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74章 浮尸河

威尼斯网上平台

        “对了,请两位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光源收起来,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中年男子这么一说,程慕晴和张忠强则是将电筒和手机收了起来。

        我对着身边五人说:“放心吧,有我呢,我会给大家带路的。”

        听到我这么说话,中年男子这才转头定定地看着我,而就在他的眼睛与我对视的时候,原本微微漂动的身体忽然发出一阵颤抖。

        这时候,中年男子转身将烛台放在身边的一个木桩上,待烛台放稳之后,他的身体又如鬼魅一般缓缓飘回到我们原先来的方向。

        我原本还想跟他多说几句话,不过他飘得实在太快,也只能作罢。

        借着昏暗的烛光,我发现眼前的确是一个渡口。

        同时身前一米左右竟然是一个水池,一个流动的水池,那水池里的水无风自动,并且里面似乎隐藏着某种东西一样。

        再往前就是渡口的木板了,岸边倒是停着一艘破破烂烂的木船。

        “我觉得我们应该干点什么,总不能在这里傻傻地等着吧?”董凯忽然说。

        程慕晴的口吻冰冷依旧:“不,等着。”

        “可是程队,眼下我们根本不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而且这四周空旷得让人瘆的慌。特别是前面那河,从水流听起来,应该很湍急吧?就算真有船过来,万一船翻了怎么办?”

        过河翻船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如果在平时,就算是在长江里翻船也总有办法游到岸上逃生,可是眼前这条河给人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程慕晴没有说话,董凯也没有继续跟进,因为这时候年包括我在内,大家的目光都被眼前微弱的光点吸引了。

        我发现身前约莫几十米,或者是更远的位置有一点微弱的光点,那个光点正朝着这个位置慢慢靠近。

        当时光点和我们的距离仿佛很远,当光点变成烛光的时候,那烛光看上去的确十分微弱,而且总感觉距离并不是很远,也不知道是它移动的慢,还是感觉时间过得很慢,那不是很远的烛光却是在河面上至少漂移了十来分钟,才有一种越来越近的感觉。

        慢慢地,前面出现了一艘小船,船身破旧,床头放着一盏烛台,上面跳动着微弱的烛光。

        而船尾,则站着一个人,同样带着斗笠,身披蓑衣,低着头,不让人看清他的脸。

        “诸位,上船吧。”

        虽然有些犹豫,但我们还是上船了。

        说实话,虽然一开始感觉有些惊悚和诧异,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对前面岸边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通过渡口上的木台,我第一个踏上了破旧的木船,在后脚离开木台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自己的精神似乎摇晃了一下,之后又恢复正常。接着后面五个人连续上了船。

        这时候,我听到徐兰对张忠强说:“刚才我怎么觉得有点晃神?”

        “嗯,我也是,差点就掉到水里了。你要抓稳了,实在不行就靠着我。”

        徐兰,没有说话,一开始她还显得有些羞涩,但很快还是伸手抱住愣张忠强。

        “坐稳了,一旦掉下去,就真的无法回去了。”

        撑船的人一开嗓,我们就都怔住了,因为这个声音是刚才那个引路的中年男子!

        果然,他慢慢抬起头来,我们都看到了熟悉且苍白的脸,而且他的眼睛仍旧泛着一层浑浊的物质,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球。

        船开了。

        在一个看不见任何光亮的河面上,缓缓航行着。

        河面上似乎弥漫着什么一种雾气,随着小船的徐徐前行,我双眼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黑雾,不过眨眼间,后面渡口和烛光就被黑雾所笼罩。

        我们离渡口越来越远了。

        人本来就是地行生物,只有两脚踏地的时候才会有一种安全感。

        我从小就在山里,这第一次坐船,而且坐得还是这么小的船,顿时感觉整个人像是踩在一片树叶,在大海上飘泊一样。

        各种不好的感觉涌现上来,挥之不去。

        再眨眼时,身后则是呈现出一片无尽的黑暗的水域。我尝试着对着船外伸出自己的右手,却发现甚至无法看清自己的手掌和手臂,伸手不见五指,也不过如此!

        “这位大叔,这条河看起来很宽敞,但它应该很平坦吧?这半道上不会出什么事吧?”张心然和是小声地问了一句。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不难听出她似乎真的很害怕。

        中年男子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不想回答,只是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沉笑声。

        随着小船的前行,我们慢慢地在空气之中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芳香,这种芳香是我从未嗅闻过的。山野里的花,我不知道嗅闻了多少,但从来没有一种花有这样丽人迷醉的香味。

        而且随着花香渗入心扉,就会产生让人的神经有一种丝丝的麻痹,就好像吸了一口神经麻痹类药物一样,比如大麻。

        “啊!”

        胆小的徐兰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用她的声音,让我们吓到。

        接着,她用颤颤巍巍的手指向右边,当我们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有一个泛着暗淡白光的身影飘忽而过,一种仿佛是两排牙齿打颤的声音传入耳中:“桀桀桀”

        “什么东西!”

        董凯冷哼一声,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手机的电筒,对着身前的黑暗水域照了过去,结果却发现手机的电筒光源竟然无法穿透那黑色的浓雾。

        “奇怪?”

        正当董凯摇晃着手机的时候,电筒的光源晃到了船边的水域,这时候一直缩在张忠强怀中的徐兰再一次尖叫了出来,接着将整张脸都埋入张忠强的怀里,死活不敢扭头,嘴里不时喊着:“手,有手伸上来了。”

        “不怕,不怕,有哥在呢。”

        张忠强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显得有些打颤。

        在董凯的手机灯光之中,我们发现小船两边的水域之中会时不时地冒出一些残破的手来,这些手不但伸出水面,还会上下移动。

        “大、大叔,这、这些手不会伸上来吧?我们的小船的边缘距离水面还是有些距离的。”

        我下意识地说着话,并转头看向中年男子所在的位置,然而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怎么回事?

        他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开着森罗眼急忙搜索四周,却仍旧不见中年男子的身影,同时,河表面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实在让人有些心惊胆寒。

        这哪是河啊,就是就是一个抛尸的地!

        那河面上到处都是尸体!

        而且空气之弥漫着浓重的黑色雾气,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否有毒,但时间久了肯定对人的身体会产生不良的影响。

        船,慢慢地停了下来。

        “船怎么停了?”程慕晴冷声问道,虽然她看上去很镇定,但言语之中还是透露着意思焦急,看来她也感受到了这四周诡异的空气和氛围。

        “我看一下。”

        话罢,我就慢慢走到船头,扫了一眼四周。

        要死!

        我们所在的这个位置,距离前面的渡口至少有五六十米!

        这下子被那中年男人给害惨了。

        程慕晴也走了过来,她用手电朝着前面探照了一下,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

        这河的河水黑得连光都反不上来,程慕晴的手电光源探照下去之后,光源竟然直接被吸收了!

        “现在怎么办?”

        向来沉着的程慕晴也显得有些动摇了。

        我没有说话,低头的时候,发现船头立着一根很粗的棍子,那棍子上缠着三根手指一样粗的麻绳。

        我看了看麻绳,再看向对面的岸边,不由得轻轻一叹:“看来,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试探。”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1880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