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71章 千年吴越古村

威尼斯网上平台

        听董凯说,马剑的位置在诸暨的西部山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人口虽然不多,但这里产出来的茶却十分有名。

        我不喝茶,从小就不觉得树叶熬起来的苦涩汤水有什么好喝的。

        马剑并不大,就一条大马路,两边造了几排建筑就是了。

        我们很快就得知了侯小兰的住所,而当我们抵达侯小兰家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在院子里喂鸡。

        董凯走上去,跟她开始将吴语,也就是当地方言。

        说到南方的方言,亲娘哎,当真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这边人说话就感觉是在唱越剧一样。

        不多时,董凯就转身走了过来,他上车之后我就开口问他:“怎么样?”

        “这个喂鸡的女人是侯小兰的舅母,呃,你们懂的。侯小兰的父母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爸那边是独子,没什么亲戚,所以她舅舅就把她接过来,她……”

        “她老家呢?”

        见董凯有要八卦侯小兰悲惨历史的迹象,程慕晴一针见血地问。

        “她舅母说,侯小兰他爸妈以前都是租住在镇上,老家在镇子对面的大山里。”

        难怪刚才看到喂鸡的女人伸手指了一下对面,我随着董凯的手势,朝着那所谓大山看了过去。

        诸暨这边的山给我的感觉并不高,不过大都分都是丘林,而且里面树木相当茂密。现在南方这边已经没有猎人,因此山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本地人自己也不清楚。

        “有路么?”

        “有,再往前开,就有一条小道,左拐进去之后就能上山。”

        “多久能到?”

        “具体她也说不清楚,她说走路的话,一般人需要一天的时间。”

        我是山里人,虽然北方和南方不太一样,不过人的脚程基本差不多,当下很快就算了出来,对着程慕晴说:“如果车子能一直开,三个小时左右。”

        程慕晴点点头,董凯随即上车,也不需要她多说什么,立即驱车前往那条小道。

        而全程,张心然仍旧一句话没说。

        “停!”

        大马路边就有一家一百超市,程慕晴一开口,董凯急忙一脚猛踩刹车。

        “怎、怎么了?”

        董凯战战兢兢地看向程慕晴。

        他看上去似乎很怕程慕晴,嗯,不止董凯,我感觉好像整个刑警队的人都很怕她。可她明明只是一个过来帮忙的人,这些人那么怕她干什么?

        我不解。

        当然,我也没有多问。

        程慕晴则是转头对着自己身边的张心然问:“你刚刚好几次想说,却又没有开口,是不是让董凯去超市买食物?”

        张心然轻轻点头,老半天才说出一个“嗯”字。

        程慕晴看向董凯:“你跟张心然一起进去买吧,她是女孩子心比你细很多。”

        “哦。”

        眼见两人进入那家有点规模的超市,我不禁对着程慕晴揶揄道:“不错哦,原来你也看出张心然对董凯那傻缺有意思呢。”

        程慕晴那她用略带锋芒的眼神飘了我一眼,之后则是给了我一个后脑勺。

        又、又咋了?

        我转头看向若若,她则是用小爪子捂着额头。

        “若若,你怎么了?难道晕车了?”

        小丫头片子竟然不理我了……

        张心然果然心细,想到的都买了,甚至还有两个帐篷。

        有些人进山会兴奋,也有人会紧张,而我却跟回家一样,习以为常了。

        北方的山和南方的山味道是不一样的,可能是因为植被的缘故,南方的山味道略重一些,只有在起风的时候,才会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触。

        正如我们所担心的,车子开了不到两个小时就上去了。

        这里因为有一个茶园,所以才修了这么一条泥石路,否则我们就要徒步走一天。

        茶园的老板人倒是很好,他们因为晚上也住在这边,所以免费地帮我们看车。当然,我估计跟董凯不小心露出来的警察证有关系。

        进山之前,我们又询问了一下茶园老板山里的情况。茶园老板不是清楚,不过他身边一个采茶的阿姨却是从里面出来的,她说那是一个古村子,算起来有几百,上千年。究竟是几百,还是上千她没说清楚,我也是听着自己瞎猜的。

        然后就是叽哩咕噜一大堆话。

        几分钟后,董凯这才用捋顺的思路告诉我们:“这位阿姨说,那茶园边上的小路上去,里面的确有一个古村子。这个村子在建国以前叫姒村,而现在叫侯村。村子距离这里很远,而且山路又不好走,所以几乎没有人再进去过。她离开侯村也有好几年,甚至不清楚里面还有没有人住着。”

        这么一说,我反而更加确信卡望颂帕善会盯上这侯村。

        没准他人就在里面!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转头看向程慕晴。

        她则是拿出手机,对着程卫风发了一条信息。之前在山道上,信号就已经时有时无,等进了更深的山林,要找信号就更难,为此程慕晴才需要打发短信通知程卫风。

        收拾妥当之后,我们整装出发。

        山林对于若若来说,就如同于一个游乐场,在这里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不,才上山没到十分钟,她就没影了。

        路上闲着无聊,董凯就问我南方和北方的区别。

        我说南方的山林不会有猛兽,这话才刚出口呢,就听张心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呼,接着她整个人都扑进了董凯的怀里。

        转过头的我则是一脸黑线,若若这丫头片子嘴里竟然叼了一条竹叶青!

