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61章 致若初

威尼斯网上平台

        但是,此时此刻,三个面相、身姿截然不同的人,却是出奇得一致!

        她们只是冷漠地看着前方,仿佛涂山紫菱和云兰在说的,只是一件跟她们没有丝毫关联的事情。w.ius.co

        “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天女的苦心所在!”

        涂山紫菱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生锈的铁锥子,狠狠地刺入我的心、我的肺,以及我的身体的每个部位。

        “身为涂山天女,自然不能随便出入涂山,为此,小姐特意将妖魂分离,幻化成若初。若初进入尘世之后,四处找寻禹王的嫡系血脉,经过数百年的找寻,终于在东北某个小山沟里找到了。那个山村的人大部分都是禹王嫡系血脉,但都不纯,唯有夏雨。只是,当时夏雨才三岁,无奈之下,若初只能潜伏在他身边,照顾并看着他成长。待夏雨长到二十岁,他的血脉就达到了一个顶峰,只有这个时候的他才能承接禹王的残魂。”

        云兰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是惊的,而我,则是痛的。

        我的右手早已鲜血淋漓,那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打在冰寒的地面上,一片一片地将这黑青色覆盖成嫣红!

        “若初吃了夏雨的心,后又将自己的心装了上去,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面对涂山紫菱的询问,云兰只能摇头。

        而我,却已经躺在了冰寒的地面上。

        我……我不知道是该坐着,还是躺着,亦或是吊着。

        “因为凡人的心承受能力太弱,无法承受禹王的残魂!若初用自己的心,连接夏雨的血脉,让夏雨用血肉来供养。”

        涂山紫菱的话,让我绝了任何的念想,此时的我,只是听着,只是笑着,手心那血,仍旧流淌着……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何若初会带着凡人进入涂山,并且将他带上祭台。w.ius.co因为那天,天女并非跟往年一样祭祀大禹,而是在召唤大禹的残魂,让他能够住进夏雨的心里的!”

        我,已经麻木了。

        我,慢慢地坐起身。

        “还有,禹王在扬州鼎之中的残魂也已经禹夏雨心里的残魂融合,眼下还缺一魂便能凑齐。余芳这次回涂山,就是带了禹王的第三魂。这次祭祀将会把这一缕残魂供奉起来,待七日之后,就能将夏雨抓来,强行将禹王残魂灌入心中,届时禹王就会复活,涂山数千年的夙愿将会在小姐的手上完成!”

        “啪。”

        我的手拍在了墙壁上,发出了十分清脆的声音。

        “谁!?”

        现场五人瞬间将目光转移到我这个位置。

        这一刻,我笑了。

        真的,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很纯,也很真。

        “是我。”这一开口,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而在听到我声音的瞬间,我发现,繁漪三人原本古井无波的表情终于变了。

        只是,那再精致、再美丽、再梦幻的面容,在我眼里却如那地狱罗刹一般。

        原本熟悉的面容,在这一刻变得那样的陌生。

        “我能问一个问题么?”

        说到这里,我伸手掀开巨大的字帖,从甬道里跳了下去。

        在我出现的时候,五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十分丰富。

        余芳:“夏雨!”

        若初:“十三!”

        繁漪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我笑了,笑得很自信,嗯,前所未有的自信。

        忽然有一种,在地面上练习了成千上万次振翅的笨鸟,这一次终于傲然地站在了悬崖边上,沐浴阳光、迎着蓝天、乘着风,准备飞翔!

        我将手放在了胸口,对着涂山紫菱问:“我的问题是,以你们的能力,应该能将一颗心保存七天,甚至以上吧?”

