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47章 黑巷、女活尸、卧床老人

威尼斯网上平台

        小家伙要干什么?

        只见它用嘴巴将佛珠衔住,迅速折身返回到我身上,径自钻进了我的衣领里。

        这就打算把佛珠私藏了?

        我低头看着小狐狸,眼下已经十分疲惫,就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而它呢却丝毫都没有拿了别人东西而感到不好意思,见我低头一直看这它,它则是挥了挥小爪子,对着我比划了一下,大致意思是说这串佛珠归它了。

        “你要佛珠干嘛?”

        尽管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总算是回了气,能开口说话了。

        “啾!”

        这家伙竟然还卖起了关子。

        徐兰自然也不在乎那额外的佛珠,再加上女孩子对可爱的事物都不具备多少防御能力,因此这串蕴藏着恐怖阴火的佛珠就暂时交给小狐狸保管了。

        没有阴火阻隔,我们很快就打开了办公室那被烧焦的门。

        办公室内同样也是一片狼藉,虽然火焰破坏程度没有外面那么大,但办公室里的纸质物品和容易燃烧的器物都着了火,而且四周墙壁同样是漆黑一片,想来当时这里面的火也烧得很厉害。

        在办公室的里端我们见到了小孩的鬼魂,父子时隔多日之后的相见,并不让人觉得多少感动,反而让人轻叹世事无常。

        在表明我们的来意之后,厂长意外地答应了,不过他提了一个小要求,就是让孩子见他母亲一面。

        就算厂长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毕竟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打算好了。

        牛眼泪和公鸡血的混合液体显然也没那么多了,我干脆将整瓶都交给那可怜的女人,这样她就不用天天缩在角落里哭,而是径自翻墙进来看望她的丈夫和孩子。

        我们回去的时候,徐兰还问我,电视剧里都说人鬼殊途,人和鬼待久了会不会出现异样的变故。

        人鬼殊途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并且告诉她,只要不天天相处就行。

        反正,拍电影的时间并不长,能够参加工作的人大多身体健康,普通人是不需要担心这些的。

        而且,从废弃厂房里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打算。

        我准备趁着这些天时间,尽快掌控“困难”等级的符箓。在“困难”等级的符箓里有一张符箓叫“请神咒”,这个符咒在字面说明“上请天神、下聘鬼吏”,我想应该可以通过请神咒叫来鬼差,将他们带回地府,毕竟无休止等下去,容易出事,人都会变坏,更何况是鬼呢。

        回到宾馆的时候,恰好是午饭时间,凌刻和蒋虹都已经坐在餐桌上,见我们进入餐厅,他们忙空出位置,让我们坐下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蒋虹率先询问。

        我点点头,并将事情的过程讲述了一遍,同时也将我的想法说了出来。

        蒋虹点点头,她看向凌刻。

        凌刻笑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一个公文包:“我们跑了一个早上,手续什么的都已经在办了,三天内全部都能办好。现在最为困难的事情已经办妥,接下来就是做剧组的筹备工作了。”

        筹备工作什么的,不是我应该关心的范畴,而且我一听什么剧组、演员、道具、发行之类的信息就头疼。

        吃饱饭之后,我干脆及抱着小狐狸回宾馆了,眼下最为重要的是想办法突破自己。

        张忠强和徐兰则是被我分配到村子旁边搜寻家养的公鸡血和牛眼泪,我准备多配置一些牛眼泪,只要够短时间内拍摄就行了。

        凌刻他们办的是影视公司,而不是抓鬼专门店,拍电影毕竟是人的活计,跟鬼拍摄不可能长时间进行,现在这么做也只是权宜之计。

        而且,我跟他们也只是短暂的合作关系,我目前也不清楚自己要怎么做,总之先力所能及地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第二天我们就换了一个地方,凌刻和蒋虹干脆将堂前村大马路边一个空置两三年的厂房租了下来,厂房里本来就有宿舍楼和员工餐厅,这样一来我们一票人的住宿和餐饮的问题就解决了。

        有了相对安静的地方,我就专心画符,只有他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才会来找我。

        他们的办事效率的确很快,不到五天时间,剧组就组建好了,我看了一下剧本,故事内容是根据女人和她丈夫的故事进行改编的,将爱情、恐怖、搞笑元素都加了进去。

        而编剧则是中专毕业的徐兰,这倒是让我没有想到的。

        我本人没有加入剧组拍摄,对于我来说,我最关心的还是涂山的位置。

        趁着他们一大群人拍戏的空档,我带着小狐狸特意乘车去了一趟大禹陵。

        只是半天的时间转悠、询问下来,竟然没有一人知道涂山的存在。

        等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从枫桥镇里的客运站出来,外边已经见不到所少人了。

        我揣着怀里的小狐狸,朝着堂前村步行过去。

        南方的晚上比白天要冷很多,最让人难受的是风,这里的风刺骨得冷,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会冻到,在这里无论穿多厚的衣服都没用。

