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77章 恶狗岭

威尼斯网上平台

        大家都是聪明人,没有人询问刚才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异动。

        毕竟我们能够到达这里,那就说明这世界是有神明存在的,普通小老百姓一轮政治,都有可能被抓进看守所,更别说谈论那些更加隐晦的事情了。

        可能是也刚才那个异动的缘故,使得我们都卯足了劲,尽量加快脚步。

        很快,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山谷,而那彼岸花海也是到此为止。

        朝着眼前看了一眼,我对着身边的张忠强说:“强子,准备好手机电筒。”

        “前面光线这么好,要电筒干什”张忠强话才到一半,当我们进入山谷的时候,四周瞬间变得一片漆黑,这一次,竟然黑到了失眠的程度!

        “好、好黑!”徐兰惊呼出声。

        “兰兰,不怕,我在你身边呢,我抱着你!”张忠强就在徐兰身边,在失去光明的第一时间,他就死死地抱住了徐兰,不停地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并且鼓励她,“兰兰,没事的,只是突然黑下来而已,我在你身边,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很快,程慕晴的手电筒发出了光亮,她的手电光线很强,乃是军工产品,质量过硬。不过,这光线也只能将四周三四米范围照亮而已。

        余外环境是墨黑的,我的视线范围在这里面也减弱了许多,最多只能看到五十米左右的范围,再远也是一片漆黑。

        人们之所以恐惧黑暗,主要是因为没有方向感、看不见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臆想才是人们最大的敌人。

        虽然身边的人都很紧张,但正是这种紧张,反而让两对互相有好感的人走得更近了。

        张忠强一边紧紧握着徐兰的手,一边对着站在身边的我问:“雨哥,为什么你不害怕?”

        “害怕?”我抓了抓头,随后笑着说,“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是一个猎人,每天进山都有可能会遇到饥饿的山大王和发狂的黑瞎子,同样还有幼崽被吃的母野猪,它们随便来一只就能要了我的命。害怕也没有用,只要我还得吃饭,就必须上山。再说,我们既然已经到这里,那就要好好享受这种体验,毕竟无论怎么样,我都尽力了。”

        程慕晴这时候忽然淡淡地说了一句:“很多警队都有一个练胆营,但凡只要能撑过那练胆营的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感到丝毫的恐惧。”

        “哎,还真别说,那练胆营我听四叔说过。”我特意用这些话题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武警部队的练胆基地名气并不大,只有业内人士才知道,我四叔说,很多魁梧的武警都在里面吓哭了,有的甚至还大小便失禁。”

        “这么夸张?”张心然总算是小声地开口了。

        “可不要小看这练胆营,刚刚进基地我就被吓得坐在地上起不来。”董凯苦笑着说。

        “是什么?鬼?僵尸?”张忠强问。

        董凯摇摇头:“都不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让武警战士吓尿。其实当时也很简单,我第一步踏入练胆营的时候,我的正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枪响,之后一颗子弹快速地在我的脸边擦过,当时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子弹是擦着我的脸飞过的。”

        “这么惊险?”

        “这没什么,当时我只是吓傻了,可是接着,一颗防爆手雷在我身边不远处爆炸,把我彻底给吓傻了,当时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营地内了。”

        “这也太刺激了吧!”张忠强刻意把声音调大一些,这也算是在练胆,因为他刚才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脚边擦了过去,我低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不过没有说出来。

        “啊!什么东西!”徐兰这时候跳了起来,张忠强急忙拉住她,不让她脱离队伍。

        张忠强急忙大喊:“不要怕,有我在!”

        “强子,真男人!呵呵。”你依旧谈笑风生,“大家不要有任何的停留,也不要加快速度,就保持这样的队形,慢慢走,现在真正刺激的东西来了!”

        话音刚落,我身边就闪过了一道绿光,带着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锐笑声:“嘻嘻嘻”

        “嘻嘻嘻,有客人来了。”

        前方黑暗之中传来了一个诱人的女子声音。

        “哟,没想到这荒山野岭还有这么美妙的声音,这一定是个漂亮的女鬼,哎,女鬼姐姐,不知可有婚配啊?”

        我这话,让队伍众人原本紧张的心情突然松弛了不少。

        “俊哥哥,小女子尚未婚配,不知俊哥哥可有心上人了?”

        没有想到,黑暗之中还真有人回复。

        我眼珠子一转,学着我师父那很贱的声音,笑嘻嘻地开口:“哦,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雨哥,牛!”

        我身边张忠强突然大笑一声,刻意把光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去,却只看到茂密的树丛。

        我急忙提醒:“强子,照路!”

        张忠强急忙醒悟,当即收回光源,依旧罩着小路。

        “那俊哥哥的心上人是不是在这里啊?”

