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83章 牢狱天火

威尼斯网上平台

        当端木妡宁看到任芷岚端着一个托盘进来的时候,当即站起身,快步迎了上去,她从任芷岚手中接过托盘,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叫来尹奈,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相比端木妡宁的淑女范吃法,尹奈则显得十分汉子,一碗面鸡蛋青菜面,不过个把分钟就被她吃尽,而且还将汤水尽数喝入腹中,末了,站起身,又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任芷岚看着尹奈,笑着说:“尹奈,好吃么?”

        尹奈点点头,听到这话的端木妡宁也是轻咬了一口荷包蛋,细细品道:“芷岚,你的手艺简直没话说啊,这鸡蛋青菜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可是吃在嘴里却能让人感觉甜滋滋的,好吃,谁要是能娶了你,肯定是积了好几辈子的公德。”

        喂喂耸肩,任芷岚淡淡笑道:“这可不是我煮的。”

        “不是你煮的?”

        端木妡宁愣住了,而尹奈则是皱起了眉头,别看这别墅挺大,其实常驻人口也不过四个,如今张嫂不再,那么

        嘿嘿,看到尹奈和端木妡宁的表情,我心里更是大乐,爽歪歪啊。

        任芷岚看着端木妡宁道:“哎,那小帅哥你从哪找来的,不但进得厨房,更是上得厅房啊,体形高大,身材健硕,关键做事用心。刚才他煮面的全程我可都是看过了,比我做事都要细心,而且步骤明确,很清楚自己下一步要怎么走。”

        听到任芷岚这么一形容,端木妡宁和尹奈不由对视了一眼,从任芷岚的描述来看这个人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我,毕竟在她们的潜意识里,我就是一个烂人!

        看到这里,我也爽了,这就转身回去继续煮面,妈蛋,我还没吃呢。

        当尹奈端着被吃尽的碗筷进入餐厅的时候,从厨房里传出流水声,走近一看,尹奈不禁眉眼闪烁,因为她看到我竟围着围裙,正在洗碗。

        听到尹奈的脚步声,我转过身,对着尹奈道:“把碗筷给我吧,我顺便给洗了,现在天气炎热,这东西不能过夜,时间一久就会长细菌。”

        正在洗碗的我发现尹奈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不由开口调侃:“哎,二妞,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现在还用这样炙热的眼神看着我。没关系,不用害羞的,你说吧。”

        尹奈翻了翻白眼,转身走开了。

        我耸耸肩,吹着口哨继续洗碗。

        隔天早上,我在端木妡宁诧异和怀疑的目光中将5000块钱还给她,随后一摇二晃地出了门,前往自己的小店。

        早上我刚起床,还在刷牙的时候,就接到了赵今非的电话,说有一个人在店里白吃白喝,还说是我的师父。

        如果是别人,我还真不信,但我师父那老货的确能干出这种事来。

        而当我抵达店里的时候,我师父却已经走了。

        我为此特意调了一下监控,发现那吃白食的人果然是我师父。

        赵今非拿着一个信封给我,说是我师父留下来的。

        拆开信封,原本以为里面留的是师父给我的信,却发现这竟然是一张红色的符箓!

        我现在连蓝色的符箓都没有办法画,更别说是红色的符箓了!

        我将它放在手心里仔细观摩,这张符箓我是没有见过的,上面的咒印看上去很奇怪。

        在仔细端详红色符箓的时候,由于我的动作,一张白纸从信封里掉了出来。

        赵今非从地上捡了起来,递给我。

        我拿过之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张纸上记录了两个咒术,这两个咒术具备着十分强大的攻击力和破坏力。

        我之前在书店所买的书里面,记载着的基本都是辅助类的符咒,大多都是平时用来驱邪、治病用的。像这样简单粗暴的咒术倒是从来没有见过。

        而且,我也不明白,师父为什么突然会把这张红色的符咒给我。

        我扫了一眼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从白玉平安扣里拿出一张黄色符纸开始画红色符纸上的咒印。

        原本我以为画这咒印就算再慢,顶多也就个把小时的时间,可当我画完的时候,外边天已经黑了。

        我整个人都瘫坐在椅子上,拿着手里的黄色符箓看了又看。

        赵今非这时候敲了敲门,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我道了一声谢,吃完东西就是离开了。

        我用手机拨打师父的号码,但他那边一直都是忙音,这让我泛起了一丝很不好的预感。

        那张白纸上还写了一句,让我晚上无论如何都要去鬼楼一趟。

        我不知道师父让我去鬼楼干什么,不过既然是他说的,我还是去看看好了。

        小巷和平时一样,因为缺少路灯,十分黑暗,但同时也显得格外的阴森。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我觉得脖子抹过一丝阴凉。

        眉头微微一皱,我缓缓闭上双眼,嘴角微微上翘,睁开双眼的时候,瞳孔之中闪过一丝金光,森罗咒印骤然闪现。

        “森罗眼,开!”