        从枫桥到钱堂前村我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左右,路上车子并不多,道路两边黑漆漆的,总给人一种阴森寒冷的感觉。

        “啾。”

        在经过蒋虹舅舅开的宾馆门口时,小狐狸忽然叫唤了一声。

        我不由得转头看了过去,发现宾馆旁边一条小巷子里走了一个人出来,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羽绒服、画着浓妆的艳丽女人。

        艳丽女人并没有注意到我,她径自朝着宾馆走了进去。

        “啾。”

        小狐狸的意思是让我在旁边等着。

        就算小狐狸不说,我也想看看这具活尸究竟要干什么。

        原本我还以为女尸进去吸收阳气需要一定的时间,正打算到旁边找一家面馆吃顿夜宵,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见那女尸竟然又从里头走了出来,穿着厚厚羽绒大衣,慢慢地没入巷子里。

        “啾。”

        小狐狸将小爪子朝前一指。

        “嗯。”

        我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当人站在路灯下看巷子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可是当我站在巷子口时,发现不仅仅是自己的目光,就连旁边路灯昏黄的灯光也取法照进巷子里。

        那巷子就如同一张黑色的大嘴,能够将任何进入其中的事物吞噬。

        虽然说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但我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至不过在进去之后,已经将猎刀别在腰间。

        巷子很黑。

        从我的视线里看过去,整个巷子都是黑蓝色,四周的一切都只能看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我肩膀上有小狐狸,在黑暗之中它的视力比我要好很多。

        我走了约莫三十来米左右,前面就出现了一条岔道。

        岔道在我左手边,站在岔道口往里面看更是漆黑一片,连轮廓都看不清楚。

        不过在前面一段距离的岔道墙壁上,倒是挂着一个白炽灯泡,灯泡在黑暗之中微微闪烁着,时亮时暗。

        “啾。”

        小狐狸让我进岔道。

        我点点头,在进入岔道的同时,右手也按在了腰间猎刀的刀柄上。

        而当我走到那光芒闪烁灯泡位置的时候,却发现,眼前是一扇铁门,铁门早已紧闭,并没有那女活尸的身影。

        “帅哥,你是在找我吗?”

        我正疑惑的时候,右手边的墙壁上方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急忙后退抬头,刀鞘中的猎刀也微微被我拔了几公分出来。

        “哎哟哟,小帅哥竟然还带刀了呢,这把刀看起来好吓人啊,人家不陪你玩咯。”

        说着,活尸径自跳入围墙里面。

        “啾。”

        小狐狸的意思是让我进去看看,如果是我以前的性子,肯定不会进去。

        毕竟我对里面一无所知,而且四周这么黑,万一她和同伴一起袭击我,那我和小狐狸的小命都会交待在这里。

        而现在我也没有多想,用清明咒给自己开了眼,两步加速,单脚一蹬,身体跳起并伸手勾住墙壁,随后用力将身体撑了起来。

        翻上墙之后,我发现这时一户人家的后院,我脚下就是一个小菜园子,而正前方有一个房间则亮着灯,而且房门还开着。

        看样子,她似乎还给我留了门。

        虽然不清楚活尸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总要进去看看。

        师父是个算命先生,他之前就跟我说过,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确定的。若是想要走出别人所所没有的、羡慕的、只能仰望的生活,就必须要勇于发现和探索。

        跳下墙、穿过菜园子,我很快就到门前,不过在进门之前我还是伸手在门板上敲了敲。

        “请进。”

        室内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同时还伴随着声声咳嗽。

        进入室内,我发现这是一间厨房,右前方有楼梯,不过二楼却没有亮灯。反而楼梯后面有一个通往地窖的阶梯地窖里却是亮着灯。

        当我通过阶梯下到地窖的时候,发现那穿着羽绒服的活尸正坐在一张木床边,床上则是躺着一个头发灰白的男人。

        男人看上去已十分苍老,脸上布满皱纹和一些老人斑他右边的瞳孔已经变得灰白,见我下来,左边的眼珠子朝着我这个方向转了过来,而右边的眼珠子却是定格没有移动。

        “您好,我叫夏雨,这么晚不请自来,如果有打扰之处,还请尽量。”

        那女活尸听了我的话,不由抿嘴娇笑:“小帅哥,你看上去魁梧健壮,我还以为你是个粗人呢,没想到说话也半文不白的,你是知识分子吗?”

        “算不上,就是一个高中毕业生而已。”

        我笑了笑,同时转头看向老人,看得出,老人似乎就是女活尸的主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是特意让这位活呃,这位美女引我过来的吧?”

        老人还未开口,就忽然重重咳嗽起来,在他咳嗽之后,女活尸则是低下头,将那涂抹着鲜艳唇彩的红唇与老人的嘴唇相贴,很快,老人的气喘也随之平息了下来。

        看得出来,女活尸是在给老人度精气,原来她从别的男人体内榨取精气,是为了延续这位老人的性命。

        末了女活尸还灵活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老人干燥的嘴唇。

        结果老人用那唯一只能够转动的眼睛白了女活尸一眼:“别闹!”

