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84章 阴阳界

威尼斯网上平台

        所有符咒瞬间自燃,诡异的是,这些火焰凝而不散,眨眼间就将他全身覆盖,而后就只能听到胖子凄厉无比的惨叫。

        这个咒术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这个时候的胖子被困在一个八卦阵之中,活动空间不足半米,他无法突破这个牢狱,只能任由火焰无情地吞噬着他的生命!

        全身都被吃人的火焰吞食,他连咒骂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哀嚎!

        这天火的焚烧速度要快上很多,火焰就好像有生命一样,疯狂地跳动着,不过十几秒之后,体形硕大的胖子就化成一堆粉尘散落一地。

        胖子一死,我很明显感触到笼罩这幢楼的阴邪之气正在缓缓消散。

        房子里闹出的动静很大,而且还死了人,我抓了抓头,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拨通了程慕晴的手机。

        程慕晴的手机在响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听到了她那冰冷如腊月寒霜的声音:“哪位?”

        我这个手机号是新的,她当然不清楚我是谁,我顿了顿,苦笑着说:“是我。”

        “夏雨?”

        程慕晴果然在第一时间就听出了我的声音。

        “对,是我。”

        她沉默了数秒之后,忽然问:“这段时间你去哪了?现在怎么样?”

        “还行吧,现在我有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身份,而且,我身边死了人,你要不要来看一下?”

        “死人?”

        程慕晴一听有案子,声调立即提高了许多:“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我说了地址之后,程慕晴当即就挂了。

        约莫十五分钟左右,程慕晴就带着华哲和吴景坤走了上来。

        在我将事情的经过跟他们讲述之后,华哲和吴景坤纷纷用一种惊骇莫名的目光看着地上的粉尘。

        吴景坤转头对着程慕晴道:“队长,这案子怎么处理,我如果报上去,肯定没人会信吧?”

        程慕晴似乎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到了,她淡淡地说:“在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打电话给道宗了,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过来。到时候,他们如果问起是谁下的手,你就说是一个高手,但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华哲和吴景坤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随后,我们便出了房间。

        程慕晴看着我,欲言又止。

        说起来,我跟程慕晴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打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而自当我怀疑她是余芳之后,就发现她跟余芳想通的地方越来越多。

        在我看来,人的外貌固然可以改变,但是她们说话的习惯、性格、以及一些细微的小动作,都是没有办法更改的。

        端木妡宁之所以分辨不出我和陈顾北的区别,那是因为她根本从未将陈顾北放在眼里,对她而言,陈顾北和街上偶尔遇见的一个陌生人差不多。

        但是余芳和若初不同,我对她们太熟悉了。

        见她半低着头,我笑着说:“怎么了,看上去有心事?”

        她没有回答,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丝惆怅。

        顿了顿,她忽然开口问:“若初呢?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在程慕晴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我打算将若初、繁漪和余芳她们三个人的事情告诉程慕晴,我要观察她的反应,同时来断定她时不时就是余芳。

        虽然我用森罗眼也能能够判断,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我带着程慕晴进了404房间,关上门之后,就慢慢地将这件事从头到尾说了一个遍。

        程慕晴以前只是知道若初的存在,而当她听到余芳和繁漪的时候,按理说她应该会流露出惊讶、骇然,或者至少来一点反应吧,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却如一潭湖水,平静而幽深。

        嗯,看来,我的猜测没错,程慕晴真的是余芳。

        不过,我眼下还不想将她的伪装揭开,不过,却也不能让她这么一直沉闷下去。

        女生都是感性而敏感的,无论外表多么坚强,内心总有柔软的一面。

        我不希望她这样沉寂下去,当即笑嘻嘻地坐在她的身边,对着她说:“哎,你说我一下子把她们仨都娶了,怎么样?”

        “什么!?”

        程慕晴豁然起身,瞠大着目光,用一种惊骇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我。

        “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我仍旧是满脸笑意,“你可能不知道,在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我差点就死了。在睡梦中,我隐隐约约梦到了什么,虽然那是梦,却给了我启发。从小,我爹就告诉我,人活着,不能孬,更不能让身边的人受委屈。我这辈子,剩下的时间最多也就六七十年,而真正能够自己把控的时间,也就只有这几年,如果这个时候不去拼,不去抢,等老了,那只有遗憾和愧疚。所以,我想好了,我要把她们三个都娶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是半仰着头,并没有去看程慕晴。

        但我却用森罗眼在偷偷地观察她,我发现,她眼眸之中的惆怅早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欣喜。

        果然,程慕晴是余芳,否则她不可能会笑。

        只是,眼下我还不能揭穿她的伪装,而且眼下我在暗,她在明,哼哼,被这三个下娘皮骗了那么久,我总得拿点利息回来。

        想到这里,我又笑嘻嘻地把头凑了过去:“哎,要不,你来给我当妾怎么样?”

