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82章 美人面

威尼斯网上平台

        “借点钱而已?”端木妡宁猛然起身,绝美的脸上当即流露出愠怒之色,“那你告诉我,你要借多少?一千万,还是两千万?”

        我慢慢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千万!?”端木妡宁愤然转身,“没有!”

        正当端木妡宁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笑着开口说:“把那个万字去掉,我只要五千。”

        “多少?”端木妡宁以为自己听错了。

        此时,早晨的阳光照射在我英俊的脸上,我笑得十分灿烂:“五千块华夏币。”

        找端木妡宁借钱,这是我事先就想好的,虽然向女孩子借钱有些丢脸,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的我根本一无所有。

        我都已经查得很清楚,钱包里那三张信用卡的使用者名字虽然是陈顾北的,但是所有者却是端木妡宁,也就是说,只要端木妡宁一句话,我三张信用卡就作废,就会变得身无分文。

        当然,我现在身上也是掏不出一个钢镚。

        端木妡宁有些愣住了,她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只会要五千块钱,当即皱着好看的柳眉问:“你在耍我?”

        “我耍你干嘛?这五千块钱是我急用的,你放心好了,过几天我肯定还给你。”

        虽然我现在身无分文,但怎么说我都还有一家快餐店呢,听赵今非说,现在快餐店生意很不错,我也是年收入十来万的中低产阶级了。

        “你真的只要五千?”

        我点点头。

        端木妡宁用一种疑狐的表情看着我,她忽然用一种十分陌生的眼神看着我,而这种眼神则让我更加不舒服,因为眼神之中多了一种提防,还有一份警惕。

        她再没有过多的表现,只是让尹奈给我递上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五千块钱。

        “替我向你家小姐说声谢谢,跟她说一下,我要出去一个星期,这几天就不回来了。”站在门口,我笑着跟尹奈说。

        尹奈没有离我,她也学会端木妡宁那酷酷的表情。

        往前走了几步,我突然又转过身,对着尹奈说:“哦,对了,麻烦跟你家小姐说一下,如果那个贱少来我们家吃饭绝对不允许他使用家里的碗筷,我怕消毒柜杀不了艾滋病毒。”

        “乒!”

        我在门口说话,身处大厅的端木妡宁则是用摔酒杯来回应。

        “既然态度这么坚决那就算了,大不了我自己再买一双碗筷,以后自己洗。”

        说完,我便笑嘻嘻地离开了。

        我出门并没有带冗杂的行礼,仅仅只有两件换洗的衣服,五千块现今和一张黑卡。

        信用卡本来有三张,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张就绝对够了,之前在银行询问过,那个接待小姐明言,这张黑卡除了不能取现、转钱之外,只有一个限制,那便是一天的最高消费额度只有十万。

        十万,还只有。

        唉,有钱人的世界,穷人永远都是无法领会的。

        出门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去了自己的快餐店,果然,如赵今非所说,店里的生意很好,而且跟之前相比,似乎还有了一些新的变化。

        比如员工都穿上了整齐的服装,打餐台面都进行新的装修,那菜色花花绿绿的,看着就有食欲。

        我从账上去了两万块钱,又跟赵今非说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离开之后,自然是去鬼楼,我想知道404室还能不能用。

        结果,我很轻松地就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进入房间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事情,那就是,明明有一个多月没有人居住,但桌面上却没有落下一丁点的灰尘。

        婴宁客栈给我的感觉十分神秘,但是在森罗眼的观察下,却又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看来,这个婴宁客栈背后应该还有更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随后,我乘坐公交车去了一趟东海大学。

        于小轩和袁娇娇已经好上了,这货一边秀恩爱,一边喜滋滋地告诉我,他现在已经是“背后有鬼”侦探社的社长了,余芳已经提前毕业,回老家工作了。

        至于余芳去了哪里,身为她好朋友的袁娇娇也不清楚。

        我在来的路上,冲了一百块钱话费,他们又送了我一个苹果9手机,手机号码也换了。

        我跟于小轩交换了号码,之后就离开了东海大学。

        话说,虽然知道程云舒就是若初,但问题是我眼下也不知道那丫头片子在哪里,至于程慕晴,咱还不能完全确定她就是余芳,所以还要再观察一下。

        绕了一圈之后,实在没地方去,我又回到了别墅里。

        清晨起来,又是星期天。

        在这炎炎仲夏之日,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端木妡宁也是如此。

        我的离开,让端木妡宁感觉终于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因此她会身穿泳衣,在我房间外的泳池里一番畅游。

        在端木妡宁的强烈要求下,尹奈也脱去了平时闷热的黑色西装,露出健硕而高挑的身躯。

        两人恰如美人鱼一般在泳池里往返、嬉闹。

        只是在她们二人闹得最欢畅时,那关闭了好几天的玻璃门突然打开了,身着花裤衩,套着街边20块钱t恤的我突然走了出来。

        画面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不过零点几秒的反应功夫,尹奈第一时间抓住端木妡宁,把她护在了自己身后。

        尹奈冷冷地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皮,我直直地看着尹奈那平坦到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腹,以及被挤得很深、很深的沟壑,笑嘻嘻地对着二人说:“刚回到房间,就听到外面有声音,本来还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呢,没想到是你们两个。”

        “离开我的视线,现在,立刻!”

