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52章 涂山繁漪

威尼斯网上平台

        当光华散尽,若初却是再一次变成了小狐狸的模样,她就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像是熟睡一般。

        “若初,若初”

        我小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这小丫头片子,应该是太累,所以睡着了吧。

        是了,是了。

        我不该打扰她。

        这时候,涂山繁漪身边的侍女朝着我走了过来,她就如之前一样,用那精致的小瓷瓶在我的额头上滴了一滴。

        那一滴液体幻化成无数光华没入我的身体,瞬间产生了一种如沐春风的舒畅之感,很快我就发现所有痛楚一扫而空,我也能够站起身了。

        “谢谢。”我对着她点点头,随后慢慢地走向树丛,我背上背包,怀里抱着若初,低头淡淡地说,“若初,我一定会找到方法救活你!”

        尽管若初用自己的生命给我换来了所谓的荣华富贵,所谓的天女丈夫,但我稀罕,也无所谓。

        那涂山繁漪纵然再美,仍旧无法取代若初。

        无论如何,我都要让若初复活!

        “放弃吧,她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赤狐而已,那狐火就等同于她的灵魂,她的灵魂都已经燃烧殆尽,你认为她还能有存活下来的可能么”

        我没有理会她,抱着若初转身朝着台阶走去。

        然而,我刚走几步,那半空之中的涂山繁漪缓缓落在了我身边,她信手一托,小狐狸就从我怀里飞到了她手中。

        “你要干什么!?”

        面对我的怒叱,她没有回应,而是对着她侍女恬淡地说了一句:“紫菱,带他去红楼。”

        “红楼!?”涂山紫菱霍然起身,同样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天女,那、那可是你的闺阁啊!”

        涂山繁漪没再说话,只是面色淡然地看了涂山紫菱一眼。而仅仅只是这一眼,涂山紫菱便垂下头,低声应道:“奴婢遵命。”

        那涂山紫菱朝着我走了过来,她的手仅仅只是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一放,顿觉眼前世界天旋地转,不过那种感觉并没有持久,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房间里。

        腚下面坐着的不是石板或者瓷砖,而是木板。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份淡淡的馨香,嗅闻入咽喉,身体竟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涂山紫菱将我搀扶起来,坐在一个矮榻上。

        说起来,房间的陈设跟我想象中的古代房间有着很大的区别。特别是这个矮榻,像床,又有点像咱们东北的火炕。

        “你现在这里稍等,我去禀报天女,看看接下来要如何处置你。”

        啥?

        处置?

        不对!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我急忙伸手抓住涂山紫菱的手臂:“这位姐姐,能否麻烦你带我去见天女,我要知道,若初她究竟怎么样了。”

        “这里是天女的闺阁,你是个读书人,应该清楚未出阁女子的闺阁就连亲生父亲都不能擅闯,更别说是你这么一个外人了。”涂山紫菱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句实在话,我也感到万分诧异。天女做事向来十分稳妥,而且你却一而再地打破了她的界限。另外,我劝你还是死了成为天女夫婿的心,以为早在天女出生之际,她的父兄就已经将她许人了,而那个人现在身居九天之上,你在他面前连一介蝼蚁都算不上。”

        我也是有些怒了:“老子才不管那狗屎!我要的是若初,若初!”

        恰时,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了,一个同样有着精致容颜的女人走了进来。

        说实在的,当这些脸看多了之后,我反而产生了一种免疫力,似乎对所谓的美女也看淡了,现在感觉她们甚至还比不上村口的槐花。

        “姑爷,小姐请您去醉湘台。”

        虽然我担心若初的生死,但脑子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运转。

        涂山一脉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他们家底深厚,我与其抱着若初到处瞎转,还不如求助涂山繁漪。而且,无论怎么说,若初是为了救她而变成这样的,她于情于理都会救若初。

        这样一想,我心里多少也松了一些,不过没见到若初,总是不踏实。

        我跟上了侍女的脚步,在出了房门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眼下所在的所谓“红楼”竟然是一座位于山巅的古代阁楼!

        侍女带着我在阁楼的外围沿着楼梯旋转而下,通过外围的半人高的栏杆,我发现那云雾下方都是悬崖峭壁,阁楼四周都是险峻的山峰,个个高耸入云。

        除了阁楼,前方是一座吊桥,那吊桥很高,将两座大概有三十米间隔的山峰连在一起。吊桥的另一端伫立着一个亭子,此时亭中正坐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

        单单只是看她的背影我就知道,那不是若初,而是涂山繁漪。

        “姑爷,请吧。”

        侍女就站在吊桥这一头,她并没有过去。

        我点点头,朝着对面快步走去。

        虽然没有恐高,但是踏在这略微有些摇晃的吊桥上,我心里还是有些犯怵。

        如果不是为了探清若初的情况,我还真有点不敢过去。

        尽量不管下看,我斜着眼睛,三步并两步地来到亭子边缘的空地上。

        “大小姐,若初呢?”

