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87章 天上地下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这话一出口,师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师娘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二哥,你这小徒弟可比之前收的那两个有趣多了。”

        “嘿嘿,谢师娘夸奖。”

        我很是厚颜无耻地应了一句,结果挨了师父一个大白眼。

        “混小子,我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跑到你这里,你不感动就算了,反倒还奚落师父了?”

        “哪能啊,咱们这不是很久没见,我想您了嘛。”

        师父一脸无奈地摇摇头,他接着转头看向若若:“若初,老朋友来了,你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啾。”

        若若仍旧趴在床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剧。听到师父的话,她则是随便举了一下肉乎乎的小爪子。

        而见到若若这样,师娘的柳眉不由得皱了起来:“小狐狸果然受了重伤?她身上的狐火,已经弱到了风一吹就会灭的程度。夏雨,那天我们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抓了抓头,将当天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了我的讲述之后,我师父和师娘不由得对了一眼,两人的眼眸之中都写满了惊讶和诧异。

        不待师父开口,师娘就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夏雨,繁漪真的把狐心分一半给你了!?”

        师娘脸上的诧异可不是伪装出来,看得出,她是真的很震惊。

        “对啊,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有,这问题太大了!”师娘甚至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等一下,这个信息的过于震撼,我先捋一捋。”

        “这应该没什么吧,若初还把她的狐心都给我了呢,繁漪也才只是一半而已。”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我师父摇摇头,他的面色显得十分肃穆:“夏雨,你不知道。若初只是深山野狐,说得难听一点,她即便真的形神俱灭了,悲伤、愤怒的只有你一人而已但繁漪不一样,她是涂山的天女,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九尾天狐。”

        “涂山不都是九尾狐么?”我还是不太清楚,不过同时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情理清。

        其实我也不明白繁漪为什么会这么对我,毕竟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实在差太远了。

        师娘这才缓缓开口,她说得很慢,每一个字都十分清晰地落入我的耳中:“涂山氏是上古血脉,而九尾则是涂山氏的最终形态。不过,九尾并非人人都有,这需要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从一个涂山婴孩诞生的那时候起,资质一般的人至少要修炼千年才能拥有九尾。”

        “那繁漪呢?她用了多久?”

        话说,若初也是活了几百年了,跟她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小婴孩啊。还好她自小就长在深山里,如果她是在市井中长大,我铁定管不住她。

        师娘淡然一笑:“她用了九秒。”

        “哈?”我愣了,“九、九秒?”

        “这九秒是她从娘胎里出来的过程,她自出生那一刻就已是九尾天狐。”

        “哇塞!”生下来就拥有别人修炼千年的功力,这的确是个极品中的极品。

        那么问题来了,繁漪为什么会把一半的狐心塞给我?

        师娘接着说:“繁漪有没有告诉你,她有一个未婚夫?”

        “呃,我听繁漪身边一个叫紫菱的人提过。”我抓了抓头,这个问题是我一直在担忧的,“听说对方是九重天上的人,似乎很牛哔哄哄的样子。”

        师娘顿了顿,显得有些犹豫。

        师父见了,伸出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你就大胆地说吧,我杨二的徒弟还不至于被一条信息给吓破胆子。”

        师娘点点头,对着我说:“那个人叫楚歌,是九凤的嫡子,更是天尊座下最为宠爱的弟子,更是九重天统领十万天兵的神将。”

        “啥玩意儿?九凤、天尊,神将?”

        我抓了抓头:“那跟我篮子关系?”

        师娘和师父对视了一眼:“你难道还没弄清楚这其中的关键?”

        我摇摇头。

        用冯二水的话来说,我特么就一山货,这什么九重天、天尊什么的,跟我有个毛线关系。

        而师娘的话,却是让我的心忽然缩了一下。

        “繁漪身为涂山天女,楚歌更是她的未婚夫,可是她却将自己最为珍贵的狐心给了你。”

        “这个”

        “你知道一半狐心代表着什么?”师娘又问。

        “我摇摇头。”

        她转头看了一眼我师父,幽幽一叹:“在繁漪之前,我就是涂山天女。不过,我远没有繁漪那么好的条件,修炼一千多年才连凝聚九尾,不过凡心却是被你师父打破,委身于他。为了不让你师父老去,我便依照涂山一脉最古老的方法,将自己一半的狐心塞入他的胸膛之中,这表示,永生永世,生死都是杨家人。”

        最后,师娘看向师父的眼眸之中已满是浓浓的情意。

        我抓了抓头,对着我师父说:“师父,我冒昧问一句,您几岁了啊?”

        师父想了想说:“大概140了吧,嗯,记不清楚了。”

        我勒个去哟!

        这下子问题大条了。

        “师娘,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定定地看着师娘,希望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然而,她却是摇摇头:“繁漪自小就有极为深厚的慧根,她向来话就不多,极少有人能够猜到她的想法。就像当年,九凤亲自登门为他的小儿子求亲,以我们涂山的实力和繁漪的条件,她其实是可以拒绝的,但是她却一言未发,只身一人坐在红楼里,不反抗也不争辩,默许了这门亲事。”

        我师父接了一句:“以我这些年对她的了解,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得罪九凤。毕竟谁都知道,九凤对自己这小儿子极为宠爱,甚至腆着老脸去求天尊收他儿子为徒。”

        “这样说不对,当时楚歌还只是一个毛头小孩,她顾全大局没有拒绝婚事,而现在楚歌更是九重天的神将,身份比以前更为显赫、尊贵,她反而在这时候将狐心交给夏雨?”

        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难道是祸水东引?”

        结果,师娘则用更加严肃的眼神盯着着我,那一刻我感觉师娘的眼神就如同尖锐的针,刺得我皮肤生疼!

        “夏雨,永远都不要质疑狐女的心。”

        “啾。”若若这时候也应了一声。

        师娘同时说:“因为她将心给你的时候,也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托付给你。你死了,她同样会灰飞烟灭!”

        我沉默了。

        不说还好,一旦仔细深入了解之后,我发现自己愈发地困惑了。

        这繁漪的心,真真是印证了“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

        “啾。”

        若若这时候终于跳到了我的肩膀上,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拍着我的侧脸。

        我知道若若是在安慰我,当下将她抱入怀里,伸手轻轻抚摩着她柔顺、光滑的毛发。

        到这里,我师父则是不停地挠头:“哎呀,你说这都什么事啊。师父我顶多也只能算是个半仙,你也只是一个小小猎人,怎么会扯进这么复杂的漩涡里来呢?这繁漪也真是的,她若是真喜欢夏雨,直接表态就行了,用不着把他往死里坑啊。眼下天上那位肯定不知道,要是知道了”

        “啾!”若若举起了小爪子,做事要挠我师父。

        师娘反过来拍着师父的肩膀说:“这件事以后再谈。楚歌是神将,身居要职,繁漪是涂山天女,虽然他们有婚约,但只要繁漪坚持不见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再说,繁漪自小就极为聪慧,她做事肯定有她的意义。”

        师父点点头,轻声叹道:“也只能这样了。”

        接着,师父抬头看向我:“对了,夏雨啊。我今天来呢,是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恢复若初狐火的。”

        “啾。”

        若若用一种很是骄傲的口吻叫了一声。

        师父听不懂若若的话,但师娘听懂了,她再一次惊诧地看向我:“你已经知道如何恢复狐火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426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