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92章 小狐狸精鬼屋探险

威尼斯网上平台

        因为房子很我并没有进去,不过让我觉得暖心的是,隔壁邻居则是送来了一张椅子,让我就坐在门口,跟着距离不过两三米的叶听晴母亲闲谈着。

        偶尔路过的邻居也会搭上一句,他们都以为我是叶听晴的男朋友,因此总免不了上来称赞叶听晴几句,同时,从他们的口中,我了解到叶听晴和她母亲的过往。

        叶听晴和她母亲都不是本地人,原先是姑苏市人。

        叶听晴是东海大学的特招生,她读书不仅学费全免,而且还有奖学金可以拿。

        只是,她所得到的所有奖学金都用来治母亲的病。

        本来,学校给叶听晴安排了宿舍,但是叶听晴没有去住,为了更方便照顾自己的母亲,她选择了这里。

        别说房子即便是这样的小平房,一个月也要交200块钱的房租。

        说着说着,一些邻居大婶自己都哭出声来,显然她们也是被叶听晴的孝心所感动,同时也为她们的不幸而感到痛心。

        虽然他们很想帮忙,只是他们本身也在这残酷的社会里苟延残喘,谈何去帮助别人?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热血冲了头,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着头进入室内,直接蹲在叶听晴和她母亲的面前,笑着对两人道:“阿姨,以后让我来照顾你们吧。”

        我的出发点自然是出自真心和好意,但是叶听晴的母亲却是拒绝了。

        叶听晴和平时一样,依旧半低着头,因为灯光昏暗的缘故,使得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则是用手语告诉我:“谢谢你。”

        三个字,仅此而已。

        恍惚间,我忽然想到,如果换成自己,恐怕也不会这么突兀地接受别人的照顾。

        人之所以活着,仅仅只是因为还有一口气在,正是这口气让他们能够历经磨难而屹立不倒。

        越是历尽磨难的人,他们的自尊心就越强,眼前的母女也是如此。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

        毕竟这个地方龙蛇混杂,对于叶听晴和她母亲来说,还是太过杂乱,就算周边有邻居相互照应,但难免会有意外,而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意外。

        我抓了抓后脑勺,对着叶听晴的母亲笑道:“阿姨,您先别着急拒绝,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所谓的同情或怜悯。首先呢,我现在经营着一家小快餐店,听晴是我的员工,身为老板,我有权力、也有义务为员工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叶听晴的母亲没有开口,而是定定地看着我。

        我继续说:“你们现在的住所,距离听晴上班的地方还是太远了,而且,我们是有员工宿舍的,虽然比这里大不了多少,但胜在近,而且您现在行动不方面,总不能让听晴辛苦奔波,是吧?”

        听了我这话,门外的一个大婶立即应了一句:“是呀,我说绿竹妹子,你得为听晴多想想,天天晚上八九点才回来,要是路上碰到个坏人,那可怎么办?”

        叶听晴的母亲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轻声问道:“听晴,你觉得呢?”

        在母亲眼中,女儿一直都是一个极为乖巧、懂事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聪明、善良,当初可是叶听晴毅然决然地要求把母亲接到东海来照顾。

        叶听晴很清楚,如果留着母亲独自一人在姑苏城,不出半个月,她母亲就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为此,她承受了数倍于同龄人的艰辛,却依旧无怨无悔。

        半低着头,叶听晴在沉默数秒之后,终于缓缓点头。

        既然女儿答应,叶听晴的母亲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其实我看得出来,她对我还是有所顾忌的,毕竟她们孤儿寡母的,若是落了歹人的圈套,到时候可就真的唤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并没有久留,毕竟时间不早了,与叶听晴约了时间,明天早上八点搬家。

        出了棚户区,我直接拿出手机,拨打鲍家街72号,也就是鬼楼404室房东的电话。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以每个月480块钱房租的价格把404室租了下来,时间是一年。

        404室的房门钥匙还在我手中,我当夜也没有回端木妡宁的别墅,而是饿着肚子进了一家小面馆,在面馆里吃饱之后,慢吞吞地前往鲍家街72号。

        与上次不同的是,我发现这一栋楼再没有丝毫的阴森之气,那种玄妙的感觉也小时了。

        我特意用森罗眼扫了一遍,发现眼前这栋老房子已然恢复原状,变成一栋再普通不过的楼房。

        随后,我拨通了郭村润的号码,希望他能够来鲍家街72号一趟。

        郭村润答应了,今天晚上他恰好值班,就在附近。

        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通过警方的言辞,让众人相信以前那些重重诡异的迹象只是犯罪分子在装神弄鬼而已。

        郭存润抵达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之后他表示赞成我的想法,决定通过警方的宣传和亲自实践,来打破这幢鬼楼的传说。

