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05章 水底悬棺

威尼斯网上平台

        这话一出,原本还兴致勃勃、有条不紊坐着采集、拍照等工作的众人瞬间往后跳了好大一步,个个面色惊恐地看着我。

        他们当中,还有一些人拼命地撸起衣袖,看看自己的手背有没有再长出那些恐怖的螺蛳。

        “杨教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没什么啊,跟平时差不多,就是胃里还有点反。”

        杨振宁汗都被我吓出来了。

        我也觉得恶作剧差不多,就笑着对他们说:“还好刚才你们都喝了那些混合的汤水,否则现在一个个都会跟这位哥们一样笔挺挺地躺在地上。”

        杨振宁他们仿佛这才看到旁边的尸体一样,纷纷吓了一跳。因为这具尸体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腐烂,肚子也已经涨了气,

        我转而看向这具肚子已经鼓起来的尸体,他身穿一件黑色的衣服,看上去就如同特警的警服一样,不过上面没有警徽,而且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的腰间别着皮带和枪套。

        我仔仔细细地观察他的身体,发现他的整体脸型似乎与我们华夏人有些不同。虽然同样是黄皮肤、黑头发,但感觉就是有一些不一样,而且他的皮肤比普通人要黑一些。

        “他的肚子这么鼓,是不是里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啊?”

        听到有人这么一问,我正要解说呢,身为导师的杨振宁则是开口了:“我们人活着的时候,体内就有着许许多多的细菌,这些细菌被我们身体的免疫系统监视并控制着。而当人死后,免疫系统关闭,身体被细菌分解,就会产生气体。相对于内脏来说,皮肤比较坚韧,所以只要表皮完整,人就会像气球一样鼓起来。”

        杨振宁又看了尸体一眼,接着说:“有些人死后,由于体内气体膨胀,还会发出嘶嘶声,或者七孔流血。看上去很恐怖,这样的情况在火葬制度推行之前乡下农村比较常见,人们都以为是鬼魂在作怪,其实原理很简单,就是身体腐烂产生气体,受表皮阻挡无法排出,于是找与内脏相连的位置排出去。而且,如果那些位置都是闭合得比较严实,而且还尸体随意放置在墓地里,一旦遇到磷火,就有可能产生爆炸。”

        余芳也沉声说:“从他肚子鼓胀的程度来看,这个人死了应该有两到三天了。”

        “他看起来好像不是咱们华夏人吧?”

        袁娇娇话音刚落,于小轩就从那人脖子位置揪出了一条细细的链子,而链子的底部则是挂着一个小铁牌。

        那铁牌上则是刻着我们看不懂的文字,于小轩转头问余芳:“社长,这是什么文字?”

        余芳看了一眼,用一种不是很确定的口吻说:“这应该是泰文吧?”

        杨振宁低头仔细看了几眼,对着我们说:“这是柬埔寨的文字,跟泰文大部分差不多,但也有一些不同,特别是在人名上。铁牌上一共有三行,第一行是这个人的名字,他叫阿琛第二行的数字是他的生日,第三行则是他的老家地址。”

        于小轩这时候忽然说了一句:“这家伙怎么感觉跟电影里的外国佣兵一样?”

        外国佣兵?

        于小轩这么一说,我当即回想起前几天程慕晴跟所说的话,陈思怀似乎也带了一票的外国佣兵回来。

        华夏可不是南亚和中东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一般国际雇佣兵极少会光顾华夏,一来是这里枪支管制极为严格,二来是从他们双脚踏足华夏土地开始,就已经被刑警盯上。

        而现在这雇佣兵是顺着河流从上游漂流下来的,这说明上面肯定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了程慕晴的电话。

        陈思怀的操性我再清楚不过,先不说他进山是为了设埋弄死我,还是为而来寻求地下古墓的宝藏,只要我跟着杨振宁他们进山,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在山里遇见他们。

        所以我想跟程慕晴确认一下,同时也将这件事告诉她。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只是让我感到有些诧异的是,程慕晴听上去似乎有些气喘。

        “夏雨,有什么事么?”

        她开口了,声音虽然有些喘,不过和平时一样,仍旧清凉。

        “你在干什么呢?”