        “如果我说是,女鬼姐姐你肯定会把她给吃了,所以我的回答肯定不是。”我的声音依旧显得十分轻松,其实这个时候,但心里还是有些异样,毕竟在这黑暗环境之下,跟一个女鬼聊天,的确有人瘆人。

        “既然心上人不在,那俊哥哥不妨跟小女子来嘛,我这里有许多你喜欢的东西。”

        “不好意思,从小我娘就跟我说,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这话其实对于成年人也通用,所以呢,抱歉了,下次有空的话,我多带几个健壮的哥们光顾你的生意。”

        “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女鬼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厉了起来,突然间,阴风四起,吹得众人头发散乱、衣袂翻飞!

        “不要慌,继续走!”我当即大喝一声,从怀中拿出手机来,同时也打开电筒,队伍里的光线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和身边的程慕晴一样,我并没有照周边环境,只是照着身后走过的小路,在光亮的环境下,大家内心的惊惧少了很多。

        果然,跟我所想象的一样,厉鬼并没有出现,只是刮了一阵强风而已。

        “夏雨,这是怎么回事?”缓步在我身边的程慕晴开口询问。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的直觉告诉,只要沿着小路慢慢走应该就不会有事。这些山岭里,到处都飘散着各式各样的孤魂野鬼。虽然不清楚它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飘荡,我们只要不去理会,应该就可以了。”

        “嗯。”身边的人应了一声。

        “俊哥哥好聪明哦。”那女鬼的声音再度传来。

        “那是,你也不看看哥是谁。哥,当年在第四道梁子”

        我话才出口,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披头散发!

        在那翻飞的长发间,隐有阴绿色的光芒闪烁。

        那身影一经出现,徐兰的尖叫声直划天际!

        “呀”

        我急忙提醒张忠强:“强子,抱住徐兰!”

        这个时候一定要镇定,否则必死无疑!

        我不动不摇,踏着稳健的步伐,径自穿过了黑色身影。

        “你难道不怕我吗!”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从我的耳边传来,那黑色身影追了上来,飞舞在我的身边,黑色长发飞散之后,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我转头看向这个跟着自己的女鬼,微微一笑,对着女鬼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抚摸她苍白如纸的脸庞:“哎,说实在的,女鬼姐姐,你长得还不错嘛,只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嗷!!!”

        被我这么一说,女鬼突然大嚎一声,瞬间烟消云散。

        “这、这是怎么回事?”程慕晴也是被刚才突然出现的情况给弄蒙了,虽然内心并不惊恐,却是有些慌乱。以前即便是面对一整个犯罪集团,她都从未如此慌乱过。

        我笑着说:“我师父的手札里提到,人的身上有三把火,越是强壮的人,这三把火就越旺盛,只要有这三把火,普通鬼魂就不敢接近,只要你的阳火够强,甚至能够让鬼烟消云散。”

        “真的?”

        张忠强忙问。

        “假的。”

        我笑着说。

        “都在这个时候了,还不忘消遣人,雨哥,我发现真是越来越坏了,果然城市一个大染缸,很快就把你给染黑了。”

        明明知道我是想通过这些话来转移众人内心的恐惧,但张忠强还是不忘数落我一句。

        “滚犊子!那说明你是不了解我,按照我现在跟村子的时候相比,那还算是漂白了。”

        我们继续前行,过了山谷,很快就上了山道。

        此时此刻,阴风不停,这些令人骨头都发颤的阴风中,总夹杂着各种啼哭和惨叫,这些声音仿佛就在人的耳边,又或是从背后传来,断断续续、隐隐约约,让人的心一直吊着,脚下的步履也显得越来越飘浮。

        “嘻嘻嘻。”

        这时候,程慕晴的电筒光线里,突然跑过半截身体,对,没有看错,只有半截!

        这半截身体只到腰部过,它当下绕着我们跑了起来,在奔跑的时候,腰部的肠子一上一下地抖着,总感觉它会掉出来一样。

        好在这样恶心的场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那半截身体就跑开了,我们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身体我的身体”一个凄厉而颤抖的声音突然从徐兰的身边传来,张忠强下意识地转身把灯光照了过去,本来不照还好,这一照,吓得徐兰再次尖叫!

        光线里,那上半截残肢正奋力地用双手慢慢地爬过来,他的身后拖着长长的血迹,尾端还挂着内脏,样子触目惊心。

        徐兰再次被吓哭了,埋在张忠强的怀里,不停地拍打着张忠强的肩膀:“你混蛋,谁让你把灯打过来的!”

        张忠强急忙安慰徐兰,只是一下子似乎不见效。徐兰毕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在这样的环境下,连续受到强烈的刺激,内心崩溃在所难免,好在还有张忠强在身边,不然的话,她恐怕真的会因为无法承受,而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我对着张忠强道:“强子,抱着她走!”