        森罗眼一开,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视线被遮挡住了,垂在我面前并且遮挡视线的是一头黑色的长发。

        缓缓抬起头,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纯黑色的双瞳!

        鬼?

        一个女鬼!

        在这样一个阴森的小巷子里,一个长头发的女鬼以这样的一个姿势呈现在自己面前,我非但不害怕,反而对着女鬼露出一张看似无害的笑脸,打了一声招呼:“嗨,美女。”

        “你、你看得见我?”

        那女鬼猛然抬起头,飘浮至我面前,用纯黑色的双眼盯着我。

        “废话,要是看不见你,我难道还跟空气说话啊?”我笑嘻嘻地看着女鬼,问道,“哎,无缘无故接近我,是不是想吸食我的阳气?”

        说着,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明显闪烁了一下。

        “不敢,不敢。”

        女鬼被我轻轻一瞪,原本凝聚的身形忽然变得涣散而透明了起来,她显然极为害怕森罗眼,并且因此向后飘了好几米。

        女鬼的面色虽然惨白,但是五官还算标致,至少不难看。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有什么冤情需要我为你申述?”

        女鬼忽然对着我深深鞠了一躬,接着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冤情,我是得了白血病才去世的。之所以徘徊在这个人世,是因为有一件心事未了。”

        “哦?人鬼情未了啊?这个我喜欢,来来,跟哥哥说说,你有什么心事未了?”

        眼见我这笑嘻嘻的表情,女鬼不由低眉一笑,委婉道:“说到年龄,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奶奶了。”

        “啊?”

        我上下打量着女鬼:“不会吧,你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啊。”

        “距离我离开人世已经有五十多年了。”

        摸了摸下巴,我点点头:“那的确得称呼你一声奶奶了,不过您看上去还是这么年轻,叫奶奶还是太老了,我叫就你姐姐吧,呵呵。”

        女鬼笑了笑,接着说:“五十多年前,我爱上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的年纪和你现在差不多,和一样斯斯文文的,脸上带着充满自信的笑容。刚才我就是觉得你和他很相似,所以想走近看一看。”

        我点点头,女鬼的长相斯文,一看就知道生前是一个极有涵养的女孩子。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跟他告白,就离开了人世。”

        听到这话,我不由问道:“你的意思是,是想让我帮你完成遗愿?”

        女鬼摇摇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份感情一直埋在我的心里,而现在他肯定也成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知道他是否还在人世,让我再看他最后一眼,我就满足了。”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对了,你所说的那个男孩他叫什么名字?”

        “他他姓端木,名叫熙泰。”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女鬼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了一丝怀念和幸福之色,似乎这个人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听到这个名字,我第一时间愣了片刻,之后又问道:“姐姐,我刚才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他叫端木熙泰。”

        我不禁伸手摸着自己的脑门,叹道:“还真是什么巧事都让我给赶上了。”

        这么一说,女鬼急忙问道:“你认识他?”

        我点点头,笑着说:“这老爷子前几天我还在他的八十大寿上给他送给寿礼。”

        “对呀,算起来,他已经八十了,时光走得真是快啊。”到最后,女鬼的只剩下感叹。

        一个人,哦不,一个鬼徘徊在人事间几十年,为的就是再见到他一面,的确让人唏嘘。

        “我知道他住的地方,要不我现在带你去见他吧。”

        女鬼摇了摇头:“我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听到这话,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我是地缚灵。”

        女鬼缓缓低下头,不与我对视。

        我仔细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点头,的确,她是地缚灵。

        所谓的地缚灵是因为生前强大的执念、冤念等因素而无法进入轮回,化为一缕残魂飘荡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通常情况下,地缚灵不会伤害、或者纠缠与他她身前无关的人,而且我也知道,在没有人供奉或者吸食人类阳气的情况下,一个地缚灵绝对无法在人世遗留五十年。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鬼,发现女鬼身上的阴气很纯粹,可见她以前并没有吸食过别人的阳气,所以就剩下另外一种情况,有人在供奉她。

        “是谁在供奉你?”