        “夏雨,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能就点头。”

        涂山紫菱转头看向繁漪,而繁漪却和刚才一样,仍旧没有丝毫的动作,这一刻,她干脆闭上了双眸。

        “繁漪,你快说话啊,你快告诉十三,刚才那些只是我们告诉紫菱的。我们还有别的准备,我们……”

        “若初,别说了。夏雨的性格我很清楚,我比你和繁漪更了解他,既然他已经知道这件事,那说明,我们跟他的缘份也尽了。”余芳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很冷静,冷静得可怕。

        只是,我却是从她的眼角,看到了一滴晶莹的泪。

        但,那又如何呢?

        我呵,从头到尾都特么只是一个傻子!

        彻头彻尾的傻子!

        涂山紫菱转过头,点头说:“能。”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在本能地上扬,我……又笑了。

        以前看过很多电视剧,里面总有一些正派人士对视大反派、大恶人说“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其实,我现在也想说这句话,因为这心不是我的呀,这是若初的。

        森罗眼,已然在我的眼眸之中高速旋转,随后我慢慢闭上了双眼,而在我睁开双眼的时候,若初和繁漪结合的心都被我取了出来。

        嗯,鲜红的呢,还活蹦乱跳着的。

        我对着她们笑了笑,随手就将心扔了出去。

        若初的心在离开我胸膛的那一瞬间,感觉空荡荡的,也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慌乱。

        我转过身,不想看她们,我在等待死亡。

        而这时候,繁漪终于开口了。她明明就坐在距离我十几米远的地方,可是说话的时候,却好似就在我的耳边。

        “我不喜欢拖欠别人,这颗心我一直保留着,现在还给你。从今以后,没有若初,没有余芳,更没有繁漪。”

        说着,我感觉自己投入了一个柔软而温暖的怀抱当中,接着感觉自己原本空空荡荡的胸腔,再一次温暖而跳跃了起来。

        我……没有回头,甚至连一声“谢谢”都没说。

        当我走向甬道入口的时候,发现那宽大的字帖上写满了字,上面是一首诗,一首上不了台面的现代诗,我初中时候写的,我清楚得记得,当时叫交了一个笔友,她是姑苏人。

        我从来没见过她,更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笔名,叫听晴。

        初中之后,我和她都换了学校,我们就再没有联系。

        抬头看着字帖,我轻轻一笑,朝着甬道走去。

        待我爬上了甬道,甬道内便传开了我的声音

        “我曾在零下三十度的森林见过你,

        那胜雪白衣,即便是在冬日莽原,

        依旧刺眼灿烂,过目不忘

        与你偶遇,在带着雨雾的山岚里,

        那倾斜着的,是湖面淅沥春雨和窈窕的倒影,

        还有我心中那,点点繁漪

        潮热总算过去,却不见你,

        我试着翻越每一座认为有你的高山,

        茫然、默然、黯然,

        却是在那通天的木兰下,嗅到余芳

        我是虔诚的,像个信徒,

        又似疯了魔,义无反顾,

        就算上了天,坠了地,入了土,

        我待你,依然若初。”

        离开红楼,出了洞穴的时候,我并没有悲恸,却是一身轻松。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一根不懂感情的棍子吧。

        我曾以为,若初是我的唯一,在得知实情之后,却发现自己原来的坚持,愚蠢得可笑。

        原先,我以为自己会一路泪奔。

        但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真哭不出来。

        我心中已然没有了爱,就更无所谓恨了。

        如果说,过去的种种都是真的,那么我的心会真的痛、我甚至会躲在角落里,像个娘们一样大哭一场。

        可那些都是假的,假的!!

        我不过只是她们,不,她储藏灵魂的工具而已,用完了,也就丢了。

        张开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

        又用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果然,还是自己的心用着舒畅啊。

        走了几步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仔细想了想,这才一拍脑门,该死,我把谷觅妘忘了!

        连忙转身寻找谷觅妘,只是到处都不见她的踪影。

        最后我在一个比较显眼的树干上,看到了一张用匕首插着的纸条。

        上面的文字很简单,谷觅妘被抓了,对方让我三天内抵达东海一艘私人邮轮。

        而那落款署名,骇然正是陈思怀!!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53214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