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86章 有钱的感觉真爽

威尼斯网上平台

        jnny平日里与南宫剑十分亲近,同时为了显示出自己与端木妡宁关系不一般,南宫剑刻意把头贴近jnny,出声安慰,同时也伸手安抚jnny的情绪。

        这时候,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迅速转动了一下,这一次是逆时针转,转一圈就停,并且微微泛起了玄妙的光芒。

        一直颤抖的jnny忽然晃动了一下身体,趁着南宫剑愣神的时候,猛地对着南宫剑张开满嘴獠牙,张口对着南宫剑笔挺的鼻子狠狠咬下!

        “啊!!!”

        一声惨叫!

        听到一声宛如天籁般优美的叫声,我的脸上这才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笑意。

        那jnny也够狠的,在森罗眼的蛊惑下,硬是一口将南宫剑的鼻子给咬了下来!

        眼见南宫剑受伤如此严重,端木妡宁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

        而我则是双手抱胸,用一种看戏的表情看着端木妡宁和南宫剑,嘴里则是“啧啧”出声:“啧啧,这年头做富人真不容易啊,养着这么一只血统纯正的名贵犬,平时好吃好喝地供着,到头来连鼻子都被咬了,看起来还是咱们的中华田园犬乖啊。”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与救护车几乎同一时间赶到的是一个身着套装的女人,妆色妖艳,衣着暴露,一看就知道不是良家。

        当她发现南宫剑捂着脸,满身是血的时候,就如同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鸡叫了起来:“怎么回事!?剑少,是谁伤了你!?”

        南宫剑现在自然是郁闷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是平时,他老早就发飙了,别说是一只狗,就算是个人,他都能把对方活活弄死!

        可是,这只非但是端木妡宁的爱犬,平日里跟自己也算亲近,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它为何会咬自己,而且还咬得这么狠!

        当医护人员扶着南宫剑上车的时候,我则是倚靠着自家大门,对着站在身前不远处的端木妡宁问道:“哎,人家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不上车陪陪他?安慰一下小贱贱受伤的脆弱心灵嘛。”

        看到我那嬉皮笑脸的姿态,端木妡宁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她却没有任何发脾气的理由,因为咬人的是她的狗。

        更加郁闷的是,端木妡宁还不能陪着南宫剑,因为这也是她与端木熙泰的约定之一。

        而这个约定,早已经在陈顾北的日记上写着了。

        “端木总裁,您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剑少的。”

        那衣着暴露的女人也跟上了救护车,离开的时候对着端木妡宁假惺惺地说了一句。

        身为好事者的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阴不阳地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哎,在病房里别弄得太激烈啊,那病床的支架很脆弱的,再说,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

        女人没有理会我,半低着头进入救护车。

        救护车一经离开,我打了一个呵欠:“回房睡觉咯。”

        我还没走几步,就听身后传来端木妡宁略微低沉的声音:

        “你等一下。”

        这是端木妡宁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而且还是站在自家门口。

        我笑嘻嘻地转过身:“有什么事啊,少夫人?”

        这一声“少夫人”倒是耐人寻味,刚才那个女人可是口口声声称呼南宫剑为“剑少”的。

        端木妡宁很自然地把我这话给过滤掉,依旧延续刚才的口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jnny平时从来不会咬人,更何况是他。”

        说话也是一门学问,我在这个方面还是有些研究的,我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沿着端木妡宁的话锋接下去,不然会处于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他?哪个他?南宫贱贱?哟,少夫人当真不愧是少夫人呢,这么关心小贱贱。既然如此,那刚才为什么不跟上去呢?现在心里一定很疼吧?是不是还揪着的,好难受?”

        一连串的话从我口中说出,端木妡宁竟无言以对,因为我句句说中了她的内心。

        眼见端木妡宁不说话,我则是冷冷一笑,轻哼一声:“在质问我之前,还是先想想你自己的身份吧,就算是个契约,它终究是个契约。最后,我再给你一个忠告,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有两面,很多时候,一个人被猪油蒙了心,往往会把最为重要的阴暗面忽略。你若是继续沉迷下去,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而那个时候,再没有人会救你。”

        话罢,我转身离开。

        “小姐,夜了,我们进屋吧。”

        一直站在端木妡宁身后的尹奈缓缓开口,这是她第一次从端木妡宁绝美的脸上看到这么复杂的脸色。

        端木妡宁转头看着尹奈,欲言又止,半晌,才长长叹了一口气,迈步进入别墅,她的背影有些颓然。

        尹奈只是一个保镖,说得难听点她就是给端木妡宁打工的,她的职责只是保护端木妡宁的安全,至于端木妡宁的感情问题,她无从过问。

        而且尹奈本身就不善言辞,所以她大多都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封藏起来。

        虽然jnny咬了南宫剑,但端木妡宁对它的关心还是不变,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它去看了兽医,结果一通检查下来,兽医说狗健康得很,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有许多疑问,但是端木妡宁平时工作很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关注这一点,而南宫剑心里有鬼,也不敢太过于声张。