        “走就走,那么凶干什么?”我耸耸肩,转身准备进屋,在关上门的时候,我又探出头,笑着说,“我说尹奈,你这两块硕大而饱满的胸肌怎么练的,改天教教我吧?”

        话毕,在尹奈发火之前,我第一时间关上玻璃门,扯过窗帘,哼着小曲进了浴室。

        在外面弄了一身的臭汗,自然是要洗个凉水澡了。

        洗完澡,我又玩了个把小时的游戏,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四点半了,正准备出房门叫张嫂煮饭,却发现尹奈正快步走来。

        尹奈的面色很平时一样,就像是一块铁,冷酷到底。

        我背靠贴着昂贵墙纸的墙壁,笑吟吟地看着尹奈:“我说二妞,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

        对于尹奈来说,我最让他讨厌的一点就是嘴贱。

        这也是那陈顾北的招牌,那家伙嘴巴似乎是挺贱的。

        尹奈懒得理会我,就像是个复读机一般把端木妡宁的话重复了一遍:“程律师来了,小姐让你不要出门。”

        我耸耸肩:“无所谓啊,反正她不想看到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说着,我转身进了房间,旋又探出头来,故意用猥琐的眼神盯着尹奈高耸的胸脯,咧嘴笑道:“那等一下,麻烦你从张嫂那里把晚饭端给我咯。”

        尹奈动了动嘴皮子,又收了回去,之后小声地嘀咕:“饿死你个王八蛋。”

        她这话我是听到了,不过也不以为意,大不了让张嫂端到我房间里来。

        回到房间里,我直接把自己丢在软绵绵的床铺上,歪着头自言自语:“程律师?谁啊?难道她还有老相好?”

        嘿嘿。

        反正也是闲着,我给自己贴了一张隐身咒,从阳台出去,然后偷偷摸摸地绕到客厅。

        “阿嚏!”

        我刚到客厅,就见正招待客人的端木妡宁突然打了一个小喷嚏,她举止优雅地用面巾纸擦了擦鼻头,对着身前一个身着性感套装、带着黑框眼镜的美丽女子笑道:“不好意思,可能是下午吹了风,有些受寒了。”

        戴眼镜的女子变换了一下交叠的黑丝长腿,对着端木妡宁轻声笑道:“妡宁,你既然都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为什么还单着,你可要知道,你现在所浪费的,是女人最美的时间段。再过几年,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端木妡宁微微摇头:“我才24岁,这个年龄很多人都还在学校里读书呢,再说我对那种朦胧的青春爱情没有多大的兴趣,这个年纪的男性都太浮躁了。”

        女子推了推自己高挺鼻梁上的眼镜:“你跟南宫剑不是青梅竹马么,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在谈论你们两人的感情经历呢。他如今也算是有所成就了,干脆就嫁给他得了,反正你心里有他。”

        “我”

        女子打断端木妡宁道:“别瞒我,你要知道,我是法律和心理学双博士学位,而且咱们也是从小一道长大的,对你我实在太了解了。”

        顿了顿,女子打开性感的丹唇,轻抿了一口茶,接着说:“南宫剑那个人虽然有些毛病,但至少目前并没多少劣迹,身份和你也比较般配,现在也只有他最适合你了。”

        端木妡宁眨了眨双眼,苦笑着摇摇头:“芷岚,你今天来我这里是谈集团收购案,还是来当媒婆的?”

        “都有。”任芷岚哂然一笑,性感的嘴唇笑如月牙,勾勒出能让男性为之疯狂的弧度来,“我这样想呀,咱们身边这些人里,就属你最出色了,若是你嫁出去了,那么今后要是出现一个能让我动心的男人,就再没人会跟我抢了嘛。”

        “你这话说得实在让我汗颜呢,以姐姐你的美色,哪个男人能经受得住?恐怕你只要眨眨眼,他马上就会在你跟前跪舔呢。”

        面对两个大美人如此谈话,同样身为女性的尹奈站在一边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她那滴溜溜转的眼神却是让我觉得好笑。

        这个任芷岚也不知道什么来头,看上去似乎是个大人物,她容貌精致、身姿婀娜,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主。

        对于她们之后所谈的信息,我实在没什么兴趣,转身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的心也逐渐静了下来。

        于是拿出黄色符纸和朱砂笔,在上面开始画符咒。

        虽然我不清楚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但至少现在画黄色符箓已经不怎么费劲了。

        就是这蓝色符箓却没有丝毫的进展,我只要以将朱砂笔放在蓝色的符纸上,手根本就动不了,连推动鼻尖的气力都没有,更别说是画符咒了。

        不过万丈高楼平地而起,无论做事都要先打基础,我现在刻意说连基础都还没打好,毕竟我是半路出家,跟那些从小就开始修炼的人相比,真的是差太远了。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外边天早就黑了,再看时间“我擦!都七点半了!”

