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60章 剥皮案

威尼斯网上平台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只是却不见枕边人。

        伸手微微掀开被子,若初已经变成了若若,以小狐狸的形态,静静地以为在我的臂弯里。

        浴室里的灯仍旧亮着,排风扇那略微有些吵杂的声音一直持续。

        室内又恢复了黑暗,不过我的视力仍旧很好,在看向厕所外面那一小片被灯光照射到的墙纸时,发现靠着门轴合页位置,有一个墙纸微微起皮了。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继续研究这连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该如何操作的森罗眼。但是,现在即便我自己的意识很清晰,清晰地能将圆周率后面两百位都背出来,我仍旧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因为若若睡着。

        我深怕自己任何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会把她惊醒,所以,只是躺着,只是看着。

        看着她娇小、柔弱的身躯,看着如火焰般夺目的毛发。

        若初,这辈子能遇见你……真好。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闭上眼睛,而我之所以能够醒来,那是因为“阿嚏!”

        “若若,这小坏蛋又拿尾巴刺激我鼻子了!”

        清晨,我跟平时一样,反身将若若压在了身下。小家伙,虽然动作很快,但我跟她心意相通,在床上这样的限定范围内,她根本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玩闹了一番之后,我这才站起身,结果一起身就听到若若发出一声尖叫:“啾!”

        “哦哦,抱歉,抱歉,我内裤放在浴室里了。”

        此时的我清洁溜溜地从床上起身,到浴室里将高高挂起来的衣物都穿好。

        出来的时候,我发现若初正在对着女活尸留下来的那张信纸发呆。

        信纸已经被她打开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只是呆呆地看着信纸,连我走过来也不言不语。

        “若若,怎么了?”

        “啾。”

        “哈?”

        我竟一下子没有猜透她这一个声音的意思。见我发愣,她这才比划了起来。很快我就明白了,原来她是看不懂这上面的字。

        换句话来说,若若竟然不识字!?

        她是要我将信纸上面的信息都念给她听。

        将整封信都读完之后,我总算是将女活尸所指的方法弄清楚。

        在信里,女活尸十分明确地告诉我,因为我身上有若初的狐心,所以只要我自己去感受、吸收那些情绪,并且不断地加强自身的身体素质、肌肉力量,甚至是领悟那个出现在森罗眼里的神秘咒印。总之,只要我自己变得更为强大,然后跟若初双修就行了。

        当然,她所谓的双修指的并不是昨天晚上那种。因为若初与我心意相通,她只要一直在我身边,就算达成双修的条件。

        不过,如果能像昨天晚上那样,那效果会更加明显,只不过经常那样做的话,若初的灵魂还未痊愈,我就变成一具干尸了。

        总的来说,女活尸给我指了一条明路。

        收拾好东西,我捧着若若,将它放进了自己的衣领里。

        拥有森罗眼之后,在房间里还感受不大出来,而当我出了宾馆大门,到了大街上,却是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其实视线变好之后的感觉是很奇怪的,就比如我明明在街边行走,可是前方百来米处开来的汽车,却能给我一种就在眼前的感觉,一开始我还不太适应,被吓到了好几次。

        这一路走来,我或多或少算是适应了过来。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来到了叶青她们的理发店。

        叶青三人老早就在等我了,而且店门口的玻璃门上也贴了“暂停营业,休息一天”的告示。

        也没有过多的废话,我们四人当即坐车前往市里。

        诸暨市比我所想象的要干净很多,南方城市和北方城市最大的区别,就是绿化带上面的植被大多都是绿色的,这样至少会给人产生一些较为舒适的感觉。

        车子在客运站下车,之后我么又到车站出口对面的公交车站乘坐公交车前往一个叫“雄利广场”的地方,据说这是诸暨一个较为高档的消费场所。

        反正对于我这种山货来说,但凡只要是“金打银修边”的装饰风格都是土豪级别的。

        到站之后,我跟着叶青三女径自朝着一个大型商场走去。

        不知道是视线太好的缘故,还是那些警车太过于显眼,在前往商场大楼的途中,我发现有五辆警车就停在商场旁边的道路上,而且商场旁边一个入口处更是拉起了警戒线。

        而这条警戒线却是恰好阻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叶青见状,当即对着身边的人问:“这位大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啊?”

        “死人咯。”

        “死、死人了?”

        叶青三女面色惊讶,而我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本能地把眉头皱了起来。

        而叶青她们再一仔细打听,当即个个脸色煞白。那死人的地方,竟然就是她们之前工作过沙龙!

        三女彼此相互对视一眼,最后同时转头看向我,我从她们的严重看到了惊悚和退意。

        此情此景,我不由得轻轻一叹:“我们来都已经来了,最好还是将事情弄清楚比较好。”

        三女又对视一眼,她们小声商量了几句之后,又带着我从另外一个入口进入商场。

        死人无论放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都是性质极为恶劣的案件,很自然关注的人就会比较多。

        沙龙设置在三楼,所占据的位置还是比较好的。

        在距离沙龙大门还有十来米的时候,警方又拉起了警戒线,并且还有一个民警专门负责隔离群众。

        很明显他们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正当我思索着要怎么进去的时候,忽然发现右手边的通道来了几个警察,她们拐弯就朝着沙龙的大门走去,而这时候我则是看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背影。

        在看到这个背影的瞬间,我是困惑和迟疑的,另外还有些惊讶。

        因为,她似乎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毕竟这里距离京城实在太远了,而且她应该不知道我在这里。

        不过,不知道我为什么,我还是下意识地对着十几米开外的她喊了一声:“程警官。”

        本来我也只是随口喊一声而已,并没有寄予多少希望,可是,她却回头了。

        在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竟然真的是程慕晴!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或者说,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的家人、朋友、同事都在京城,而且那里是京城,升迁的机会要多很多,她等于是放弃了自己大好的前程,来到了这么相对狭小的地方。

        而且,更让我觉得诧异的是,在看到我的瞬间,程慕晴竟然笑了。

        一直以来,对待别人都是如同冰山一般的程慕晴竟然破天荒地笑了!