        她背对着我,我也没有进入亭子,彼此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是我夫君,唤我的闺名吧。”

        她缓缓转身,那一揽芳华般的绝世容颜对人的震撼力的确很大,特别是她身上那一份无法用文字来描述气质,单单这一份独有的气息就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屈膝、臣服。

        我抓了抓头,如果是遇到若初之前,我也许会因为这句话兴奋地一整个月都不用合眼,但是现在我心里、眼里、脑子里都只有若初!

        不过,我还是顺了她的意思:“繁漪,算我求你,你跟我说说若初的情况吧。”

        繁漪微微颔首,轻声道:“若初未死。”

        “真的!?她在哪?”

        听到涂山繁漪这句话,我差点跳起来,对于来说,这世间再没有比若初未死更好的消息了!

        “但她暂时无法苏醒。”

        “为什么?”

        繁漪没有说话,她的身体缓缓轻移,站在了亭子的另外一边,只要再往前迈出几步,就是万丈深渊!

        而她迈步之后,我发现亭子中央的石桌上摆放这一个木盘,那木盘上有三个檀木盒子。

        “这是什么?”

        我走上前,对着盒子仔细看了一眼。

        “打开看看,我再对你一一详细说明,这些都是若初留给你的。”

        若初留给我的?

        我打开第一个檀木盒子,里面摆放着的是一串佛珠。这串佛珠我当然见过,就是之前徐兰给我用来储存那极寒阴火用的,后来被若初给叼走了。

        “这一串佛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地摊上随处可见的工艺品。”

        “然后呢?这跟若初有什么关系?”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一串简简单单的佛珠会跟若初扯上重大的关系。

        “若初将本源狐火和阴火交缠的时候,有一丝丝残余的狐火留在了佛珠里。”涂山繁漪缓缓转身,对着我轻启朱唇道,“这一丝参与的狐火,就是若初的残魂。”

        “若初,若初的残魂在这里面!?”

        一听她这话,我急忙将佛珠合在手里,深怕这山巅上的寒风让若初的残魂受凉。

        然而,见到我这样动作的她却是笑了,这一笑风华绝代,解语千愁。

        “倘若她的残魂还在这佛珠里,我会带出来么?”

        “哦,哦那、那若初的残魂现在在哪?”

        “那一缕残魂已经融入若初的身躯之中。”

        “那、那若初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听到若初没死,我心松了一大半,而剩下的就是她苏醒的时间了。

        “她不能自动苏醒,而是要靠你。”

        “我?”我略微愣了一下,随后急忙问,“你快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然而,她却没有说话,反而转身看向亭子外面,看着那如外边那白色海面上云卷云舒。

        我也不是个傻子,既然她刚才就说让这三个檀木盒子,眼下肯定是要将这三个檀木盒子里的东西摆弄清楚,才会告诉我,该如何救若初。

        想到这里,我又打开了第二个檀木盒子。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盒子里装着一些白色的粉末和碎块,看上去像是一颗珍珠。

        “这是明月珠。”

        她没有转身,但声音却是飘了过来。

        “明月珠?”我不由得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想起这东西。

        我记得明月珠当初是若初从孙亮手里夺走的,没想到她一直带在身边。

        “这东西我记得师父说过,好像是能够变化幻象。”

        “若初从古墓之中取得明月珠,之后将外型变成我的姿态,不过,从你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没有改变自己的容貌。”

        “嗯。”我点点头,也得亏她没有改变容貌,否则我现在还真无法面对涂山繁漪。

        “另外,明月珠也是一样十分厉害的法器,能够瞬间提升修者的实力。若初,之所以能够操纵阴火和狐火,都是明月珠的功效。”

        她微微一顿,接着悠然道:“当年若初帮我渡劫,我们义结金兰、情同姐妹,更是诺誓同生共死。所以,你大可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坐视不理。”

        “谢谢。”

        就因为她这句话,我由衷地道了一声谢。

        她稍稍侧身,那绝美的面容上荡漾开了一丝柔媚的笑意:“你是我夫君,她是我姐妹,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这么做。”

        “咳,咳咳。”

        她这话让我有一种无法消受的感觉。

        正如之前涂山紫菱所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她则是涂山氏的天女,我们之间有天壤之别。

        “我有一个问题很不解。”

        我将檀木盒子缓缓喝上,抬头开口看向她。

        “不妨说。”她没有回头,仍旧看向外面。

        略凉的山岚轻轻撩动着她的发梢,云雾也从亭子外涌了一些进来,使得她的身影看上去更加如梦似幻。

        好不容易收回心神,我开口问:“听紫菱说,你自小就已经有未婚夫了,而且那个家伙似乎还在九重天拥有很高的地位,应该是一个牛哔哄哄的人物吧。你和他是玛瑙镶翡翠,算是绝配,为什么要把我身上那件破事揽进来。毕竟,当初你也是被逼无奈才接受我爹提出的条件。”

        这一刻,她微微侧颜,对着我嫣然一笑:“我一直都是你的,由始至终都是。”

        “我”

        呃,好吧,这个问题稍后再说。

        人家一个天女都不在乎自己的名节,我干嘛还那么婆妈。

        我之后又打开了第三个檀木盒,结果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封信。

        而且要命的是,那信封表面的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让我很是熟悉啊。

        见我从盒子里拿出信件,她又说:“杨半仙端的是厉害,几段谋划,就将你我诸人全部都算计了进去。虽然算不上精准,但至少没有太大的纰漏。”

        真的是师父写的!?