        程慕晴似乎做了一个深呼吸,并用相对比较快的语速说了出来:“我们在联合抓捕陈思怀从国外带进来的外国佣兵,虽然表面上这些外国佣兵跟陈思怀没有关系,但我们得到确切情报,他们似乎又打算在东海搞一个杀人游戏。”

        而我则是将这边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她,而她在听到这话之后,当即沉着声音说:“你能用手机传一张那尸体的照片给我吗?”

        “可以。”

        我忙给尸体拍了一张照片,随后传给程慕晴。

        她很快就回复了,只是说话声音比之前更严肃:“看来我们中了他们的计了,难怪陈思怀这几天一直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别墅里,看来他是通过其他渠道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之后程慕晴让我们在原地等他们,我不是主事者,所以把手机递给了杨振宁,而在程慕晴陈清利害关系之后,杨振宁第一时间表示会在山庄里等候程慕晴他们。

        杨振宁之后就让我们原地休息,他很明确地说,这次是集体活动,身为导师他第一考虑的是学生们的安危,而且刚才那一出实在让他们心有余悸。

        随后,杨振宁从山庄老板那里要来了遮阴布,将古尸卷了起来,并且放在树荫地下,避免阳光直照。

        这古尸在考古专业人员的眼里就跟宝贝一样,我却不感冒,唯一关心的是陈思怀究竟在干什么。

        而山庄老板带着两个工人则是坐在水塘边,满脸愁容地看着水塘。

        这时候,余芳和袁娇娇从下游取了一些水样。

        当我拿着水样对着阳光直照的时候,却是发现水瓶里面并没有幽绿色丝线。

        奇怪了,怎么会没有呢?

        这水塘里的水是流动的,虽然大部分被堤坝堵住了,但是堤坝两边都有开孔在放水,如果水塘里的谁受到尸毒的污染,那下游的山溪里也应该有尸毒才是。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和余芳他们四人就到下游做调查。

        山庄老板的营生都在这里,他也带着两个伙计帮忙,而且这件事可大可万一这溪水里的尸毒流到下游的村镇里,那可事情可就大条了。

        可奇怪的是,我们忙活了将近两个多小时,沿着山溪一路取水样,下游的水仍旧没有受到尸毒的影响,而且我甚至还让山庄老板从下游的一个天然小水塘里抓了十几只螺蛳,结果发现这些螺蛳很干净,并没有感染尸毒。

        “雨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几个人又回到水塘边上,看着偌大的水塘怔怔出神。

        杨振宁那些人自顾自地坐着,并没有过来参与。

        于小轩之前还喊他们过来帮忙取水样,结果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生说了一句:“反正这尸毒又不是我们放下去的,再说了,有事找警察。”

        “就是,我们也中毒了呢,还喝了那么恶心的东西,也该下面的人喝一喝。”

        我强忍着揍这些人的冲动,扭头不再理会他们。

        袁娇娇也是有些看不过去了,躲着脚喊道:“你们怎么能这样!?难道连一丁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然而,这帮子人却是没有反应,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地聊着天。

        杨振宁这时候慢慢站起身,他脸上的笑容略带着一丝苦意。

        “这些学生都是天之骄子,而且这年头会来学考古的,家里父母基本都是干这一行的,家境不算好,但都不差,而且都来自东海。东海人的年轻一代做事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且”

        “自私就是自私呗,不用给他们找那么多借口的。”于小轩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袁娇娇也是应喝一声:“就是嘛,明明是这些人的品行有问题,杨教授你可不要把脏水往东海人身上泼,我也是东海人呢。”

        杨振宁笑了笑,他对着我问:“夏雨,你的调查有眉目了吗?”

        我摇摇头:“很奇怪,尸毒并没有顺着水流往下游流淌,而是击中凝聚在水塘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隔着尸毒扩散。”

        山庄老板最为关心的还是这水塘里的尸毒能不能解,他开口问我之后,我的回答很简单,我要下水看看。

        “不行。”余芳第一个反对,“太危险了。你都说水塘里凝聚了很多尸毒,这么跳下去,不明摆着是去送死吗?”

