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19章 他,是我的猎物

威尼斯网上平台

        伴随着余芳一个吃疼的声音,我急忙将她倾斜的身体抱入怀中,弓着身体,双脚不停地冲向拱门出口!

        “芳,你忍着点,出了这道门,我马上给你包扎!”

        我低吼着冲出了拱门,发现眼前又是一些花花草草,然而,眼下却是死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翻墙。

        但是那些兵俑的追踪速度实在太快,再加上余芳伤势很严重,不能再拖!

        想到这里,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疾速旋转!

        “森罗万象,神武!”

        这一招我之前在对付侯小兰的时候用过,当时用的极其勉强,而现在虽然算不上得心应手,但至少我一个跨步,身体就能飞蹿五六米,不过几个跨步间,我人就已经到了墙根下,双腿弯曲,就地高高弹起,一个纵跃,人就已经跳到了墙壁外。

        担心兵俑会继续跟上来,我连续跳跃,非但没有往城外跑,反而距离中央的宫殿越来越近!

        最后,我进入一个院落,将余芳平放在草地上,急急忙忙地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消炎喷剂和纱布,为她清理血迹之后,我喷了一些止血和消炎的喷剂,再细细地为余芳将伤口包扎上。

        做完这一切,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撤去“神武”。

        在“神武”状态下,我速度、力量、弹跳力、反应力等等都会大幅度地增加,但是这招只能应急,无法持续,而且以我现在的条件,一天最多只能一次,多了,自己身体肌肉和骨骼都会承受不了,一旦超过自己的承受力,后果将会十分凄惨。

        “呼”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见余芳一直拧着眉头,我小声地问:“疼不疼?”

        她轻轻摇头,却是不吭一声。

        “芳,你这又是何苦呢?”我苦着脸,哀叹一声。

        “要怪,就怪你当初不够坚定,如果你真的心里有我,就不可能会被我妈的一句话,给吓得跟缩头乌龟一样,躲进了小山沟里,而我呢,却一直坚信你会来找我,会想当初所允诺的话一样,会来娶我。”

        余芳的话很轻,轻得就像是在悄悄说着柔美的情话,只是这很柔美的声音却像是锋利的刀刃,一刀接一刀地剐着我的心。

        “夏雨,我妈丢下我,跟一个男人走了我爸不想认我,我更不想见他。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你了,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都看着电子表,都在数字数,算时间,日日夜夜都盼着你能来找我,带着我离开,去任何地方,一个只要有你的地方,可是、可是”

        到最后,余芳捂着自己的脸,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余芳哭。

        在我的记忆里,余芳从来没哭过,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女生,似乎无论多大的困难都无法击倒她。

        而现在,她却像是个小女孩一般哭了。

        我正绞尽脑汁想办法要安慰她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让我极度厌恶的声音:“哟还真没有想到,这乡巴佬竟然还是个情圣呢。”

        猛然扭头,却见有七个佣兵已经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我和余芳,另外,陈思怀和那个女阴阳师则是站在中间。

        陈思怀的样貌与之前相比有了一些变化,毕竟他的皮被我扒了,重新修复肯定会有一些不同。

        不过,他无论怎么变,那看人的眼神和嘴脸,还是让我厌恶不已。

        我跟陈思怀有死仇,这个仇是不可能解开的。

        所以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开始想办法,或者说,蓄力,拼死一搏!

        陈思怀特意转头看了余芳几眼,脸上的戏谑更盛:“说起来,你身后这个丑女跟你很般配呢,像你们这种下等人,也只能猪配猪,狗配狗!”

        说着,陈思怀从腰间拔出手枪,朝前走了两步。

        眼见他朝着我走过来,我心里不禁起了一丝欣喜,因为当他在我两米范围内的时候,我有绝对把握能在他开枪之前夺过他手里的手枪,并将枪口顶在他的太阳穴上。

        只是这陈思怀哪里是那么愚蠢的人,他刚走两步,又缓缓后退,看着我冷笑。

        “哎,狗杂种,你刚才一定在心里想,等我靠近了,你就会从我手里夺过枪,然后反过来挟持我,是吧?”

        我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

        “哼,像你这样的贱东西,最干脆的方法,就是一枪爆头。”

        说着,他将手枪口对准了我。

        我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均匀。

        这时候,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疾速旋转!

        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正当我准备再用“神武”的时候,却见陈思怀的嘴角勾起,带起了一种邪恶的笑意。

        不好!

        只见他握枪的右手轻轻一偏。

        “砰!”

        一声枪响!

        在听到枪响的同时,我的后大腿部位也传来让我浑身颤抖的痛楚!

        在陈思怀将枪口对准余芳的瞬间,我就朝着她扑了过去,子弹从枪口飞出,射入了我的左大腿里。

        “哎哟喂,英雄救美啊。”

        陈思怀笑了,他正要再说几句,却听外面传来了厚重的步伐声!

        “哼,本少爷没时间跟你这杂种浪费,你应该感谢外面那些兵俑。”

        这下麻烦了,我的左腿伤得很重,眼下就算用“神武”也不会有太大的功效。

        正当我苦思要用什么方法来解决眼前困难的时候,那一言不发的阴阳师忽然开口了。

        “陈公子,我建议留着这两人。”

        她的声音听上去比较中性,应该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哦?说来听听。”

        “眼下兵俑都已经被激活,我们必须要尽快感到正殿,夺得至宝。而那正殿内应该有更强的机关,必要的时候,可以将他们当挡箭牌。而且,我召唤式神需要鲜血,这男的马马虎虎,但处子的鲜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对于我们取得仙丹有极大的作用。”

        陈思怀伸手摸了摸下巴,仔细看了余芳几眼,只有摇摇头,叹道:“话说,本来我还想让身边这两位来自非洲的雇佣兵跟你身边的女人玩一玩呢,听说黑人的迪奥很大哦,如果当着你的面,让他们玩一玩3屁,应该很有意思吧,可惜了呢。”

        我没有说话,只是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

        眼下,我的视线里只有陈思怀。

        他,是我的猎物!

        当然,我并没有着急动手,刚才那个阴阳师已经说了,他们会带着我和余芳去大殿,而那里就是我下手的最好时机。

        说实话,用森罗眼,我至少有几十种方法能够虐杀陈思怀,但结果是,我也会死,而且下场不会陈思怀好多少,甚至我的三魂七魄都会烟消云散。

        但是男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陈思怀和他身边的人必须死!

        “嘿嘿,这眼神不错我喜欢。”

        陈思怀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当即有两人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我和余芳的脑门。

        陈思怀走到我面前,把玩着手枪说:“夏雨,你放心,到了大殿之后,我肯定会当着你的面一刀接一刀地捅死你的女人,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还会扒了她的皮,披在你身上!”

        我定定地看着她,不怒反笑。

        这样的情绪真的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这么恨一个人,从来没有产生过这么强烈想要将眼前人撕成碎片的冲动,但是陈思怀办到了。

        “陈思怀,你现在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这话,我是笑着说出去的,用一种很温和的口吻,就是一种在跟很要好朋友聊天的语气。

        他也笑了,把脸凑到我面前,逐字逐句地说:“我等着呢,咱们两个,看谁先弄死谁。”

        陈思怀转身就走,我和余芳也被两个佣兵用枪口顶着前行,在走路的时候,我特意转头对着余芳说:“芳,你放心,有我呢,就算是死,我也会让你安然无恙地离开。”

        余芳却是凄楚一笑:“我说过了,要死,就跟你死在一起。”

        我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死的,至少现在不会!”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7049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