        我估计,这只狗半夜会突然咬我,应该跟南宫剑有关。

        不过,我也不在乎,反正见招拆招。

        对我来说,南宫剑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我的敌人是圣门,和九天上那位。

        这一觉我睡得很美,早上起来吃了一点张嫂准备的粥之后,我第一次前往自家车库。

        当车库门自从缓缓升起之后,我被眼前所呈现的事物惊住了。

        三辆超级跑车,分别停在三个车位上。

        我对豪车了解并不多,眼前这三辆车的车牌甚至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来。

        这三辆车的钥匙就插在车内,这是之前我就从尹奈的口中得知的。

        走到一个车标有点像蜜蜂屁股一样的跑车边,我忽然发现这个跑车的车门竟然没有门把手,绕着跑车走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

        仔细在车门边研究了一圈,我终于发现在玻璃窗户边有一个圆弧,如果不仔细看,甚至还看不清楚,当我把手指放在圆弧上面的时候,只听“滴”的一声,车门忽然自动打开了,并且还是以“自杀式”的方式来了一个九十度的旋转,那车门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垂直于车边。

        我伸手轻轻抚摸着车门,笑了。

        忽然喜欢上了这辆车,甚至有一种感觉,这辆车仿佛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

        车子的内饰看上去极为高档、豪华,我对这些并不太懂,只是本能地伸手去抚摸着,感触着。

        当然,我并不急于开车,因为压根就不会开车。

        在车内留恋了一段时间,我离开了车库。

        刚刚出了自家大门,迎面走来两个巡逻的保安,我发现其中一个正是昨天晚上送我回来的那个,于是对着他打了一个招呼。

        “北少,今天没出去玩啊。”那保安见我对他打招呼,急忙笑着回应。

        我决定先学会开车。而又不能声张,毕竟以前的陈顾北在赛车方面还是有些手段和技术的。

        我忽然想到,眼前这个保安好像会开车,于是开口询问:“咱们小区有没有代驾的服务?”

        “有啊,北少您若是平时喝了酒,都可以打电话给物业,我和大海都是咱们小区代理驾驶员,我们可都是专业持证上岗的。”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一听我主动问起自己的名字,保安当即笑着说:“回北少,我也姓李,我叫李晨。”

        “哟,和人家大黑牛同名啊。”

        在跟李晨攀谈的时候,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已然缓缓旋转起来。

        接着,我盯着李晨,在心中默念一声:“森罗万象,印随!”

        印随,指的是一种动物的本能行为。一些刚孵化出来不久的幼鸟和刚生下来的哺乳动物,会学着认识并跟随着它们所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这种行为就叫印随,初中的科学自然就有学到。

        这一招是我自创的。

        印随,这一招能够通过人的眼波,进入对方的视网膜,并通过神经,进入大脑。

        当然,以我目前的能力,只能学习一些生活基本常识和能力。

        但我相信,当自身实力达到一个前所未有高度的时候,什么样的技巧、能力我都能在瞬间学会。

        这就是森罗眼,逆天般的存在。

        眼珠子一转,我的脑海之中就多了许多知识,我发现李晨的驾驶技术十分高超,而且他甚至还会开十七米长的货运大车。

        再与李晨闲谈几句之后,我借故转身进了别墅。

        径自进入车库,我钻入那蜜蜂屁股一般车标的超级跑车之中,按下启动键,只听“轰!”的一声引擎轰鸣,一辆宝蓝色的超级咆哮而出,快速消失在巡逻中的李晨和他的同伴眼中。

        话说,有钱的感觉真爽!

        虽然不是自己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开跑车,踩着轰鸣的油门,在道路上狂飙的感觉竟然这么爽!