        我只能耐着性子跟余芳解释,而且这件事里透着诡异,我无论如何都想下去看一看,没准还能有新的发现。

        说了好一会儿,余芳这才答应,不过她又叮嘱了好几句。

        我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脱衣服,南方的天气的确跟北方不同,我们要么冷,要么就热,不像南方一会冷,一会热。

        而我的身体随着天道之力的改造,已然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这些变化我暂时还无法明确地体会到,只有在做事情的时候才能通过和以前对比才能分辨出改变程度。

        对比最为明显的就是我越来越不怕冷了,我将上衣完全脱去,就算山里起了风,我也仍旧不会觉得一丝冰凉,再加上太阳光照射在身上,身体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我这衣服一脱,身后那些女生就开始起哄,一开始我还以为她们是在嘲笑我把衣服脱光,可是当我转身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些女生们却个个尖叫了起来。

        抓了抓头,我对着身边的于小轩问:“她们这是干什么呢?”

        于小轩伸手拍了拍的胸膛和腹部,脸色夸张地说:“雨哥,你这身形也太漂亮了吧,八块腹肌就感觉跟印上去的一样。而且你这身体怎么这么硬啊,我这手就感觉拍在石头上,手掌都发麻了。哎,雨哥,你平时怎么练的啊,教教我呗。”

        “不用练,你一个人到山里生活半年,就差不多了。”

        于小轩翻了翻白眼:“算我没说。”

        我转头看了余芳一样,随后将裤子脱下,穿着一条短裤径自扑进了水塘里。

        水塘里的水很冰,但并没有对我的身体造成多大的影响,而且这里水质很不错,透光度很高,就算不开森罗眼,我也能够清晰地看到水塘底部。

        潜水查探水塘底面的时候,我发现这水塘底部并不是平,也是有地势高低,而且我还发现左手边的角落里深处似乎还有一个洞。

        在森罗眼的观察下,我发现尸毒竟然都只是在山洞周围浮沉,那些幽绿色的丝线都缠绕在一些岩石上。

        由于隔着有点远,那里明显比周围要深一些,我特意上到水面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朝着那个洞穴直扑而去。

        洞穴并不规则,而且洞穴外面的地面上堆积着许多碎石和泥沙,看上去这洞穴形成的时间很短。

        让我惊讶的是,竟然在洞穴旁边两个大岩石的石头缝里发现了衣服的碎片,那碎片看上去干尸身上的衣服差不多,而且在山洞入口处,我还发现了一把手枪。

        山洞旁边的岩石似乎拥有吸附尸毒的能力,奇怪的是,这些岩石看起来并没有奇特之处,跟附近的岩石并没有什么区别。

        为了一探究竟,我慢慢潜了下去。

        我并没有伸手去捡手枪,而是尝试着朝着山洞里面游了进去。

        这山洞内部岩壁嶙峋,很多岩壁就如同刀锋一样锋利,稍微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割破。

        当我游到光线昏暗的地方时,开了森罗眼,顿觉眼前一亮,而后则是惊骇地发现那呈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密室!

        这密室悬浮着六口棺材,这六口棺材并非平放在地上,而是如同筷子一样垂直悬浮在水中,上下各被一更很粗的黑色铁链拴着。

        六口棺材里,有一口的棺材盖已经打开了,我则是在棺材的边沿上看到了一些子弹的打穿的孔隙。看来,外面那具干尸原先就待在这棺材里,只不过,不知道那雇佣兵通过什么方式将它惊醒了。

        同时,我发现,中央位置应该还有一口棺材,因为上下的铁链仍旧在,只是棺材却不见了。

        我并未在这里停留,转身游了出去。

        出了山洞,我的身体在往水面游的时候,这才发现石鼎凝而不散的原因。

        刚才没开森罗眼,下面有一个相对阴暗的地方没有看清楚,同时也看不见尸毒的凝聚方式,现在用森罗眼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在水塘中央位置,有一口棺材竖立着,它的四周则是缠着密密麻麻的幽绿色丝线,这些丝线就是尸毒。

        这口棺材应该就是里面掉出来的那个,在看向它的时候,我本能地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621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