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61章 谁说她是人了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也没有对他们做过多的解释,因为身上的符咒不够,径自找了一个位置,从挎包里取出毛笔、朱砂和白纸。w.ius.co

        本来我想尝试一下黄纸,因为我感觉自己应该能够在黄纸上画符箓了,但那样的话应该需要很多时间,而且这一次我至少需要六张合和符咒。

        眼见我现场就拿出朱砂笔在白纸上画符箓,中年刑警略微有些讶异地走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我身边看着,同时也伸手阻止其他人过分注意我这边。

        不知道这次算是超常发挥,还是我的实力真的得到了一些提高,六张白色合和符咒若是在平时,我至少要花半个小时以上,可是今天我竟然只用了六、七分钟左右。

        这样的速度是我所没有想到的,而且我明显感觉符纸上的符文颜色变得更加的金光熠熠,似乎就连威力都比平时大了许多。

        侯小兰的尸体已经被搬到了停尸房,通过视频我确认了她临死时所坐的位置。

        我将两张符纸交叠放在一个点上,然后点的四周各自放上四张符纸,呈一个边长在80厘米左右的正方形。

        待布置好之后,我对着程慕晴看了一眼,很奇妙的是,甚至不需要我多说话,她竟然一下子就领会我投过去眼神的意思,转头对着中年刑警说了一声,后者点点头,让人将沙龙的大门关上,并且关上了案发现场的灯,拉好窗帘。

        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做了一个深呼吸。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森罗眼,而且我根本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如果换成以前我的做事风格,至少会在旁边做一下实验,可是现在我甚至连多余的考虑都没有,看上去信心满满地做了。

        直觉告诉我,我一定会成功!

        连续三个深呼吸之后,我当着四周十几个警察的面闭上了双眼。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以一个怎么样的目光看我,我也不在乎那些。此时的我凝神静心,将自己全身的关注力都凝聚到了一个点,那就是眼睛。

        刚刚获得森罗眼,时间上甚至没超过半天,我对森罗眼的认知仍旧十分有限。尽管我脑海之中多出了许多跟森罗眼有关的信息,但我仍旧觉得这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森罗眼,似乎成了我观看世界的窗口,不,确切地说,它即将为我打开一扇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想到这里,我顿时低喝一声:“森罗万象,回镜!”

        就在我睁开眼眸的瞬间,脑海之中顿时闪现那个神秘的咒印,而这个咒印竟然也出现在我的两只眼睛里,就如同两个透明的贴纸一样贴在我的瞳孔上,并且缓缓旋转了起来。

        伴随着咒印的旋转,我发现身前的五张符纸慢慢飘浮而起,有一张就一直保持在地面,而另外五张符纸则是垂直上升,到一个点之后,六张符纸同时散射出金色的丝线,这些丝线很快就形成了一个由八个等边三角形组合而成的八面体。

        而我并没有理会身边那些警察的反应,因为咒印在缓缓转动的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的精力和体力都在下降!

        看来使用森罗眼会大量消耗我的精气神!

        八面体形成之后,金色光芒缓缓消失,甚至连符纸也消失了。

        而这时候,别说身边的人,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很快我身后的张青几个女人忽然发出了惊呼:“小、小兰!”

        那个叫侯小兰的女人就那样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且看上去就如真人一样,以至于我身后那沙龙经理急急忙忙地朝着她扑了过去。

        程慕晴眼疾手快,随手就抄过她的身体,将她直接按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声音犹如以往一样冰冷刺骨:“冷静一点,你先看仔细了再说。”

        让程慕晴这么一提醒,大家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不是人,而是一种投影。

        这样的投影就如同现今应用在军事领域的新科技,全息投影。

        只是,全息投影或多或少还是跟真人有些区别,一般第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是眼前这个侯小兰的动作举止都跟真人一样,怎么看都看不出破绽。

        此时侯小兰正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她看书的姿态显得十分认真。

        正当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观察这个“倒影”的侯小兰时,侯小兰的身体忽然产生了距离的变化!

        她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双手抱胸,眼眸之中充满了惊恐。

        紧接着,她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旁边一个位置,我顺势转头过去,发现她所盯的那个位置是窗户。

        侯小兰的眼眸里满是惊讶和恐惧,她甚至忘记了呼喊求助,整个身躯和表情都凝固冻结了。

        这时候,我们都发现侯小兰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黑影,那黑影是一个人的形态,看上去并不高,从身材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她先是在侯小兰的身边走了一圈,之后就伸手脱去了侯小兰身上的衣服。

        她在脱衣服的时候,动作显得十分优雅,仿佛脱的不是衣服,而是一件艺术品。

        随着一件件衣服被脱去,侯小兰那娇嫩的肌肤和身姿完好地呈现了出来。

        只是那黑影并没有给我们多余观赏的时候,她飘到侯小兰的身后,伸出一根手指,那看上去十分纤细的黑色手指迅速变形,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她用小道从侯小兰的后颈部开始切入,动作虽然看起来十分柔和却很快,从后颈到尾椎骨的根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就好似伸出手指顺着白皙的肌肤轻松下滑,没有丝毫的犹豫。

        “呓!!”