        这一大圈飙下来,我人也爽了,这才开车到城隍庙,每个城市的城隍庙都有道宗开的店面,我进去之后,买了朱砂、几沓黄色符纸,以及一沓蓝色符纸。另外,我也尝试买了几张红色符纸,在结账的时候,那柜台的年轻人刻意地打量了我一眼。

        见我拿出黑卡,他当即笑着说:“这位客人,你买的都是空白符纸,这样是起不到镇灾驱邪效果的,我们店里有大师画好的符箓,你可以自行购买。”

        我朝着他所指示的方向看了过去,随眼一扫,发现在柜子三层的位置,放置着几个线装本,其中有一本名为五行符箓,我走了过去,那起来看似随便翻了翻。

        这本五行符箓对我来说,真是及时雨啊,上面所记录的都是和五行相关的攻击型符箓。

        虽然这些都是最为基本的攻击符箓,但对于我而言,高深的符箓反而起不到太大的效果,只要有森罗眼的存在,即便是入门级别的符箓,我也能把它摆弄得极为高深。

        之后,我在店员诧异的目光下,转身离开了。

        今天收获不错,接下来的两三天,我一直在房间里研究五行符箓。

        一番研究下来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森罗眼的控制下,这五行符箓我都能控制和使用,但如果撤去森罗眼,我就只能使用五行中的“火”。

        而且,经过百来次的实验之后,我也发现即便由森罗眼控制,五行符箓中,火系符箓的威力最强,而且我控制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传承记忆中,的确有提及到自身五行属性的问题,但像我这样,对火系操纵特别明显的案例倒是很少见。

        想来想去,我最终将原因归到了我的前世,定海神针。

        定海神针本是道外灵石,五行属金,之后被老君放入八卦炉之中炼化、锻造,从而产生了异变随后又跟大圣一同在八卦炉里再度炼化,从而产生灵智,才有今世的我。

        传说老君八卦炉里的火焰叫“六丁神火”,乃是极为少数的天火之一,我前世的灵魂和身体都由它锻造而出,所以才会有我现在对火系符咒操纵如此得心应手。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操纵火焰总要通过符箓,倒是让我有些遗憾。

        在我的传承记忆中,除了神仙、妖魔之外,还有一些人能够自由操纵自然界中的奇妙火焰,这让我很是向往。

        但现在才刚刚开始,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拥有那样的实力。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么能感到!命运它无法让我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我正坐在全自动抽水马桶上看陈顾北珍藏版的花花公子呢,结果放在旁边台面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此时的我正在关键时刻,脸都憋得有些红了

        音乐不断重复,过了一分钟左右,只听“扑通”一声落水声,我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

        擦拭干净之后,我拿起依旧在响的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来电号码,拿起手机直接道:“哪个小王八蛋打扰老子排泄?”

        手机那头的人明显愣住了,那边的环境显得十分安静。

        “不说话?不说话我挂了!”

        “哎,等等!”对方急忙开口,“雨哥,是我,我的声音你还听不出来吗?”

        耶呵!

        竟然是程云舒的声音!

        小狐狸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

        这件事肯定有蹊跷,话说若初比余芳和繁漪更像狐狸精。

        虽然我跟她最亲,不过这时候可要时刻提防。

        想了想,我故意开口说:“哎,姐们,你这推销方式,别人已经用过千百遍了,能不能换一点有新意的?哥要睡了,没事别来烦我。”

        “别挂,别挂!”程云舒急了起来,“雨哥,是我是我,上次是你把我从古墓里带出来的啊,我是程云舒!”

        我这才故意反应过来:“哦,原来是你啊,这深更半夜的,打我手机干什么?但丁地狱还有两关没过呢,今天一定要通关,有事明天说。”

        “夏雨,你个混蛋!”程云舒急了,直接开口骂出声。

        嘿嘿,这小狐狸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如果我事先不知道她就是若初的话,恐怕早就被她骗了。

        不过,演戏要全套,既然她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肯定有事。

        毕竟她是若初啊,就算她给我下套,我也只能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让她这么一骂,我不由笑了:“我说程大小姐,咱们不过只是萍水相逢,你这大半夜打我手机,开口就骂人是要闹哪样?”

        程云舒的话语里带着一丝焦急:“我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到程氏医院来!”

        “医院?你生病了?你生病应该找医生,找我干什么?”

        我仍旧慢条斯理,眼下是她主动打电话给我,说明肯定有什么事,不过,被她欺负了这么久,虽然是自家老婆,但是利息总要讨一点回来的。

        很快,手机里就传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听上去略微有些低沉:“夏雨你好,在下诸葛仲彦。”

        “嗯?”

        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沉声问:“诸葛先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诸葛仲彦解释道:“是这样的,程家大小姐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现在昏迷不醒,听程二小姐说小兄弟乃是行家,所以想请你帮忙,你你必有重谢!”

        “程大小姐?”听到这个称谓,我的脑海里很自然地闪过了程慕晴那令人心痒的娇躯和绝美的容颜,“不会是程慕晴吧?”

        “正是!”

        听到这个,我不由抹了一把脸,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这件事一是半会儿也说不清楚,那个,夏雨,你现在能不能”

        “哎,这年头像我这样乐于助人的热血五四青年已经不多了,好吧,你们现在哪,我马上过去。”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6791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