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99章 一个笑着,一个哭着

威尼斯网上平台

        “嗯,能。”

        我点点头。

        “不是说人鬼殊途吗?”于小轩面色诧异地看着我,“鬼魂身上阴气重,接触的时间长了,生人身上的阳气也会随之消散,身体随之越来越差,到最后就会一命呜呼。”

        听到于小轩这么一说,我当下转头看着他笑道:“哦,这话啊,忽悠人的。”

        “啊!?”

        身边等人纷纷面色诧异的看着我。

        我则是耸肩一笑:“首先,我们要先弄清楚,鬼和魂的区别。魂乃是人的精魄所在,人死灯灭,魂也随之驱散不过,总有一些魂因为执念、怨念等各种各样的原因留在这世上。这些魂会随着执念的加深而变成鬼。鬼,乃是念想的集合体,一旦将其念想散去,就会变成魂。而这时候,只要通过特殊方法,就能将魂留在这世上。”

        “那、那不就意味着如果一直有专业人士操作的话,那人就可以永世存在了?”

        “理论上可行,不过这其中涉及到很多事情,特别是地府那一关,一个人的名字如果出现在生死簿上,无论他以怎么样的形式存在,鬼差都会拖着锁魂链将他拘下阴间。”

        “那怎么办?杨冰和陈海隔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能重聚,难道又要分开了?”袁娇娇满脸都是殷切期盼,那表情瞬间就会被她萌化。

        我则是神秘一笑:“嘿嘿,别人办不到,可不表示我不行。放心吧,眼下我们只要准备好一样东西就行了。”

        “什么东西?”

        “朱槿。”

        “猪紧?那什么玩意儿?”

        余芳听了,不由叹了一口气,对着于小轩说:“夏雨说的朱槿是一种草本植物,它还有另外两个名字,一个叫扶桑,一个叫佛槿,又叫中国蔷薇,是一种花卉,可以在室内种植。”

        “余芳说得很对,而我之所以选择朱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的全年都能开花,这个特点十分适合杨冰。”

        “那我们马上就去买花。”

        “不用,我们学校就有,之前我从宿舍那个方向走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右手边的一个小花圃里就种着不少朱槿,你们只需要拿一个能够装花的盆子过来就行了。”

        “行,那我们马上就去做。”

        于小轩、袁娇娇和吴涛三个人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我和余芳则是折了回去,两个人都猫在另外一个小区域,这里有书架挡着,杨冰和陈海都察觉不到。

        因为我刚才所说,杨冰和陈海并没有抱在一起,而是彼此隔着一小段距离,相对而立,一言不发。

        老半天,陈海才恍恍惚惚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嗯。”

        杨冰轻抿着苍白的双唇,轻轻点头。

        “对不起,我……”

        “我知道。”杨冰赶忙开口,截住陈海的话,“我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就是……就是想你……很想很想……”

        “冰,我……我……”

        陈海哽咽了。

        他赤红着双眼,眼泪水就如同水龙头没关严实一般,径自滴垂而下。

        “我想找你,但出不去我想见你,不知道要去哪我每天每夜都在想着,都在盼着……有一天,你背着包,就跟离开的时候一样,满脸洋溢着灿烂的阳光,笑着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我回来了。”

        陈海已经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而杨冰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地说着:“白天的时候,我就缩在大门口斜对面的角落里,手抱着脚,看着进来的人,看看有没有你……图书馆其实很冷呢,特别是下雨的时候,我就贴在窗边,看看有没有人撑那把缺一根铁丝的蓝色破雨伞,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你来接我回去了呢……”

        “海,我想家了,想妈妈,也想爸爸……”

        “我带你回去,我们这就回去!”陈海伸手就要过去揽杨冰。

        而杨冰的身体却是飘忽了起来,她仍旧直勾勾地看着陈海:“海,你说的,再苦再难也会抗下去,再疼再累也不会放弃,因为我在呵……因为我在这里,等你、念你、盼你……”

        杨冰的每一句话,都等于是一种宣泄,将心中所有的情绪和思念都说出来,我很明显地看到她身上的执念在一点一滴地消失。

        陈海最终跪在了杨冰的身前,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他说是错,不说也是错,而眼下他唯一能做就是忏悔。

        杨冰其实从来都没有拐过陈海,否则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字条,早就成为满身怨气的厉鬼。

        很快杨冰就拥入陈海的怀中,一个哭着,一个笑着……一个笑着,一个哭着……

        这时候于小轩他们端着一盆已然盛开的红色朱槿过来,那朱槿的红色花朵开得十分艳丽,就如同现在杨冰脸上灿烂的笑容。

        我端着朱槿走了过去,并将它摆放在桌面上,也就是杨冰喝毒药的那张桌子。

        之后,我摆了一个倒三角形的符阵,将杨冰的魂注入朱槿之中。

        杨冰的灵魂一入朱槿,那朱槿的经络、叶子和花朵明显有了一丝变化,显得更加枝叶茂盛、鲜艳夺目。

        我将这一盆朱槿递给陈海,对着他说:“海哥,冰姐就交给你了。”

        “嗯。”陈海面色肃穆地点点头。

        “这一次可不要松手了哦,海大叔。”袁娇娇脆生生地说。

        “她曾经是我我的命,而现在则是我的一切。”

        从陈海的眼中我的确看到了坚定不移的信念,笑着说:“有一点你一定要注意,原本支撑冰姐魂的执念已经消散,现在她的魂还比较弱,所以你必须要离开人群,去人口相对稀少的乡下,或者山里。另外尽量让冰姐不要白天出来,晚上时间很长,你懂的。”

        “呓雨哥你好污啊。”

        “我的意思是说晚上到了,把她从屋子里带出来,照照月亮,月光是阴之精华,对她魂魄凝聚能起到很不错的效果。”

        我横了于小轩一眼。

        余芳则是问出了我们都想知道的问题:“你会带冰姐去哪呢?”

        “安吉,那里山多、人少,而且竹子也比较多,她最喜欢看竹海了。”

        “嗯,竹林倒是一个比较好的去处,毕竟竹子属阴,而且还在深山中,这样冰姐应该能陪你到老。”

        听到我这话,陈海则是捧着朱槿,对着我深深行了一礼。

        我笑了笑,说:“现在还是晚上,你干净将朱槿带回宿舍吧。”

        陈海在抱着朱槿走向走廊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头顶上空盘旋起一束色绚丽的光芒,绚丽光芒绕了几圈之后,就迅速射入我的眉心之中。

        “嗯”

        我特意伸了一个懒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没办法,这功德光芒进入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就跟那啥一样,就算再压抑,还是会发出令人脸红的呻吟。

        “好啦,终于接了,这瞎子大家可以开开心心地看书了。”袁娇娇也学着我伸了一个懒腰,她那玲珑曲线,看得于小轩眼睛都直了。

        余芳和我对视一眼,她对着身边的袁娇娇说:“娇娇,你和小轩他们先回宿舍吧,我和夏雨还有一些话要说。”

        “嗯嗯,你们说多晚都没关系。”说着,袁娇娇就蹦蹦跳跳地朝着走廊走去,而她走到走廊入口的时候,忽然回头过来,嘻嘻一笑,“不过要记得哦,如果进宾馆的话,要戴套。”

        我翻了翻白眼,而余芳则是娇嗔一句,这妮子终于离开了,那阴森的走廊里回荡着她那比杨冰唱歌还要令人胆寒的笑声。

        待一切都安静了,余芳转头对着我说:“夏雨,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5523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