        伴随着一个女警发出惊呼,黑影伸出双手,就如同是在脱一件再简单不过的衣服,将侯小兰的皮脱了下来。

        人皮脱下来的时候,包括头发、指甲都沾上了,没有丝毫的破损!

        黑影提着人皮,像是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女孩,动作略微欢跃地离开了。

        黑影一经离开,侯小兰那原本定格的身体终于倒在了地上,她一开始并没有死亡。但是失去了皮肤的保护,她的身体在地上挣扎了一小段时间,终于缓缓死去。

        “啾!”

        待侯小兰的身影缓缓消失,若若何时从我的怀里探出可爱的小脑袋来,对着我挥舞了一下她的小爪子。

        她的意思是说让我一定要将这个黑影抓到。

        画面虽然已经结束,但是在场所有人的情绪都显得有些不稳定,特别是两个女警,她们是民警,只是过来协助现场秩序的,这样的画面对她们来说实在过于惊悚和震撼。

        我慢慢地闭上眼睛,身体打了一个跄踉,朝着后面倒退了几步,所幸程慕晴动作快,出手将我搀扶住。

        “谢谢。”

        我仍旧没有睁开双眼,不过还是对着她道了一声谢。

        虽然没有看到她的面容,但她的声音里却带着一丝丝关怀之意:“夏雨,你没事吧?”

        “还行,就是眼睛有些酸疼,休息一下就行了。”

        我的眼睛现在就如同滴了一滴辣椒水一样火辣辣得疼,如果不是这种痛楚正在逐渐消退,我会认为自己的眼睛快废了,

        森罗眼虽然妙用无穷,但对于我来说,这些近乎违背自然常理的能力会对我的眼睛造成极大的负担和伤害。、

        不过,幸运的是,老人传承给我的知识里面,我抽取了一小部分出来,发现瞳术能够通过后天的训练来增强。同时,也可以借助一些特殊的介质,来降低眼睛的负担。

        如果刚才我用的符阵不是八面体,而是正二十面体如果刚才用的符箓不是白纸,而是黄纸,那么我的眼睛负担就不会这么大。

        总的来说,森罗眼的确已经为我打开了一道通往全新世界的大门,而且我现在所接触的森罗眼内容只是最为基本和浅显的,它似乎还有更为强大功能等待我去挖掘。

        约莫半个多小时左右,我才缓缓睁开双眼。

        早一旁等候多时的程慕晴和中年刑警同时走了过来。

        “你感觉怎么样?”

        面对程慕晴的问候,我笑着说:“已经没事了,就是有点困而已,等下找个旮旯补个觉就行了。”

        “小夏啊,你刚才那一招能不能继续用?”

        “继续用?”中年刑警的话让我有些费解。

        “用你刚才所用的方法,我们应该就能一直跟踪那黑影,然后找到它的住所,将她绳之以法。”

        我苦笑着摇摇头:“恐怕不行,让我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并且在知道时间点的情况下还原还能勉强支持,先不说移动着去跟踪,哪怕时间超过三四分钟,我的身体就会支撑不住,到时候眼睛瞎掉那都是小事。”

        中年刑警轻轻一叹,深深吸了一口烟。

        “不过,我今天来这里所要处理的事情,估计就跟这黑影有关,所以你先别着急,眼下还是先找线索,将凶手身份的范围逐步缩小,到那个时候再来确定就简单了。”

        中年刑警又盯着我多看了几眼,忽然问道:“你也是警校毕业的?”

        “不,我只是一个猎人。”

        “猎人?”

        “对。在我看来,凶手跟猎物都一样的,你们现在不是也在追捕那个黑影吗?”

        他愣了愣,随即一拍手,大笑着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小子,不枉我家小晴排除万难、跨越半个华夏来千里寻夫……嘶!!”

        中年刑警最后倒抽了一口冷气,疼得表情都变了,看来程慕晴这一拧力道很大,威力很猛。

        程慕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用比以往更加冰冷的口吻说:“程卫风同志,这里案发现场,收好你的嘴,做好你的事,否则我不介意申请上级,把你调到马剑派出所去。”

        说着,程慕晴转身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个中年刑警叫程卫风,看来,他应该是程慕晴的亲戚。只是同样是亲戚,一个在京城,一个在南方小城,这差距也太远了。

        “哎,你是不是在想我和跟小晴晴的关系?”