        我骂骂咧咧地开了房间门,朝着厨房走去,这张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这么晚了,既不叫我吃饭,也不把饭端给我。

        这是我第一次进别墅的厨房,这里除了大之外,工具、器械一应俱全,而且张嫂清理得很干净,伸手在台面上抹过去,一尘不染。

        满以为冰箱里应该囤积了不少食物,结果打开一看,只有几个鸡蛋和已经两大包清洗好的包装小青菜。

        “咕噜”

        肚子又叫了起来。

        我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关上冰箱门,翻箱倒柜之后,发现只有一些包装的面条和一袋面粉。

        轻声叹息之后,我也就断了寻找方便面的念头,开了火,架上钢锅开始烧水。

        “青菜鸡蛋面,好久没有煮了,不知道手艺生疏了没有。”

        我自言自语一声,拆开小青菜的包装,开始清洗起来。

        正当我开始热油,并将弄干净的小青菜下锅清炒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好听的声音:“不是说厨娘回家了么,怎么还有人在厨房里。”

        燃气灶的另一边钢锅上的水已经开了,我麻利地将面条扔了进去,拿出筷子快速搅拌了起来,不过二十来秒左右,就把半熟的面捞了出来再把炒熟的青菜盛在碗里备用,往已经烧热的铁锅里倒入早已准备的开水。

        盖上锅盖,我扭了扭脖子:“些许日子没有动手了,手艺还没生疏。只可惜,若初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以前她最喜欢吃我煮的面了。”

        水很快就沸腾了,我先是往锅里倒入炒得半熟的青菜,然后同样是半熟的面,再放入食盐和小半勺的鸡精。

        待面出锅了,我又从旁边的盘子里夹了两个事先就已经煎好的荷包蛋,盖在面上方。

        “大功告成!”我端起碗,凑近闻了闻,赞道,“真香啊。”

        正当我俯下身,拉出消毒柜准备拿筷子吃面的时候,任芷岚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一把夺过碗,轻声笑道:“青菜鸡蛋面,还真素啊。”

        说着,任芷岚就从我的手里夺过筷子,转身走出厨房,径自坐在餐厅的饭桌上吃了起来。

        一口青菜进嘴,任芷岚轻轻嚼了几口,微微点头:“不错,很脆,菜也清甜,是农家自己种的。”

        她又喝了一口汤,吃了一口面,连连点头。

        “喂,你谁啊?”我站在一边,有些无奈地看着一个身姿婀娜、长相艳丽的御姐拿着筷子对着自己的辛苦劳动成果大快朵颐。

        任芷岚转头看了我一眼,抿了抿性感的丹唇,对着我说:“哦,对了,妡宁和尹奈也没吃,你再煮两碗吧。”

        “啊?”

        我歪过头,那表情不知是郁闷,还是讶异。

        “愣着干什么?你不知道女孩子或多或少都有点胃病的吗?快去准备。”

        任芷岚似乎并不认识我,从她说话的语态听出来,她好像把他当成在这工作的人了。

        的确,现在我对围着围裙、穿着裤衩的姿态与海贼王里厨师三治倒是有些相似,缺的就是一根烟了。

        尽管自己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我还是强打精神,运用手中的菜刀,快速切菜、煎蛋、烫面。

        任芷岚很快就把一碗面消灭了,她甚至把汤都喝了一半,心满意足地走到我身边,看了一眼台面上的食材,不由微微皱起了好看的柳眉:“怎么只有这点东西?你这个厨子也太不称职了。”

        我看了看周边比自己脸还要干净的锅碗瓢盆,苦笑着说:“不好意思,实在是没有其他吃的东西了一般都是当天买菜,当天吃完的。”

        既然任芷岚把自己看待成了厨子,我懒得解释,也不说破。

        面不能三碗一起煮,最多只能两碗,否则味道会不对,因此我很快就煮好两碗面,对着任芷岚道:“麻烦这位姐姐帮我把面端过去吧,之前女主人说不能打扰到她的。”

        任芷岚点点头,接过我递来的木头托盘,上面放着两碗清香四溢的汤面。

        任芷岚一经离开,我只能轻叹一声,道:“唉,还得再煮一碗。”

        然而,当我打开冰箱的时候,很是郁闷地用手掌抹了一把脸,苦声道:“我去,没鸡蛋了,青菜也没几片了,看来今天晚上只能吃阳春面了。”

        不过,既然任芷岚把我煮的面端出去,我也很想看看端木妡宁的反应,所以又贴了一张隐身符,颠颠地走了过去。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5764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