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97章 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威尼斯网上平台

        这陈海和杨冰的故事对我来说就如同是一个预警一样,因为我忽然发现其实余芳从某种程度来说,她跟杨冰很像!

        杨冰的性子很倔,大学四年,她用冰冷的外壳抵御了所有的外来诱惑,一直坚守着内心深处那一份独有的美好,四年如一日,她从未有过丝毫的变化。

        只是,四年的苦苦等待,六年的相依相偎让她原本坚韧的心瞬间就支离破碎,无法承受的她毅然决然地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余芳和杨冰一样,在某些方面都极为倔强。

        本来,我以为余芳会忘了我,毕竟她去的是京城,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是一个比天还要大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花花世界。

        我曾认为余芳会忘了我,我对于她而言,只是一颗石头丢进如平镜一般的湖面,荡起一层层涟漪之后,最终又会归于平静。

        可是“夏雨,你在想什么呢?”

        余芳见我发愣,忽然开口询问。

        我笑着摇摇头,随后站起身,丢着他们说:“大家先回去准备一下,我去看一下陈海。”

        “我跟你一起吧。”

        余芳站起身。

        我顿了一下,对着摇了摇头:“我和陈海都是保安,我们接触会容易很多,而如果多了你的话,我怕他会起疑心。眼下,我想弄清楚陈海究竟想要干什么。”

        余芳想了想,点头说:“好吧。”

        “那我先去找陈海。”

        说着,我端着盘子就朝着回收处走去。

        “哎,夏雨。”

        我走了十来步,身后就传来余芳的声音。

        “怎么了?”我回头看了她一眼。

        “没、没什么,晚上我再跟你说吧。”

        “嗯,好的。”

        我走得比较快,而且总有一种感觉,余芳似乎发现什么了。

        在去找陈海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用什么样的方式告诉余芳我和若初的关系。

        我和若初已经不可能分离,就算我明知道自己会比她早死,但我仍旧贪恋着往后这几十年的光阴。

        至于余芳,我和她之间的所有约定都不可能再继续,而我眼下主要做的,是找一个合理的方式跟她讲述清楚,无论她是什么样的方法,我都会一并承担。

        而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伤害到她。

        不过在我的印象里,余芳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女生,我想她应该会理解,并且用一种很轻松愉快的方式解决这件事情。

        然而,我找了两个地方都没有见到陈海,问别人,别人也不清楚。

        到最后,我尝试着去图书馆,结果在图书馆三楼的阅览室看到了陈海。

        今天陈海休息,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休闲装,独自一人坐在阅览室的凳子上。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不过他的视线却没有在书上,而是一直盯着身前四、五米的一个区域。

        按个区域应该就是杨冰服毒自杀的位置。

        虽然学校官方从来没有明说这个位置死过人,但学生们还是自发性地将那一大片的区域空了出来。很多学生宁愿缩在角落里,也不愿意过去触霉头。

        他一直看着,尽管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仍旧一言不发,一眼不眨。

        我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图书馆的气氛似乎再一次阴冷了下来。

        四周的人自习看书的学生相继减少,到了最后就只剩下坐在角落里的我和陈海。

        约莫八点半左右,余芳四人从旁边的楼梯走了上来,一看到他们,我就忙对着他们招手,同时示意他们不要打扰到陈海。

        “怎么样,问出什么来了吗?”

        余芳和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一样,直接就坐在我身边,她丝毫不避讳什么。

        不过,这几年余芳一直没有变,她无论到哪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边上的人不是将注意力放在桌面的书面上,就是时不时朝着和于小轩坐在一起的袁娇娇身上。

        于小轩显然喜欢袁娇娇,而袁娇娇是个自来熟,天真浪漫,虽然有防人之心,但并不拒人以千里之外。

        余芳越是这样,我心里反而越难受,更不清楚究竟该怎么跟她说,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余芳长得并不漂亮,不说若初和繁漪,程慕晴和疯女人谷觅妘都比她要精致、漂亮很多,但是对于她,我心中久藏的那一份激动仍旧无法磨灭。

        如果将余芳换成谷觅妘和程慕晴,我只要深吸几口气,就能硬气将整件事全盘托出,然后告诉她,让她忘了我,重新去寻找一个真正爱她的人。

        可是余芳不行,真的不行。

        她是我的初恋。

        她一直活在我的心灵深处。

        我该怎么办呢?

        “夏雨,你怎么了?”

        余芳每次都能够十分准确地体会到我的内心世界,即便她并没有将心割舍给我,她仍旧能够十分敏感地触碰到我的内心。

        “没事,就是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了。”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余芳定定地看着我。

        “我”

        正要说话,四周空气的温度瞬间下降!

        而这时候我发现四周人早已经走光了,就只剩下我们五个人和前面不远处的陈海。

        陈海没有走?

        这是为什么?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这图书馆里闹鬼事件都是杨冰搞的?

        很快,我们右手边图书馆的走廊里就传来了一个断断续续的歌声。

        那歌声初听之下还觉得悦耳好听,可是再仔细一听,就感觉有人突然出现在你身后,对着你的耳朵轻轻吹着凉气,然后小声地唱着那些听起来冰冷、阴暗的歌声。

        而奇怪的是,我们五个人都听到了,唯独陈海没有一丁点的反应,他仍旧直勾勾地看着眼前那个区域。

        “雨哥,我有一种感觉,那陈海好像听不到杨冰的歌声似的。”

        于小轩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这一点。

        紧接着,我发现四周的空间里产生了一些黑色的雾气,这些雾气如丝如缕一般地在陈海身前四五米位置的空气中凝聚。

        约莫三、四分钟最后,这些黑色雾气终于开始凝聚成了一个人形,她就字陈海的眼前飘忽着。

        可奇怪的是,不仅仅陈海看不见杨冰,就连杨冰也看不见陈海!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有些懵了,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师父的半仙手札,还是传承而来的记忆里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信息。

        两个相爱的人距离不过四五米,却感觉好似中间隔着一整片太平洋一样。

        陈海来到东大已经有半年,而这半年他估计每天晚上都在图书馆三层。只是任何人都能听到的阴幽歌声,他却听不到一丝每天晚上坐在这里,虽然心中无比思念,仍旧见不到那令他辗转反侧的倩影。

        虽然我不知道这问题的根结在这里,但很显然,只要能够解除这个问题,那么杨冰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我转头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余芳等人,他们听了也觉得我的设想没错。

        只是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两个见面呢?

        见我拧着眉头思索,余芳忽然低头将脸凑了过来,对着我笑道:“你呀,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一遇到难题就拧着眉头,你看皱纹都被弄出来啦。”

        说着,她用温热的手指,撑开了我的紧锁的眉头。

        “忘记我以前告诉你的话了么?遇到难题的时候不要退缩,要勇往直前,只有勇敢去面对,才有可能解决问题,并获得成功。”

        我愣愣地看着余芳,这句话她当年的确说过,而现在她再次说给我听,我心中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不过,正如她所说,眼下不是我埋头苦思的时候,我急忙站起身,朝着陈海走过去。

        与此同时,我也打算这件事结束之后,马上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余芳,有些事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与其这样遮遮掩掩的,不如单面挑明,即便余芳会因此恨我一辈子。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5217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