        “想得美!”程慕晴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哟,虽然说话的态度看上去很坚决,但那表情明显是在偷笑,还真以为我看不出来?

        “别介,古人说三妻四妾,我这才只有三妻,好歹再凑个四妾,哎,哎,你别走啊……”

        看着程慕晴离开的脚步,这丫头,那走路的节奏都明显比以前欢快多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摇了摇头。

        不多时,华哲就从楼上下来,他对我说,道宗的人马上就要到了,如果我不方便在场的话,可以先行离开。

        把头一扭,我就走了。

        刚出鬼楼没多久,手机响了,那出来一看,乖乖,我师父的号码!

        “老货,哦不,师父,你给的那张红色符箓真心带感啊,还有没有,给徒弟我来一箱。”

        “你不怎么不去抢!”

        我师父率先破口大骂,最后他沉默了几秒之后,忽然开口说:“十三,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变了?”

        “变了吗?没有吧,还是18厘米长、6厘米粗。”

        “看把你能的!你怎么不说黄河是你尿的,泰山是你堆的?”

        “嘿嘿黑……师父,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师父又沉默了,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半晌,他忽然说:“现在有时间吗?”

        听他说话的口音变了,我当即收了笑脸,沉声说:“嗯,有的。”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我跟你说一件事。”

        “好。”

        除了巷子,我径自走向我的快餐店。

        我进店的时候,赵今非已经离开了,店里就只有两个女员工在清理,其中一个女员工我还认识,叫小红,另外一个是后面来的,我叫不出她的名字。

        我对着小红这时候刚还要离开,她告诉我,听晴会锁门。

        在听到那个不怎么说话,一直埋头扫地的女孩叫听晴的时候,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实在太特别,只是我师父接下来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把我震住了。

        “九天上面有动静了,对方似乎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并且极有可能会对你下手。”

        九天云霄上面的神要对我一个凡人动手!?

        我当下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内心震撼得发不出一个音节。

        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却万万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一般情况下,级别越高、实力越强的神都自持身份,不可能亲自对凡人动手,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授意他的信徒,或者在人世的嫡系势力对你进行灭杀。”

        听到这话,我总算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双腿有些发软地坐在椅子上,对着师父说:“师父,那嫡系势力和信徒有确切的资料吗?”

        我师父沉默了片刻之后,吐出了两个字:“圣门。”

        “圣门?”

        “道宗你知道吧?”

        “嗯,知道,之前遇到过俩货,拽得很,个个眼睛都长在头顶上。”

        “道宗就是阐教在世俗的嫡系势力,当年封神之后,道家势力得到了极大的缩减。隋唐之后,国家君王大多信奉佛教,为此,阐教将华夏最大两的两个道教,北方的全真教和南方的正一道结合,创立了现在的道宗。”

        我凝着眉头问:“师父,你的意思是,那道宗和圣门都会对付我?”

        “道宗不会,虽然那位天神跟阐教广成子爱徒殷郊关系很好,但还不足以对道宗下达命令,再说,他们楚氏九凤一脉倾力培植的圣门,如今也拥有这不俗的势力。”

        “那圣门是什么情况?”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之所以将那张符箓留给你,是我在观测天象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预兆,得知你会有危险,所以才特意从一个老友那里给你求了一张保命符来。”师父顿了顿,接着说,“十三,你虽然有森罗眼,但目前自身的实力太弱,森罗眼对付那些普通的鬼怪还没什么,但若是遇到鬼王,或者厉害的修士,那就麻烦了。”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忙将刚才跟那个胖子死斗的事情说了出来。

        师父听了之后,这才长叹一声:“那炼魂冢我也是听过的,修的都是邪术,里面可没一个好东西。你这下子,算是撞到枪口上了。前后圣门,后有炼魂冢,眼下是危机重重啊。”

        我想了想,问:“师父,我接下要怎么做?”