        “你看过这封信了?”我急忙问她?

        “这信是给夫君你的,妾身怎能妄自窥探。”她这一句话说得理所应当,让我甚至想不出该用什么话来回她。

        撕开信封,从里头抽出纸,这一打开,师父那歪歪扭扭、跟蚯蚓一样的字就印入眼帘。

        都说字如其人,我师父果然是一条在烂泥里翻滚的蚯蚓。

        因为仅仅只是轻轻扫了几下,我就被他摆弄得哭笑不得。

        其实按照一般来说,我应该愤怒的。

        信里一开篇他就自己交待了前因后果。

        原来,之前从涂山荆棘禁地里捣毁守护神钟的人竟然就是师父!

        而师父之所以这么做,竟然是为了救师娘!

        这特娘的也太狗血了!

        我师娘竟然就是涂山繁漪的亲姑姑,而且她还是上一任涂山天女,而且将她亲自关押进荆棘禁地的人,竟然就是涂山繁漪!?

        这剧情既狗血,又混乱,好在师父的字虽然很臭,但逻辑思维能力还是很强的。

        他在信里明确表态,他之所以收我为徒,其实是把我当成了炮灰。

        我师父这一次对我透了他的底。

        嗯,没错,我仍旧喊他师父。

        我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如果换成被人把我算计成这样,早就拿着猎刀去捅人了。

        但是看了师父所写的内容之后,我第一时间选择了原谅,因为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我师父是一个天机神算,他没什么别的特殊本领,但是算命,能算天命。

        这一点师父倒是没有骗我。

        他告诉我,他在十六岁那天开了天眼。

        这里所谓的天眼可不是电视剧里那些能见鬼的阴阳眼,而是真正的天眼,那叫“窥天眼”。

        一种能够窥探天机的瞳术,几百年难得出一人。

        所以师父成了天机神算。

        他是一个身形散漫的人,一直游历天下,到过很多地方,也利用他的窥天眼和相术帮助过很多人。因此师父为人虽然浑,但他的朋友很多。

        一百年前,我师父还只是一个天真浪漫的青年,当时天下大乱,时局动荡不安,师父举着算命的幌子,入世救人。

        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认识了一个叫涂山红霖的女子,两人通过一些事情相识相知相爱。

        但是,当时涂山红霖乃是涂山天女,她和师父的恋情自然是得不到家族长辈支持的。

        涂山红霖也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她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绝对不会更改。

        为此,她叛出涂山,与师父私奔。

        尽管涂山氏下令追捕两人,但师父在外面有很多朋友,两人在朋友的帮助下,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

        但最后,涂山红霖还是被抓了,最终被关在了涂山氏的荆棘禁地里。

        主角师父为了爱人,倾尽一切。

        他窥探天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里四处寻找那个能帮助他夺回妻子的人。

        而我,就是那个人。

        师父通过窥探天机,来到夏家村。在暗中观察我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一直在暗中保护我的小狐狸。

        两人接洽之后,我师父又把小狐狸给忽悠住了,并且告诉她上涂山的方法。

        可以说,我师父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不过,信中师父也提到了一点。

        尽管他的窥天眼能够窥探到许多人的天机,唯独我和小狐狸若初的天机极为模糊,他说若初肯定不会死,不过我和她之间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完成。

        另外,师父说,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彳”、“岳”、“卩”兽,这个门派,那只是他随口胡诌的,让我不要太过于介意。

        同时,师父也说明,因为他早就考虑到我有可能会因此而恨他,所以开始就没有打算要传授我什么,所以我并不算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弟子,让我以后也不用喊他师父,若是下次遇到他,大可以揍他一顿出气。

        只是,我向来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毕竟有些事情并不如表面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如果没有师父的算计,也没有我现在的机遇。

        总之,对于我来说,只要若初还活着,只要能尽快让若初苏醒就行。

        这三样东西,基本都能将前程往事交待清楚。

        待我将檀木盒子缓缓合上,涂山繁漪这才飘然转身。

        “都清楚了么?”她的言语恬淡,深邃的眼眸顾盼生辉。

        “嗯。”我轻轻点头,这些事情其实都还好,我并不是十分在意,毕竟我本身并不是一个很记仇的人,过去的事情,现在算计起来其实没什么意思。

        “那我们走吧。”

        “去哪?”

        “见若初。”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8243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