        与鬼打交道,不需要太多的猜忌和隐瞒。

        鬼与人不同,她们只是一缕残魂,没有心,所以鬼行事最为直接,他们虽然会思考,但是做事全凭身前的本性,绝对不会像人类一样撒谎,让人分辨不出他们话里的真假。

        女鬼刚准备开口,脸上突然流露出惊骇之色,接着她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黑洞漩涡,身体化成一缕轻烟,被黑洞吸了进去。

        眼见黑洞在逐渐变我急忙伸手进入口袋,结果手在掏出符咒的时候,女鬼已经完全消失了。

        黑洞一经消失,四周的阴寒之气很快就消散,这时候由外面吹来的晚风也带着一丝白天的热气。

        甚至来不及询问女鬼的名字,我只能微微摇头,快步走出了小巷。

        不过,她既然在这附近,我总是能够找到她的。

        当我抵达鬼楼大门的时候,发现四周人影全无,眼前的楼房之中,隐隐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此情此景,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没有想到郝蕾离开之后,这幢楼还是如此阴森。

        缓缓呼出一口气,我阔步迈进大门。

        和以前一样,这幢楼过了九点之后,管理员也和住户一样大门紧闭,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一概置之不理。

        在大厅内转了一圈,虽然感应到那股阴邪之力,只是我却无处搜寻,转悠一阵之后,只能上了四楼。

        结果,当我拿出钥匙准备打开404大门的时候,一个极为凄厉的声音忽然从五楼传了下来。

        我眉头微微一皱,又把钥匙放回兜里,左手拿着一张黄色符咒,慢慢走到楼梯口。

        那凄厉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持续的十几秒之后就消失了。

        小心翼翼地上了楼,在五楼的楼道口,一股极为强烈的阴邪气息扑面而来,使得我不由后退了两步。

        两张黄色符纸同时捏在手中,不过我并没有立即念咒,而是慢慢从楼道口走出,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传出声音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也就是501房间。

        走到501房间门口,我发现门是半掩着的,当我准备推开房门的时候,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音来的十分突兀,使得我手一抖,直接推开了房门。

        这个时候,我连骂人的间隙都没有,因为在门被推开的瞬间,就感受到有一只手指勾成爪状的手朝着我抓了过来!

        脚步蹭地,面对突然袭来的杀机,我不退反进,身体快速闪掠而过,那只手来势极为凶猛,在未抓到我脖子的情况下,顺势打在了门板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五指刺入门板之中,狠狠一抓,竟将门板抓出一个大洞来!

        进入室内的我吓了一跳,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凶猛。

        身体稍稍站定,我就嗅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扭头一看,地上骇然躺着两具尸体,分别是一男一女。

        男的脖子被扭断,呈一个十分诡异的姿态歪在一边。

        而那女的上半身的衣物被胡乱地撕开,白嫩的肌肤裸露在外,在她的心脏部位插着一把匕首,这把匕首的末端绑着黑色符纸,同时在心脏四周还用刀锋刻画出一些古怪的符咒。

        这是邪术!

        眼前这个人竟然在鬼楼里施展邪术,难怪整栋鬼楼都显得极其阴森!

        我并不知道眼前男人这么做的目的,眼下唯一清楚的就是,从对方的态度和杀意来看,眼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既然我已经进了室内,对方反而不着急了,他伸手把门关上,转头用一种阴恻恻的目光看着我。

        他的外形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七左右的胖子,衣着和普通人无异,上身一件恤,下半身则是臧蓝的牛仔裤,体重大概是我的两倍有余。

        我实在无法相像,这样一个胖子,竟然能有刚才那样快的速度。

        “老兄,我们前世无仇,今世无怨,你何必下这么重的手呢。”

        为了麻痹对方,我故作镇定地笑出声来。

        “阁下身法了得,不知师出何门?”

        我忽然笑得很贱:“你猜?”

        他眉头一凝,双手成爪,摆出攻击的姿态来:“阁下若是不报上师门,可不要怪在下痛下杀手了。”

        简短的对话,让我暂时有时间观察四周。

        现在我所站的位置是客厅中央,这个房间的规格和楼下的404差不多,因此我还算熟悉。

        死者应该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他们年纪都不大,看上去应该是这里的租客。

        这个胖子手段狠毒,我很清楚跟这样的人战斗,绝对不能有一丝怜悯和犹豫,必须全力以赴。

        突然间,我明白师父给我那张红色符箓,以及两个咒术的原因了。

        看来,师父的窥天眼又看到了什么,但他不能当着我的面明说,所以才用了这样的方法!

