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38章 凭拳啸傲三十年,我命由我不由天

威尼斯网上平台

        说实话,我并不信任任何人,包括程慕晴。

        所谓的不信任,指的自然不是她的为人,而是她的能力。

        陈思怀可以说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在那么多双眼睛的盯视下,他主持了一次有一次杀人、剖皮的所谓游戏和表演,然而陈思怀却本人甚至未经过任何审讯,直接就飞去美国治疗。如果说,不是小茜对他动了手,兴许他现在仍旧在高档的酒店里,喝着昂贵的名酒,玩着艳丽的美女。

        同时,台下那些疯狂的观众,那些嚷嚷着要把人皮制成皮包的变态女人,他们竟然没有受到一丝责罚!

        再者,当初那些参加黑瞳杀人游戏的富家公子们,也仍旧逍遥法外。

        法,这东西似乎已经再约束他们,而他们也已然凌驾于所谓的法之上。

        这,也许就是京城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萌生了一种十分强烈的,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程慕晴离开之后,四叔也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他说,他就在创业园西门。

        西门那个位置相对其他三个门都要偏僻一些,今天晚上是陶星在站岗。

        “收拾好东西,我在西门等你。”

        四叔的话很简练,但是话语里却是透露出了一个信息,让我跑路!

        我并没有义愤填膺,更未破口大骂,而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如同去年年底来这里时候一样,简简单单地提起四叔之前给我的帆布包,将小狐狸揪起来并放在我怀里,然后头也未回地离开了。

        话说,干了这么多天活,工资还没拿呢。

        好吧,眼下自然是保命要紧。

        只是当我经过西门岗哨的时候,陶星忽然叫住我。

        他偷偷摸摸地从怀里取出一个大信封,递到我手里。

        “这是什么?”

        陶星笑着说:“老赵让我给你的,他让我一定要保密,那表情神神秘秘的,估计是你上次帮他解决家庭矛盾的钱吧。”

        我笑着点点头,伸手拍了拍陶星的肩膀,快步走了出去。

        “雨哥。”

        陶星忽然叫住我。

        我微微侧头,就见他对着我挥了挥手。

        我应了一声,转身朝着停在门口不远处的一辆警车走去。

        四叔就在车内,开车的是查凌。

        我上了车,四叔先是看了查凌一眼,对着他点点头,查凌这才将车子缓缓启动,并且掉头朝着西南位置行驶而去。

        “叔,我这一次是不是做错了?”

        我坐在车里,对着旁边的四叔问。

        “你没错,错的只是这个社会而已。”四叔笑了笑,他随后又递了一封信给我。

        “叔,老赵已经给我钱了,我够用的。”

        我因为四叔给的是钱,结果四叔笑着说:“这是你师父离开的时候,交给我的,他说你在这京城毕竟待不久,而且离开的时候肯定是狼狈逃窜,在你离开之前,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我有些发愣,没有想到师父竟然这么神。

        接过四叔递来的信封,我并没有着急拆开,而是将它暂时放着,转头看着四叔。

        “叔,我如果离开了,他们会找你麻烦吗?”

        “他们敢!?”查凌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四叔拍了拍我的肩膀:“陈家到底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而我之所以让你离开,是因为遵循你师父之前对我所说的话,按照他所说,到了这个时间点你应该南下了。”

        “南下?我南下干嘛?”

        “具体等你读了信就知道了。”四叔看了一眼我怀里的小狐狸,他的口吻忽然变得略微沉重了一些,“十三,叔虽然没有看着你长大,但这些年咱们接触的时间很多,我自问对你的心性也比较了解。但是你一定要知道,这个世界并非如我们眼睛所看到的那样,有些人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有些事物却出淤泥而不染,这真假善恶、是非曲折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遵循自己的内心。特别是在,你要做出抉择的时候。”

        “抉择?”

