深入,四周的人就越少,不过美景却是越多。

        走着,走着,我的心忽然剧烈跳动了几下,紧接着便感应到一种令自己十分厌恶的气息。

        我忽然发现这股气息当初在东海市那医院地下室里也感受到过,当时是为了救胡杏,遇到了那个变态的扶桑男人与此同时,这股气息,我也在千篠的身上感受过。

        顺着这股气息,我慢慢摸进。

        随着气息越来越浓,我却发现眼前并没有建筑物,只是一个花园而已,花园四周植被茂密,而且还有多处假山、流水潺潺。

        我最终站在一座假山前,绕着假山走了两圈,搜寻无果之后,我开了森罗眼。

        森罗眼一开,我发现这假山四周竟弥漫着一种肉眼看不见的氤氲,这些氤氲形成了一种外观假象,使得人看不清真实。

        我在假山的后背的一个人工小瀑布处,找到了一条地道。

        沿着楼梯往下走,约莫走了几十个台阶,我才踏到平地,同时那种令人感到厌恶的气息已然达到一种饱和状态。

        眼前所呈现的是一个过道,过道装着地灯,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但至少行走不是问题。

        过道两旁都是墙壁,并不像上次医院地下室那般让人毛骨悚然,不过在这阴暗潮湿的环境里行走,的确让人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约莫二十来米的走道,一共拐了三个弯,最后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道铁门。

        铁门长满了锈斑,看上去已有些年头了,而且铁门的门把手上还捆着拳头那般粗大的铁链。

        走到铁门前,我看了一下铁链,这铁链乃是钢筋制成的,我打不开,只能轻叹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到门里头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我顿住身形,缓缓后退,并且把自己的耳朵贴在铁门上。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这个声音的辨识度很高,我一听就知道,是千篠。

        “主人,按照药剂的份量来算,再过两天,浅水就会陷入永久的睡眠,他会在睡眠中安乐死去。”

        “嗯,老爷子对我还算不错,这也是我唯一能回报他的了。”

        “主人,属下们等待这一天已有二十多年了,这一次,主人一定能够完全掌握浅水家族,到那个时候,主人成为扶桑女皇的时日将指日可待。”

        “切。”

        听到这花,我不由发出一声冷笑。

        “是谁?”

        那自称奴仆的男人猛然发出一声低喝,接着我只感觉一股寒流冲着自己袭来。

        意识到彼此双方隔着一个铁门,我并没有退多远,而且刚才我可是听得真切,眼前这两个人可是打算把浅水蒲山弄得安乐死。

        如果他们准备杀别的扶桑人,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就算把跟我没有关系的扶桑人都杀光也刻意,可是他们所要对付的人却是浅水蒲山。

        虽然我们并没有真的血缘关系,而且认识也不过两天时间,但是我已然将浅水蒲山看待成自己的长辈,就如同我家附近不远处,那经常会抽着烟袋的老烟枪夏麻子,我们村的小孩都很怕他,但是他却对我很好,小时候经常给我糖吃。

        亲情是我一直都欠缺的,因此也特别注重这一块。

        “嘭!”

        一声重击!

        那两扇铁门竟被来人一拳轰得凸现出一个硕大的拳印来,同时铁门也被打得错位,使得我和对方正面相对。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61083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