        危机关头,我很自然地向师父求助。

        师父沉吟道:“圣门的人应该不会那么早出手,而且他们自持名门正派,不会无端端地找你下手。不过,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表面光鲜亮丽,私底下干的都是龌龊事,因此你事先多提防点,短时间内别让他们找到你的把柄。至于炼魂冢,这也是我打电话给你的目的。”

        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当即扬起了眉头,急忙问:“师父,有对付他们的招?”

        他当即笑了:“你师父我就是个半仙,半桶水,听起来晃荡响,其实里头根本没有多少料。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几十年的老友,这一次我营救你师娘,就是他出谋划策。我这位老友,与道家关系颇深,你呢近段时间也自学了一些道术和符箓,所以我推荐你去找他。”

        “嗯,嗯。”我连连点头,“他住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

        “他如今身在一个阴阳界之中,那个阴阳界十分特殊,每年只有中元节的时候才能开启,眼下距离中元节还有一段时间,我建议你先去涂山躲一阵子吧。”

        “师父,你认为徒弟我回去吗?”我笑着说,

        “你小子的臭脾气我还不清楚,这么说是刺激你呢?你惹了一个炼魂冢,后面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东西,赶紧提高实力吧,不然就算拥有逆天般存在的森罗眼,也只是空望着一座金山,而无处下手。”

        “好。”我点点头,“师父,那个阴阳界在什么位置?”

        “在余杭的宋城,等中元节的时候,你进了宋城就知道了。”

        “嗯。”

        阴阳界,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

        在我得到的传承记忆里,对阴阳界的解释是介于阳间和阴界的“三不管地带”。

        而且,阴阳界并不是一个统一的空间,它相当于一个个独立存在的“平行空间”。

        阴阳界有大有小,大的甚至有一个省的面积,而小的有可能只是一个几百个平方的小空间。

        虽然知道有阴阳界的存在,但对于我来说,能够进入阴阳界,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和感受。

        挂了手机,当我看向四周的时候,发现周遭早已漆黑一片,只有我所在的位置亮着灯,而那个叫听晴的女生也已经离开了。

        我径自关了门,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刚刚坐入车内,关上车门,出租车司机就笑着对我问道:“帅哥,去哪?”

        “紫金天籁。”我淡淡地说了四个字。

        “嚯,那可是富人区啊,离这里可有段距离,至少得三百。”

        听到这话,我二话没说直接推开车门,跨步准备出去。

        “哎,等等!”司机急忙叫住我。

        其实司机是准备坑我来着,紫金天籁位于东海市名副其实的富人区,那里不单单是紫金天籁一个别墅区,同时还有其他高档楼盘,房子每平米均价都过了十万,而且有价无市。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都是喜欢群居的,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

        穷人扎堆居住,是能够相互帮助,在彼此有困难的时候伸手援助而富人集体居住在一个区域,一方面是彰显自己的身份,而另一方面是抱团做生意。

        古往今来,穷人扎堆是为了取暖,而富人抱团是为了谋取更多的利益和权势。

        虽然我衣着很普通,但是司机一想我这么晚去富人区肯定非富即贵,于是习惯性地说了一个虚价。

        司机见我要下车,急忙阻止,笑嘻嘻地对着我说:“那个,这里距离紫金天籁还是有段距离的,至少两百。”

        我点了点,这才又坐回车内。

        车子一经行驶,司机就开始侃了起来:“哎,小伙子,你这么晚去那里干什么?”

        我笑着说:“如果我说回家,大叔你信吗?”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男子,听到我这话,当即就笑出声来:“信,当然信!现在你们这些公子哥已经不兴开豪车泡妞了,现在流行那个叫什么来着?我想想,哦,对对,叫欲擒故纵。我记得前断时间也载过那么一个公子哥,他当时正跟女朋友道别呢,女朋友在的时候说是去老区,结果拐了一个路口,就让我开到富人区。啧啧,你们这些公子哥真会玩啊。”

        我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对我而言,眼前这个司机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路人而已。

        而这出租车司机显然是个话痨,路上一直喋喋不休,似乎很喜欢跟别人分享他的经历。

        只不过,他一开始所说的事情我都不怎么感兴趣,说的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时候,车子在前方的一个红路灯口停了下来,司机一边等着红灯,一边对我说:“过了这个红灯,我们就进入禁区了。”

        “禁区?”我眉头挑了一下。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6324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