        听到这么一个词汇,我不由得苦笑一声:“叔,我哪里还有抉择的机会啊,自从下了山之后,我要多被动就有多被动。”

        “被动不一定是坏事,主动也要挑选时机,总之接下来的路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无论怎么走,是高是低、是坎坷、或者曲折都要依靠你自己的判断和决心。”

        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四叔大起大落过,现在虽然回来了,但我感觉他的心似乎永远地留在了夏家村,对他而言,也许人前再风光也远没有在夏家村时候自在吧。

        查凌的车子一直往西南开,虽然没有上高速路,但是在夜间小路上却开得很快。

        “叔,我们现在不去火车站?”

        我原本以为四叔会带着我去火车站,毕竟四叔说要南下,南下的途径现在坐火车最为简单了。

        “陈思怀是陈氏一族族长最为疼爱的嫡孙,而且陈思怀也的确有些本事,为陈氏一族争夺了许许多多的资源,其中恐怕跟黑瞳这个神秘组织也有很大的关系。”

        四叔顿了顿,接着说:“根据我所得到的可靠消息,陈思怀为了对付你,连续两次将秘密基地暴露,并且黑瞳里也有许多工作人员都被我们抓获,虽然他们知道的信息很少,但这对于黑瞳而言,却是一件奇耻大辱。毕竟黑瞳从创立到现在,在过去的几年里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损失。所以黑瞳极有可能已经与陈氏一族断了往来,陈氏这方面为了能够再次与黑瞳接洽,所以必须要拿出一份礼物,而这份礼物”

        “就是我的人头?”

        我的声音冷了下来。

        “嗯,没错。”

        四叔沉声说:“对于陈氏一族而言,你不仅是害陈思怀被剥皮的元凶,同时也是断了他们与黑瞳合作的魁首。为了抓你,他们动用了所有关系,并且派人封锁了各个要道,就连我们警局内部也出现了他们的眼线,所以在今天晚上之前,你必须要离开京城,甚至是冀北地区。陈氏一族的实力也就在冀北这边还行,从齐鲁开始,他们的势力就弱了。至于南方,他们也只能派遣队伍下来捕捉,但人数又不能多,毕竟我们公安刑警也不是吃素的。”

        四叔的意思我总算是明白了。

        的确,在京城这一代,那是他们的大本营,陈氏一族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联合他的同盟势力,对我进行大范围的抓捕。

        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势力,以我一个人之力绝对不可能跟他们抗衡。

        但是到了南方,那就不同了。

        陈氏一族在南方没有势力,他们如果要抓我,先不说打探就要花费一些时间和精力,就算他们来了,至少人数不多,我照样可以玩死他们!

        当然,前提是我不能留在城市。

        城市对我的局限性实在太大,我的主战场还是山林,就算是南方那些崇山峻岭也是一样。

        车子一直往西南走,在一个比较漆黑的地方时,查凌忽然将车灯关闭,接着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

        车子忽然来了一个急刹,车门从外面打开了,开车门的竟然是华哲。

        “走吧,杨半仙的预测每一次都很准,但是我希望,某一天他的预测不准了,而你,则仍旧还是夏家村那个肥胆坑虎、徒手擒兔的夏十三。”

        “嗯!”

        四叔话里有话,但我却是在一时间都明悟了。

        师父的预测,那叫天命,算命的人都喜欢说“天命叵测,天机不可泄漏”,可是,当一个人的运势强到神算都无法算出来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人已经走出了所谓的“天命”,可以引吭大喊“凭拳啸傲三十年,我命由我不由天”了。

        我提着包,跟着华哲下了车,两人朝着黑漆漆的田埂里走去。

        接着,车子疾奔而去,并且在出去百来米之后,再度亮起了灯光。

        我站在田埂上,隔着一分钟左右,就见有两辆车朝着四叔车子所去的方向尾随。

        原来,四叔早已经算计好了。

        “走吧。”

        夜很黑,我大概也只能看清华哲的轮廓。

        我们走了约莫十来分钟,随后上了一条乡间小路,然后进了一个小村子,在村委会大院的路灯下,停着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面包车。

        华哲上了驾驶室,我原本是想打开副驾驶座车门的,这手还没碰到开门的把手,后车厢的车门就从里头开了,车内传出了一个熟悉,却让我感到讶异的声音:“上车。”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717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