        “我数到三,阁下若再不说,哼!”闵大海冷哼一声,当即数出声来,“三二!”

        刚刚数到“二”,他的身体猛然冲了过来,双手合抓,直去我的头部!

        早就预料到这死胖子不会守规矩,就在他迈出第一步的瞬间,我脚步错盘,身体快速打了一个旋转,与他的身体擦蹭而过,同时我弯身用手将插在女死者胸腔的匕首拔出,飞溅而起的鲜血第一时间洒向对方!

        胖子刚回头,就被溅了一脸的鲜血,身体因此一顿,而我则是抓住这个瞬间,快速闪现至他面前,一直抓在左手的符咒第一时间贴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符咒在沾染了鲜血之后,忽然燃烧了起来,只听我发出一声顿喝:“炎爆咒!”

        “嘭!”

        一声剧烈轰鸣,火光突起!

        强烈的爆炸,将对方肥硕的身体狠狠地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这就是师父传授咒术的威力!

        眼见对方坠地,我本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则,手握匕首,快速朝着他的心脏刺去!

        然而,那躺在地上的胖子忽然对着我扑出一口黑血,含糊不清地吐出一句:“髅骷血咒!”

        霎那间,我视线里的血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那骷髅头径自朝着我冲撞而来,我本能地用双手阻挡于自己身前,但那血色骷髅却并非物理攻击,而是狠狠装向我的灵魂!

        只听“轰!”的一声,我的心神瞬间产生了涣散,这时候,我右手心所抓着的清明咒起了作用,一股清新之感包裹全身,使得我意识没有消失,只是连续吐了两口污血,倒退好几步,右手的匕首也掉落在地上,同时左手所抓的一踏符纸也散落一地,我本人重重地跌坐在沙发上。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死搏斗,敌人的阴狠和顽强远远超出了我的所想,如果是普通,刚才那个炎爆咒绝对能把他的骨头都炸出来。

        对方忽然怪笑了起来,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水,看着我的双目之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个修士。看来,刘晓磊那个废物是被你给杀了。”

        原来,他是刘晓磊的同门!

        此时此刻,我别说站起来继续战斗,就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

        眼见我欲挣扎着起来,他怪笑道:“没用的,中了我髅骷血咒的人,别说是站起来,半个时辰之内,你全身的骨肉都会化成一滩滩污血,最终只剩下一具血红色的骷髅骨架。”

        第一次感觉自己距离死亡是如此的接近,那种危机感,甚至已经强过了飞机坠入大海的时候!

        只是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并没有胡思乱想,更没有半点慌乱,就好似被打了一针镇定剂一样,除了全身都在颤抖的肌肉,其余所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我的双眼只是死死地盯着胖子,看着他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

        “小子,如果不想死,就把你师门和你来此的目的告诉我,大爷我心情好,没准会放你一马。”

        我自然没有如他所想的跪地求饶,只是面色阴沉地看着他:“如果我告诉你,你真的会放过我?”

        “当然。”

        我故作沉思,然后抬头道:“你过来,我跟你说。”

        在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放在后背的左手捏了一个手诀,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也迅速转动,散落在地上的符纸当中有一些符纸微微颤动了起来。

        胖子胜券在握,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他应该觉得我的年纪很轻,这样的年纪能跟他打到如此程度已经算很了不起了。

        他走到距离我不过一米距离的时候,忽然觉得不对劲,正欲开口,我猛地发出一声顿喝:“灵蛇缚阵!”

        不待胖子反应,他脚下的一些符纸忽然快速动了起来,符纸宛如灵蛇一般,迅速缠在了闵大海的身上,零点几秒的间隙就已将闵大海全身都包裹了起来!

        随后,我将师父给我的红色符箓径自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你、你想干什么?”一看到是红色符纸,他顿时慌了。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有废话跟他扯,双手快速交换结印,这一次结印比任何时候都要长,我一个连续结了十六个手印,这才发出一声叱喝:“牢狱天火!”

        在听到这个咒术名字的瞬间,胖子竟然哭嚷了起来:“大哥!哦不,英雄,英雄,别杀我,别杀我!”

        “晚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632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