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78章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们边说边走,慢慢地,四周的环境变得亮堂了一些,虽然整体环境仍旧黑暗无光,但至少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随着不断前进,四周也慢慢有了早上五六点的感觉。

        这时候,我发现眼前是一个看似十分荒凉的地方,四周草木皆枯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段破败的墙垣。

        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身后依旧漆黑一片,隐隐有黑气要窜出,却终被一种奇异的、看不见的墙所阻隔。

        “黑水镇?”走在前头的程慕晴收起了手机,抬头看着城楼上所挂着的牌匾。

        “阴间还真有这样的地方啊,真奇怪。”张忠强看着前头死气沉沉的城镇,欲上前两步,却被身边的徐兰紧紧抓住,她摇了摇头,显然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看到这么残破的一个小城,是个人都会觉得不正常。

        我们缓步走在小镇中央的道路上,两边的建筑都已经残破不堪,在这里也自然见不到任何活动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定格了一样。

        黑水镇比我所想象的要大很多,我们约莫花了半个来小时才将这条街走穿。

        而当我们走出黑水镇之后,却是发现眼前又呈现出了一片彼岸花的海洋。

        不过这些彼岸花相较之前颜色比较单一,都是红色,而且花杆要高一些,从我们这个角度看过去,仅有眼前一条笔直的路,两边的花海已然将视线完全遮盖。

        “嗯?”

        一直在观察道路两边建筑的程慕晴忽然发出一个困惑的声音。

        “怎么了?”

        我转头看向她。

        “刚才那个位置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顺着程慕晴伸出的手指,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个位置竟然真的飘荡着一个白影,看上去像是一个女人。

        不过,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个白影又迅速朝着前方的彼岸花海迅速飞掠而去。

        “雨哥,那黑影是什么东西?”张忠强问我。

        “应该是游荡在阴间的阴魂,这阴间看起来非常辽阔,总是有那么一些亡魂逃离了鬼差的追捕,逃离到了这里。它们不愿意接受审判,更不愿意喝那孟婆汤,只能在这里一直徘徊、等待。”

        “等待?”程慕晴看着我,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对着我说,“你的意思是说,那卡望颂帕善让我们当引路人,就是为了抵达这黑水镇?”

        我特意换头朝着身后的长街看了一眼,默默点点头:“一开始我还不明白,现在猜想起来应该差不多。卡望颂帕善的妻子是华裔,但凡只要是华夏人,只要那人身上流淌着华夏人的血,就算死在异国他乡,死后的灵魂仍旧会受到地府力量的牵引,踏上前往轮回之路。”

        未程慕晴她们提问的机会,我接着说:“而且,卡望颂帕善的妻子还是一名蛊师。蛊师是一个十分特殊的职业,那个女人想要避开鬼差的追捕,独自一人前往这里应该是不难的。”

        “那白影就是卡望颂帕善的妻子吗?”张心然问。

        “目前还不清楚,她飘去的那个方向,应该就是这一条老路尽头了。”我看向身边众人,笑着说,“我知道大家心里都藏着很多疑惑,其实我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等我们抵达那个地方,一切就都能揭晓了。”

        “雨哥,前面是不是就是你之前所说的奈何桥?”董凯小声地问,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朝着张心然看了一眼。

        显然,他心里也是放不下张心然,深怕会被迫喝下那碗孟婆汤。

        我点点头,但没说话,其实我心里也没谱,只能说是走一步看一步。

        相比之前那些看到的那些阴森恐怖的东西,身为女孩子的徐兰在听到孟婆的时候,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兴致勃勃对着张忠强问:“哎,你说孟婆会不会是个大美女?”

        “她是不是大美女我一点都不关心,我在意的是,只要不让我喝孟婆汤就可以了,我可不想忘了和你所经历的一切。”说着,张忠强低头看向徐兰。

        徐兰羞红着脸,轻轻打了张忠强一下:“讨厌,肉麻死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沿着道路一直走,不多时前面就出现了弯道,连续走了几个弯道之后,我发现前方终于不再是迷眼的彼岸花了,而成一片光秃秃的土地。

        那些姿颜曼妙的彼岸花朝着两边延伸,将眼前空出了一个很大的空地。

        就在我们身前百来米处出现了一座看上去很普通的石桥,桥边立着一块很大的岩石,在岩石旁有一个小亭子,那里有一个长发披肩的人静静地站着,她背对着我们,正看着前方。

        同时,随着我们的接近,那原本空空荡荡的石桥上,慢慢地浮现了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她拄着柺杖,正静静地等待着。

        “雨、雨哥,那真是孟婆?”

        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人影,而且至少隔着几十米,但张忠强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起来。

        当然,他的颤抖肯定不会是因为孟婆的长相,而是她手里那一碗孟婆汤。

        其实,从古至今,人们都明白一个道理,记忆才是一个人的标志。一旦失去了记忆,也就等同于这个人已经死亡了,当然死亡只是对于他自己而言,对于亲人来说,肉身在,人就在。

        孟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那能够消除一切记忆的孟婆汤。

        踩着脚下干裂至发黑的土地,我们朝着前方那块巨大的岩石走近。

        “那就是三生石吧?”程慕晴定定地看着亭子边巨大的石头。

        我没有说话,在他们都在关注三生石和孟婆的时候,我的视线却被三生石后头的那棵至少上万年的榕树所吸引。

        这颗榕树无比巨大,单单它那垂挂下来的外根须就需要十几个人合抱而榕树主干有两个分叉,一边延伸向奈何桥,而另一边则是另外一个方向,在那个方向同样有一条曲折的碎石小路。

        榕树的枝叶显得十分繁茂,就如同一把巨大无比的墨绿色大伞,生生世世在孟婆的头顶上敞开着。

        我突然觉得,也许这棵榕树就是那个侠士所化,他生前不能照顾孟婆,死后便化成榕树,为她蔽日遮雨。

        我们来到孟婆身前,走近一看,发现孟婆其实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妪,尽管皱纹已经爬满全脸,但是她笑起来却不见半点阴森之气,反而会让人的内心产生一种温暖。

        “诸位远道而来,累了吧?”

