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62章 漂亮女人的话都不能信

威尼斯网上平台

        又是陈思怀!

        “碰”

        我一拳狠狠砸在树干上。

        这狗日的怎么老跟我过不去!

        “哟,砸树呢,心上人被人绑了,自己没能力,就拿树过不去呀?”

        一个我再熟悉不过,但此时却极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微微侧头,发现身后十来米的树干上,着一身火红长裙的若初悄然而立。她侧身轻轻依靠着树干,双手抱胸,将我曾爱不释手的部位挤出了堪称完美的弧度,呼之欲出。

        “你来干什么?”

        “这话你倒是说得轻巧,你说我来干什么呢?”

        “杀人灭口?”

        我心里没有恨,实在是恨不起来,只能说有些气吧。

        毕竟若初她们可是一开始就把我当成猴耍。

        她没有说话,忽然娇媚一笑,身形便突然闪现于我的身后,不多时,我耳边就传来酥酥痒痒的感触,还有一股温热的呼吸:“你呀,真是一块榆木疙瘩。这红楼乃是涂山禁地,红楼的结界可是繁漪亲手构架起来的,任何人若是进出结界,她都会感知清楚。你以为,她不知道你偷偷摸摸地趴在帖子后面偷听么?”

        “什么!?”

        我猛然转身,而若初却又迅速闪现,人又出现在我身后,她那柔柔软软的声音仍旧萦绕在我的耳畔:“我知道你在生气,而你之所以生气,并不是因为我们欺骗你,而是因为你爹。你认为,我们为了演戏而见死不救,是不是?”

        我,沉默了。

        如果若初真的看着我从婴儿到成人的话,那么我的心思肯定无法避开她的眼睛。

        的确,她说得没错。

        我最为在意的,就是这一点当然,另外的情绪肯定也是有的,只不过刚才是乱七八糟所有情绪都凝聚在一起,同时迸发出来。

        “你父亲的死,其实只有一成是王大发造成的,还有九成是他在回老家之前就已经注定的。繁漪说过,以他当时的情况,最多也只能支持一个星期。他并不知道,我们跟你的真正关系,想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你后半身的安康。”

        然而,若初越是这样说,我内心反而产生了一种逆反情绪:“你以为,你说的这话我会信么?你们狐妖本来就擅长蛊惑人心,我娘从小就告诉我,越漂亮的女人,就越会撒谎!”

        若初身形一退,再一次落在了树干上,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嫣然一笑:“不错,已经懂得用逆反思维了,终于开始有些蜕变了呢。”

        我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她。

        若初这时候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转身看向我,她也收起了戏谑之色,言语也显得更为低沉:“没时间逗你了。十三,不,夏雨,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用这样的形态跟你说话了。我之所以再出来,跟你说这些话,是希望你今后不要被仇恨所蒙蔽,更不要意气用事。”

        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确定若初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大禹的残魂,繁漪已经凑齐了,明年大禹生辰就会举行祭祀大典。一旦大禹魂魄重生,九天之上肯定会派人下来邀请大禹回归神位,而迎回大禹的神灵,就算不是繁漪的未婚夫,也肯定是他的人。”若初接着说,“涂山,虽然在你们凡人眼里,是一个世外桃源、神仙洞府,可对于那高高在上的九天上神而言,涂山的一切,他们都能信手拈来,身为涂山天女的繁漪也是如此。”

        “他会把繁漪带走?”我下意识地问。

        “终于感到紧张了么?但,已经太晚了呢。我和余芳都繁漪的分身,虽然我们长年在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人格与性情,但终归是要融合。”

        这时候,若初的身躯缓缓地飞了起来,她慢慢地飞到我的面前,与我直视。

        从她的眼里,我看出了不舍和一种无法读懂的情愫。

        “十三,去吧,去做你自己,去做你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把我,把我们都忘了,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呢。”

        说着,若初的身体就在我的注视下,慢慢消失。

        我定定地看着若初消失的方位,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我……应该相信若初吗?

        其实,我有句话一直想问若初,渴望从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想到这里,我急忙往回走,只是当我抵达原先那个洞穴的时候,却发现洞穴已经消失了。

        而且我再无法推开红楼的结界,无论如何努力都一样。

        看来,繁漪是再不会让我进红楼了。

        我弄不清楚这件事情的真假,我已经被她们摆弄迷糊了,而这些并不是我最想知道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我想知道,我与若初的那个几次缠绵,究竟是真是假。

        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一个激灵,急忙扯开拉链,伸手探入内衣的衬里。

        在这里,我特意缝了一个内兜,内兜有一个塑料密封袋,袋子里则是放着一块再普通不过的布。

        这块布上有一个小片血迹,嫣红夺目。

        我将它放在手心,看了又看。

        末了,我又将它像原先那样折叠起来。放入塑料密封袋里,重新放置最贴身的内兜里。

        这块布,是我和若初最为纯净的见证,只要它是真的,那么若初就是真的!

        一年,还一年时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拿起一块拳头大的时候,在山洞外的空地上,写下两个很大的字等我!

        离开涂山的第三天,我背着一把前天花大价钱买的复合弓,腰间别着一个箭袋,抵达了陈思怀纸条上所写的地址。

        这是一个港口,此时呈现在我面前的则是一艘游轮。

        在看到这艘游轮的时候,我本能地皱起了眉头,因为我不仅嗅闻到了浓浓的诡异气息,那游轮四周更是弥漫着如同迷雾一般的阴气。

        虽然游轮表面上看起来是崭新的,但只要用森罗眼轻轻一瞥,就能穿透它外表的伪装,发现这是一艘已经锈迹斑斑、破破烂烂的鬼船!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也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没有过多的犹豫,我径自上了船上放下来的梯子,阔步走了上去。

        上船之后,这里依旧空空荡荡,不见任何人。

        但让我略感意外的是,甲板上竟然挂着一个很大的布画,上面所画的是一艘阴森恐怖的海上游轮,还有一行大字欢迎参加海上恐怖冒险,死亡游轮。

        海上恐怖冒险?

        什么意思?

        我一下子也是有些懵了,完全搞不懂这陈思怀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游轮只有一个入口,而且旁边还有标语,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见。

        而正当我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群人的嬉闹声,紧接着,就是登船的铁梯子上也传来了不规则的脚步声。

        我转头过去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男男女女嬉闹着走了上来。

        不待我开口,里面就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夏雨!”

        喊我名字的,正是前几天一同下寒武洞府的程云舒。

        “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程云舒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从她们的表情和着装来看,似乎是上这艘破游轮探险来的。

        我没回答,反问:“你们来在里干什么?”

        程云舒指着我身后的大画布说:“我们当然和你一样,是上来探险的啊。”

        “这个地方很危险,你们赶紧下去。”

        如果来的是别人,我也懒得管他们死活,但程云舒跟我关系不浅,我不希望她出事。

        程云舒还没开口,她身边一个戴着眼睛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笑着说:“这位朋友,你这一身装束也太奇怪了点,难不成你是上来打猎的?”

        “当!!”

        说话间,登船的铁梯子从下面收回了,我急忙跑到甲板边缘,发现下面已经有人将梯子拆了下来。

        眼下,我所处的甲班距离地面至少有两、三层楼的高度,根本没有办法跳下去。

        转身看相程云舒等人,我轻轻一叹:“既然来了,那就跟我进去吧。”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3385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