        不多时,郭存润通过管理员把所有住户都喊出门外,这楼内所有住户,形形色色地站在大厅,一直等带十二点钟声响起。

        这期间,他跟众人说了很多,大部分都是封建迷信不可信,一切都是犯罪分子从中作祟。

        之后,郭存润明确表示,今后会对这幢楼,乃至周边地区加强警戒。

        事情也总算告一段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叫了一辆小卡车,停在叶听晴家不远处的空地上。

        本来我准备雇两个人帮忙,但仔细一想叶听晴家里也不过一点小东西,我一个人对付起来绰绰有余。

        我在搬动家具的时候,发现叶听晴看我的眼神里,似乎泛着丝丝光芒。

        在她们母女的注视下,我独自一人把一件件破旧的家具搬上车,虽然家具不多,但我还是搬得汗流浃背。

        夏日的八点,早已是艳阳高照,眼见我如此,叶听晴则是在一旁默默地给我递上冰凉而干净的毛巾。

        叶听晴的母亲颜绿竹做在一旁的躺椅上,将眼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脸上则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从一个长辈的角度来看,颜绿竹对我还是十分满意的。

        当然,我本人却没有想太多。

        首先,叶听晴是我的员工,我有义务为她这么做另一方面,我也是穷苦出生,虽然现在的境况要比以前好一些,但是本质并没有变,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过去。

        对于叶听晴,我并没有过多的想法,仅仅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朋友而已。

        不过,有一点必须要说的是,叶听晴是我学生时代一直爱慕的类型。

        在我的眼中,叶听晴聪慧、娴静,虽然有先天残疾,但这并不影响她在我心中的美好。

        也正是这一份美好,让我总难免会情不自禁地帮助她。

        这并不是怜悯,也非同情,仅仅只是为了珍惜这一份难能可贵的美好。

        很快,东西就搬好了,其实404室已经有了足够的家具,只不过,反正房间还有很多空余,多摆上也没关系,到时候她们母女如果用不上,就直接扔到附近的垃圾堆里就好了。

        因为这个时间点,街坊邻居都已经上班了,送行的队伍很只有三个小孩子,一男二女,两个女娃娃是双胞胎,不过五、六岁,看上去脏兮兮的,虽然她们的模样并不精致,也不漂亮,不过她们脸上所洋溢的笑容却纯真无暇,掺不得半点的假。

        “听晴姐姐,以后要来看妞妞啊。”

        这三个孩子的父母都是城市的拾荒者,他们身上的衣物都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整体给人感觉很脏乱,若是那些上层人士看到他们,大多都会绕道而行,估计有的还会再咒骂几句。

        我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到男孩子,也就是两个小女娃的哥哥面前,蹲下身体,看着男孩道:“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叫成才,9岁。”

        我笑着伸出手,把手掌放在成才的头上,轻轻摩挲着:“上学了没有?”

        成才摇摇头。

        相比两个妹妹,成才的身形更显消瘦,再加上他的衣服比体格要大一号,左边的衣领耷拉下来,把他那只剩下骨头和皮的肩膀露出一半来。

        正视成才,从他的清澈的目光中,我所看到的是一份殷切的期望。

        看着成才,我慢慢开口道:“想读书么?”

        “想。”

        我又问道:“如果你上学了,你两个妹妹怎么办?”

        “我要带着妹妹们读书。”

        我笑了,轻轻拍了拍成才的头,笑着说:“好好照顾妹妹。”

        说了没头没尾的一句,我转身上了车。

        经过昨天晚上那一闹之后,鲍家街70号的生活环境明显有了较大的变化,至少我看到管理员大爷会笑着跟他招呼,并且力所能及地帮我搬一些东西。

        颜绿竹因为下半身无法动弹的缘故,她是由叶听晴直接背上去的。

        看着叶听晴那纤瘦的身板,吃力地背着母亲上楼,我则是默默地跟在她们身后,防止她们滑倒、或者摔下来。

        中午时分,我总算是坐在木头沙发上,长长舒出一口气:“总算是搬完啦。”

        404室内家具一应俱全,颜绿竹显然对这里的环境比较满意,不时地点头,只不过她的身体不太好,跟着我闲扯了几句之后,就在里屋睡下了。

        客厅里便只剩下我和叶听晴二人。

        说实在的,我和叶听晴认识不过两天,真正交流的机会很少。

        不过,当我们静坐下来之后,我却发现自己似乎很喜欢现在这样的一个状态。

        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因此整幢楼包括外面都较为安静,偶尔还能听到几句清脆的鸟叫。

        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彼此看着对方。

        忽得,我对着她笑了笑,她也微微颔首,一切尽在不言中

        出了叶听晴的家,我直接下了楼。

        我现在心情不错,便独自一人在街道上缓缓走着。

        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四周空气变得阴冷起来。

        我慢慢停了下来,就站在小巷中央位置,这里的阴气最重。

        这时候,一个留着长发的女鬼缓缓出现在我面前。

        女鬼一经出现,我便对着她打了个招呼:“嗨,美女。”

        那女鬼没有想到我会主动打招呼,当即问道:“你、你看得见我?”