        孟婆的声音很轻,有点沙哑,她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小的时候,在那漫天星斗的仲夏之夜,我娘拿着蒲扇,慈爱地为我扇着凉风,也为我驱赶着恼人的蚊虫。

        看到孟婆这么亲切,徐兰不禁多看了她几眼,笑着说:“婆婆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啊,这里是忘川桥。”

        “忘川,好奇怪的名字。”徐兰歪了歪头。

        “小姑娘,走了这么长的路,一定渴了吧,坐下来,喝点茶水吧。”

        孟婆的身边是一个茶摊,摊位上摆放着几张矮桌和凳子,供人休息。

        不待徐兰回答,张忠强急忙把徐兰扯了回来,对着孟婆道:“谢谢婆婆,我们不渴。”

        程慕晴走到孟婆更前,上下打量着孟婆:“老婆婆,你这里的茶水能让我看一眼吗?”

        “小姑娘想喝?呵呵,好的,我这就拿给你。”

        说着,孟婆慢慢转身,从灶台边拿出一个古旧但很干净的瓦碗,瓦碗并不大。

        当孟婆把瓦碗端到程慕晴面前的时候,我也凑了过来,发现碗里的水很清澈,并没有半丝浊物,而且从碗里还散发出一点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让人嗅闻了之后,会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喝吧,喝了之后一切烦恼都会随之烟消云散了。”

        程慕晴从孟婆手里接过孟婆汤,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样,之后便准备端起来喝,我见了吓一跳,急忙伸手阻止她,对着她摇了摇头。

        我夺过程慕晴手中的孟婆汤,放在身边的矮桌子上,对着孟婆笑道,“婆婆,如果我们几个不喝这碗水,能不能过这座忘川桥?”

        “不行。”孟婆微微摇头。

        “那这样的话,我们要怎么办?因为现在我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听到你这么一说,程慕晴等人同时转头看向来时路,这个时候,那成片的彼岸花已然凋谢,现成了一个死寂之花海,那光秃秃的花杆,大家顿时觉得全身被一种不好的情愫所包裹。

        来时的黄泉路已经消失了,找不到丝毫的痕迹,眼前只有一片浑浊、黑暗的空间。

        孟婆并未因为我夺过程慕晴手中的孟婆汤而生气,她依旧用一种慈祥的面容看着我,轻声笑道:“还有一条路,只不过,这条路怕是不好走。”

        董凯伸手指向榕树主干所延伸的另一条小路,问道:“婆婆,是那条路吗?”

        “是的。”孟婆点点头。

        “婆婆,这条路和来的时候有什么区别?会有危险吗?”

        孟婆微微一笑,却不再说话。她慢慢地退了回去,站在原来所站的位置,不再理会我们。

        程慕晴转头看向我,问道:“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咱们硬着冲过这忘川桥?”

        我转头看向忘川桥。

        从这个角度看去,忘川桥仅仅只是一座看上去很普通的石头拱桥而已,桥头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写着几行字:

        “奈何桥上道奈何,

        是非不渡忘川河。

        三生石前无对错,

        望乡台边会孟婆。”

        忘川桥下的忘川颜色是瑰丽多彩的,一开始我还没注意,而现在仔细一看,却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忘川都会变幻成一种迷人的色彩,似乎代表着人世间诸多美好的事物。

        而忘川很宽、很宽

        宽得站在桥这边,看不到桥那边的景色。

        说实话,我对于横渡忘川并不抱希望,毕竟传说在那里,不喝孟婆汤,就甭想过奈何桥。所谓奈何,也就是无能为力的意思,纵然一个人生时能力再强、势力在大,如今到了这忘川桥前,前世种种都跟现在没有任何关系,奈何啊,现在要喝下这碗孟婆汤,忘掉一切,然后往生

        这时候张心然忽然用细细的声音说:“我小的时候看过一本神话故事书,书里提到奈何桥和孟婆。如果不喝下孟婆汤,孟婆也不阻拦你过奈何桥,只是这个时候,原本只有几步路的奈何桥会变得很宽、很宽,就算耗尽所有的精力也无法走完,最后只能从桥边跳入这忘川,忍受千世的痛苦。”

        我点点头:“这孟婆汤,其实就是忘川水。相传,在这三生石旁,奈何桥边,有一些不愿意抹去记忆,不愿意忘掉自己爱人的人,在没有喝下孟婆汤的情况下,他们必须跳下这忘川河,忍受千年的煎熬,才可再入轮回。在这千年中,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所爱之人度过这奈何桥,却又无法与他她相遇。渐渐地,他们忘记了本身要等待什么,渴求什么,再然后,便什么都忘了。浑浑噩噩中,就度过了千年,等待着轮回。”

        听到这里,程慕晴沉默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抬起头,对着我用毅然决然的语气道:“绝对不过这奈何桥!”

        我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不由得抓了抓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真要去走那条小路?”

        张忠强这么一说,众人一同朝着那条小路看了过去,只是这个时候,我们发现那条小路变了。

        原本小路是忘川河边的碎石小道而已,但是现在,小路延伸百米左右,前方山峦拔地而起,小路变得绵延婉转,过了百米开外,我们又看到了被黑雾所遮盖的世界,而且要命的是,我们很有可能又会进入山中。

        山里,又是这冥界之中,现在谁都能猜出来,这山里会有什么东西在等待我们。

        身边几个人都转头看向我:“怎么办?”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286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