        张忠强听罢,脸当即红了一下,不过看到那逐渐爬过来的半截身体,当下鼓足勇气,腰部一沉,双手扣住徐兰纤细的身体,直接来了一个公主抱,把徐兰抱离了地面。

        “你、你干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徐兰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张忠强眼神之中闪烁着坚定。

        “真正的爱情是需要挫折来打磨的。”董凯在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偷偷看了张心然一眼。

        山道虽然崎岖,道路不好走,但是对于已经逐渐习惯了的我们来说,已经泛不起任何涟漪,徐兰也从张忠强的身上下来了,只不过她握着张忠强的手却是越来越紧,这一趟冒险旅程,让他们二人的感情激增。

        这一路走来,时不时闪现的画面的确是触目惊心,这些东西时不时会从脚下窜过、身边飘过在头顶突然发出怪笑,甚至还有张着巨大的嘴阻挡前方道路的。

        而且,随着我们的前进,身边山林之中隐隐会传来声声犬吠和狼嚎声,而更多的则是人们凄厉的惨呼,那撕心裂肺的声音令人心颤。

        “哪、哪来的狗叫声?”张忠强似乎有些怕狗,听到狗叫声,他也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随手打散了身前飘忽着的一个亡灵,沉声说:“前面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恶犬岭和金鸡山,传说中,许多在黄泉路上迷惘的人会来到恶犬岭,在这里有着成千上万的恶犬。当然,如果生前属狗并且爱狗的人,在好里会轻松经过,那些恶犬甚至会咬着尾巴为你引路而那些经常吃狗肉、虐杀狗的人一旦来了这里,就会被它们分筋错骨,让身为人类的我们也品尝到被人虐杀、撕扯的滋味。”

        听到这里,张忠强拍了拍胸膛,笑着说:“还好,还好,虽然我比较怕狗,但是从来不打狗。”

        “我家里养了一只小哈,一直很疼它。”徐兰弱弱地说了一句。

        我趁机说:“所以说嘛,人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多做善事,因为无论死后是否有地府存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能让我们无愧于心,坦然面对所有一切。”

        身边的人纷纷点头,看来在某种程度上,大家的心态都是差不多的。

        很快,我们就上了恶狗岭。

        恶狗岭上的植被反而没那么茂密,这里到处都是狗洞,就连道路两边的山坎、山坡和岩壁都是。

        当我们经过的时候,就能看到许多眼睛泛着绿光的狗。它们的品种很杂,体形有大有但无论大小都看上去极为凶恶,有的甚至嘴里滴淌着口水。

        不过,这些恶狗都并没有对我们发起进攻,一些狗只是从洞里出来,绕着我们走了一圈就回去了。

        有的靠近之后,只是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就转身离开。

        当我们走出恶狗岭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气。

        出了恶狗岭,我们开始下山,到半山腰的时候,左前方出现了一个断崖,那断崖上有一个很高的台子。

        “那就是望乡台?”

        程慕晴转头看着我。

        我点点头:“传说亡魂走到这里,一般都会登上望乡台。在上面能够看到自己成长的地方,看到自己死后亲朋好友的表情。”

        董凯很贱地说了一句:“我们要不要上去哎!”

        张心然伸手在董凯的腰间狠狠掐了一下。

        董凯忙对着她赔笑,虽然疼,但我看得出来,这小子心里爽着呢。

        张心然在他们警队里可是警花,虽然她平时话不多,但私下里追求她的人可很多。

        过了望乡台,我们一直在走下坡路。而到达平地之后,却发现眼前是一个森林,脚下的黄泉路仍旧弯弯绕绕。

        走了这么长的路,我发现根本不会感觉到累。

        “怎么还没走完啊,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徐兰懊恼地说。

        “别着急,前面应该能找到歇脚的地方。”

        “歇脚的地方?”大家都转头看向我。

        我点点头:“根据我所知道的信息,过了恶狗岭,旁边应该是一座金鸡山,金鸡山下有一个黑水镇。过了黑水镇,马上就能看到孟婆了。”

        “孟婆?”程慕晴当即问,“不是说,见孟婆要过十殿阎罗的审判么?”

        “也不全是。”

        这时候,前面的林子开始变得稀疏,我停了下来,对着身边的人说。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卡望颂帕善把我们带到这里的用意。而走了这么一长路之后,我大概知道了。”我朝着身后漆黑的世界看了一眼,“其实,所谓的引路人,就是让我们走一条最为原始的黄泉路。”

        “原始?”董凯问,“黄泉路难道还有很多条?”

        “嗯。”我点点头,“这一点一般书里都不会记载,而我师父的半仙手札里却无意间提起过,他说黄泉路其实有千万条,其中就有九条黄泉路是最初的。这九条黄泉路是在地府建设之前就已经存在的,它们会将亡魂牵引到黑水镇,并在黑水镇里居住一段时间,等待过桥。”

        张忠强一边爽歪歪地揽着徐兰的身躯,一边对着我发问:“过什么桥?”

        他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紧了紧怀里的徐兰。

        我没好气地说:“专门拆散情人的奈何桥。”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2626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