        虽然她的笑容比昙花还要短暂,但却是清清楚楚地被我捕捉到。

        更让我惊异的是,程慕晴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好着我走了过来。

        我的视线很自然地朝着程慕晴肩膀上的警衔瞥了一眼,看来,她升级了。

        “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慕晴让民警放我们四个人进来,同时,她还特意朝着叶青三女多看了几眼。

        为了节省时间,我直接表明自己是来调查案件情况的,并且将叶青三女接受给程慕晴。

        程慕晴听了,当即点头,带着我们朝着沙龙的大门走去。

        “小程,这几位都是你朋友?”刚才跟程慕晴一起走的警察里,一个叼着烟,看起来有点痞里痞气的中年刑警问了一句。

        程慕晴适时地跟中年刑警介绍我,同时也将叶青三女的身份说了出来。

        在听到叶青三女之前也在沙龙里工作的时候,中年刑警的眉头不由得挑了挑,笑着说:“这么说,你们来得很是时候呢。”

        而当我们刚刚进入沙龙,有三个正在接受刑警盘问的女人忽然跳了起来,其中一人指着我身边的叶青大喊:“警察同志。就是她们,杀人凶手肯定是她们三个!”

        她这么一呼喝,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我们四个人身上。

        也得亏有程慕晴站在我身边,不然的话,单单解释就要花去很大的功夫。

        程慕晴和中年刑警在从叶青三女口中将事情经过了解清楚之后,我忽然对着程慕晴开口了:“程警官,能先跟我简单地说一下案子吗?”

        程慕晴点点头,虽然她的语气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能让她主动说话的人可不多,而且我只是一个外人,如果不是关系真的够好,她完全不需要跟我多费口舌。

        通过程慕晴的讲述,我听到了一个骇人惊闻的变态杀人案件。

        用程慕晴的话来说,这是一起手段残忍、技术过硬、反侦察能力极强的“剥皮案”。

        死者名字叫侯小兰,二十七岁,未婚,没有男朋友。

        侯小兰并不是诸暨市里的,她的老家在马剑,属于诸暨市一个比较偏院的山区。

        根据沙龙店长描述,侯小兰平时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女生,因为家境不好,她做任何事都很认真、仔细。马剑是山区,而且产茶,可能是因为从小山清水秀的缘故,侯小兰的五官虽然长得算是一般,但是她的皮肤很好,并且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她在店里主要负责的区域,就是向客户们介绍美容、美发和美肤产品。

        同时,叶青三女也在旁补充,虽然她们跟侯小兰关系只能算是普通,但对于她的性格和为人都是满口称赞。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得罪人呢,并且被剥皮呢?

        根据法医初步鉴定,侯小兰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晚上十点,那个时候大家都差不多下班了,当时值班的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现在就瑟瑟发抖地坐在我面前。

        虽然我不是刑警,但有程慕晴这一层关系在,我很自然地对着她们询问一些信息。

        而通过她们的描述,她们最后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侯小兰是在九点半左右。

        而昨天晚上九点到十点的时间里,侯小兰都和往常一样一边看书,一边整理产品。

        当我问完话之后,那个叼着烟头的中年刑警则是笑嘻嘻地看着说:“更加诡异的是,侯小兰死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两位店员在看到侯小兰的时候,她身上所有皮都被剥了下来,就连头皮和头发也都不见。昨天晚上我们就已经在调查监控,但是监控画面却是在侯小兰出事的那一小段时间出现了花屏、颤抖等现象。”

        “那个视屏,能让我看看吗?”

        我忽然开口问了一声。

        中年刑警看了程慕晴一眼,见后者点头,他则是从旁边一个刑警手里拿过平板电脑,并递到我手里。

        我翻了翻这平板电脑,高中的时候见同学玩过,但我却从来没有接触过,因此这东西我不会打开。

        程慕晴见我对着平板电脑发愣,她当即凑了过来,伸出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下方轻轻划了一下。随后他点开了一个图标,并且从中播放了一个视频出来。

        视频只有三分钟左右,前一分钟侯小兰还很平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书,之后视频画面则开始颤抖,并且出现花屏,那些“雪花”就如同马赛克一样将整个屏幕都遮盖了。

        见我反复看了三遍,程慕晴这才开口问我:“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

        我抓了抓后脑勺,微微摇头:“不行,看不出来。”

        而就在我摇头的瞬间,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人打了一下。原本那一团浆糊一样的信息,变得清晰了一些。我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连串的信息,这些信息就如同一本书一样,将里面一条一条的信息全书灌输入我的脑海里。

        这一刻,我竟十分突兀地学会了“森罗眼”的用法。

        原来,森罗眼并不仅仅只是看得远、夜视,它还有许许多多的功能!

        森罗,森罗,我原本以为这“森罗”指的是地府里的“森罗殿”。却没有想到,这森罗竟然是万法归宗、森罗万象的意思!

        这时候,我又抬头对着程慕晴说:“不过,我应该有办法能让场景还原。”

        “怎么还原?”

        中年刑警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面对四周众人瞩目的视线,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着说:“当然是我用的眼睛。”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9462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