        我不置可否。

        “我是小晴晴的堂叔,我老爹跟她爷爷是亲兄弟,家中排行老六。”

        原来如此,看来他这个堂叔也知道我跟程慕晴的“关系”了。毕竟,在家里人面前,我们还是“情侣”关系。

        有了程慕晴这一层关系,我很快就调用了警方的线索,人家毕竟是专业搞刑侦的,很快就针对侯小兰在这沙龙里所有接触过的人进行了一番调查,最后甄别出了五个女人。

        而这五个女人里面,张青三女指出了一个人,她叫王丽。

        王丽和张青她们一样,是沙龙的美容美发师,从工作层面来说她们是同事,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毕竟她们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抽成,而客户的“富有”、“壕”程度都决定了她们的收入。

        张青曾经跟王丽吵过一次架,之后见面就很少说话,经常是青眼对白眼。

        张青她们曾经就怀疑过王丽,认为是王丽在背后使绊子,那些客人的头发都是她收集起来,并栽赃给她们三个人。

        而且,让人在意的是,王丽在侯小兰被剥皮的前一天就辞职不来了。

        因为沙龙每天都会有工作人员进来和离开,王丽的离开并没有引来太多人的关注,只是现在细想起来,让人很容易就能将她跟这案子牵扯在一起。

        另外四人都是侯小兰的客户,程慕晴很快就让人调来了她们的资料,这四人当中,我唯独注意到了一个叫叶美兮的人。

        叶美兮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父母给的,半多是后期自己改的名字。

        资料夹上面清清楚楚地写明,叶美兮是一个三流的小演员,出演过几步电视剧,和一些网络电影,虽然在外界名不见经传,但是在诸暨上流社会却有着很大的名声。

        用程卫风的话来说:“哦,她啊,有名的一朵交际花,借着三流演员的身份,跟不少老板、大款进过酒店、翻滚过床单。”

        另外,沙龙经理也表明,叶美兮是侯小兰最大的客户,而那叶美兮也不止一次夸过侯小兰的皮肤天然白嫩同时,叶美兮也是王丽的客户,叶美兮的头发一般都是王丽在打理,两人关系据说还不错。

        因为沙龙还要再继续经营下去,而且人家背后的老板势力很大,这件事并没有在媒体上报道,算是被压了下来。

        出了商场大楼,程卫风说服张青三人,让她们安然回去经营自己的小店,毕竟相比她们侯小兰的事情要严重很多。现在沙龙经理也已经知道不是张青她们在搞鬼,并且还出言要挽留她们。只不过,她们既然已经离开,就再不会回来,特别是这个时候,自然是第一时间逃离这个是非场所。

        张青三人离开的时候,硬要塞钱给我,但我没收。

        她们三个的条件也不比我好到哪去,虽然有一家小店,但眼下正是缺钱的时候,多一百也能顶上一两天的伙食费。

        “你现在打算从谁身上查起?”

        跟着程慕晴和程卫风上了一辆警车,程慕晴率先开口询问。

        “直觉告诉我王丽嫌疑很大,但是我对那叶美兮很介意。”

        “介意?说的是她那38豪乳吗?”

        程卫风笑嘻嘻地从驾驶座探头过来。

        “这跟数字没有关系,我介意的是她的身份和动机。”

        “动机?”程慕晴的情绪从来平稳,丝毫没有因为程卫风的话而生气。

        “嗯,不是杀人动机,而是剥皮的动机。假设凶手是她,那她为什么要剥下侯小兰的人皮么?难道仅仅只是挂在自己的墙壁上观赏?”

        程卫风补充了一句:“还真别说,这样的心理变态还是挺多的。我去年在东海的时候就遇到过这么一人,他唯独偏爱女人股沟和尾椎骨那个丫字型的部位,连续杀了四个女人,都将她们那个部位的人皮剥了下来,然后缝在自己的枕头上,说这样每天都能触碰到那最令他迷醉的地方。”

        “有因就有果,她看上侯小兰的肌肤白嫩为因,但是剥皮却不是果。”

        程慕晴很聪明,她从我的话里很快就听出了问题所在,当即说:“那什么是果?”

        我发现,自己现在的思维和说法方式跟我师父越来越像了,这个时候还卖了一个关子,对着两人说:“你们都应该知道聊斋里的画皮吧?”

        两人对视一眼,程慕晴则是微微拧着眉心说:“你的意思是,那个叶美兮还会将侯小兰的人皮穿上!?”

        我耸耸肩,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程慕晴则对我将目标很快就锁定叶美兮感到有些不解,就开口问我原因。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切地答案,总不能说是直觉。她是警察,破案抓人靠的肯定不是直觉而我是猎人,在茂密山林狩猎,并且跟猛兽斗智斗勇,除了过硬的身体素质和丰富的狩猎经验之外,还有一部分靠的就是直觉本能。

        “程队,我们现在去哪?”开车的是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年轻男警官,长相不赖,清秀的脸上隐隐流露出一丝刚正之色。

        程卫风正要说话,程慕晴则是转头看向我:“你打算怎么对付叶美兮?”

        “很简单啊,直接摆放她家,电视里面你们刑警不是可以直接敲人家门么?就算她三流演员,有点小名气,只要工作证一出,她也要乖乖请你们进去吧?”

        “嗯,然后呢?”程慕晴点点头。

        “进去之后就简单了,到时候交给我吧。”

        “到时候?”

        “嗯,到了晚上再说。”

        “为什么是晚上?”程慕晴在对待案件的时候,比平时要认真、严肃许多。

        我耸耸肩:“没有办法,我需要休息,同时还要准备一些符咒。”

        程卫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对付人也需要符咒?”

        我则转头看了程卫风一眼,笑着说:“谁说她是人了?”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9462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