        “啾!”

        她对着我仰了一下头。

        这动作我一看就知道,若若这小吃货是谁晚上烤蛇肉吃,可问题是,就是嫌命太长的人也不会去吃竹叶青的肉啊。

        我解释了一下,结果丫头片子还翻了翻小白眼,“啾”了一声,她从竹叶青七寸位置咬出蛇心脏,一下子就给吞入腹中,随后蹿入我的背包里,自顾自睡觉去了。

        这小丫头片子,后面那句话怎么说呢?

        什么叫有蛇色心,没蛇色胆?

        而这时候再走,我却发现董凯和张心然之间似乎有那么一丁点的眉梢来去的意思。

        董凯似乎发现了什么,急忙转移话题,对着我说:“对了,雨哥,你知道狐狸最怕什么吗?”

        这个问题我还真要仔细想想,一般来说狼、山大王、黑瞎子也会对狐狸崽子下手。

        我皱着眉头说:“应该是猞猁,那东西也是最危险的生物。”

        结果董凯却是笑着摇摇头:“不不不,狐狸最怕的不是野生动物。”

        “那是什么?”

        “狐狸最怕香蕉皮。”

        “哎?为什么?”

        “因为狐狸狡猾脚滑啊。”

        结果四个人,就董凯一傻缺在大笑。张心然捂着嘴,偷偷地笑,不知道是因为冷笑话发笑,还是在笑这小子傻……

        进山的路越来越曲折,也因为好多年没有人走的缘故,原本泥路中间都长了不少杂草,我们也都逐渐收起了玩笑的心,我也下意识地把猎刀别在腰间。

        进山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缺一把弓,只是弓实在太显眼了,无论走到哪都会有人关注。

        没办法,我只能在小溪边捡了一些大拇指大小并且带有尖锐边缘的石子。

        董凯见着新奇,就问我说:“雨哥,你不会准备用这石子对付罪犯吧?”

        我笑了笑,有些东西要亲眼见了,他才能懂。

        我以前一颗石子能飙死一只耗子,身体经过繁漪心脏改造之后,别说耗子,野兔都没问题了。

        如果角度够准的话,一颗石子放倒一个人,没毛病。

        南方的山是一山连着一山,这一点跟我们北方有很大的差别,在走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的山路之后,我们暂时在一个山岗上休息。这个山岗上有一些岩石明显有人打磨过的痕迹,而且地上还有坑洼,有些坑洼虽然长了茂密的杂草,但是洞里头却有点黑,应该是以前有人在这里露营过,而且次数很多。

        这时候,日当正午,程慕晴建议众人先吃中饭,食物都在董凯的背包里。

        话说,牛肉干和面包就着水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要是有弓的话,我兴许能打一两只鸟……哎?

        我霍然起身,连忙朝着眼前的密林子走了几步。

        “怎么了?”程慕晴跟了过来。

        “你有听到鸟叫声吗?”我转头对着程慕晴。

        她也是跟我一样,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微微摇头:“一开始倒还是偶尔有听到,这会儿怎么没了?”

        “是不是中午到了,鸟都归巢吃虫子了?”董凯又说了一句冷笑话。

        我看了一眼背包里的若若,她是真的进入了那个熟睡状态,这个时候是没有办法把它喊醒的。否则,她肯定很快就能探出这林子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慢慢走到一个磨得很光滑的岩石旁,我皱着眉头说:“这林子这么茂密,绝对不可能没有鸟,我们再前进听听,如果傍晚的时候还是没有听到鸟叫声,而且还没找到那个村子的话,我们就往回走!”

        董凯本想多说什么,却被身边的张心然伸手阻止。

        程慕晴见我面色凝重,也是点点头:“就听你的。”

        越过山岗之后,我们又入一片密林,一开始倒还没什么,可是随着逐渐深入,却发现这密林越发得阴森起来。

        头顶明明是阳光普照,就算有茂密的枝叶做了遮挡,但还是有不少阳光斑驳落地,哪怕是站在林间空地上,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还是会感觉到一阵又一阵得不舒服。

        又过个把小时,这时候我们过了一个山脊,就在山脊上,董凯发现左手边的山坡上还有一条道路延伸了过来,恰好接住了我们前去的小道。

        “哎,这里怎么还有一条小路?”