        还是跟之前一样的问题。

        我笑了,这个女鬼我之前就已经遇到过了。只是她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印象,又或者说,她受到某种力量的禁锢,身为地缚灵的她每天都在徘徊、反复的时间里度过,每到一个时间点,她就会重复之前的事情,并且将见过的人、看到的事物通通忘记。

        女鬼看着我,刚欲开口,我便笑着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找一个叫子书熙泰的人?”

        “你、你怎么知道?”

        我耸耸肩:“如果说我会读心术,你信么?”

        女鬼摇摇头,问道:“需要什么样的条件,你才会帮我?”

        “不需要条件,因为我恰好知道子书熙泰是谁,住在哪,家里还有什么人。”

        “当真?”

        “嗯,虽然我这个人浑了点,不过向来不会欺骗美女的,即便你现在的年纪能做我奶奶了。”

        听到我的话,女鬼不由哂然一笑。

        “能不能麻烦你,把你所知道的信息告诉我呢?”

        “行是行,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解除你的束缚,好带你亲自去见他。”

        说着,我从口袋里随便抽出一张黄色符纸,之后打了一个手诀,那黄色符纸化成一道黄光,倏然射入女鬼的眉心之中。

        伴随着女鬼的一声低呼,紧接着我就听到了铁链摇晃的声音,忽然发现女鬼的脖子上缠着一条大拇指粗细的铁链,铁链上面还泛着淡紫色的咒印,铁链向后延伸,一直钻入小巷墙壁之中。

        “不!他已经发现了,你是斗不过那个人的!快走,快走!”

        这时候,铁链忽然晃动了一下,接着女鬼的就被铁链拖了进了小巷的墙壁之中。

        我冷笑一声,并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缓缓跟着。

        这样一跟,便断断续续走了一百多米。

        穿过几条老街之后,我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堵围墙前。

        围墙的上端已长满青苔,上面全是茂密的爬墙虎,里头还有许多枝叶延伸了出来。

        因为围墙很高,我看不清里头的景物,只能开启森罗眼。

        森罗眼一开,我发现这围墙里头是一幢老旧的欧式别墅。

        围墙内的一切都已是十分破败,围墙四面都被人用水泥堵上了,显然有人不希望别人进来。

        别墅门窗上的木块都已朽烂,有的位置,甚至连窗都没有,看上去黑洞洞的,如果仔细盯着,总会觉得里头有什么东西在耸动。

        正当我准备再用森罗眼观察窗内的时候,忽然发现别墅另外一头的围墙边传来了些许亮光。

        我用森罗眼一看,发现在那个墙角处破了一个缺口,使得原本三米多高的围墙,矮了一半,一个成年人只要用力一撑,人就能爬上来。

        亮光闪烁间,忽然看到有五个身影通过那个缺口翻了进来,这五人当中,居然还有两个女性。

        这一片四周都是老旧的住宅区,所居住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老人们到了这个点大多都睡觉了,因此四周除了路灯,基本看不到别的光亮。

        我发现,这五个人当中,有两个人我竟然认识!

        走在队伍前头的,是一个高个青年,这人我见过两次,他便是程慕晴的堂弟,程一山而另外一个也够凑巧,就是若初那小狐狸精变的,程云舒!

        这一次,领头的人是程一山。

        我发现这五人的装具倒是事先做了准备,程一山的手里提着一个军用狼光手电筒,这种东西一旦照射到人的眼睛,不出三秒,就能把人给照瞎余外,每个人的腰间都别着一个护身符,这个护身符都是加持过的,有一定的辟邪作用。

        而程云舒的脖子上则是挂着我之前送的琉璃塔,那东西的驱邪效果比普通护身符要强很多,以至于,在森罗眼的关注下,她整个人都泛着淡淡的光芒。

        程一山身后就是程云舒,她的手里抓着一个,此时的她显得激动又兴奋,时不时重复着要让她奶奶大吃一惊的话。

        另外三人,我没有印象,不过从他们的衣着不难看出,都不是寻常的平民老百姓。

        如果紧紧只是后面三人,我自然懒得去理会他们的死活,只是程一山和程云舒两人的安危我自然要顾及。

        而且,若初这野丫头古灵精怪,我是真不清楚她会摆弄出什么东西来。

        想到这里,我从衣袋里取出一张黄色符纸,快速地将符纸叠成一只千纸鹤。

        将千纸鹤放在手心,我对着它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千纸鹤便缓缓飞了起来,朝着五人飞了过去。

        眼见五人偷偷摸摸地进入别墅,我这才轻松翻过围墙,慢慢在别墅的后花园走着。

        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地方,最为阴森恐怖的地方是那幢别墅,可是我眼中,那幢别墅不过只是一个破败的老房子而已,它只是一个掩饰。

        这个地方,真正的玄机就在我的脚下。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928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