        女活尸吃吃一笑,因为领口开得有些大,使得黑色渔网之中的浑圆雪白之物随着身体的弧度而微微抖动着。

        “小兄弟,能告诉我你师出何门吗?”

        我抓了抓头,没有想到老人一开口就问师门。

        不过,我也不打算隐瞒,很是坦然地说:“说来不怕您笑话,我其实是半路出家。个把月前我还只是东北深山里的一个普通猎户,我师父是个半仙,我是被他忽悠进门的。我师父的门派读起来很拗口,叫彳h、岳、卩ji兽。”

        老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忽然大笑出声:“没想到啊,真没有想到,我在南方苟延残喘,转悠了二十多年,最后等来的竟然是老忽悠的徒弟。”

        “老忽悠,嗯,对,这个称呼实在太贴切了。”

        老人对我师父这个称呼十分精准,就连我自己也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听我这么一说,老人又是朗声大笑,他显然是被我的话给逗乐的。

        女活尸伸手轻轻抚摸着老人的胸膛,眼眸之中满是眷恋之情意:“你呀,别那么激动,先确定一下这孩子是不是吧,不要到头来又空欢喜一场。”

        让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活尸叫“孩子”,我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和无法接受。

        女活尸面带笑意地看了我一眼:“你可知道我多少岁了?”

        我摇摇头。

        “我跟你师父一样,已经一百三十七岁了。”

        “啥!?”

        我当下不由得跳了起来!

        我吃惊女活尸活了那么久,同时更讶异我师父的年纪!

        从我师父的外观来看,他的年纪也不过是四、五十左右,而实际却已经活了那么久!

        老人和女活尸并没有过多介绍他们自己,那老人则是有些吃力地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床板,对着我说:“夏雨,你过来。”

        一个活了一百三十七岁的活尸,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这一对组合怎么看都会让人觉得奇怪,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出奇地相信他们。似乎在他们身上,我也感受到了我师父所拥有的那一份令人折服的气息。仿佛他们所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理,但一定是对的。

        我依言坐在老人的身边,低头定定地看着他。

        “你是杨老二那大忽悠收的关门徒弟,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不俗,但是听你所说,你才刚刚拜他为师?”

        “嗯,是的。”我并没有将事实说出来,而且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老人也没有询问过程和原因,他沉吟说:“杨老二自幼就开了窥天眼,就因为他能窥探天机,使得他名声传遍天下。但这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在过往的一百多年里,他一共也只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已经死了,二徒弟我估计现在也是个耄耋老人,却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收了你这个已经成年的徒弟。”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师父为什么要收我为徒,说起来,我一开始也是有些被动,不过不是某些特殊原因,我也不想拜他为师。”

        “你这话我爱听,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就靠着耍嘴皮子吃饭。除了嘴巴顺溜一点,还真没什么长处。”老人爽朗一笑,他接着问我,“不过,他的本事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收的徒弟却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而且他积攒许多宝贝,想来你也继承了不少。孩子,你告诉我,他都教你什么本领了?”

        “本领?”

        我抓了抓头,话说我还真想不出来我师父教了我什么。

        迟疑了片刻之后,我苦笑着说:“用鹅粪祛除邪祟,用牛眼泪混合公鸡血看见鬼,和一些杂七杂八的知识算是本领吗?”

        老人忽然愣住了,那笑容也凝固在脸上,他仿佛没有听清,对着我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

        而这时候老人的眉头却是拧在了一起:“不可能啊。”

        说着,老人又说:“来,你把手递给我。”

        我依言把手递了过去,他那干瘪得如同鸡爪一样的手指轻轻地放在了我的脉搏上。

        他的手指刚刚接触到我皮肤的时候,顿时有一股如同头发丝一样的暖流通过皮肤钻进了我的血管,随后暖流就消失于无形,而约莫十几秒之后,老人的眉头拧得越发深了。

        “怎么会是这样,那老忽悠竟然真的什么都没教。”

        我本来想说我怀里还有一只小狐狸,倒是我师父给的,不过这个念头一下子就被我抛弃了。小狐狸现在对我来说已是唯一亲近的人,它可不是货物。

        “奇怪,这实在太奇怪了。”

        对于老人的惊异,女活尸则看得很开,她对着老人说:“没准,杨老二另有打算呢,他那个人做事向来藏头露尾的,谁也不清楚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老人点点头:“这倒也是,我只是觉得有些不符合常理罢了,毕竟他是关门弟子,就算入门只有两个月,以杨老二的家底,随便给他几件宝贝防身总没什么问题。罢了,这毕竟是他的家事,我也管不着。”

        说着,老人将手放回,女活尸和他相伴百来年,早已经习惯了他的每一个动作,因此老人没有开口说话,她就已经伸手将老人搀扶着坐了起来。

        老人就这样面对着我坐着,他忽然笑着对我说:“孩子,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之所以躺在这个地方,也是因为当年被你师父给忽悠的。”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772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