        站在岔路口,董凯一直朝着山坡那个方向看过去。

        我看了一眼四周的树木,判断小道延续的方向是应该是东南,我们上山之后都是以从西南走的。

        董凯手机存了卫星地图,我们打开看过之后,发现这条小路应该是另外一条下山的道。从痕迹上看,跟原来那条也差不多,上面都长满了杂草,可见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走了。

        不过,我也在道路的杂草上发现了一个人的脚印,而且还是新的,同时旁边还有另外一个较小的鞋印。

        “从脚印的尺码上看,应该是个男的,另外一个是则是女性。”

        董凯抬头看向程慕晴:“程队,看样子,应该是一对驴友,或者是回家乡探亲的人。前晚上咱们这边下过大雨,鞋印应该是今天或者是昨天留下的。”

        “但既然有人进去,那就说明里面应该还有人,无论怎么样,先进去看看再说。”

        相比之前,我们的气氛轻松了一些,只不过那一股阴冷的气息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有增强的趋势。

        又过了个把小时,这时候我的脚已经停了下来。

        不对劲。

        真的很不对劲!

        董凯似乎发现了什么,指着前方一棵大树下,似乎有被打磨过,但外形仍旧十分粗糙的岩石说:“你们看,那石头上好像有字。”

        快步走上前,将岩石上的树叶和干枯的蒲苇扯下之后,上面显现出了两个字符。

        “哎?这字怎么看不懂啊?”董凯摸了摸头。

        “看上去应该是春秋时期的篆书,但又有点不像,这方面我没有研究过。”程慕晴开口说。

        而我盯着这两个字看了很久,一开始还没有反应,但是很快脑海里就出现了相应的对称意思,这些知识是传承而来的信息,不是自己主动接受的,所以反应会慢一些。

        “这两个字是姒村。”

        程慕晴转头看向我:“你认识这文字。”

        我点点头,同时看向张心然,看她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她似乎也清楚。

        见我们都转头看向她,张心然这才开口说:“这、这是鸟篆,是吴越人特有的修饰用文字,一般都用在兵器上,这还是第一次在岩石上见到。”

        既然已经开口说话了,那张心然大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姿态:“吴越人居住在长江中下游这一带,由于资源丰富,丘林众多,很自然地滋生了许许多多的鸟类,因此,鸟类也成了吴越人的图腾。在这个基础上,吴越人发明了鸟篆。”

        “这么说,这个古村落是春秋吴越时期就已经存在的了。”程慕晴看向道路远方的眼神也变了不少。

        “那、那这村子得要多少年了啊。”

        道路虽然一直延伸,但是自岩石之后,四周的地面倒是平坦了一些,就连羊肠小道也变得逐渐宽阔。

        渐渐地,四周的银杏树变多了。

        杏树多了之后,我们反而感觉舒服了许多,阳光照下来也是暖洋洋的。

        “好奇怪,刚才还觉得冷飕飕的,我还以为是山里气温低呢,怎么到了这里就觉得浑身舒坦?”

        董凯这么一说,我不由得看了一眼四周,发现环境似乎并没有变化,唯一要说的就是杏树。

        这里的杏树大大小小,数量很多,有的杏树看上去都有好几百年了。

        杏树,是一种极耐腐蚀、且坚硬的树木,一般这种树木都归于“阳木”这一种类。

        进入杏树林之后,明显感觉到阴气消散于无形,说明都是这些老杏树的功劳。

        我对程慕晴他们解释了一下,随后加快了前行的脚步,因为我们都有一种预感,马上就应该能看到村落了。

        果然,我们在一棵至少需要二十来个人张开双手合抱的千年古杏树下,看到了一间已经破旧的土地庙。千年杏树旁边不远处就是村子的入口。

        只是这村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住的。

        大部分房子都已经倒塌,残垣断瓦一片。

        不过,稍微还能住人的,倒是有几间,但从外观上看,应该也已经荒废很久了,

        村子不是很大,看起来约莫在几十户人左右。

        村子四周倒是种植了不少杏树,这些杏树环绕着村子,倒像是一些不能言语的卫士,将这古村落团团保护其中。

        我们抱着尝试的态度进入村子,尝试着寻找一些跟侯小兰有关的线索。

        这个所谓的线索,其实很空乏,根本不存在任何依据,但因它是若若提供的,所以我信。

        我不知道程慕晴他们的态度,不过见他们三人仔仔细细地搜索,我也就没多想,同样进入废墟里找寻线索。

        而当我们从废墟里走出来之后,大家都纷纷摇头,看来若若这一次的占卜失败了。

        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回去还没什么问题,就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村子后方传来一个尖叫!

        有人!

        我当即抽出腰间的猎刀,朝着声线来源冲了过去,董凯和程慕晴则是拔枪跟了上来。

        这里有一条石板路一直朝着村后的半山坡延伸,而声音也是从半山坡上传来的,当我们冲到半路的时候,发现右边的林子里传来了沙响和人的脚步声。

        不多时,前面三十来米处的林子里就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这两人应该就是我们之前在岔道口上见到的鞋印主人,他们看上去很狼狈,而且似乎有点面熟。

        眼睛一凝,当我看清那人的时候,不由大声喊了出来:“强子!徐兰!发生什么事了!?”

        没错,我看得很清楚,那一直拉着徐兰跑的男人就是张忠强,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我声音的张忠强一边跑,一边大喊:“雨哥,救命啊!后面有僵尸!!”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4136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